聽到小魔龍的提示后,葉楓立即往東邊衝過去。

看到葉楓突然衝過來,思瑤心中不由一驚,隨即快速逃離。

半聖境的速度,可不是葉楓現在的玄修境可以比擬的,為了能追上思瑤,葉楓是靈輪魔瞳和禁術全開。

然修為的差距太大,無論葉楓如何追趕,還是追不上,而且距離是被越拉越大,最後是消失不見了。

葉楓眼睜睜的看著思瑤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思瑤,等我。」葉楓握緊拳頭,「終有一天,我會把你帶回到我的身邊。」

沒能追上思瑤,葉楓顯得非常失落,他在半空中愣了很久,才緩緩轉過身來,有氣無力的向著霜城的方向返回。

「起碼你現在知道她人沒事,你就先不要想太多了,她這修為,一般人都奈何不了。」看著葉楓失落的樣子,小魔龍微笑著向葉楓安慰道。

「我知道,我沒事,謝謝你。」

葉楓微微嘆了口氣。

「嘿,居然會說謝謝,這是要變天的節奏?」

小魔龍不由跟葉楓打趣起來,這可不像葉楓一貫的作風。

「我現在沒心情跟你開玩笑,讓我一個人靜一靜。」葉楓從半空中下來,落到了地面。

這裡是霜城外的某個山谷,離霜城有一段距離。

行走在山谷中,看著美麗的花草樹木,聽著小鳥清脆的叫聲,讓人豁然爽朗。

他慢步行走在山間小路中,邊走邊欣賞這周圍的景色,葉楓是好久都沒試過這樣了。

大約半個時辰后,葉楓從山谷出來,轉入一片樹林。

在參天古木下行走,也別有一番風味。

然好景不長,葉楓難得的一次放鬆,被前面的兩人打斷。

「此路由我開,此樹由我栽,想由此路過,留下買路財。」一個滿臉鬍渣的油膩大叔對著葉楓說道。

看著這一臉的鬍渣,葉楓不由想起了胡超。

葉楓對這兩人冷冷一笑。

「小子,你笑什麼?」另外一名男子對著葉楓冷喝道,此人的長相相對剛才的油膩大叔稍年輕一點,不過也是肥頭大耳,再配上一個大光頭,要不是此刻在這碰到,要在大街上,真看不出這會是一個強盜。

還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我想說,你們現在打劫都弄得這麼有文化,還真是夠上進的。」葉楓說著又不禁一聲冷笑。

「大哥,這小子好像在笑話我們?」光頭男子對著油膩大叔輕聲說道。

「瞎說,他這是在誇我們有文化。」

油膩大叔說著一臉沾沾自喜。

「真是這樣嗎?」光頭男子一臉疑惑的看著油膩大叔。

「不信你自己問他。」

油膩大叔把目光看向了葉楓。

「小子,你剛才是不是說我們有文化?」

這光頭男子還真問了。

這問題弄得葉楓直搓眉心,敢情這兩人是一對活寶啊。

「要不,我們還是回到這打劫的問題上?」

光頭男子的問題,葉楓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就想表達這兩人打劫就打劫,何必多此一舉,浪費這麼多口舌;沒想到這兩人居然會為這事較勁起來。

「不行,你必須要給我們一大明確的答覆。」光頭男子冷喝道,對於葉楓逃避他的問題,他顯得很不滿。

「你一個打劫的,你糾結這個問題,有意思嗎?」

葉楓有點無語,你打劫就打劫,你非要糾結這麼個沒意思的問題。

「是你挑起這個問題,你必須要給我們兄弟兩人一個答覆。」油膩大叔也跟著糾結起來。

「那要不你兩先干一架,誰打贏了,我回答誰的問題。」葉楓冷笑道。

「這個主意好,大哥,咱倆來對決一輪。」

「來就來,誰怕誰?」

在葉楓的鼓動下,這光頭男子和油膩大叔還真是對上了。

然,接下來的畫面,讓葉楓瞬間傻眼了。

「石頭,剪刀,布。」

入骨寵婚:誤惹天價老公 「再來。」

「石頭,剪刀,布。」

這倆人所謂的對決,居然是在猜拳,這可把葉楓整毛了。

「我去,原來犯傻的那個是我。」

葉楓一聲冷哼,一個瞬身去到兩人身前,隨即便對著兩人身上狠砸。

超神靈寵大師 因為事發突然,兩人當下是被揍蒙了;當兩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葉楓揍趴在地上了。

本來光頭男子和油膩大叔仗著自己修為比葉楓高,沒把葉楓看在眼裡;然葉楓的突然出手,讓他們瞬間知錯了。不過就算正面交鋒,在葉楓面前,他倆也只有挨揍的份。

不過葉楓的突然偷襲,讓他們輸得很是不服。

「你爺爺的,居然玩偷襲,有種咱倆單挑。」被揍趴的光頭男子對著葉楓罵道。

「就你這實力還敢跟我單挑,你還還真逗。」

葉楓冷笑,然後拿出繩子將兩人面對面的困在一起。

「喜歡打劫是吧?那你們肯定是撈到了不少好東西,都交出來吧。」

葉楓一臉壞笑的看著兩人。

「我們只是小嘍啰,沒什麼好東西,你就放過我們吧。」油膩大叔嘻嘻笑道。

啪!

葉楓一巴掌扇在了油膩大叔的臉上,直接把他給打蒙了。

「打劫呢?笑什麼笑,你這是瞧不起我嗎?」葉楓一臉嚴肅的說道。

「我沒有。」

油膩大叔立馬閉起嘴巴不敢再出聲。

啪!

葉楓又是一巴掌扇出去,不過這次打得不是油膩大叔,打得是光頭男子。

「大哥,我沒笑啊?」

光頭男子哭喪著臉看向葉楓。

葉楓這一巴掌打的憋狠,把他整張臉都打歪了。

「我叫你們把東西交出來,你這是沒聽見?」葉楓擺出一副狠狠的表情。

「他也沒交啊?」光頭男子扁著嘴巴說道。

啪!

葉楓又往光頭男子臉上扇了一掌,這次打得是另一邊臉;這一掌下去,兩邊臉是對稱了,都擠在一塊了。

「我給,我給。」

光頭男子哪還敢不聽,這兩掌都把他打得懷疑人生了。

光頭男子嘩啦啦的將納戒裡面的東西全數倒了出來,不過值錢的東西還真是沒幾個。

「你呢?」

處理完光頭男子后,葉楓把目光看向了油膩大叔。

「我也要嗎?」

油膩大叔在一邊裝傻。

啪!葉楓一掌扇在油膩大叔的臉上。

本來這一掌是沒啥必要的,然這油膩大叔也是自找苦吃,怪不得誰。

這一掌下去后,油膩大叔是變乖了,也是將納戒裡面的東西,嘩啦啦的全部倒了個清光。

葉楓瞄了一眼地上東西,跟光頭男子的情況差不多,值錢的東西,也沒幾個;不過葉楓倒是留意到了一個有趣的東西,是一張丹方,正確來說,是半張丹方。

葉楓撿起丹方,簡單的看了下,是一種張六品丹方,名為破禁丹,屬於六品丹藥。

「破禁丹?」

看著上面的丹藥名字,不禁引起了葉楓的興趣。

葉楓繼續往下看,發現這破禁丹竟然是一種可以破除禁藥對人體帶來的反噬情況;不過只限於六品或以下的禁藥,高於六品的禁藥,破禁丹起不了作用。

「這是個好東西,可惜只有半張,有一半以上的靈材不在這上面,看以後有沒有機會弄到下半張。」葉楓說著收起來這半張丹方。

收起半張丹方后,葉楓繼續尋寶。

「唔?」

突然一片女子的面巾引起了葉楓的注意,是一塊白色中帶點紫色的面巾。

「這個,你們怎麼得來的?」葉楓撿起面巾,向光頭男子和油膩大叔問道。

「是……是從一個姑娘身上得來的。」油膩大叔吞吞吐吐的說道。

「這姑娘是誰?」葉楓走著眉頭厲聲問道。

「我也不清楚,聽說是星月宮的聖女,長得可漂亮了。」

油膩大叔說著露出一副猥瑣的表情。

「她人在哪?」

葉楓皺起眉頭,油膩大叔說的跟自己猜測的一樣。

當日在霜城,葉楓看到秦月的時候,她臉上正是帶著這一條面巾,所以看到面巾出現在這裡,不由讓葉楓生疑。 「我……我不知道?」油膩大叔一臉緊張的說道。

「我再問一次,她在哪?」

葉楓說話的時候,一把利劍已經出現在手中,冷冷的雙眼,透出道道寒光。

「我真的不知道,我就見過一次,然後她就被人帶走了。」

油膩大叔都快被葉楓嚇哭了。

「被什麼人帶走?帶去哪裡?」

葉楓怒目瞪著油膩大叔。

「被我們的老大帶走了,具體去了哪裡,我不知道,不過應該還在天龍寨。」

油膩大叔不敢隱瞞,這要是有半句說得不對,估計葉楓手上那把利劍,定會穿過他的身體。

「星月宗的聖女你們也敢捉,你們這天龍寨是好大的膽子?」

葉楓這麼說,是因為不知道天龍城的實力,他想借星月宮的名,試探天龍寨的實力。

「星月宗除了宗主以外,其他人實力一般,根本不是我家老大的對手;現在星月宗的宗主正在閉關,捉了他們的聖女,他們也奈何不了天龍寨,況且他們現在也不知道是我們天龍寨捉的,等發現了,估計……也都生米煮成熟飯了。」油膩大叔向葉楓講述道。

「天龍寨在哪?」

秦月很有可能就是紫芸,葉楓必須要去救,而且還得快。

「從這裡往北面方向走,大約半個時辰就能看到一座大山谷,天龍寨就在山谷裡面。」

油膩大叔如實回答。

「他說的都是實話?」

葉楓看向光頭男子,單憑油膩大叔的一面之詞,還不足以讓人信服。

「句句屬實。」

油膩大叔搶先回答。

「我沒問你。」葉楓瞪了油膩大叔一眼,「要是我發現你們誰說謊,後果會很嚴重,我可是會搜魂的,希望你們用不到,搜魂的滋味,你們可懂?」

「他說的句句屬實,沒有半句欺言,我們知道的真得只有這麼多。」

光頭男子連忙解釋,搜魂的滋味他當然知道,這是靈魂撕裂的感覺,可不好受,比肉體上的痛要難受數百倍。

「那好,我暫且信你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