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遠的跑來肯定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吧?”本.艾倫丟給馬丁一支菸,“而且還要你親自來。應該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來我們這肯定不是來看望我們的對吧?”

“還是你聰明,我這次來的確是有事情求你們幫忙。”馬丁點上煙,“你們該知道俄國人來的目的。”

“當然。”本.艾倫說,“你們的意思是不打算讓他們和俄國人合作?”

“沒錯,那樣不符合我們的國家利益。”馬丁說。

“你的意思是讓我們接下這個任務?”幽靈在一邊抽着煙說。

“沒錯,這和你們的任務並不衝突。”馬丁說,“酬勞問題好說,只要你們能完成任務。我們就會給出更豐厚的酬勞。”

“是嗎?可是我沒什麼興趣!”本.艾倫說。

“你一定有興趣。”馬丁不急不緩地說道,“菲利普斯的情報是我提供給你們的,你們接下這個任務算是還了我的人情,而且還有錢賺。”

“原來這些都是你安排好的,其實你早知道這件事,也早知道菲利普斯要來這裏,先給我我們情報。把我們騙來,然後再找到我們,叫我們幫你做事對吧。”

“別說的那麼陰謀論,我們只是各取所需。”馬丁並不覺得慚愧。

“果然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山狼也點上煙,“我還以爲你是好心,回來就送一份大禮給我們。沒想到還是一筆交易,一個陰謀。”

“我們只是各取所需,再說我可沒害你。”馬丁說,“這麼做你們既能賺錢,又能拿到自己想要的情報,怎麼說你們都划算。”

“道理沒錯,只是這種感覺並不好。”本.艾倫說。

“好了。今後會有更多信息給你們,但我也得拿到一些回報,畢竟我剛回來,需要出成績。”馬丁說。

“這個任務我可以接,但我不希望以後出現類似的事情。”本.艾倫說。

“好,下次我把話說清楚,讓你們事先明白。”馬丁靠在沙發上,“放心吧,我怎麼也算是站在你們這邊的。”

“我們還需要裝備,憑藉現有的裝備根本就沒法完成任務。”山狼說,“另外,你想要對結果是什麼?炸了會談現場?還是殺了俄國派來的人?”

“不重要,我只要結果,不能讓聯合政府和俄國人走在一起。”馬丁到是沒有什麼特殊的要求。

“好,那我們就隨機應變了。”本.艾倫說。

“你們儘快擬定一個清點,我會派人送過來。”馬丁起身,“那我就先告辭了,定金已經打大到你們的賬戶上。”

“他更像個政客,而非間諜。”馬丁出去之後山狼低聲說道。

“否則他也不會走到今天。”本.艾倫說,“他足夠成功,當然也少不了出賣自己人。”

“早晚我們也得被他出賣。”山狼吸了菸蒂。

“至少現在不會,因爲我們還有用。”本.艾倫苦笑,“而且,我們直到太多的祕密,他們還不能隨便拋棄我們。”

“我去擬定裝備清單,這次肯定要很敲他們一筆。”山狼起身。

“苦差……”重拳無奈的說道。

三天後馬丁的裝備到達,一輛越野車的後備箱裝的慢慢的,來人把車丟下就走了,看樣子車都沒打算要。

“兩隻狙擊步槍,你的意思是狙殺嗎?”幽靈檢查者裝備問山狼。

“有備無患。”山狼拿起雷明頓700檢查了一下,“好久沒用這槍了,手感還是不錯的。”

“全套的夜視裝備,很不錯。”重拳把東西取出來,按照人頭分好,“現在是海豹用什麼我們用什麼,老美可真捨得下本錢。”

“你該知道,莫尼比亞不和俄國人合作就只能和美國人合作,那後期能得到的利益有多大?相信這點裝備的話費和他們的收益相比可能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也對,這個國家的資源豐厚,算是非洲富裕國家,雖然比不上尼日利亞,但至少礦藏資源足夠任何國家垂涎的。”重拳說,“唉……天下熙熙,莫爲利來。”

“會談地點在國防部,我們怎麼動手,那裏的防衛森嚴到蒼蠅都飛不進去,除非在俄國人到達的路上,否則想都別想。”幽靈說。

“所以才需要想辦法,如果是個人就能幹,那我們僱傭軍還有存在的價值嗎?”本.艾倫看着幾個人檢查武器說,“俄國人下榻的酒店也在軍管區裏,我們幾乎找不到機會下手,所以後天俄國代表進城到酒店這一路上我們下手唯一的機會。”

“到時候肯定全城戒嚴,我們怎麼動手?”幽靈問。

“馬丁明天會給我們提供俄國代表達到的路線和詳細的行程安排,所有等等看,拿到東西之後再製定作戰計劃。”

“怎麼又要和俄國人做對?”軍醫撓了撓頭,“上次的虎魚還懸而未決,現在又要招惹他們。”

“虎魚生死不知,雖然傳出過多個他已經死掉的版本,但我相信這種人不會輕易死,肯定是躲在某處等着翻身。”本.艾倫拿起一個調試好的單兵電臺帶着身上,“不過我們對虎魚的懸賞依然有效,你們要是覺得缺錢了可以去試試,我們對自己也同樣支付足夠的酬金。”

“還是算了吧,和這種人玩兒躲貓貓可不是什麼好事,稍不留神就會死的很慘。”軍醫撇了撇嘴,“這錢沒那麼好賺。”

“你知道就好。”重拳將本.艾倫所需要的武器裝備全都整理好,一次放在他面前,“好了,全齊了。”

本.艾倫掃了一眼沒說話,有點上一支菸:“山狼,明天你去見見馬丁。”

“是。”山狼點了點頭。

“他來莫尼比亞肯定還有其他目的,最好弄清楚,我們不能太被動。”本.艾倫思索這說,“馬丁回來之後的舉動越來越古怪,我們不得不防。”

“明白了。”山狼點了點頭。

“把武器都收起來。”本.艾倫說。

“還有缺一樣東西。”幽靈說。

“什麼?”山狼轉回頭。

邪王絕寵:毒手醫妃 “作戰服。”幽靈拿起馬丁準備的美軍作戰服,“在這種地方穿這個就是找死,給人當靶子的節奏。”

“我靠,這一點我忘了。”山狼拍了拍腦袋,“明天叫他們搞幾套莫尼比亞陸軍的軍裝來,至少我們不能太招搖過市了。”

“那還要大量的黑色迷彩油,我們要把自己抹黑。”幽靈說,“真是不爽,又要再一次把自己變成老黑……” 本.艾倫他們註定是冒險的人,每次都要面對爲主衆多的敵人其鋌而走險,這次又要對俄國人下手,說實話他們真的有點厭煩了。

在郊外本.艾倫頭做好了一切準備,因爲俄國人來這裏帶着其他目的,所以保密要求很高,而機場在美國人的控制中心,所以只能通過其他途徑進入。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老美是在給我們創造機會。”重拳趴在草叢裏無聊地說。

“難道你不希望有機會”山狼問。

“那倒不是,我有個疑問,就是難道我們幹掉這些俄國人就能阻止他們的交易了嗎如果雙方意向明確,定對在重新展開一輪會談就是了。”

“你想的是不是有點多了。”山狼說,“這是馬丁給我們的任務,我們完成之後就算他們依然有意繼續合作,但也要拖延一段時間的吧難不成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他們在合作和我們還有關係”

“就是不管以後”重拳問。

“你要管也可以。”山狼說,“只要你感興趣。”

“我可沒那個閒心,我只是擔心幹完之後馬丁不滿意,再賴着不給我們前。”

“還不至於,他也沒那個膽量。”山狼說,“要不是我們,當年他早腐爛在薩迪曼的監獄裏了。”

“說來也挺有趣的,就是在這個地方跟他相識,但從認識他之後就沒過過好日子,接二連三的遇到各種麻煩,你說他是不是掃把星”幽靈發着牢騷說。

“但是我們也通過他賺了不少的錢,他給我們帶來的業務量也成倍增長,現在我們主營業務中百分之四十和他有關。”本.艾倫說,“他的業務爲公司的發展帶來不小的幫助,我們已經成爲cia最大的外部業務承包商。”

“只是兄弟們”重拳嘆了口氣,“上次來的時候還是二十幾個人,這次就剩下我們幾個老傢伙了。”

“這麼一說就我沒來過,可以算是個純正的新人了。”軍醫說。“各位老大請多關照,我新來的。”

首席老公:寶貝媽咪帶球跑 “真是,我開始懷念那些死去的弟兄了。”山狼嘆了口氣。

“這就是僱傭軍的宿命,希望我們能逃脫這種死結,能回家養老。”本.艾倫說,“現在一切都開始明朗,內奸已經除掉。線索也越來越清晰,和斷手的決戰不會太遠了。可以說我們已經看到了希望,我已經有點迫不及待地想回家養老了。”

“我也有這個想法,回家陪老婆孩子多好。”幽靈看了看時間,“莫尼比亞人是不是沒什麼時間觀念,怎麼現在還不到。”

“別急,這種地方的交通你該明白,不會太順暢點,遲到個把小時算是真長現象,就算是在巴黎也不能次次保證準時到達。”山狼說。

“不守時。這習慣真不好,爲什麼他們不能早點出門,我很不喜歡叫別人等,更不喜歡等別人,沒時間觀念的人實在是讓人討厭。重拳替我盯一會兒。”幽靈打開隨身電腦,開始玩兒小遊戲,這個時候他居然還有這份閒心。

“隊長。馬丁傳來心的情報。”山狼報告道,“護送俄國人的隊伍有一個連的裝甲兵組成。”

“不是隻有兩輛裝甲車和不到一名士兵嗎”本.艾倫皺着眉問。

“不清楚爲什麼突然增加了這麼多人,情報是剛剛更細難道。”山狼說。

“該死的,那我們起不是要面對幾十倍我們的敵人還有裝甲車,,這個任務沒法進行下去了。”重拳罵道。

“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不進行下去怎辦放棄那可能就再也沒機會了。”軍醫說。

“我們這點裝備對付裝甲車。一輛兩輛還湊合,來那麼多怎麼打我們連俄國人坐在哪輛車上都不知道。”幽靈說。

“他們還有多久能到”本.看着地圖問山狼。

“大約一個小時的路程,遲到的原因是昨天晚上大雨山體塌方把路給堵了,他們只能繞路過來,所以耽擱了時間。”山狼說。

“最新的路線規劃發給我。”本.艾倫說。

山狼立即將軍方車隊的形成路線發給了本.艾倫。

“對了,還有衛星圖像,正在。稍後傳給你。”山狼說。

“他們走了很多彎路。”本.艾倫看着地圖是上標註的路線說。

“是,他們選擇的路線是最安全穩妥的,很巧妙地避開了不穩定的叛軍活動區域。”山狼說,“圖像完成。”

衛星圖像上能看到一支車隊正所在崎嶇的山林路上前行,前後都有軍車護送,中間是六輛裝甲車。

“這規模,趕上總統出行了。”山狼說。

“他們是不是嗅到了什麼風聲所以纔會突然增加護衛隊數量”本.艾倫低聲說道。

就要寵着你 “不知道,馬丁也不太清楚增兵的原因,不過他說這些軍隊並非從什麼地方調遣過來的,而是在就近執行作戰任務中抽調的。”山狼又看了一下手裏的資料回說,“這些並非精銳部隊,只是普通的裝甲部隊。”

“嗯。”本.艾倫沒多說什麼,將衛星地圖放大,尋找新的伏擊地點,現在這個地方對付少量裝甲車還不錯,要是數量太多了就不行了,只能更換地點,除了方便行動之外更方便在大批敵人的搜捕下撤離。

“沒有太好的地方。”重拳說,“這條路線上的幾乎每個地方都被我們研究的差不多了。”

“把這幾輛裝甲車都幹掉是不可能了,數量太多,多少在其次,重要的是我們不可能有第二輪攻擊的機會,首輪攻擊失敗之後敵人的反擊我們就應付不過來。”幽靈說,“除非一次將他們全殲,但這種可能性幾乎不存在。”

“那也得幹,否則沒第二次機會,等他們進了城就別想了。”重拳說,“能不能賺到酬金在其次,幹完他們我們纔有可能拿到更多情報,否則馬丁那混蛋東西肯定不會輕易提供新的線索給我們。”

“重拳說的沒錯,我們必須想辦法解決這件事。”本.艾倫在地圖上做着標記說,“而且我們只有這一次機會。”。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丘陵地帶,山巒起伏,綠樹成林,剛下過雨,潮溼空氣中飄散着濃重的泥土氣息,天空中陰雲密佈,樹葉上還掛着雨滴。

本.艾倫站在山坡一塊突起的巨石上舉着望遠鏡觀察着數公里外的車隊。

“快到了,大家動作快點。”本.艾倫按着通話鍵低聲說道。

“差不多了,在收尾。”山狼在耳機裏說道。

“這麼玩兒可能有點大。”幽靈說。

“沒關係,菲利普斯不在裏面,我們動手傷不到他。”山狼說,“這次行動的目的很明確,幹掉俄國人。”

“其實俄國人也是爲了自己的利益。”重拳說。

“怎麼?你同情他們?”山狼問。

“不是,各爲其主,有什麼值得同情的。”重拳說,“完活,撤。”

泥猴子一樣的幽靈和重拳從草叢裏爬出來。

“都準備好了?”本.艾倫問。

“一切就緒。”幽靈甩了甩手上的爛泥,“但願夠用。”

“按照計算應該沒問題,何況老天爺還站在我們這邊。”山狼從另一側的草叢裏鑽出來。

“獅鷲,你那邊情況怎麼樣?”本.艾倫問。

“一切正常,敵人的先頭部隊已經過去,預計兩分鐘到達伏擊圈。”獅鷲在耳機裏說。

本.艾倫看了看天繼續說道:“封堵退路的事兒就交給你和軍醫了,雖然是以防萬一,但你們也得給我打起精神來。”

“是,長官。”獅鷲和軍醫很正式的應承着說道。

“各就各位,準備行動,我不希望有人跑掉。”本.艾倫下達了作戰命令。

衆人分頭進入自己的作戰位置。

浩浩蕩蕩的車隊已經進入目視範圍,這一帶地勢起伏,林木衆多,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偶爾從山巒的縫隙中能看到一小部分。

“一口氣吃掉這麼多人。也就我們敢這麼幹。”幽靈在耳機裏說。

“幸虧馬丁的人在這邊還有留守,否則我們拿不到足夠的裝備也只能空想。”山狼擡起頭已經能清晰的看到先頭部隊出現。

“我們只有一次機會,能幹掉多少算多少,只要保證目標在打擊範圍內就可以了,其他那些士兵都可以忽略不計,力求多殺傷敵人的目的就是減少我們撤離時候的壓力。”本.艾倫給步槍上膛,“山狼。行動開始後先把頭車打廢。”

“明白。”山狼將眼睛貼在瞄準鏡上,將雷明頓700對準前面的吉普車。

“別急。再近點。”本.艾倫低聲說,“再近點……”

敵人的大隊人馬進入伏擊圈,一個兩條山坳中間的山路。

“動手。”本.艾倫下達命令。

“嘭……”獅鷲率先開火,敵人車隊最後一輛汽車的發動機被打穿,車子瞬間熄火,果然是在戰火中成長的士兵,在遭襲後不到一秒鐘就做出了應急處理,車上的士兵紛紛跳下來向獅鷲無法射擊的車子另一側躲避,他們已經在短時間內判斷出子彈射來的方向。有一部分士兵甚至已經躲到了路邊的雜草叢和亂石後面。

“嘭……嘭……”獅鷲不急不緩的開着槍,將幾個沒來得及隱藏的敵人幹掉。

噠噠噠……敵人已經發現了獅鷲的大致位置,開始掃射,但距離太遠獅鷲在他們的射程之外,子彈零零落落的打在附近的草木上發出一陣簌簌的聲響,獅鷲毫不介意繼續點射殺傷敵人。

“通通通……”軍醫的榴彈開始陸續射向公路上的車隊,連續的爆炸這車隊尾部響起。

“嘭……”山狼開火。頭車被擊中油箱,很快發生了爆炸,整條車隊被堵在山谷裏,敵人可已經開始組織反擊,裝甲車上的機炮開始轉動準備射擊。

就在這個時候幽靈引爆了事先埋設在兩側的炸藥,“轟轟轟……”爆炸聲不算大。但都是精確計算的炸點,於是大量的碎石、泥土開始雪崩一樣塌陷,打折滾想谷底奔騰而去,猶如千軍萬馬從高出衝下去數噸重的巨石如同開路機一樣將下面的車隊撞的七零八落,無數的敵人被碾壓的血肉橫飛,大量的泥沙將敵人埋在下面,整個山谷如同瞬間發生了七級地震一樣被數以萬計的巨石和泥沙覆蓋。整個車隊有三分二被埋在下面,敵人死傷慘重,殘餘的敵人大約有百餘人,還有兩輛裝甲車倖免於難,正瘋狂的向山狼所在的山坡上進行覆蓋式射擊,二十毫米榴彈下雨一樣砸過去,將整個山坡炸成一片火海。

“你大爺,怎麼剩下一個還活着。”山狼叫罵着狂奔。

“補充射擊。”本.艾倫端起放在一邊的巴雷特狙擊步槍對準裝甲車連續扣動扳機,巨大的12。7毫米口徑狙擊步槍子彈輕鬆穿透裝甲將射擊位上的敵人打成肉泥。

“榴彈,發射榴彈,飽和射擊。”本.艾倫丟下巴雷特拿起步槍開始發射槍榴彈。

六個人的榴彈齊射也算是能製造一陣彈雨了,何況他們都是玩兒槍的老手,射速自然快的不行,瞬間谷底又開始連續爆炸,灰頭土臉的敵人開始抱頭鼠竄。

“準備撤。”本.艾倫觀察了一下,“差不多了,他們要想把人都挖出來估計要數個小時,人早悶死了。”

“還有至少一百名敵人和數量汽車。”山狼說,“走恐怕沒那麼容易。”

“在山裏他們可不是我們的對手。”幽靈提着槍從自己的陣地跑回來。

“下雨了。”重拳擡頭看了看天,“老天真是幫了大忙。”

“是啊,降雨泥土會將所有的縫隙堵住,下面的人是的更快。”

“走……”本.艾倫下達了最後的撤離命令。

六個人悄然無息的撤走,速度並不快,敵人卻在下面亂作一團,敵人的救援隊伍到達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之後的事情了,挖掘工作持續了一整夜,當然,他們挖出來的除了屍體之外沒有其他收穫。

主持挖掘工作的是聯合政府的國防部長,其實大家都直到拯救無望,但工作還是要做,起碼要擺出姿態,表明莫尼比亞政府的態度和立場,這在國際上也算是找個臉面。

“這次和俄國人的合作算是完蛋了。”國防部長嘆息着說道。

“俄國人會這麼小氣嗎?”一名肩膀上掛着少校軍銜的軍官問。

“要是那麼簡單就好了。”國防部長苦笑着搖了搖頭,“看來美國人是鐵了心不允許我們和俄國人合作。”

“怎麼確定是美國人做的?”軍官問。

“有些事情事實就擺在眼前,只是我們沒有證據而已。”國防部長看着下面還沒有完成的挖掘工作說,“看看上面的怎麼說吧,這件事最好的結果就是我辭職來擺平,唉……看來我也只是個犧牲品。”

本.艾倫他們並沒有急於回城,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城裏自然會打亂,現在回去肯定是自找麻煩,所以他們就在山裏躲了幾天。

碧玉嬌妻 “城裏已經戒嚴,正在大肆搜捕,到處都是軍警。”山狼放下通信設備,“馬丁的人在裏面活動,幫我們監視菲利普斯的一舉一動,這倒是省了我們不少的力氣。”

“嗯。”本.艾倫一邊吃着東西一邊說道,“俄國人死光了,菲利普斯呆在這裏也沒什麼價值,他很快就會走,等他出城之後我們就下手。”

“如果找不到機會呢?”重拳問。

“那就等回巴黎再動手,反正怎麼都得抓到他,既然馬丁能大費周章的將這個消息傳給我們,就說明這個菲利普斯事關重大,肯定知道一些我們需要的祕密,所以我們必須把這件事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