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就一百萬……您看……」

三井一雄硬著頭皮又喊出了一個數字。

葉風冷著個臉,面無表情的說道:「你怎麼說也是三井家族的高層吧,就值這麼點錢?」

還嫌少!

「那……那就兩百萬!」

三井一雄又加了一百萬,心想這下總差不多了吧!

可惜的是……葉風一言不發,冷著個臉,也不說多還是少!

「三……三百萬!」

等了半天,氣氛異常的安靜,誰也沒有說話,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三井一雄的身上,那種壓力實在太可怕了,讓他不得已又加了一百萬!

可惜……依舊沒有任何的迴音!

「四……四百萬!」

三井一雄的雙手都在哆嗦著,今天這一趟,是真的苦逼,不僅被打了幾巴掌,現在連四百萬都沒辦法搞定,眼前這人是吸血鬼吧!

鬼要錢?

「五……五百萬!」

三井一雄心裡嘆了口氣,報出了五百萬的天價精神損失費,這要是傳回國內,他的位子估計都要被一擼到底!

五百萬啊!

什麼事情都沒辦成,僅僅是賠償人家一個精神損失費,就消耗掉了五百萬!

這對於一個高管來說,是一項無比重大的失誤!

「三井先生啊,您真的是太客氣了!」

這個數字報出來,葉風的臉色終於緩和了一下,笑著說道:「既然三井先生如此有誠意,又如此客氣,那我們就收了吧,希望我們後續還能有合作!」

吸血鬼啊!

三井一雄心裡忍不住罵了一句,這傢伙就是一個笑面虎,面上笑嘻嘻,心裡就是個死要錢的,敲詐了五百萬!

簡直太可惡了!

錢沒到位,就是個陌生人,錢到位了,立馬就變跟個老朋友一樣,讓人都認不清這人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三井一雄將一張支票遞了上去,葉風看都沒看就交給了謝雲芝,反正他又不要這錢,就當做是給謝雲芝的禮物了。

「葉先生,我……我這次是代表三井家族來的,希望能和您取得合作!」

三井一雄顫抖著走上前,和葉風說了一句,「剛才您也說了希望能合作,那我們能談一下嗎?」

「合作嘛……當然可以談了!」

葉風點點頭,隨即說道:「但我這人的時間比較寶貴,你決定花多少錢來買我的時間進行談判呢!」

特么……又要錢!

三井一雄心裡已經將葉風的祖宗十八代給問候了一遍,但臉上,還是堆著滿臉的笑容,一副笑容可掬的樣子,十分的友善!

「我也不要多,再來一百萬,算是買我的十分鐘談判時間!」

葉風這次沒有讓三井一雄去報價,他是怕把這人的心態給搞崩了,所以直接說出了數字。

一百萬!

你當你是股神巴菲特啊!

之前股神巴菲特也把自己的午餐時間拿出來拍賣,的確是賣出了上千萬的天價,但能和股神吃一頓飯,那是受益匪淺,可眼前這人呢,就是個死要錢的人,花一百萬買他的十分鐘?

腦子秀逗了!

「行,沒問題!」

但三井一雄只有答應,他這次的任務就是來探討合作的,他只能付錢!

又老老實實的交了一百萬,三井一雄這才走到了葉風的旁邊,恭敬的說道:「葉先生您看我們在哪裡談一下!」

都花了一百萬,怎麼說也要找個好點的地方談合作吧!

「還能去哪,就在這裡啊,已經開始計時了!」

葉風隨口說道,一邊說著,一邊已經拿出手機,打開了計時功能。

「你抓緊說吧,現在已經過去三十秒鐘了!」

葉風看了一眼手機,認真的說道。

卧槽!

三井一雄心裡狠狠的爆了一句粗口,但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葉先生,我這次就是專門為了您的黑金玫瑰來的,我想取得您的黑金玫瑰銷售權力,每個月能提供一千朵黑金玫瑰花給我們嗎?」

三井一雄不敢耽擱,立即說道,「我們出的價格,會比市麵價高出一倍,您看怎麼樣?」

「不好意思啊,我們現在黑金玫瑰花的產量很低,沒多少,現有的產量只能全都交給百藝集團進行銷售,我和謝總在這方面達成過協議,所以呢,我沒辦法答應你!」

葉風不急不緩,故意將語速放的很慢,三井一雄還想再說,但葉風擺擺手打斷了他,道:「我話還沒有說完呢,你也不用來找我談黑金玫瑰的事情,因為這是百藝集團全權代理,你要找,也是找謝總!」

三井一雄隨即將目光看向謝雲芝。

「不好意思,你也不用看著我!」

謝雲芝淡淡的道:「三井一雄先生,作為一個生意人,你卻和陳雷聯合起來,用齷齪的手段對付我一個弱女子,我對你的人品表示深刻的懷疑,我是向來不和人品有問題的人一起合作的,所以,抱歉了!」

又被拒絕了!

三井一雄臉色一黑!

「那個……時間到了,三井先生,你還要談嗎?」

葉風看看時間,說了一句。

「當然要談了!」

三井一雄認真的說道。

「那行,交錢吧,十分鐘一百萬,你該續費了!」

葉風伸出手,毫不掩飾的直接就要起了錢來。

卧槽……真特么無恥啊! 第645章

續費!

這樣的詞語,葉風都能說的出來,臉皮真夠厚的!

旁邊的謝雲芝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剛才看著葉風收了三井一雄一百萬的費用,都覺得很尷尬了,現在時間到了,居然又要收費!

自己喜歡的這個小男人什麼時候變成這種老狐狸了啊?

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那個……不……不談了!」

三井一雄開口說道,「葉先生,我是真的很有誠意來和您談合作的,我……」

「有誠意那就交錢啊,沒錢,空口無憑,誰知道你是在說真的,還是開玩笑?」

葉風一陣翻白眼,「既然不交錢,那我可就沒時間和你在這裡瞎逼逼了,請你走吧!」

我靠!

翻臉不認人啊!

才剛收了六百萬,一看沒錢可以撈了,就直接趕人走了。

三井一雄自問自己已經是很功利的人了,但在葉風的面前,他還只是個弟弟,什麼都不算,完全不是他的對手啊。

葉風說完,都不給三井一雄說話的機會,便和謝雲芝一起走進了辦公室里,關上了大門。

這就沒了?

三井一雄原本還想闖進辦公室里,但兩個黑大個保安攔在他的面前。

「先生,請你立即離開這裡!」

「我們百藝集團不歡迎你!」

……

「我是……」

「喂……放開我……你們太粗魯了……」

還沒等三井一雄解釋一下,兩個壯碩的保安,便一左一右的將他給架著抬了出去。

「嘭……」

一直到一樓,兩個保安十分粗魯的將三井一雄狠狠的丟了下去,從台階之上一直滾到了大馬路上,別提多狼狽了。

「混蛋!」

三井一雄頭髮凌亂,身上昂貴的西服也早就沾染上了滿地的灰塵,哪裡還有半點貴公子的樣子啊。

看著高聳入雲的大樓,三井一雄別提多嫉恨了,足足六百萬就這麼沒了,結果什麼事情都沒有辦成,真他娘的坑爹啊!

……

辦公室里,葉風和謝雲芝坐在沙發上。

「小風,這扶桑人為什麼對黑金玫瑰這麼上心啊?」

謝雲芝一陣不解,黑金玫瑰的確很珍貴,但聽三井一雄的意思,要高出市面好幾倍的價格收購,那就虧了,根本沒有任何的利潤空間了。

那又何必還去買呢?

「因為他是代表扶桑官方來的!」

葉風倒是猜出來一點,「因為黑金玫瑰裡面帶有一種元素,有著極其重大的價值,甚至,在國家層面,是有戰略價值的,所以這些人都想買回去研究!」

「所以你接下來的任務,就是保留黑金玫瑰,將價格提高兩倍,控制數量!」

提高兩倍?

聽到這個話,謝雲芝瞪大著眼睛,不解的問道:「現在黑金玫瑰一枝已經是三百的價格了,再提高兩倍,那可就是六百塊了!」

六百塊一枝花……這已經是天價了吧!

「那又怎麼樣,你放心大膽的去賣,保證有人買!」

葉風自信的說道:「你要是不信,就放出消息去,明天晚上在公司門口要辦個黑金玫瑰展覽會,銷售兩千枝黑金玫瑰,一枝定價一千塊,我敢保證,全都能賣完,還會供不應求!」

「真的?」

謝雲芝有點不大相信,但葉風說的神乎其神,好像還確有其事一樣,又讓她不得不相信這好像是真的。

「你可以先把消息散發出去,然後等著就行了!」

葉風微微一笑,靠在沙發上,一臉的泰然自若。

說做就做!

謝雲芝當即就打了一個電話出去,跟公關總監強調了幾點,隨即就掛掉了。

「我已經讓人把消息散發出去了,主要是在各大社會媒體上,包括一些電視台!」

謝雲芝說道,「我廣告費都要花好幾萬,這要是賣不掉,你自己說,怎麼辦吧?」

「要是沒賣出去,我把我整個人都給你!」

葉風笑道,「你想對我做什麼都可以,任由你做,但如果賣出去了呢?」

「賣出去了……我也把我整個人給你,你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

謝雲芝咬緊嘴唇,隨口說道。

額……

這也行?

葉風一呆,他就是那麼隨口一說,沒想到,謝雲芝也跟著自己的話說了起來。

不過仔細一想,這自己好像也不吃虧啊?

吃虧的是謝雲芝吧?

「糟糕……這我也不佔什麼便宜啊!」

謝雲芝愣了一下,想清楚了這裡頭的門道,一陣懊惱。

「哈哈……」

葉風一陣好笑,這就是典型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不行,我要反悔,要是賣出去了,我……」

「來不及了,你話都說出來了,就別想反悔了!」

葉風哈哈一笑,隨即說道:「反正不管你贏還是輸,都是你我的事情,不如我們早點把事情做了吧?省的還拖到別的時候,這大好時間,不做點什麼,不是太可惜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