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滿香帶着人,還有李芷晴砸了半天,依舊打不開,最後一咬牙,掏出手槍,一頓射擊!

在一梭子子彈都打沒了之後,結界徹底告破,門自動打開了一條縫。

柳滿香一腳踹開了門,殺氣騰騰的走了進去,同時開口道:“都給老孃站着別動,誰敢傷我小爺們,我乾死他!”

可當她看到裏面的情況後,卻是不由得一愣。

“你沒事?”

趙天驕笑道:“香姐原來你這麼關心我啊,託你的福,爺們當然不會有事了。”

“幾天不見,小嘴變甜了啊。”柳滿香見他沒事,心也放了下來。

二人寒暄兩句,趙天驕將龍天的罪行,告訴了柳滿香。

而柳滿香也將此地有攝像頭,並將室內發生的一切,都被監控錄下來的一事,告訴了趙天驕。

二人商議一番,趙天驕便將龍天交給了柳滿香,至於另外三人,他也託柳滿香着人,將他們送去金雷堂總部所在的通山市。

至於監控錄像,趙天驕看了回放之後,叫人刪刪減減一番,又拷貝了兩份。然後,他便帶着鬼軍,和拷貝下來的錄像,離開了龍騰大廈。

經過這一番折騰,天已經黑了下來。

雖說要去通山市的金雷堂總部,但今天他是真的累了,況且也不急於這一晚上。

另外,雖說他抓住了真正的殺人兇手,但他和劉青玄,畢竟也是有着矛盾的。

此行去金雷堂,如果對方深明大義的話,自然不會爲難他。可若是將劉青玄的死,也遷怒在他身上,那他依舊會有危險。

不過,富貴險中求!

趙天驕去金雷堂,並非是爲了洗刷自己冤屈那麼簡單。

在他看來,對方既然冤枉了他,那就必須要付出代價!

所以,爲了有更好的精神狀態,趙天驕打算先回家休息一晚,明天再啓程去往通山市。

剛到家門口,趙天驕便見到李芷煙眼眶發紅的跑了下來,並且一臉焦急,眼中還帶着擔憂。

“媳婦,咋滴了,誰欺負你了?”趙天驕連忙上前問道。

李芷煙見到趙天驕,先是一愣,接着撲進了他的懷裏,抽噎道:“嚇死我了,我以爲你出了啥事呢?” 這句話讓趙天驕有些發懵,詢問之下,他才知道李芷煙的擔心來源於何處。

白天的時候,他和劉明二人在屋子裏鬥法,弄的滿室狼藉。然後他人還不在,電話也沒電關機,使得李芷煙就以爲他出事了。

趙天驕摟着李芷煙,笑嘻嘻的問道:“媳婦,你是不是以爲我被那個女鬼給搶跑了啊?”

“她敢!”李芷煙咬牙切齒道:“她要是敢搶你,我也變成鬼,修煉幾十幾百年,再把你搶回來。”

看着李芷煙那一臉認真的樣子,趙天驕心裏這個美呀。

“乖乖,原來你這麼在乎我啊。”

李芷煙捶了他胸口一下,嬌嗔道:“少臭美了。瞅你一身臭汗,趕緊回家洗澡吃飯。吃完了飯,你跟我說說,誰來咱家鬧騰的?”

一個小時之後,趙天驕洗了澡,也吃飽喝足了,然後來到廚房,湊在正收拾鍋碗瓢盆的李芷煙近前,擠眉弄眼道:“媳婦,一會忙完了,去我房間啊。”

李芷煙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色騰地一下就紅了起來,看也不看趙天驕道:“我爸還在客廳看電視呢。”

“他看他的唄,我們又不影響他。”

李芷煙踢了趙天驕一腳,壓低聲音道:“你傻呀,我們不影響他,可他會影響咱們啊!”

趙天驕眨了眨眼,噗嗤一聲樂了出來:“媳婦你想哪去了,我叫你去我房間,是要跟你說今天發生的事,不是想睡你啊。”

要說這女人的腦回路,構造的還真是奇怪。

聽說趙天驕不想睡她了,李芷煙反倒不樂意了!

“什麼?你不想睡我?”李芷煙吧嗒一聲,將抹布仍在了水池裏,一臉緊張的看着趙天驕:“你跟我老實交代,是不是被女鬼睡了之後,你對我就沒興趣了?不然昨晚爲什麼那麼老實?今天讓我去你房間,我都這樣了,你還強調不睡我?”

“我……”趙天驕滿頭黑線,看着李芷煙那委屈的樣子,心疼的不得了,連忙將她抱在懷裏:“媳婦你誤會了,我現在情況挺特殊的……”

他現在已經知道了,只要啪啪,他就會從對方體內,攝取某種清涼之氣,而這清涼之氣,還會削弱他體內的封印。

也就是說,多啪幾次,他陰陽聖體的體質,就會徹底暴露。

到那個時候,說不定會引來什麼妖魔鬼怪。

所以,現在對他來說,啪啪可是有着致命危險的。

即便美女投懷送抱,還是自己喜歡的女人,他也不敢上啊!

“你被女鬼吸了陽氣,廢掉了?”李芷煙驚愕道。

趙天驕想了想,似乎這個理由也不錯,便一臉苦逼的點頭道:“差不多吧,不過是暫時的,以後你爺們我肯定會好的。”

“咳咳……嘀嘀咕咕的說什麼呢。”李乾文突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廚房門口,看着二人道:“時間不早了,都休息吧。小煙,馬上就要高考了,你……不能因爲戀愛就耽誤學習,不然我可不饒你!”

說這話的時候,李乾文看向了趙天驕,明顯這番話就是說給趙天驕聽的。

趙天驕又不是傻子,如何不知道,便笑道:“李叔你放心吧,小煙考不上好大學也沒關係,以後我養她。”

“天驕啊,不是叔打擊你,你看看你現在,還吃我的,住我的,拿什麼養小煙?”

嘿……瞧不起人是不是?

“李叔,我不是跟你吹,用不上三個月,我就能擁有自己的別墅了。而且,只要我想,現在就能有上百萬存款入賬。”

開玩笑呢,宋雅詩可是答應他了,解決了氣鬼,會給他兩套別墅,外加百萬報酬。

而別墅,則要在三個月後,才能入住。

雖說宋雅詩還說,會做他背後的女人,掙的錢都給他,但趙天驕只當對方是在被逼無奈之下,才說出這種話的,他壓根就沒當真。

李乾文雖然知道趙天驕有本事,但住大別墅,有七位數存款,他還是不信。

“天驕啊,年輕人有目標是好事,但也不要太好高騖遠……”

李乾文哇啦哇啦,開始給趙天驕說教。

“李叔,你既然不信,那這麼滴吧。如果三個月後,我能有大別墅,還有存款,就讓小煙搬出去跟我住,你敢不敢?”

讓你不信,我把你寶貝女兒拐出去!

“那三個月後,如果你沒有百萬存款,也沒有別墅,那就在小煙大學畢業之前,不準和她戀愛。”李乾文壓根就不相信趙天驕憑藉道術,能在三個月掙來一套大別墅,使得在說出這句話後,連忙回了房間,生怕趙天驕反悔。

可是,李芷煙卻是急了:“爸……”

見李乾文進了屋子,李芷煙踹了趙天驕一腳:“你是不是真的變心了,用這種辦法,想甩掉我?”

“媳婦,我追你追的多不容易啊,咋能甩你。再說了,你就等着跟我搬出去過性福的同居生活吧。”趙天驕一臉得意的道。

“開什麼玩笑,你真的能有別墅?”

趙天驕一本正經道:“必須的啊,我啥時候騙過你。”

“你就是有別墅,也別想美事了,我纔不會拋下我老爸,和你搬出去住。”

“爲啥呀?”趙天驕不解的看着李芷煙。

李芷煙道:“我和我爸相依爲命快十年了,我突然搬出去,你說他一個人得多孤單。再說了,你那點小心思我還不知道麼,和你同居美死你了!”

反正還有三個月,趙天驕相信,到時候自己帶着鬼軍搬出去了,不信李芷煙還能在家睡的安穩。

使得趙天驕也不再糾結這個問題,而是將今天發生的事,都告訴了李芷煙。

“那你明天就要去通山市了?”李芷煙吃驚問道。

趙天驕點了點頭:“嗯。不然晚了的話,怕對方再派人過來。”

“那我和你一起去。”李芷煙擔心趙天驕不允,又補充道:“你女人緣那麼好,萬一有人勾搭你怎麼辦,你再不回來了怎麼辦?”

聽到這話,趙天驕的心都要被融化了。

可是,他深知李芷煙想跟着去,壓根就不是怕他被別的女人勾走,是擔心他有危險,故意這麼說的。 “放心吧,你要相信你爺們,我這麼英勇神武,機智無雙,一定會回來的。”

好說歹說,纔打消了這妞跟去的想法。

回到房間,趙天驕又煉了一會鬼丹,接着又去了傳承域界,做了一番安排。

趙天驕叫李芷晴留在家裏保護李芷煙,另外,還將拷貝下來的兩份視頻,給她留下了一份。

最後,趙天驕鄭重道:“小晴,如果三天內,我沒有回來的話,就將這個視頻,交給吳道子,到時候他會知道怎麼做。”

一晃到了第二天,趙天驕收拾妥當,在離開前,撥通了曉麗的電話。

“喂……”電話接通後,對面傳來曉麗慵懶的聲音,似乎還沒睡醒。

“曉麗姐,我是趙天驕。多謝你昨天的提醒。”趙天驕客套了一句。

“天驕啊,你就算逃了,金雷堂也不會輕易放過你,千萬要小心,沒事的話,最好別跟我聯繫,否則,他們怕是會通過我找你。”

趙天驕能從對方的語氣裏聽出,這是真的在爲自己着想。

“曉麗姐,爺們不會跑,不僅不會跑,我一會兒還要親自去金雷堂。”隨後,趙天驕將昨天發生的事,仔仔細細的說了一遍。接着,他聲音凝重道:

“曉麗姐,麻煩你幫我把這件事散佈在術法界裏,最好傳到金雷堂堂主的耳朵裏。只有這樣,我去了之後,他們纔不敢遷怒我,對我動手。否則的話,我幫他們找到了真正的殺人兇手,他們還對我出手,一旦傳入術法界裏,他們金雷堂的名聲,也徹底完蛋。”

趙天驕正是想利用這一點,給自己此行,加個保障。

曉麗沉吟片刻,便痛快的答應下來,臨了還囑咐趙天驕小心。

掛了電話,趙天驕又給吳道子和張二狗也分別打了電話,說了同樣的內容。

安排好一切後,趙天驕這纔出發。

通山市是省城的臨城,坐快客兩三個小時就會到。

曉麗三人辦事效率很高,趙天驕還沒到通山市,消息就已經傳到劉雲和劉道坤耳中了。並且附近的術法界,也都對此事有所耳聞了。爲此,通山市的術法人士,還老早就去了金雷堂總部的茶樓。

總部茶樓三樓內,劉道坤父子正在裏面。

“爸,我就說昨天不應該按兵不動,你看看現在,這消息在整個東北的術法界裏,傳的沸沸揚揚的。”劉雲臉色陰沉:“有了這個消息,我們就想動他,也得掂量掂量了。如果他是殺人兇手,可卻將罪名扣在別人的頭頂,青玄的仇,豈不是報不了了?”

劉道坤皺眉道:“你急什麼。只要他敢來,只要他是真的殺人兇手,他就必死無疑!即便他不是殺人兇手,敢公然和我金雷堂叫板,想活着離開,也不是那麼容易!”

“小傢伙還挺有心機的,人未到,聲勢先造了起來。不過,我劉某人想要誰死,在東北,還沒有做不到的!”在說這話的時候,劉道坤目中射出凌厲之芒,含帶殺機!

與此同時,趙天驕乘坐的快客也到了通山市的客運站。

而在客運站的門口,正有個年輕人,帶着一副圓圓的墨鏡,穿着一身拉風的長衫,腳下是一雙運動鞋,打扮的不倫不類,極爲滑稽。

而他的手中還拿着一根棍子,上面繫着一塊帆布,上面寫道:摸骨算命,準到你懷疑人生。

“嘿……妹子,我看你今天要走桃花運啊。來,手給我,我給你摸摸,是好桃花,還是爛桃花。”

迎面走來的時髦妹子,嫌棄的瞪了這年輕人一眼,罵道:“傻比,滾!”

“這麼兇,遇到的一定是爛桃花!”年輕人嘀咕了一句,卻在這時,他猛地拉下墨鏡,接着嘴角浮現一抹笑意:“黑黑的,高高壯壯的……沒錯,這小子就是直播捉鬼的趙天驕了。”

“還真敢來金雷堂,那就讓高爺爺我看你有幾斤幾兩。”說話間,這年輕人迎了上去。

來到趙天驕近前,他立刻道:“嘿……小兄弟,我看你印堂發黑,恐有血光之災啊。來,給我手,看看如何能給你破煞消災。”

趙天驕一愣,嫌棄的看了這二貨一眼,話都懶得說一句,就饒了過去。

可這年輕人卻是不依不饒的拉着趙天驕的胳膊,繼續道:“小兄弟別急着走,我說的是真的。你最近遇到了大麻煩,來這裏正是要解決這個麻煩的。我說的對不對?”

趙天驕仔細看了看這年輕人,這打扮……如何也讓人聯想不到是高人,可偏偏說的話,卻是對的。

“那你說說,爺們此行能順利解決這個麻煩不?”趙天驕試探問道。

年輕人裝模作樣的掐了掐手指,道:“難……除非遇到貴人,否則有性命之憂。”

趙天驕嗤笑道:“那這貴人何在?”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趙天驕一腳踹了過去,笑罵道:“你個小算命瞎子,還騙到爺們頭上了。跟你說,爺們跑江湖的時候,你還撒尿和泥玩呢。趁早給我滾!”

說完之後,趙天驕不再停留,出了客運站,打車直奔金雷堂總部而去。

而這年輕人卻是嘿嘿笑道:“這性格我喜歡。也罷,高爺爺我就湊湊熱鬧,看看你值不值得高爺爺我給你當貴人。”

趙天驕打車來到了鼓樓街,在來這裏之前,他就通過曉麗,打聽出了金雷堂總部的位置。

趙天驕下車,便喚出了寧思靜。

“天師,我們現在到了金雷堂了麼?”

在來這裏之前,趙天驕就已經想好了,帶上寧思靜,可以讓她通過善惡之眼,看穿對方的善惡之心。

“就在裏面,我們進去吧。”趙天驕拉着寧思靜的小手,朝裏走了幾步,便看到一座古色古香的茶樓,上有匾額:御香園。

寧思靜道:“天師,我能感覺到,這裏面有很重的罡氣,還有靈力波動。”

“因爲……這裏就是金雷堂的總部。”說話間,趙天驕深吸口氣,拉着寧思靜,邁步走了進去。 茶樓一共三樓,劉道坤父子,此刻就在三樓裏。

“爸,那趙天驕到了,我們……”

“稍安勿躁,先讓下面的人,探探虛實,給他個下馬威!”劉道坤喝了口茶,開口道。

趙天驕進了茶樓,裏面很是寬闊,數十張桌椅,容納百人而不顯得擁擠。此刻茶樓裏足有四五十人,三三倆倆的湊在一起喝茶聊天。

每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靈力波動。顯然,能來這裏和茶的,都是術法界的人。

趙天驕剛走進去,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這個小子初出茅廬的吧,帶着這麼漂亮的女鬼招搖過市,這不是拉仇恨呢麼。”

“要不說呢,現在的年輕人,就顧着裝逼……快看快看,黑龍來了,怕是這小子要倒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