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不用再提了,看在你們那個喬治四世識趣的份上,我饒過你這次。」

高瘦老者淡漠說道,一揮手——

唰!

一道黑霧從手心急射而出,瞬間化為霧繩,將黛安娜死死困住。

「我們走!」

說著,四名魔修就準備離去。

「唉,等等!等等,尊敬的客人,喬治少爺真的很需要這枚印記,我們可以拿出同等價值的金銀來換取,也可以……」

阿曼德焦急的挽留道,要是沒有家族印記,喬治四世就沒辦法掌控家族。

「聒噪!」

阿曼德的話語還沒說完,就看到田一昌滿臉戾氣的轉過頭來!

咻!

黑霧噴涌,瞬間就將阿曼德籠罩其中,裡面不斷傳來凄慘至極的嘶吼,隨後慢慢平息,鮮血流淌一地。

田一昌本來就心有戾氣,早就不耐了,一出手就是殺招!

「哼!什麼狗屁安東尼家族?以後這裡,只能是我們天魔會的分部!」

田一昌冷笑一聲,神色猙獰的說道。

其餘三名魔修見狀,也不多說什麼,擒著黛安娜就準備離開。

可幾乎就在他們剛剛邁動的剎那——

轟!

一股滔天的哦恐怖殺意,帶著無比的暴躁和戾氣,席捲而來。

烽火佳人:名媛嬌妻,超能撩 「天魔會的分部?好大的口氣!」

「今夜這裡,將會是爾等的葬身之地!」

伴隨著這道淡漠的聲音,通道口出,緩緩浮現一道身影。

唰!

異變突生,四名魔修老者面色微變,齊齊止住腳步。

「你是誰!」

高瘦老者冷聲問道。

「呵呵,我是誰?」

「古武魔修殘暴嗜血,人人得而誅之,我自然是來要你狗命的人!」

楊浩眸光冷漠,語氣更是冰冷刺骨!

他的這話一說出來,雙方的氛圍瞬間就緊張到了極致。

楊浩銳利的眼眸宛如刀尖一般鋒利,也只有落在黛安娜身上的時候,柔情下來。

「地獄喪鐘……他,他來救我了!」

黛安娜自然是認出了楊浩,美眸瞪得老大!

在她被囚禁的這段時間,也不是沒想過像地獄喪鐘求救,可是這畢竟是她家族的私事,加上地獄喪鐘隱退,她不知道怎麼開口……

可是。

在自己遇到最危險的情況后,地獄喪鐘,竟然從華夏趕過來了!

黛安娜碧綠色的美眸中,瞬間就噙滿了熱淚,原本冰涼的心,也是溫暖起來。

另一邊。

那個高瘦老者死死盯著楊浩,陰柔的眸子里黑芒閃爍。

片刻。

他卻是突然開口笑了——

「嗤,原來是古武修鍊者,年紀輕輕就達到黃階巔峰,天賦倒也絕倫,可惜,初生牛犢罷了,今晚你恐怕要交代著這裡了!」

高瘦老者出聲笑道,笑聲中充滿了煞氣。

剛剛,他就調用了秘法探查楊浩的修為,這麼年輕就是黃階巔峰,著實下了一大跳,旋即就放下心來。

他們四人,包括他在內,可是有著兩名玄階高手,兩名黃階巔峰的實力。而且,對方卻是是一個人的,身後沒有幫手!

「年輕人,我承認你的天賦絕佳,估計是哪個隱世門派的入世歷練者吧!」

高瘦老者陰森笑道:「難道你的長輩就沒告誡你,管不了的事情別管,否則就容易,身死道消?」 身死道消?

「呵呵,你可以來試試。」

楊浩眉頭一挑,嘴角勾勒出邪笑說道。

見到對方這麼有恃無恐,高瘦老者眸光一閃。

「田一昌,這人交給你了!」

「好!老夫正憋了一口氣,定要將這個毛頭小子精血吸干,讓他嘗嘗什麼叫做生死兩難!」

田一昌獰笑道,雙手陡然呈爪揮舞,兩團黑霧浮現手心,帶著一股陰冷的邪惡氣息。

「小子,給我死去!」

田一昌暴喝,枯瘦的手臂探出,黑霧翻滾化為魔爪,當頭就朝著楊浩襲殺過去。

「這麼大歲數,還停留在黃階巔峰,看來你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楊浩滿臉不屑,腳尖掠動,輕鬆就躲過了這次襲殺。

田一昌被這句話氣得瘋狂,眼眸中充滿了狠厲,只見他口中念出口訣,周身竟然「嘭」的一下,冒出熊熊燃燒的黑霧。

「瘋魔!」

田一昌暴吼。

轟!

滔天的邪惡氣息狂舞,他的修為也是無限逼近於玄階!

黃階巔峰看似與玄階只有一層桎梏,可是兩者的差別卻是很巨大的,楊浩的臉色逐漸凝重起來!

「叱!」

田一昌驟然睜開雙眸,精光閃爍。

全身燃燒的黑霧籠罩其身,尤其是那枯瘦的爪子上,竟然凝結出了一雙野獸般鋒利的爪子,寒氣逼人。

咻!

兩道黑芒閃爍出來,封鎖了楊浩的退路,同時田一昌本人也是獰笑一聲,奔騰間衝殺過來,速度比之前要快上好幾倍!

見到對方施展「瘋魔」邪法,楊浩的神情也是認真起來。

錚!

昏暗的酒窖里,寒芒乍現,伴隨著的還有銀光閃爍。

「田一昌,小心!」

遠處的高瘦老者眸子緊縮,提醒一聲。

田一昌聞言,奔騰的身子驟然扭曲,旋即就感覺肩膀處傳來涼颼颼的感覺,剛才要不是即是躲避,這處傷口就會在他的咽喉處。

「好快的速度!」

田一昌內心有些駭然,可是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魔修功法狂暴無比,只要能近身,任這小子速度在快,都逃不了我的手掌心!」

田一昌內心暗忖,速度更是快上了幾分。

十米!

五米!

三米!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田一昌獰笑著抬起猩紅雙眸,卻看到楊浩嘴角的南無邪魅。

「嘖嘖,想要和我近身搏殺,有趣!」

楊浩的眼眸淡漠,也不見他怎麼動作,身形晃動,竟然出現了十幾道虛幻的身影,這些虛影極其凝聚=實,很難分辨出真假!

而且,每一道虛影手中,都反手扣著造型奇特的刀片——

暗刃白雪!

「斬!」

楊浩冷酷的突出字音。

咻!

咻!

十幾道虛影,陡然斬殺出繁雜的刀芒,疊加起來更是密密麻麻,整個通道口全被寒芒堵住。

「不好,這小子使詐!」

田一昌暗叫不妙,這麼多虛影若是給他時間,他肯定能辨別出來,可是——

現在可是生死搏殺的關鍵時刻,哪裡有時間?

田一昌咆哮,周身黑霧翻滾,將身前幾米出死死防禦,同時腳尖在地面一撐,準備後退。

「現在才想著退後,遲了!」

冷厲的聲音,驀然響起。

只見那密密麻麻的刀芒傾瀉,其中有一道閃爍著銀色刀芒的幻影,速度暴漲,宛如風雷般閃爍而來。

轟!

田一昌面前的黑霧潰散,他變色劇變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就感覺咽喉處一涼——

「噗嗤!」

此去經年 銀芒閃爍而過,卻留下一道血光濺射。

「嗬嗬……你,你!」

田一昌死死捂住咽喉,想要說些什麼,可是被割斷的咽喉,卻讓他發出奇怪的聲音。

身後那三名魔修老者,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致。

「你們二人,取他首級過來!」

為首的高瘦老者冷聲說道。

唰!唰!

兩道黑芒衝天而起,朝著楊浩襲殺過來。

這兩人一人是黃階巔峰,另外一人,卻是玄階初級!

有著兩人同時出手,高瘦老者本來應該是很放心的,可是……當他看到楊浩嘴角那抹邪笑后,內心卻有種不妙的感覺。

雙方眼看著就要接觸,他內心的不妙,愈加濃烈,直至——

「咯咯咯,想要動我的人,也不問問我同不同意?」

嬌媚的笑聲突然想起。

這道嬌笑聲充滿了風情和誘惑,出現得卻十分突然,回蕩在酒窖當中!

「還有高手!你們快回來!」

高瘦老者瞪大了眼睛,暴聲怒吼。

可是已經晚了,就算那兩人停住身形準備後撤,也來不及了。

「師姐,留一個給我練練手。」

楊浩頭也不回的說道,腳尖一蹬,整個人如同炮彈般砸向左邊的那個黃階巔峰老者。

人未至,一股奇特的精神波動,卻依舊從噬魂戒中激蕩而出,那名魔修神情微震,剛剛從精神混亂中清醒,就看到一抹寒芒在眼前閃爍。

噗嗤!

利刃割喉,一擊斃命!

這人瞪大了眼珠子,從半空中摔倒下來,趁著生命力還沒流逝乾淨的時候,他微微扭頭,就看到一幕恐怖的情景——

只見他身邊那位玄階老者,雙目獃滯的立在原地,就算面前一截鋒利的羽刃破空而來,他也無動於衷!

「老二,速退!」

高瘦老者厲聲巨嘯,那名玄階初級的老者才微微回神,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前方站立著一位身穿白衣,容顏宛如仙女的翩翩女子,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