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餘墨欽才不情不願的配合他的工作,有一說一,最後,陸向恆也給出了一個比較可行的提議,雖然不能夠根治,但卻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

他認為餘墨欽平時的工作強度太大,需要一定的時間來進行放鬆,最好是能夠出去旅旅遊,這樣對敞開心扉比較有效。

到此為止,他們三人的會面草草收場,餘墨欽沒有和陸向恆再約定下一次進一步檢查的時間就已經帶著溫念念離開。 但他會一直記得,陸向恆在臨走前叫住溫念念有話要說卻又礙於自己在場的模樣,若不是因為他的一個眼神太過於凜厲直就逼退他的話,不然誰也不知道他會和溫念念說些什麼。

在回家的路上,溫念念一副如願以償卻還要作死的表情。

她抱著自己的小包坐在餘墨欽的副駕駛位置上,時不時的還會看一眼專心開車的男人傻笑。

而此時,餘墨欽又怎麼沒注意到自己身邊坐著的她在看著自己笑,見她套路了自己還不知悔改的樣子,心裡頓時就有了小氣。

「以後不準給我找陸向恆。」他正在進行一個轉彎,纖長的手指準確無誤的轉動著方向盤,僅是給了溫念念一個線條分明的側臉便能帶給她自己生氣的訊號。

溫念念眉目一揪,瞧著剛才還好好的怎麼這會又不開心就覺得不明所以「為什麼?我都是為了你才找的他啊。」

難道餘墨欽吃醋了?

不對吧,任家陸醫生也沒怎麼樣啊……

「不知道你是真傻還是假傻,看不出那人對你有意思?」已經被醋罈子給腌過一遍讓餘墨欽的臉上酸酸的擰在了一塊,他就不相信那個陸向恆真就對溫念念這麼的單純,光是一個眼神這種小年輕的心思他絕對拿捏的死死的。

可事實正是如此,在溫念念聽來卻成為了餘墨欽逃避去看醫生的借口,她和陸向恆的相處一向是以禮相待,若說真是他喜歡自己那為什麼自己從未覺得他有半點的接近?

「餘墨欽,對我有意思的人多了去了難道你以後就要把我綁在家裡不讓我出門了嗎?」溫念念輕抬著下頜似是挑釁。

巧的是,這點還確實是被她說中了,倘若外頭樹敵太多,餘墨欽也不是不考慮她提出的這個提議,反正自己有錢養活一個人不成問題。

想什麼說什麼,餘墨欽很是堅決的對著溫念念說道「對,如果你不介意我也可以考慮一下你的這個建議。」

「……無理取鬧!我不管啊,這個陸醫生不錯,大不了我答應你不參與你們的治療也儘可能避免和他的見面,但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要配合,你看可以嗎?」

本來是想著和餘墨欽硬碰硬死磕一頓的,可到底溫念念還是顧忌他的性格選擇了先一步服軟,畢竟自己不和陸向恆見面只是失去了一個交朋友的機會,但要是餘墨欽錯過了一個好醫生那就得不償失了。

餘墨欽無奈的輕吐出一股熱氣,和溫念念他有一樣的想法,那就是他們都明白彼此的性格,既然溫念念肯做讓步而且也都是為了自己,他姑且就陪著她把戲演下去。

也只能如此了,省得以後溫念念又變著法給自己找新醫生,到時候再來個帥的,年輕的,還有錢的豈不是更慘?

「答應你就是了,等我有時間了再去看吧。」

如此一來,二人各退一步算是妥協,餘墨欽也根據今天的一事終於肯邁出了多年不願意踏足的一步。

算是皆大歡喜,溫念念心情也好上了不少,回到家后她也第一時間給一直擔心這件事的余毅榮發了條信息。 從回復的簡短文字中她看得出這位父親對自己有千萬句感謝卻不好意思說出口。

晚上星辰一顆顆掛上了天際,蓋在了好心情的余家上空。

溫念念剛剛把每天的練琴任務完成,這會正悠哉悠哉的在諾大的門廳內行走消食。

現在的年輕人一點也都不喜歡看電視了,即便是電視機開著那也是和余家的一樣就是聽聲音這麼點用處。

但今天卻也是電視里的節目給乏味的生活帶來了一絲的靈感。

電視機內此時正在調放著一台旅遊頻道,裡頭的白雪皚皚瞬間就吸引住了溫念念的視線,她的腳步忽的停頓,整個人都像是來電了似的趴在沙發椅背上滿目期待。

「此前A國就已經被大眾譽為最美雪國,如今親臨現場真是不禁讓人感嘆雪國稱呼的實至名歸……」

節目內,主持人正拿著話筒在挑唆著溫念念的看雪的憧憬,在她正是入迷之時,身旁突然就有一杯剛被外賣送來的奶茶跑出來。

頃刻,溫念念就聽見了拿外賣回來的餘墨欽的怨言「拿去,真不知道為什麼天天鬧著要喝這種沒營養的東西。」

接過了餘墨欽手裡的奶茶,溫念念白了他一眼。

說歸說還不是每一次自己要喝就乖乖拿手機出來點單,這男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你不懂,這是女孩子的快樂源泉。」說完,溫念念又把視線挪動到了電視機的雪景上面,這麼一對比,似乎手中的奶茶那都不香了。

站在邊上的餘墨欽見她看電視看得入神也跟著去看電視機裡面正在播放的節目,只見裡頭白雪覆蓋,整座城市成為了綿白的一團輕雲。

而同樣的,餘墨欽看得出溫念念很嚮往這麼一副美景,在嘉海市常年不下雪,像是溫念念這種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如果不是出去旅遊基本上是見不到這雪景的。

他來了興趣,也看出了溫念念的心之所向「想看雪?」

溫念念直言不諱「對啊,難道你不喜歡下雪嗎,多美啊,嘉海市從來都不下,搞得我一次都沒見到過。」

說來也確實是蠻慚愧的,從小家境雖然比其他人要好上很多,可就是因為家裡的條件太好溫濡生和顧燕總是忙忙碌碌,難得一個周末也僅是遊樂場和周邊的地方走一遭,出國的話還真是屈指可數。

那就更別提看雪了,因為哪怕是出國那也是去趕場參加比賽的。

此刻,餘墨欽從沒有見到過溫念念眼裡對待一份期待的濃烈是那樣的明晰,她由衷表達的嚮往如同自己兒時期盼余毅榮的鼓勵那般純粹。

也許,他應該給她準備一份驚喜的,就像是滿了自己的心愿那樣。

腹黑Boss的狐狸妻 想到這些,餘墨欽已經不知不覺的拿出手機,他點開相冊裡面自己的一張日程表,放大縮小,來來去去看了好些回。

下個月的行程都被會議排滿了,下下個月就也別說自己有多忙了,那時候余瑾銘的學校也放假,他必須得抓他過來余帝實習,顯然沒有時間。

那就…這個月吧,雖然倉促但能去一趟也不容易,免得到時候雪沒了還讓溫念念落了個空。 餘墨欽是一個行動很快的人,他決定的事情向來都是速戰速決的。

於是,在接下來的三個小時,他一個人悶在書房把接下來的工作全部推后,訂機票,選酒店,安排行程,這一系列的舉動也都在這三個小時內完成。

也包括親自幫溫念念和校長請假,他對溫念念的學業還是相當的有信心。

深夜,睡覺前——

屬於夜貓子的溫念念這會正悠閑的敷著面膜刷著微博,腳還因為藍牙音箱傳達出來的節奏而一晃一晃。

許是太過於專註於手機內「某某男星和某某女星的緋聞」讓她沒有注意到自己沉迷顏值無法自拔的男人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

下一秒,她的懷中就突然被一台手機砸了過來。

「做什麼?」溫念念猛地抬起頭用那張敷著面膜的臉去獃獃的望著餘墨欽。

「你自己看看。」

聞言,溫念念拿起來,以前她總覺得餘墨欽的手機里應該能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秘密,這會拿起來一看才發現他的桌面都十分的整潔。

別說是個娛樂軟體了,就連社交軟體都只有必備的那幾個。

可那不是她該專註的重點,重點是餘墨欽給她看個桌面要做什麼。

見著她茫然,餘墨欽給了提示「最後一個圖標點開來看看。」

順著餘墨欽的話溫念念帶著莫名其妙把那軟體打開,就在屏幕內的黑字被自己讀懂后她立即坐正了起來「A國?明天早上五點?」

她發出了訝異的驚嘆,這個不就是電視里播放的雪城嗎?餘墨欽這是要帶自己去?

簡直是難以置信餘墨欽這麼突然的驚喜,她用力的眨了兩下眼睛,試圖去看清楚預定信息上面的日期。

「你要帶我去A國?」

餘墨欽雙手叉在還未換下的西裝褲兜內,比起溫念念的驚詫他要淡定上上百倍,不過溫念念這副模樣他也是早有預料,看著也跟著心情好上了些。

「下午陸向恆不是說要出去散散心?沒人陪只能叫你了。」他死鴨子嘴硬,偏就是不承認自己讀懂了溫念念眼裡的憧憬。

「口是心非。」溫念念霎時覺得自己內心被一股暖意包圍,似乎像是有條溫暖的圍巾裹住了心房,但旋即她剛要洋溢歡喜的面龐還沒能順利的擁有表情就立刻被拉了下來。

她像是觸電了一般的跳起,落地后一手拉下自己還沒到時間的面膜一手就把手機往餘墨欽的懷裡面塞。

嘴裡還自言自語的說著自己要做的事情「不行,我得趕緊收拾行李,不然就來不….啊——」

啰啰嗦嗦的話都還沒能夠說完,餘墨欽就笑著把她手拉了回來,在輕輕一推,她整個人就被重新按回了原本的位置,成為餘墨欽圍成中的璀璨。

「你…」她臉色微紅帶著閃躲。

「什麼都不用準備,跟著我走吃的有穿的也有。」餘墨欽是在笑著的,尤其是見著溫念念臉上的酡紅笑意越發的深刻。

他把她圍困,像極了獵人與鹿,卻不知,他不過是想竭盡所能給她最好的。

漸漸的,二人亂了心,就要相接之際,溫念念才倏然清醒把餘墨欽推開來,因為沒有防備所以這一下她推得很輕鬆。 「不行不行,我是要拍照的,化妝品必須帶,」她艱難又踉蹌的爬起來,就去翻箱倒櫃「還有我的單反,絕對絕對不可以忘記了!」

被推開的餘墨欽無奈的站在原地,看著溫念念忙裡忙外,這竟也不失為一種幸福的存在。

有一句話說得好,百因必有果。

溫念念現在有多興奮,在凌晨四點的機場就有多崩潰。

凌晨四點,在已經算是人滿為患準備開啟行程的機場內,溫念念可以說是「蓬頭垢面,」要氣色沒氣色,要心力沒心力。

除此之外,哈欠連連的她還要承受餘墨欽無情的打擊。

餘墨欽習慣早起了,今天不過也是比平時早起了一個小時對他來說不算什麼難事,他這會站在溫念念的身邊,和她的穿著隨意比起來,一身黑色貂絨風衣的他顯得神采奕奕。

「讓你昨天不早點休息,非要整這麼一大箱子的東西,這下才知道困了?」說話間餘墨欽還不忘去一臉衰的看自己手上提著的超大行李箱,好在這箱子的顏色還算正常,要是換做是一個粉紅色看他會不會給溫念念提!

溫念念單手捂在嘴邊,又是一個哈欠后才說道「怪的了我嗎?哪有人決定出國可以這麼隨便的,我才是受害者好吧?」

不過,她還是得給餘墨欽點個贊,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他一句話的功夫竟然連簽證的事情都能搞定。

「你再說一次我就把你留在嘉海。」餘墨欽居高臨下的勾起溫念念的下巴。

可溫念念也不帶服輸的,她突然就高聲對著餘墨欽重複他不想聽的話「怪你怪你,如果不是你我至於現在這麼困嗎!」

還威脅她?反正現在人都在機場票都在手裡了,大不了她自己去!

就在溫念念此話落罷的時候,從不遠處突然就齊刷刷的打來了好幾道目光,溫念念覺著背後一涼,回頭去看狀況就發現了後頭一群正在辦理值機的大爺大媽正在報以意味深長的笑。

還沒思索到那笑意出於何處,溫念念緊跟著就聽見餘墨欽壞心的聲音「好了寶貝,說話小聲點,別讓人看了笑話。」

「……」

這下溫念念算是明白了為何那群大爺大媽笑得那樣不懷好意了,這不擺明著誤會了嗎!

氣不過的她直接就一腳狠狠的踩在餘墨欽鋥亮的皮靴上「餘墨欽,你給我等著!」

狠話落下,她就打算把行李丟給餘墨欽自己先去安檢,可不料步子才剛剛探出去就又被餘墨欽手到擒來。

「別亂跑,機場人這麼多,你那麼矮丟了只會給我找麻煩。」

「你!」

矮矮矮,你也沒多高好吧!

接下來,他們二人很快一起過了安檢,又順利的在VIP休息室等候,這期間溫念念是一面疲憊一面激動,也不知道是該趁機會好好的補一覺還是應該趁機查查攻略,總之就在這份糾結當中他們等來了登機的消息。

順利登機后,他們經過了十多個小時的飛行終於降落在了A國的機場,一下飛機,溫念念明顯就感覺到了這座雪城氣溫上的不友好。

她這才剛下機就打了個寒戰,要不是餘墨欽見她穿的少有先見之明的給她拿了一件外套放在隨身行李中不然指不定她怎麼冷的。 A國這裡正好是中午的時間,餘墨欽牽著溫念念的手一同走出到達口,經過了補覺的溫念念這會也已經養足了精神。

「墨少,余夫人。」在他們二人剛出來就迎面走來了一位和穆天一樣西裝革履的男人,他的樣貌斯文,也很年輕,同樣的和他們是同一個地方的人。

聽聞「余夫人」這個稱呼,溫念念心中一緊,她還是有些不習慣這麼「端正」的被人叫著所以笑意變得不自然。

總裁霸愛寵嬌妻 餘墨欽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而後對著前來接送的司機遞出溫念念的超大行李箱。

「走吧。」他率先拉著溫念念提步離開,對於除了家人之外的人冷漠早已成為他的習慣,非要笑也是萬萬笑不出的。

三個人來到停在機場外的車邊,這是一台很大的商務座駕,餘墨欽知道溫念念容易暈車特意讓人備好的。

「那墨少,夫人,您二位先上車我放個行李就來。」說著,那司機獨自推著行李箱來到後備箱前。

他正要把手裡的行李抬起來放進去,霎時間時間好像都靜止了……

溫念念的行李實在是太重了以至於連他一個大男人都抬不起來,而剛要踏上車門的溫念念顯然也注意到了後頭的情況。

她的腳步頓在踏板上,耳根子瞬間就紅的不像話,她尷尬的和餘墨欽對視一眼趕忙說道「我,我去幫他一下好了。」

可一個男人都抬不起來的大箱子,溫念念的力氣又怎麼能夠,就在後面二人一起協力還是那樣狼狽時餘墨欽無奈的嘆了口氣走過去幫忙。

在行李箱上餘墨欽的大手拖住一部分的箱子,一個用力輕輕鬆鬆就把箱子放了進去,這下一來司機和溫念念兩個人的手頭立即就輕鬆了,他們面面相彪均是一笑。

「沒想到你還蠻有氣力的。」溫念念回頭對餘墨欽嘿嘿一笑。

哪知餘墨欽墨眸一斜一臉無語「笑笑笑,飯和奶茶我看你都白吃白喝的。」

……

「可我是女生啊,你自己身強力壯的不來拿非要看著我出糗。」不甘心就這麼被數落一頓的溫念念低下頭喃喃自語的抱怨。

而這段話沒能躲過餘墨欽的耳朵,他本來都已經邁步要走了旋即又停步回頭彈了一下溫念念腦門「再不走把你丟這裡,看你去找誰哭。」

二人一同上車,在車內他們由著司機介紹了A國的風土人情,溫念念和他交談甚歡,對什麼都十分的好奇,只有全程都冷淡的餘墨欽只是注意沿途的好風景。

畢竟他先前沒少來這,不然也不會在這裡有專門的司機,顯然溫念念沒注意到這一點。

二十分鐘左右的車程過後,司機把他們送到了預定好的酒店。

一下車溫念念就不由得感嘆餘墨欽的手筆,她望著高立入雲的建築暗想著這回餘墨欽算是有眼光。

辦理好了入住手續,餘墨欽見那司機行李都提不動索性就自己幫著溫念念提上樓去,一進門裡頭的陳設立即就讓溫念念驚呆了。

這哪裡是什麼度假房啊,分明就是一間蜜月用的房間,處處都充斥著甜蜜到讓人綳不住弦的味道,餘墨欽到底定了間什麼東西! 「你的品味還真是獨特,這麼夢幻的房間虧你定的出來……」溫念念咽了咽口水,完全不敢相信餘墨欽會訂這麼一間房。

餘墨欽卻當成是沒事人一樣的輕提起溫念念的行李走進去,一面說道「穆天訂的,有意見找他。」

而事實是什麼樣的只有餘墨欽自己最清楚,當時的酒店分明就是他親自選的,小心思是什麼自然不用多說,穆天就這樣當了一次背鍋俠。

此時,嘉海市,剛結束工作返回家中的穆天在寒天之下打了一個噴嚏。

「怎麼回事?感冒了?」

這邊,溫念念還在納悶著穆天身為餘墨欽的助理怎麼會擅自主張定這種房間時她人已經被餘墨欽甩到了軟柔之上。

四目相對時,她危機感驟然而起,右手下意識的去擋在餘墨欽的心口「又做什麼?」

「良辰美景,不能辜負了穆天的用心良苦。」

呸!說瞎話不打草稿!

「去去去,收拾行李趕緊的!」

一個小時的忙忙碌碌,餘墨欽不知道已經看了多少篇商業文章了溫念念才把行李收拾好。

剛閑下來隨之而來的就是她一聲後知後覺的驚叫「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