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今天的戰鬥,會讓山頂參與戰鬥的天驕名聲更大。

眾人目力很強,然想要清晰的看到幾百丈高的情況還是很吃力。

不過,靈動就看的比蛻凡境界更清晰。

忽然,劇烈波動散開,人們看到從山峰上飛下幾道人影,這幾道人影是隨著波動飛出山頂的。

顯然,這幾個人出局了。

沒多久,有數人沿著山體飄下,只要不是御靈境界就不可能從幾百丈的高空橫空飛下。

這數人的身份也被人們看到了。

這數人,基本都是三宗天才,都是這次帶隊天驕薄東來、隋景、陳若風帶的人。

在北望境也很有名氣,然而此時一個個臉色蒼白,衣服破損,上面還有血跡。

顯而易見,這些人被打出局了,其實也不算出局,因為這些人上山的目的是為了幫助他們的師兄。

現在這個情況,應該就是上面的戰鬥激烈起來,這些人已經幫不到他們的師兄,反而會成為累贅。

過了一會,山上的氣勢越發攝人心魂,山面的戰鬥更加激烈,此時,又有人從山上下來。

這部分人,比剛才下來的人模樣又凄慘幾分,一個個下山後就吐血,然後立刻坐下療傷。

重生名導養成計劃 「除了三派天驕外,其他人都下來了,看來爭奪已經到了最後階段。」

有人發現這次跟著三派天驕的人都從山上下來了,那麼山頂就只有薄東來、隋景、陳若風三人了。

「不對,強靈宗還有一人沒有下來。」

有人說道,隨後眾人找到了強靈宗沒有下來的是誰。

正是強靈宗林峰,那個出場雖被陳若風壓了光芒,可依然能讓人發現他的光彩的強靈宗新進天才。

「此人竟這樣強大,這麼快就能參與到三派一線弟子之中。」

「看來過不了多久,這林峰就會成為北望境風雲人物。」

「這林峰了不得,將來前途遠大,必定成為北望境的巨擎。」

「強靈宗可真是北望境天才的搖籃……」

……

在發現只有林峰一人還在上面后,眾人都感慨議論起來,使得林峰的光芒甚至隱隱有蓋住薄東來、隋景,成為此地只差於陳若風的人。

在這樣的議論里,強靈宗弟子與榮俱榮,作為林峰的親弟弟林成更是驕傲的仰著脖子,頭抬的似比天高。

林成眼中也閃爍著崇拜、熱切的神色。

秋明激動,臉上布滿了崇拜敬仰之情,他內心無比的慶幸自己成為林峰的小舅子。

「若是爹還活著……」

想到這裡秋明就無比敬佩自己父親的眼光,想到他的父親秋宣,秋明敬佩的同時也遺憾,遺憾自己父親沒有看到今天眾人對林峰的吹捧。

一抹陰毒光芒就從眼中消逝,秋明看向莫東,臉上布滿了凶厲。

「幸好父親當年沒有把妹妹許配給這個陰狠毒辣的小子,父親你放心,我一定為您報仇……讓他全家都下地獄為您陪葬。」

秋明不僅要殺了莫東,還要滅掉莫家為他父親陪葬。

……

「胡說,這小子怎麼可能比的上薄東來師兄,全都是一群拍馬屁的傢伙,還不是強靈宗強勢。」

張遠聽的一陣不爽,其他府天門弟子也是這副模樣,然而無論他們怎樣想,也不得不承認林峰這麼久還沒有下來,的確讓過份之處。

莫東臉色平靜,可時而閃爍的眼睛告訴著他的內心其實不平靜。

他的這個宿敵實力很強,他不能小覷。

不過林峰到底不如陳若風,莫東對於林峰的厲害,也只是心中泛起一點波動而已。

「這可就難辦了,本來陳若風很有可能成為御靈強者,這下又有幫手,薄師兄是完全沒希望了。」

「我倒是覺得,本來薄師兄在見到陳若風的時候,心中就有底,以陳若風的實力,他們想要奪走聖兵很難。」

「是啊,薄師兄恐怕也只是抱著一絲的希望,沒有想到那林峰竟然有如此實力,現在可能是一絲希望都沒有了。」

「說不定,薄東來會和隋景聯合起來,或許還有一點機會……」

「……」

人們都知道這場爭奪戰持續不了多久,都在猜測誰可以得到聖兵,都是各抒己見。

不過,幾乎公認的就是陳若風奪走聖兵,至於其他人不過是一絲希望罷了。

而這一絲希望,人們心中也清楚,除非是陳若風自己放棄聖兵。

然而,聖兵在北望境不多見,傳聞北望境中沒有可以鍛造聖兵的鍛造師,想要求聖兵必須去其他地方,而且代價很高。

所以說,有些時候聖兵的價值甚至比寶器還要高一點。

陳若風是北望境第一天驕,實力強大,但聖兵的吸引力絕不低。

「看,他們都拿出了真本事,那是薄師兄的大海無量功……」

張遠忽然神色激動,抬手向山上指去。

莫東眼中有異芒閃爍,只見泊仙山上轟鳴之聲回蕩,陡然間虛空起了波瀾,波瀾起伏越來越大,好似是海中的巨浪。

站在山下,依然可以感受到,巨浪中的滔滔力量。

「這得需要多少靈力才可以發揮的出來。」莫東想道,大海無量功,他在藏經閣略有耳聞。

此功屬於比較高級的功法,若是修鍊成功,修鍊的靈力會非常霸道,而且遠超同境界人的數量。

這大海無量功還附帶靈技,也是很厲害。

「那是一葉知秋、落地生根……是隋景出手了……」

隨著一聲聲驚呼,人們看到巨浪中忽然泛起碧色光芒,這碧色光芒宛如一片葉子,而在泊仙山頂綠意縱生,翠波蕩漾,有一棵參天大樹忽然間衝破了山上的戰鬥波動,成為最耀眼的存在。

就在這個時候,山中乍現一道刺眼的寒光,寒光很像劍揮出的光芒。

明明在幾百丈高,卻讓每個人刺眼,可想而之這一劍的可怕。

「轟隆。」

彷彿天中霹靂,一道黑綠色劍芒從下而上,竟然將那棵參天大樹分為二,連同的還有大海無量。

「這是碧海劍嗎。」

「是林峰的成名劍法,據說林峰有一柄靈兵名為碧海,並還配套一部劍訣為碧海劍譜。」

「他竟然在力敵薄東來和隋景,太讓人震驚了。」

「……」

靈兵、劍譜。

莫東也修鍊劍法,也有一柄靈兵,然而他的靈兵是殘破到只剩下材料的鋒利,他的劍法也不算高明。

「那是什麼……」

忽然他心頭一動,臉色震撼。 第一百一十八章死亡金雪

泊仙山的仙霞早已消散,可此時的泊仙山更像是一座仙山,山上滔滔靈力,光芒璀璨絢麗。

巨浪、參天大樹、劍光交織,鋪開一道盛大的畫卷,烘托的泊仙山耀眼無比。

很難想象,這樣宏大的場面是修士戰鬥產生的。

「靈動境界竟然如此厲害。」

這是蛻凡境界的修士感嘆的話語,可這句話聽到靈動修士耳中,就讓他們有些尷尬。

因為,同為靈動境界的他們,就算拼了命也沒有辦法將靈技催動發揮到這種地步。

普通人和天才、天才和天驕的差距在踏入靈動境界以後,會越來越大。

就是這樣如畫卷的靈技渲染,就在此時出現了變化,一隻龐大妖獸從山頂飛起。

這是什麼妖獸,而且泊仙山怎麼可能有強大妖獸。

馬上情況就給了人們回答。

「三足金烏。」

一道道倒吸涼氣的聲音此起彼伏,這頭妖獸金光燦燦,昂首飛空,如一輪金色烈陽,正是傳說中的神獸三足金烏。

「難道這泊仙山還另有機緣,是神獸金烏流下的古迹嗎。」在認出這頭妖獸是三足金烏的時候,人們臉上就興奮,激動起來。

莫東臉色震撼,雲水城雖偏僻,可神話傳說卻一點不缺。

三足金烏是上古時代的神獸,有許多傳說都說三足金烏就是如今的太陽。

而有一個傳說最被人們認可,神獸三足金烏,上古時代可以與真龍真鳳一較高下的神獸,當年因為作亂犯下天條,被通天強者殺死煉化成現在的太陽。

如果這個傳說是真的話,三足金烏所化的太陽,燃燒照亮了千萬年,甚至更長。

這樣的神獸,一直存在於傳說,所以當一隻和三足金烏很像的妖獸出現的時候,人們才會震撼。

「不,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是陳若風修鍊的功法所致……」

就在許多人因猜測而興奮的時候,有人馬上給大家澆了一盆冷水。

「怎麼可能,就算陳若風再厲害,也不可能凝聚到三足金烏的虛影,那畢竟是神獸。」

「就是,我覺得肯定是上古遺迹出現了。」

「上古遺迹,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北望境近千年來,就沒有找到過新的上古遺迹,這是大事件啊,這可是神獸啊!」

這一次,人們首次反駁和陳若風有關的事情。

一來,上古神獸幾乎是人們心中的神聖圖騰,二來一旦上古遺迹出現,他們都有機會從中得到好處。

而不是現在只能看著陳若風等人爭奪,他們相互瞪著眼睛。

其實,泊仙山也有機遇,可是他們都沒有察覺到和把握住,而這樣的機遇,只有莫東四人還有陳若風等人得到了。

他們可能都想不到,被他們鄙夷的靈氣之中,就藏著一場機遇。

「師兄,你聽過有功法可以弄出上古神獸虛影嗎。」莫東對方天道。

方天搖頭,他的臉色也微微潮紅,顯然也覺得很有可能這裡將有上古遺迹出現。

「真是見識狹窄,沒有見識。」

就在這個時候,那被反駁的人冷笑一聲,惹得眾人都很惱怒。

不過此人是強靈宗的一位弟子,而且修為不凡,所以眾人沒有直接採取行動。

這位強靈宗弟子睥睨了眾人一眼,道:「你們崇拜我們陳師兄,難道不知我陳若風師兄修鍊的什麼功法。」

關於這一點,眾人還真不知道,那些以陳若風為榜樣,視陳若風為偶像的人,都慚愧不已。

「我只聽說,陳若風修鍊的也是上古功法,據說此功也不完整,然而依然可以成仙成神。」

方天說道。

莫東想到了自己所修的聖荒功,此功也是上古功法,而且來頭不小,然而只有上闕,只能修鍊到御靈層次。

他不知道仙和神的境界,而且一直以來神仙也屬於傳說中,不過隨著見識的增長。

莫東知道了神仙其實也只是修鍊道路上的一個境界。

這樣一比較,陳若風修鍊的上古流傳下來的功法,其品階似乎比聖荒功要高。

畢竟對方也是殘缺功法卻可修鍊成仙,而他只能修鍊到御靈境界。

躲愛 和方天一樣,也有人知道陳若風是修鍊上古功法,不過就拿府天門來說,修鍊上古功法的有許多人。

其實上古功法範圍很廣,上古功法是指從上古流傳下來的功法,上古的功法不一定比當代功法高。

而且因為一些特殊原因,上古功法修鍊起來不如當代功法修鍊起來順利。

所以,修鍊上古功法並不是一件很厲害的事情。

最主要的一點原因是,高等級以及震撼當世的上古功法,整個大世界,也是可以數的過來的。

就北望境而言,那個等級的上古功法並沒有,就算有恐怕也埋藏在什麼地方,早就被掩蓋了不知多少年。

強靈宗的這位弟子看到眾人因為他的一句話而展開聯想,感覺很得意,他清楚這種得意是陳若風給他的。

在北望境能靠功法引發眾人思考的恐怕也只有陳若風了,所以強靈宗的弟子越發對陳若風敬佩。

他掃了一眼眾人一眼,說道:「既然你們這麼好奇,我個人也是大度的人,就告訴你們我們陳師兄修鍊的到底是什麼功法吧。」

他咳嗽了一聲,眾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這種萬人矚目的感受,讓他戀戀不捨。

而就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下,強靈宗的弟子,傲然的道出了陳若風修鍊的功法。

「金烏古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