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她會不會搞些妖法迷惑你?把你給騙走了?電視上都這麼演的。”

姜超站起身,走向廚房準備做飯。

許葉雯追了過來。

“喂喂喂,我問你呢,會不會啊?”

姜超:……

眼見姜超還是不理自己,許葉雯抱着手臂嘀咕道:“爺爺給我留了好多東西呢,她敢胡來我就收拾她,哼!”

吃完飯,姜超一看時間差不多了,拿出手機找到了顧從軍。

“幫我拘個魂過來。”

“是。”

公司內,柴房。

姜超坐在長條板凳上,看着眼前的史大龍。

“說吧,是什麼人把你害死的?”

小鑽風的任務中沒有任何信息,姜超想要完成任務,保證公司的口碑,就必須從史大龍身上入手。

史大龍明顯一驚。

“你,你也能看見我?是你讓那個老頭子把我弄過來的?!”

姜超冷漠的看着他。

“回答我的問題。”

史大龍的情緒逐漸緩和了下來。

死都死了,計較那麼多也沒用了。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沒人害我。”

姜超站起身後走了過去。

“你,你要幹什麼!我都死了你還不放過我!”

總裁的蘿莉甜心 史大龍的身體不斷後退,直到撞在牆壁上,他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可以穿牆。

媽的。

跑!

姜超擡手扔出去一張拒靈符,史大龍的半個身子就卡在了牆裏。

“我沒撒謊!真的沒人害我!你別過來!”

姜超掐住的他的脖子,用力一擠,史大龍的舌頭都伸了出來。

一枚銀色的小針從他眉心中緩緩突出。

“控靈針……”姜超喃喃道。

很顯然,三魂七魄中的二魄,是靈慧,施術者用法針紮在這上面,控制了史大龍的心智。

傳達室內的離奇事件得到了解決。

姜超淡淡問道:“說吧,到底是誰殺了你。”

史大龍的腦袋還是一片空白,約莫七八秒後才恢復了清明。

姜超重複了一遍自己的問題。

史大龍嘆了口氣。

“沒人殺我……”

姜超再好的脾氣也磨光了,他拿起腳下的拖鞋。

“還是不說,對麼?”

史大龍感受到了拖鞋上的陽火,頓時就急了。

“真的沒人殺我!我在酒吧瞎搞,嗑多了,上了頭,下不來,回宿舍的路上就死了,是我自己活該。”

說着說着,史大龍哭了起來。

“我好想我媽,我都半年沒看到她了,姜隊長!我知道你是得道高人!你幫幫我吧!讓我再看她一眼。”

姜超盯着手中的控靈針,思緒萬千。

“我求你了姜隊長!我現在只想見我媽一面!你就幫我完成這個心願吧!”

姜超放下針,看向史大龍。

“憑什麼?”

史大龍一愣,組織好語言後說道:“你是得道高人啊!你肯定能幫我的!”

“馬老闆很有錢,是不是也應該給你點?你這屬於道德綁架。”

“你有心願,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爲什麼要幫你?除非……”

史大龍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除非什麼?!你說!只要我辦得到,我肯定答應!”

“除非你能給我想要的好處,我們可以做交換。”

史大龍激動了起來。

“好!我手機裏還有六百塊錢呢!只要你幫我,我全都給你!”

姜超:……

怕是來回車票都不夠。

“你還記得這根針是誰的麼?另外,是誰在你的肩膀上貼了符咒?”

史大龍怎麼說也是個大學生,能考進去就說明智商不低,他的大腦飛速地運轉了起來。

姜隊長一定是嫌錢少了。

“是不是我告訴你,你就能幫我完成心願?!如果是的話,我現在就說!”

姜超轉身離去了。

“符咒三天後就會失效,到時候你自己去土地廟報道吧。”

媽的,我求你似的?

史大龍急了。

“姜隊長!我說!我說!你別走!” 姜超並沒有搭理他,他走到店鋪。

張順爻正一手拿着龜殼,一手掐指算着什麼。

“你在幹什麼?”姜超問道。

現在的姜超生怕張順爻佔算有關自己的事情。

張順爻放下了龜殼。

指着電腦屏幕,正色道:“我失算了,這把蜘蛛紙牌的困難等級是最高的,我看看我能不能贏。”

“工作時間玩遊戲,你在想什麼?”

張順爻笑了。

“哈哈,董事長,現在七點零一分,我正好下班! 西遊鬥戰聖佛很閒 你別想罰我!”

姜超點了點頭。

“那我有沒有說過,霸霸在恢復期間,她的班都是由你來代? 緋聞男神:首席誘妻成癮 她幾點上班?”

張順爻一驚,嚇得臉色蒼白。

“七,七點……董事長!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張順爻直接摁下主機上的開關。

強制關機。

許是年代久遠,這大屁股屏幕的電腦歲數大了,張順爻的關機方式太過強硬。

主機上忽然冒起了一陣白煙……

“砰”的一聲炸響,焦味充斥着整個店鋪。

“損壞公司財物,你說,我該怎麼罰你?”

張順爻都快哭出來了。

“董事長,我再弄個電腦回來!你別扣我工資了好嗎!再扣我就沒錢吃飯了!”

姜超把控靈針扔在了辦公桌上。

“這是誰的東西,給我查。”

眼見這事兒翻過去了,張順爻趕緊觀察了起來。

“控制心神的吧?掌握這門祕技的門派不多,我占上一卦瞧瞧。”

很快,結果就出來了。

“董事長,根據卦象顯示,這門派名字中帶乾,帶巽。”

“所以我能斷定,是個名字中帶有天、風二字的門派。”

“天風派?天風門?天風道?不對呀……咋回事呢……等等我再來一卦。”

張順爻抓耳撓腮了起來。

姜超開口道:“不用算了,風無形,雲無常,是……”

張順爻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黑白無常!媽的!我就知道是他們!他們的膽子也太肥了吧!居然敢把手伸到……”

發現姜超那冰冷的眼神後,張順爻逐漸不說話了。

異想天開系統 “額……董事長,是啥呀?好像有點不對,嘿嘿。”

“黑白無常隸屬地府,不會帶乾的,應該帶坤纔對……”

姜超瞪了他一眼,淡淡道:“天雲宗。”

張順爻又困惑了。

“天雲宗?沒聽說過啊,他和咱們公司無冤無仇,他們的控靈針,怎麼跑到你手上了?”

姜超坐了下來。

“之前,我們制裁了劉少峯之後,劉明智懷恨在心。”

“前兩天有個名叫陳永勝的術士想殺我,經查明,是劉明智請來的。”

“然而,陳永勝是隸屬天雲宗的弟子,我發現他有多項命案在身。”

“達到地府制裁標準,於是就順手將其制裁了,顯然,現在他的師門找上來了。”

張順爻也算是聽明白了。

“這有啥的,我現在就召集人手,殺上天雲宗,教教他們怎麼做人!”

姜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張順爻多機靈,笑着把手機遞了過去。

“嘿嘿,董事長,您指示,您說啥我就幹啥。”

姜超點了點辦公桌。

“陳永勝是陳永勝,他師父是他師父,不能混爲一談。”

“就目前掌握的證據來看,不能證明他師父殺過任何人。”

“你的脾氣也該收一收了,不用天眼,你打得過誰?”

張順爻的臉都紅了。

“是是是,董事長教訓的是,那咱們就不管天雲宗了嗎?”

“萬一他們再跳出來噁心咱們咋整?防不勝防啊。”

姜超點了點頭。

“傳令下去,讓御林軍機動待命,於明日三更做飯,五更出發,殺上天雲宗,滅其滿門,一個不留。”

張順爻嚇得睜大了眼睛。

“爲什麼啊董事長?咱們不是沒有證據嗎?要不你先問問祕書長?”

“也不對啊,就算問了,那也是陳永勝他師父一個人的事兒啊,關天雲宗什麼事?”

姜超站起身走向門外。

“當初天雲宗參與了圍剿老鬼行動,證據確鑿,這件事務必儘快落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