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大手落在大漢的肩膀上,就像是接住了空中飛來的一片葉子,頓時讓其停頓靜止,被許辰穩穩抓在手中。

街道上的一切混亂在這一刻皆是戛然而止。

「滾回去。」

許辰抬手又是一推,大漢頓時跌倒在地上打滾,抬頭露出一臉驚愕的神色盯著許辰。

「怎麼可能?!」中年大漢獃滯的開口,他的實力竟然被對方如此輕易就控制了,許辰難不成是至尊?

那可是頂級勢力的巨頭級人物,這也太驚人了。

「太感謝了!」

後面追擊的女人見狀大喜,朝許辰道了一聲后就看向了大漢,直接靠近喊道:「把東西還給我!」

說話間女人伸手要去抓住中年。

「你給我滾!」

中年翻手一把將女人拍在地上,驚恐的看了許辰一眼后,起身又往後面逃跑。

「冥頑不靈。」

許辰右手一揮,街邊一塊青磚頓時飛起,如被凌空操控一樣,朝著前面的中年當頭鎮壓而下。

砰一聲,中年大漢被砸的暈厥在地,直接失去反抗和逃跑能力。

女人起身間沒看到發生了什麼,只看見中年大漢暈厥,她見還有機會,立刻驚醒起身,再次到了中年身邊:「該死的老賊,還敢搶我東西,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她從中年身上翻騰半晌找回要的東西,然後抬腳提了中年一腳后,這才轉身看向許辰:「多謝你出手相助,我叫沈秋,你叫什麼名字?」

「我是許辰。」許辰回了一句:「這裡沒事,我就先告辭了。」

「等等。」沈秋連忙出聲:「你幫了我這麼大一個忙,怎麼能直接走掉,我還得答謝你。」

她說著。

後面有一群年輕人追來,喊道:「深秋,秋兒,你沒事吧!」

來的是三男一女,很快到了沈秋面前把她圍了起來。

「你是誰啊!」其中有人看向許辰,惡狠狠的開口問道。

沈秋擺手道:「他是幫我抓住老賊的人。」

「哦。」

一個男人看了許辰一眼,然後帶著戒備道:「既然現在沒事了你還不走,愣著幹什麼?!」

「……」

許辰無言以對。

「你幹什麼呢。」沈秋不滿的看了對方一眼,然後朝向許辰道:「許辰你別在意,他叫張陽,脾氣有點壞。」

說著她回頭看向張陽道:「人家幫了我這麼大忙,我當然要報答了,你們身上誰有聖靈石,多拿點出來。」

「哦,報答啊,行,我這裡有三塊聖靈石,你把他打發走吧。」被稱作張陽的人說道。

沈秋臉色不滿起來:「三塊就打發別人走,你當別人是叫花子啊。」

「那個許辰……」深秋有些歉意的看向許辰:「你別在意,張陽這個人就是有點口無遮攔的。」

許辰搖了搖頭,沒再理會他們,轉身離去。

「唉,許辰!」沈秋自覺許辰已經是被他們惹到惱怒了,不由再次出聲喊道。

許辰卻是不再多做理會,直接離去。

「還叫什麼,讓他走吧,只是抓住一個小毛賊的路人,有什麼好在意的。」

張陽拉住沈秋然後道:「快去杜家吧,再不去恐怕就耽誤了杜公子的成人宴了。」

「好吧……」

沈秋回頭看了一眼許辰離去的背影,還是感覺頗為的不妥。

……

一行人離去。

許辰靜靜回到了客棧。

不等多久,一個守在樓下的蘭家隨從跑了上來,對許辰異常諂媚道:「大人,我家老爺說今天在杜家會有一場禮宴,到時候城內有頭有臉的人都會出現,問您要不要過去?」

「這種找我做什麼,回絕吧。」

許辰頭都不抬的說道。

隨從恭敬點頭,然後道:「是這樣,我家老爺說可以把您介紹給眾人認識,好讓眾人幫您找女媧聖像。」

「不需要。」

許辰皺眉道:「這種瑣事不要來麻煩我了。」 一世纏情:吻安,壞老公 將蘭家的隨從打發走,許辰繼續靜修,時而外出觀察業火紅蓮的動態。

在此期間。

一個消息從杜家酒宴上擴散出來,一直抱守秘密的蘭家至尊不經意泄露出驚天秘聞,枷鎖之地中出現了第四個聖子,並且也在孔雀城內。

消息一走漏立刻驚起滿城風雲,人人議論不休。

聖子就是枷鎖之地中至高無上的主宰,一言可定一方興衰,現在有兩尊聖子都在孔雀城內,這預示著什麼?

難不成是兩尊聖子將要大戰?

也或者是兩個聖子乃是盟友,同住一城,讓孔雀城更加興旺?

種種猜測皆有,影響著城內的每一個人。

這種議論隨處可見。

許辰從客棧走出,到了所在客棧的一樓便聽到了滿耳的議論。

「也不知道第四聖子叫什麼名字,是男是女,性情如何。」

「知道又怎樣,聖子那種至高存在豈是我等人物能見到的,只希望這位新的聖子不要對我們孔雀城抱有敵意,從而影響到我們就行。」

許辰的腳步停頓了一下,念頭轉動:「有關我的消息泄露出去了……也好。」

他正想著,旁邊一個女人起身,忽然站起來朝他喊道:「許辰?」

許辰轉身,是前段時間在街上遇到搶劫事件的女人,沈秋,他點了點頭:「是我。」

異能小村長 「終於又遇到你了。」

沈秋大喜,連忙到了許辰身邊道:「我找了你很久,上次的事實在是抱歉,我一直想向你當面致歉的。」

「都是瑣碎小事,不用在意。」許辰擺手道。

「怎麼是小事。」沈秋搖頭道:「你幫了我,我不僅沒能報答你,還冷落了你,這實在說不過去。」

她說著拉著許辰道:「你跟我來,今天正好遇到了,我一定要好好報答你。」

許辰皺了皺眉,見沈秋神色認真,他倒也不好直接抽手拒絕。

「你準備怎麼報答我?」許辰隨著沈秋到了酒樓外面,頗有好奇的看了一眼沈秋,對方的報答他不在乎,不過倒也挺好奇對方能拿出什麼東西來。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你就知道了。」

沈秋朝許辰笑了笑,后拉著許辰一直到了一處湖上涼亭中。

涼亭外面被兵將封鎖,裡面則有一群衣衫華貴的人聚集。

到了這裡,沈秋對許辰笑道:「你應該也聽說最近第四聖子的消息了吧。」

「嗯。」許辰遲疑點頭。

沈秋道:「那消息就是從蘭家傳出來的,我現在帶你去見蘭家的天驕,說不定我們就能從蘭家天驕的口中得到第四聖子更多的消息,甚至有機會見到第四聖子。」

她說著頗為得意的看了許辰一眼道:「怎麼樣,不錯吧,而且這裡聚集的人每一個都不凡,不僅有十大二流勢力的俊傑,還有三大頂級勢力的天驕,哪怕得不到想要的消息,如果你能結識其中任何一個人,也都算是攀上了貴人,未來好平步青雲。」

說完,沈秋似乎頗為滿意的道:「我這個報答還算可以吧,不用太感謝我,等會你就跟在我身邊,我會介紹你的,好了,到了,你先別亂說話。」

許辰聞言搖頭一笑,自己就是最大的貴人,沈秋卻要幫自己介紹貴人,這確實有趣了。

「秋兒來了。」

「沈秋姑娘到了啊,快入座。」

涼亭上一群世家子弟看到沈秋皆是眼睛一亮,招呼沈秋前往。

許辰便也隨著她到了涼亭中。

有人看向許辰,疑惑道:「沈秋姑娘,這位公子是什麼人?怎麼面生的很?」

一群人都是孔雀城的世家子弟,互相都很熟悉,此刻看到一個陌生面孔,自是感到奇怪。

「呦,這不是前幾天遇到的那個愣頭青嗎。」

一個男人出聲,是早已入座的張陽,前幾天時就和沈秋是一起的青年。

「張兄,你認識?」眾人頓時看向張陽。

張陽笑道:「當然認識了,前幾天這個愣頭青有幸幫沈秋姑娘抓了一個小賊,然後愣著不走,想圖沈姑娘的報答,後來我去了才把他打發走。」

眾人一聽皆是恍然露出笑容,這麼說來,許辰也就是一個平凡小人物了。

「什麼叫圖我的報答,張陽你說話太難聽了吧。」沈秋不滿出聲,看向眾人解釋道:「這個人叫許辰,之前張陽有所誤會,許辰當時的停留是我讓他留下的……」

「好了好了。」張陽揮手打斷沈秋的話,然後問道:「今天三大頂級勢力的天驕都會出現,你怎麼把這小子帶來了?!」

「對啊。」

旁邊人也是開口:「沈姑娘,咱們今天的聚會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你帶一個普通人過來這不太合適吧。」

「我們倒也無所謂,不過等會三大頂級勢力的三位天驕到來,一旦聞起來怕是你不好交代啊。」

沈秋更是不滿的看了張陽一眼,但礙於眾人皆是如此開口,她不得不按捺下心裡的不滿開口道:「是這樣的,之前許辰幫了我,我卻一直沒機會報答他,今天就想著把他帶到這裡來當做是我的報答,大家看在我沈家的面子上,通融一下。」

「這樣啊……」

眾人頓了頓,皆是扭頭看了一眼許辰。

其中有人淡淡一笑:「行吧,我倒是沒什麼意見。」

也有人神色狐疑的看了看許辰和沈伈,沒有開口。

張陽盯著許辰,微微皺眉道:「還是不太妥當,想要報答,你隨便換種什麼方式不能報答,非要把他帶到這裡來,沈姑娘,你不會……是看上他了吧?!」

張陽的神色有些冷淡。

眾人聞言皆是微愣,然後似笑非笑的看向張陽。

他們這圈裡的人都知道,張陽是想和沈秋定一份婚親的,說的直白的,張陽心裡傾慕沈秋……

因此張陽對出現在沈秋身邊的男人,比如這個許辰表示出的敵意就有些容易理解了。

他們念頭轉動間,一陣腳步聲傳來。

眾人轉頭,然後皆是起身。

只見三個氣度不凡的年輕人走來,其中一人淡淡開口道:「你們在談什麼,似乎很熱鬧啊。」 涼亭上的人都是急忙起身朝三個來人迎去。

「見過蘭公子,見過陳公子,見過杜公子。」張陽等一群人見禮,神色都是帶著敬意。

「嗯。」

前來的三人到了涼亭中坐下道:「都坐吧,我們三人也是剛碰頭,正好一起聊聊。」

說著,中間那個姓蘭的青年看向許辰道:「這是誰?」

沈秋生怕張陽又多說些什麼,馬上道:「他是我帶來的朋友,想見識一下各位公子的風采,所以我就帶他來了,公子不介意吧。」

「既然是沈姑娘的朋友那就留下吧。」蘭公子點了點頭沒有在多問。

沈秋鬆了一口氣,其他人也是不在意的坐在,目光都是聚集在三個頂級世家的天驕身上。

「快坐下。」

沈秋立刻拉著許辰坐在角落,眉頭帶笑道:「怎麼樣,有我在不會有事的吧,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三位就是咱們孔雀城裡三大頂級勢力的天驕了。」

「嗯……」許辰平靜的點了點頭,見沈秋這般熱情縱是心裡有一些無奈,此刻也不方便說出。

罷了,左近無事,就隨她去吧。

念頭落下,許辰平靜的坐在原地,聽這些人的談論。

「蘭公子,我們可盼了你許久了,聽說第四位聖子就是在蘭家現身的,而且還親自和蘭家的老爺子見了面,這是真的?」

人群中有人開口,顯得迫不及待。

「當然是真的。」

蘭公子傲然笑道:「據說當時我家的老爺子正在密室之中,第四位聖子突然就出現了,無視重重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