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切斷通訊頻道,陳風注視着直升機緩緩落下,看到一男一女兩張陌生又熟悉的面孔向自己奔來,勾起了嘴角。 「我來鎮上是看姨母的,覺得你的衣服真是好看,非常喜歡。」

潘蘭會這麼說,喬寧馨並不意外,因為之前潘蘭就問了她衣服哪裏做的,所以這會兒說喜歡這不是很正常的嗎?

「謝謝你的喜歡,我也很喜歡我的衣服。」喬寧馨說的也是大實話,自己改正的設計的能不喜歡嗎?女為悅己者容。

到底她也是一個粗俗之人,喜歡美的事物。

「我住在市裏,都沒有見過這麼好看款式衣服,像是,像是明星畫裏面走出來的一樣。

你長的也好看,我能和你做個朋友嗎?」

潘蘭忽然提出來,還是讓喬寧馨有些意外的。她沒有想過潘蘭會這麼直接。

原來顏控在任何時代那都是有的呀!

如果對方是個男的自己說不定就會給對方一個白眼,但對方是一個長相很可愛的小姑娘。

「潘蘭同志你好。我叫喬寧馨,我可以和你做朋友。這身衣服是我阿母做的,如果你喜歡也可以找一個裁縫做。」喬寧馨給了小姑娘一個建議。

「我一時半會兒哪裏能找到合心意的裁縫呀?不如這樣,你阿母給你做也是做,不如讓阿姨幫我做吧,我會付阿姨工錢的。」

潘蘭眼睛撲閃撲閃的,這是她攔住喬寧馨的目的,而且別人做能做出一模一樣的嗎?她很懷疑。

「你不是來看姨母嗎?那應該不會留太長時間吧!」

雖然王秀梅做衣服的動作還是挺快的,可喬寧馨不知對方在這裏要停留多久。

所以時間上面肯定是要問清楚的,不然她貿貿然幫王秀梅答應了下來,結果人家馬上要走了,這衣服給誰去?

而且,王秀梅做衣服的縫紉機是用了梅姨的,還要問問梅姨這段時間需不需要用縫紉機。

不然還沒有辦法借人家的。

這麼想來,喬寧馨覺得王秀梅會做衣服,說不定買台縫紉機給王秀梅專門給別人做衣服好像也不錯。

喬寧馨不知道自己無意間的一個想法就給王秀梅找到了生財之路。

「我要在這裏住上一段時間,等過年過完才回去呢!」

「那你都不用讀書的嗎?」喬寧馨見到對方家境也應該不錯,十七八歲年紀正是讀書的時候。

「我身體不好,暫時辦理了休學。等到恢復了再去上學。」

原來如此。喬寧馨點點頭。

「這樣,我今日是沒有空了,但明後天你來找我吧!我帶你去見我阿母,要怎麼樣的款式和我阿母說,不過面料什麼的最好你自己購買好。」

「這沒有問題。謝謝你呀,喬寧馨,認識你我很開心。」潘蘭真誠的說道。

「我也很高興認識你,我給你寫一個地址,明日你就來這個地址找我就成了。」

喬寧馨問附近的店家借了紙筆寫了一個地址之後交到了潘蘭的手中。

隨後就和潘蘭告別。

喬寧馨回到陳家,陳棟見到喬寧馨眼前一亮。

「整天看你穿着工作服,這換了一身打扮差點沒有認出來。」

陳棟摸摸鼻子,差點有些後悔帶人過去了。

「不會給你丟臉吧?」喬寧馨開玩笑的問道。

「不,不,你這樣那是給我長臉,大大的長臉。」

王秀梅這時候從屋子裏出來,也被女兒這一身打扮給驚艷到了。

左看右看的,有些不敢相信這是她做出來的衣服。穿在女兒身上好像是畫報里出來的一樣。

喬寧馨被王秀梅的眼神看的也,沒有什麼不自在,因為在外面她已經感受過了。

「你穿着這一身要去哪裏?」

顯然看到陳棟和喬寧馨出去,王秀梅有些誤會了,以為這兩人這是要單獨去約會,心中既忐忑,又覺得陳棟好像可以託付,但問還是要問清楚的,怕女兒吃虧。

「阿姨放心,我帶寧馨去見一個大主顧談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寧馨這樣出去,我不會讓她吃虧的。」

一聽只是談生意上的事情,王秀梅心中說不出的失落,其實她住在陳家這段時間,真是覺得陳棟還挺合適自己女兒的。

不知不覺,王秀梅已經用丈母娘的心態去看待陳棟了,只是兩人沒有發展的意思,她也不好說什麼。

「那你們早去早回。」王秀梅失望的嘆了口氣,就回去房間了。

陳棟則是帶着喬寧馨七拐八拐的進入一個院子。

院子外面就像是普通的人家,這進門就完全不一樣了,這裏古色古香的風格,老闆在裏面種花草。

「這裏只接待熟人,外面的陌生人都不接待,老闆以前給外賓做菜,現在年紀大了回老家養養花種種草。」

陳棟介紹。

「這你也能找到人?你是不是太厲害了一些?」

喬寧馨覺得陳棟總是會讓她感到意外。

像是老頭這樣的算是隱士高人了,而一般人誰能找到這樣的隱士高人呢?

「少爺,你來看我老頭子啦!」

兩人進門,就聽到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

老人頭髮鬍鬚已經花白,不過聲音洪亮,精神頭十足。

「跟您老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少爺,現在已經不是舊時代,是新社會了。

而且您也不再是我家的家僕了,您都已經給外賓服務過了。」

「那我也是陳家出去的。當年要不是有老太爺,也就沒有今日的我了。

就算我這一身的手藝,那也是陳家的火頭師父傳到我手中的。要不是少爺您不讓我做菜,我是恨不得天天伺候您的。」

老人說起當年,那就滔滔不絕,喬寧馨聽得仔細,彷彿像是在聽故事一樣。

「那都多少年的老黃曆了,咱可不提這個事了。」

陳棟有些尷尬,每次提起當年,老人總是滔滔不絕。

「好,好,不提了,難得少爺帶姑娘回來,少爺的眼光就是不一樣。等您喜酒那日,可得我來操持。」老人笑眯眯的看向了喬寧馨,對喬寧馨似乎也是相當的滿意。

「鄭爺爺,她只是我朋友,這八字還沒有一撇,你這麼說人小姑娘要不好意思了。」陳棟連忙解釋。

「小姑娘,我家少爺可是非常不錯的,性格好,長得好,沒有不良嗜好,這樣的優質男可不多見,你可要把握機會。」

誰知老人根本沒有將陳棟的話放心上,反而對喬寧馨說起了陳棟的好話。

《穿成年代裏的炮灰反派》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新書海閣繁體版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新書海閣繁體版!

喜歡穿成年代裏的炮灰反派請大家收藏:(tw.)穿成年代裏的炮灰反派新書海閣繁體版更新速度最快。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斐哥哥,你看誰來看你了。」

司念說着走過去,給司邵斐掖了掖被角,並且將他從床上扶坐起來,給他在後面墊了一個靠枕。

這樣的溫柔周到。

讓司爵冷冷惱怒的皺眉。

「瘋了!司念,我看你簡直是瘋了!」

「你忘了他當初是如果與你斷絕兄妹關係,如何袒護姓喬的嗎?你現在還供着他,是不是犯賤犯到腦子壞掉了!」

「你管我!」

司念怎麼受得了有人對她這種語氣。

「本小姐愛怎麼樣怎麼樣,司爵,你別忘了我們只是交易合作關係,我要人,你要錢,這是我們說好的,我勸你還是不要管太寬了!」

「你!」

司念一句話,就把司爵氣的說不出話來。

下一刻,他將想要發泄的目光看向司邵斐。

「看什麼看!你個傻子廢物!曾經總是不屑俯視我的你,做夢都沒想到現在會落到我手裏吧!你說,我是讓你生不如死呢還是生不如死呢!」

司爵開口間冷笑連連。

同時一隻手狠狠朝着司邵斐抓了過去,他體內那憤恨暴躁氣息,恨不得下一刻就要將司邵斐弄死。

「嗚嗚,別過來打我~」

司邵斐依舊裝作傻子的樣子,並且求助的看向司念:「嗚~這個壞人~我好怕~」

司邵斐再次利用了司念。

關鍵是他冷笑的看着這個蠢女人還真的攔在了他的前面。

「你幹什麼!司爵!我想我剛剛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他是我的戰利品,你沒權處置!」

「你要是沒什麼事就趕緊走,三日後我再把他給你!」

「呵呵……」

司爵被司念氣的轉過了身,但臨出門一腳他又返了回來。

「姓司的!你知道三天後例行的股東大會會發生什麼嗎?」

「我跟你老婆用你的命作為條件,要她當眾把司氏自願交給我,你猜,三天後,她會作何選擇?」

「是毫不在意的眼睜睜看着你死,還是作為一個傻子跟我用公司來換你的命!我真的好期待啊!」

司爵獰笑說完,也懶得看司邵斐這個傻子的反應就直接離開了。

司念也出去送客。

也就在那剎那,大床上的男人一雙無辜的眸子立即變的狠厲可怖。

敢威脅他家阿顏,是絕對嫌命太長了!

但也有那麼一瞬間,司邵斐心中緊張的直發顫。

他突然也想知道,他家阿顏到底會怎麼選擇。

可憐的救他?

這是司邵斐第一反應從心裏漫出來的妄念,但這又怎麼可能呢?

不過一秒,這個念頭就被男人自己自嘲的否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