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畢,他直接掐斷了視頻連線。

尼古拉斯目瞪口呆,完全沒想到情況會這麼發展,因為在這場辯論的過程中,詹姆一直處於主導地位。

視頻那一頭,詹姆面色憔悴,彷彿瞬間蒼老,他很難想像,蘇韜竟然通過視頻,看出了自己的隱秘,這實在太驚人就了。

他曾經研究過中醫,一個叫做扁鵲的大夫通過眼睛看出君王身患重病,他因此認為那是傳說和神話,人的眼睛除非有透視功能,才能和B超、X光、核磁共振等機器一樣,能看出病人體內的情況。

但現在他的想法開始動搖,蘇韜確實看出自己的秘密。

這個秘密,他一直保藏得很好,甚至連自己的妻子和女兒都不知道。 尼古拉斯有些尷尬地站在原地,因為詹姆剛才的表現很慌亂,太像是一個戰敗的逃兵。

他很想知道詹姆究竟發生了什麼,不過一切都得等到私下才能了解。

「蘇專家,你究竟給詹姆看了什麼,他竟然會罵你是騙子。你需要解釋一下吧?」尼古拉斯沉聲質問道。

蘇韜淡淡一笑,「我給他發送的郵件是什麼,你可以詢問一下詹姆,因為那屬於他的隱私,如果他願意給你看的話,那是你和他的事情,但我絕對不會向第三個人透露。」

尼古拉斯冷冷地盯了蘇韜許久,沉聲道:「如果你真的動用什麼粗鄙的語言,侮辱詹姆,我一定會揭露真相,讓你受到社會輿論的譴責。」

蘇韜有點不屑地說道:「話別說得太滿,雖然他看不起中醫,言語傲慢無禮,但我還不至於與他一樣,用沒素質的語言攻擊他。華夏的中醫博大精深,他自知理虧,無法與我繼續爭辯,倉皇敗退而已。」

下面的觀眾見蘇韜義正言辭,受到他的感染,再次開始鼓掌。

今天蘇韜的演講實在太精彩了,先是晉康上台鬧事,被蘇韜輕而易舉地解決,隨後又是他展現中醫神奇,給多個觀眾解決困擾許久的疾病,最後與西醫名家詹姆激辯半個小時,最終蘇韜用一封郵件逼使詹姆退出辯論。

可以說,今天是一場極為精彩的講座,充滿了跌宕起伏的感覺,又彷彿充滿故事情節的演出,蘇韜從不同的方面展現出自己的實力和中醫的獨特魅力。

蘇韜做了個簡短的總結,陶秋平宣布演講結束,大家意猶未盡。

蘇韜正準備離開會議廳,突然被一個記者攔住。

記者微笑著問道:「蘇先生,我是受到陶院長邀請,採訪今天你在華清醫院舉辦講座的新聞。首先,你的表現讓人驚艷,其次,我和大家都有一個疑問,為什麼美國專家詹姆會直接掐斷視頻連線?你究竟在郵件中寫了什麼?」

「對不起,我不能告訴你,因為這涉及到詹姆的隱私,雖然剛才我們在辯論的過程中是對手,但他接受了我的治療,那就我的病人。請不要為難我,我必須遵守原則。」蘇韜面帶微笑,回答道。

記者都有強烈的好奇心,他當然不死心,繼續追問:「請問你今天與詹姆的這場辯論,是不是代表了一種趨勢,在未來中醫逐步取代西醫?」

蘇韜雖說不經常接受採訪,但還是很有經驗,這記者的問題是個大坑,自己回答得不合適,指不定會讓整個西醫對自己充滿敵視。

蘇韜道:「中醫和西醫的目的都一樣,為了給大家治療疾病而存在,不會有誰取代誰的問題。對不起,我今天只能說到這裡,等下還有點事兒,所以不能跟你交流太多時間。」

蘇韜快步朝前方走了過去,拉住了陶秋平。

記者想要追上蘇韜,但蘇韜很快被人群給圍住,他使勁吃奶的力氣,無法再次靠近蘇韜。

這名記者經常跑醫院這條

(本章未完,請翻頁)

福利色色漫畫,各種言情!你懂的!(記得自備紙巾)長按複製xlmanhua搜索公眾號!

正在閱讀章節:妙醫鴻途_第0883章這是舉手之勞

瀏覽閱讀地址: 陶秋平安排車輛送蘇韜離開華清醫院。

下車之後,蘇韜給閆鵬撥通電話,他分析,華清醫院的那個關於托斯卡集團的醫療器材投標書,肯定是閆鵬遞交到華清醫院的,因為弗萊才來華夏沒多久,還沒有那個本事。

閆鵬接到蘇韜的電話之後,笑道:「蘇大師,有何吩咐?」

「你之前是不是給華清醫院投遞了一份醫療器材競標書?」蘇韜笑問。

「是啊,華清醫院在燕京屬於一線水準的醫院,雖然不如天和醫院那麼有名,但院長陶秋平很有水平,聘請了許多頂級醫生,在首都的人氣越來越高。如果搞定了華清醫院,那麼托斯卡集團就正式邁出進入華夏市場的第一步。」閆鵬皺了皺眉,有些犯嘀咕。

他分析,這件事肯定是弗萊透露給蘇韜的,心裡有些不悅,雖說蘇韜也是托斯卡集團的董事,但他不應該參與到這些實際的操作和運營。

自己幫助托斯卡集團,參與投標華清醫院的事情,屬於商業機密,當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蘇韜是個聰明人,雖說閆鵬的語氣看似正常,但從他的語速跟以往不一樣,就可以瞧出他心裡在想什麼,「我今天去華清醫院參加一個講座,會議結束之後,跟陶秋平交流溝通的時候,恰好說明我的身份,是托斯卡集團的董事之一,然後他就主動將標書拿給我看。他們與美國費瑞公司的關係很好,現在有意向跟托斯卡合作,還需要你們積極主動,再加一把力才行啊。」

閆鵬微微一怔,意識到自己誤解了蘇韜,原本以為是弗萊將消息透露給蘇韜,沒想到竟然是陶秋平主動告訴蘇韜,而且蘇韜說得很委婉,但他能聽得懂,蘇韜算是間接給這次競標活動進行了助攻。

閆鵬心中瞬間頗為慚愧,笑道:「那可是一件大好事啊!華清醫院很難公關,我們的營銷人員花費了很多天,跑了許多關係,但到了院長那裡,還是被卡住。原本我也不太抱有希望,沒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事情竟然就被你解決了。」

蘇韜微微一笑,謙虛道:「我可不敢承擔這份功勞,只是正好遇見了,與陶院長聊了幾句而已。至於陶院長選擇托斯卡,一方面是你們公關到位,另一方面也是托斯卡的產品過關。」

閆鵬暗嘆蘇韜還真是客氣,這反而讓自己更不好意思。他咳嗽一聲,笑道:「我已經安排人和三味製藥聯繫好,雖然合同還沒有正式簽訂,但準備活動可以先開展起來,預計下周開始,將會陸續有訂單。第一批貨既然由你們墊付資金,所有的利潤全部給你們。」

「那怎麼好意思?」蘇韜對閆鵬的慷慨很意外。

閆鵬擺了擺手,也不隱瞞,哈哈大笑:「我已經安排人做過市場調查,三味製藥的產品的確很過硬。說得直白一點,我怕以後代理權會交給別人,這樣就少了一個賺大錢的門路。」

蘇韜沒想到閆鵬這麼看好三味製藥的中成藥,笑道:「在此我也給你承諾,無論合同的細節怎麼改變,我們絕對不會調整合作方。另外,第一批葯的利潤按照七三分成,你七我三,能夠有這麼多訂單,完全依靠的是你們的渠道。至於以後的利潤分配模式,我們半年商議一次,如何?」

閆鵬沒想到蘇韜態度如此堅決,道:「蘇專家,你這麼慷慨,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蘇韜擺了擺手,淡淡笑道:「說實話,我不在乎中成藥創造多少財富。我有一技傍身,即使這輩子沒有其他收入來源,也足以養活自己。中成藥能否普及,能否走出國門,有更高的價值和意義。」

閆鵬唏噓道:「蘇專家是一個有社會責任感的人。」

蘇韜自嘲笑道:「你難道不會覺得我這個人很虛偽?」

「當然不會,你說的是實話!不過,我就是一個地道的市儈商人,喜歡斤斤計較。」閆鵬搖頭苦笑,自嘲道。

「如果沒有商人,如何有世界的繁榮。如果商人不斤斤計較,如何會激發大家創造財富的動力?」蘇韜微笑道,「商人重利,在我看來,不是缺點,反而是一種優點。」

閆鵬發現跟蘇韜對話,還真不能將他當成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他的思想與行事成熟穩重,讓人感覺佩服。閆鵬笑道:「蘇專家,你這麼說,我還真不好跟你討價還價。合同就按照你們現在的要求,不修改了。不過,半年之內要調整一次合同的內容。」

按照現在夏禹和閆鵬商討的合同,三味製藥有定價的權力,利潤可以給閆鵬百分之五十五。不過,閆鵬覺得百分之五十五太少,要求增加到百分之六十五。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三味製藥現在還沒有能打開全國市場,所以渠道至關重要,閆鵬跟自己要百分之六十五的利潤,也是有底氣的。因為閆鵬的醫藥營銷團隊的確很強勢,比起康博製藥的甄偉顯然更高一個層次。

不過,閆鵬現在想明白了,按照三味製藥產品的競爭力,半年之後就能在全國範圍受到認可,到時候如果更換代理,或者自己苦苦建立營銷渠道,不是白白為人做嫁衣。

閆鵬思前想後,綜合考慮之下,選擇對三味製藥進行讓步。

摘仙令 成功的商人都有遠見,他已經從種種蛛絲馬跡看出蘇韜這個人值得投資。

最高明的投資不是投資產品也不是投資企業,而是投資一個人。

蘇韜很年輕,如今就是國醫大師,再過個幾十年,擁有和岳遵一樣的人脈資源在情理之中,他不依靠任何外力,只需要藉助國醫專家這個平台,就能獨自打開一片天地。

從蘇韜搞定陶秋平這件事情上,就能看出他的水平。

陶秋平是學術派院長,在業內是除名的難搞定,當初康博製藥的醫療器材佔據全國市場百分之六十以上的份額時,陶秋平也沒有讓康博製藥的東西進入醫院,而是挑選了費瑞集團的產品,因為他對費瑞集團的產品質量很信任,雖然價格更高,但他情願購買全球最好的產品。

陶秋平能看蘇韜的面子,讓托斯卡集團的產品進入華清醫院,這就足以證明蘇韜的處人與事也相當到位。

閆鵬暗嘆了一口氣,突然發現與蘇韜相識,說不定是自己的機遇。 優等丈夫 閆鵬在國內已經是最大的醫藥商人,但在國際上卻是無人知曉,但他心中也藏著一個野心,能否走出國門,到國際上也能闖出一番名堂?

或許,藉助三味製藥的產品,有這個機會。

因為三味製藥未來的目標很堅定,那就是劍指國際,準備全面進入全球醫藥領域。

閆鵬想到此處,忍不住也有些熱血沸騰了。

與蘇韜又聊幾句,閆鵬掛斷電話之後,給弗萊趕緊撥通電話。

弗萊來到華夏已經有一段時間,他發現華夏市場跟其他國家不一樣,醫藥行業有自己的規矩,作為一個陌生人,並不是你拿著足夠多的錢,擁有很好的產品,就能很好的融入。你想要進入這行,必須要有敲門磚及領路人,不然就會造成水土不服。

因此弗萊聯繫到閆鵬之後,他已經確定這是卡斯托集團打開華夏市場的那把鑰匙。

「閆總,請問有什麼事情吩咐?」弗萊抽著雪茄,語氣輕鬆地問道。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在蘇專家的幫助之下,我們給華清醫院投遞的那份標書已經受到院方的認可,他們準備引入托斯卡集團的幾款醫療器械。」閆鵬微笑道。

「真的嗎?那實在太好了。」弗萊盡量控制自己的情緒,但捏著雪茄的手指還是忍不住在顫抖。

他太興奮了!

弗萊這個華西地區總裁,看上去名聲響亮,但是有苦自知。他如果成功開疆闢土,那就是托斯卡集團的功臣,未來前途不可限量,但集團給他的時間也是有限的,如果在短時間內,他交不出一份合格的答卷,面臨著被撤職的結局。

閆鵬暗忖弗萊跟自己的心情果然一樣,語氣變得很嚴肅地說道:「中標只是第一步而已,你們必須要在產品質量上嚴格把關,如果得到華清醫院的認可,以後訂單就會源源不斷。」

這只是萬里長征走出的第一步,當然,也是最關鍵的一步。

閆鵬沒法給弗萊更多的保證,但他將信心傳遞給了弗萊。

弗萊點頭承諾道:「這點請放心!托斯卡集團之所以能在國際醫藥領域站穩腳跟,源於我們的產品治療過硬,而且我們提供的售後服務到位,前期不僅會安排專業團隊對醫生進行培訓,後期有任何問題,絕對會第一時間進行維護。」

閆鵬對托斯卡集團的專業性還是有所了解,笑道:「對了,聽說喬安娜女士最近會來到華夏?屆時一定要提前通知我,我會親自設宴招待。」

「謝謝閆總的邀請,我會提醒喬安娜女士。」弗萊禮貌地微笑道。

經歷過七山嶺疫情之後,喬安娜已經獲得董事們的支持和認可。

托斯卡集團依靠醫療器械奠定基礎,但最近這幾年投資領域太多,導致盤子太大,很多附屬產業出現大規模的虧損,原有的醫療器械卻慢慢失去競爭力呈現出止步不前的狀態,所以喬安娜現在對華夏的市場非常感興趣,投入大量的精力,認為這將是改變托斯卡集團困境的唯一機會。

(本章完) 奧迪車停在華清醫院辦公樓門口的停車位上,從後排位置上走下一個穿著銀色西服的外國人,他身材高大,在一米八八左右,年齡約莫三十五六,五官立體,如同刀刻而成,踩著黑色的皮鞋,金色的頭髮打著啫喱,顯得極為精神。

華清醫院院長陶秋平主動上前與他握手,笑道:「尼古拉斯先生,歡迎您的到來。」

尼古拉斯是美國費瑞公司的亞洲地區副總裁,與陶秋平的私人關係不錯。這幾天尼古拉斯在燕京參加幾個醫學論壇,得知尼古拉斯在燕京的消息,陶秋平就邀請他來醫院考察。

很巧合的是,尼古拉斯到訪的這一天,恰好與蘇韜來學院開設講座的時間重合。

陶秋平成熟老練,在安排時間上進行了合理調度,他先將尼古拉斯接到醫院,然後再邀請尼古拉斯參加講座,這就可以起到一舉兩得的效果。

尼古拉斯用頗為純正的漢語,笑道:「陶院長,您客氣了。每次來到華夏,都是您親自接待我。」

陶秋平擺了擺手道:「你能接受我的邀請,是我的榮幸。今天我們院里會有一個講座,如果你有時間的話,可以抽空看一看。」

尼古拉斯微微一怔,挑眉好奇道:「哦?什麼講座?」

陶秋平連忙解釋道:「是一個有關中醫的講座,授課人是中央保健委員會的專家,傳統來說就是國醫大師。而且,這個人非常年輕,只不過二十歲出頭。」

尼古拉斯果然產生興趣,笑道:「那就先謝謝陶院長,給我一個機會,目睹這位年輕的國醫大師了。」

尼古拉斯這次來到華夏,是為了費瑞公司旗下新型醫療器械全面進入華夏市場做準備,陶秋平所負責的這家醫院在燕京屬於一流水平,雖然不像天和醫院那樣熱門,但也屬於標誌性的學院。

做市場公關,選擇這種類型的醫院比較合適,因為天和醫院太過強勢,與他們洽談合作,會受到種種限制,相反,從陶秋平入手,不僅可以簡單解決問題,而且還能起到示範性作用,等有了一兩家示範性醫院之後,就可以往全國推廣,這是以點帶面的營銷策略。

尼古拉斯現在嗅到華夏市場龐大的商機,康博製藥倒閉之後,諾伊集團已經退出華夏市場,其他的醫藥集團都在聞風而動。

費瑞集團雖然之前沒有康博製藥市場佔有率高,但處於第二名,現在當然要抓緊時間佔領市場。

更關鍵的是,尼古拉斯聽到一些不利於自己公司的消息,義大利托斯卡集團蠢蠢欲動,正在各處招兵買馬,甚至還和著名的藥商閆鵬達成合作關係。

尼古拉斯跟著陶秋平往裡面走,突然站在一個海報前,佇立良久之後,笑問:「是這位叫做蘇韜的先生進行講座嗎?」

陶秋平笑著點頭道:「沒錯,正是他!莫非您認識?」

尼古拉斯搖了搖頭,道:「不,我只是驚訝他的確很年輕。請原諒我說話比較直接。華夏的中醫總給人一種很落後的感覺,而且這麼多年來,經常會出現一些打著中醫名號,招搖撞騙的人。所以我對中醫沒有什麼好印象,希望他能夠給我帶來不一樣的感覺。」

陶秋平沒想到尼古拉斯會如此評價中醫,雖然他說的是實情,但內心還是有些不快,但想到尼古拉斯是個外國人,可能跟他的文化有關,雖然漢語說得很溜,還會用成語,但不太懂的華夏言語的奧妙,有些話你說得不能這麼直白,會讓話題很尷尬。

陶秋平的眼界很高,他知道蘇韜並不是一般的中醫,能通過層層審核,被評為國醫大師的人,怎麼可能是江湖騙子呢?

陶秋平內心深處也是憋了一股氣,這些老外太眼高於頂,沒有將華夏傳統國粹之一中醫放在眼裡。

仔細想想,如果中醫真的普及,那還要這些勞什子醫學器材做什麼,一台精密的檢查儀器動輒就要數十萬,中醫根本不用儀器就能斷診,省了多少錢和事?

尼古拉斯看上去說話很直接,但能坐到他這個位置,豈是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

為什麼很多人都喜歡看美劇,不僅是因為故事情節驚心動魄,還因為裡面不少人物的性格經常會反轉。華夏的電視劇人物,一般從出場開始,好人就是好人,但美劇出場的角色,每一集的身份角色都在好壞之間交錯。

尼古拉斯掩飾本性的能力非同一般。

尼古拉斯對蘇韜並不陌生,因為他對托斯卡集團進入華夏市場開展詳細調查,其中一個關鍵人物,就是這名叫做蘇韜的年輕中醫。尼古拉斯沒想到會在今天這種場合見到蘇韜,這讓他覺得有些好奇,但同時也充滿警惕,因為蘇韜是托斯卡集團的董事,儘管只是個小董事,但也是費瑞集團的潛在對手。

陶秋平自然不知道尼古拉斯的內心算盤,將尼古拉斯帶到休息室,讓行政人員給他送上來一杯咖啡,然後與尼古拉斯交流幾句,接到前面的電話,笑著起身,道:「蘇專家過來,還請你在這邊稍做休息,我去接他過來。」

「沒事兒,您先忙您的。」尼古拉斯爽朗地笑道,然後慢條斯理地喝起咖啡,目光在四周亂掃,同時開始琢磨,等下見了蘇韜,應該如何相處。

蘇韜下車之後,就看到陶秋平直接走過來,先與他握了握手,然後越過幾道玻璃門,來到休息室,見裡面有一個金髮老外坐著,他不動聲色,等待陶秋平介紹。

「這位是費瑞集團亞洲副總裁尼古拉斯先生。」陶秋平熱情地與蘇韜介紹道。

蘇韜臉上帶著笑意,內心卻有些納悶,看來陶秋平在處理這件事情上有點想當然,他恐怕並不知道自己和費瑞集團屬於兩條線上的人,現在將他們湊在一塊,沒矛盾那就見鬼了。

當然,蘇韜沒有表現出來,與尼古拉斯握了握手,主動道:「你好!」

尼古拉斯感覺蘇韜的手掌有力,迅速地縮回手,笑道:「蘇專家,聽說你等下要舉辦講座,我很榮幸能有這個機會,跟你了解一下傳統的華夏醫術。」

陶秋平臉上帶笑,心中在嘀咕,這老外也不是那麼頭腦簡單,知道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他心中納悶,尼古拉斯對蘇韜有些敵意,卻想不明白敵意從何而來。

蘇韜謙虛地笑道:「等下會有很多互動環節,所以不僅是我在分享自己的一些從醫經驗,也希望能大家一起討論、進步。」

尼古拉斯笑著說道:「要不,我加入個流程,我認識不少美國著名的醫學博士,來跟你做個電話連線,怎麼樣?」

陶秋平笑著說道:「這樣會不會很麻煩?」原本的講座流程已經制定好,如果加入連線的環節,會讓講座變得複雜。

「沒事,既然尼古拉斯這麼熱情,想增加講座的效果,當然可以和美國的專家進行電話連線。不過,可能你要找一名不錯的翻譯,因為我不懂外語。」蘇韜表現得很大度,他當然明白尼古拉斯的用意。

這傢伙一方面是故意想秀一下自己在醫學界的人脈資源,另一方面也想設置個障礙,甚至想搞臭自己的名聲。

尼古拉斯表現如常,他只是試探性地提了一句而已,沒想到蘇韜竟然敢真的答應,笑道:「那我現在就和詹姆聯繫,他是美國最厲害的全科醫生,精通各種各樣的疑難雜症,曾經為白宮總統一家提供醫療保健服務。」

「你能夠聯繫上詹姆醫生嗎?」陶秋平很激動地說道,他是西醫出身,對於詹姆的了解,當然要比對蘇韜更加熟悉。

尼古拉斯聳了聳肩道:「我昨晚還和他一起享用了一頓美餐。不過,我得跟他聯繫一下,畢竟有時差的原因,也不知道他現在休息了沒有。」

現在時間是早上九點左右,紐約和燕京的時差是十二個小時,也就是說差不多是在晚上八九點左右。尼古拉斯估計這個時間點詹姆是能抽出一點時間的。

詹姆因為能力突出,所以在許多醫學兼任職務,

他也是費瑞集團的醫學顧問,負責對尖端產品提供諮詢服務。其實,公司也就是讓他掛個名而已,但每年會支付他五六百萬美金的薪水。這個美差是尼古拉斯當初推薦了詹姆,因此尼古拉斯有信心,如果自己請詹姆幫忙,應該沒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