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詹姆斯目光看向紅狼,輕聲言道:「紅狼,這個病毒,你有辦法清理掉嗎?」

「狼頭,現在,這個病毒已經潛伏在陸家整個金融系統太長時間,徹底滲透了整個系統,而且做好了高度網路偽裝,而陸家金融數據又實在龐大,想要清除這個病毒,恐怕有些難度。」

紅狼解釋道。

「最快,多久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詹姆斯直接問道。

紅狼俊眉微蹙,沉思片刻。

「一天,我需要梳理整個陸家的金融系統,所以,最短需要一天的時間。」

紅狼言道。

「Good,我給你一天的時間。」

詹姆斯冷聲言道。

「紅狼女士,我現在就把陸家技術部門全部技術員給你指揮,陸家,就拜託你了。」

陸天魁說道,語氣中帶著几絲請求的意思。

詹姆斯起身,手中雪茄,已經燃燒過半,走到窗戶前,俯視著陸氏集團外,圍滿的洋城群眾,眼神中掠過一絲殺氣。

「夏國人,真是螻蟻一眼卑賤,秦穆然這個夏國人,居然敢反擊,通知黑狼他們,動手。」

詹姆斯冷聲言道。

「Boss,那下面圍滿的群眾,該怎麼處理?」

陸天魁問道。

「就地驅散,如果遇到帶頭挑事兒的,Mr陸,我想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

詹姆斯冷聲說道。

……

此刻,在秦氏集團公司內,秦穆然打個哈欠,悠然走進了辦公大廳。

此刻,石大壯陪李家人已經在等候多時。

「穆然,果然如你所料,陸家今天一大早,就被洋城成千上萬的百姓包圍了,他們現在一定是焦頭爛額了,哈哈……」

李洪天笑道。

秦穆然淡然坐下,紅光滿面,神采奕奕。

「哈哈……這麼熱鬧嗎?」

「看來,我得親自去給陸家捧捧一下場子,大壯,備車,跟我去陸家看看。」

秦穆然淡然笑道,連自己都沒想到,自己隨便兩個決定,居然就能在洋城翻起這麼大的風浪。 “佛說人生苦厄,七苦爲首: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貫穿人生一世。”

“我的魔音七苦說直白一些,便是我從我這一生中感悟到的,而它本身只是一種意境,我並不能具體告訴你有關於什麼。”

“而你需要做的就是像剛纔一樣,當我發出魔音七苦時從中感悟它,然後掌控它。”

“當然,它的威力是不用質疑的,想必你已經感受到。其中蘊含了人生七苦,你若是有本事感悟到高深境界,便可通過自己的思想來掌控他人的七情六慾。”

胡籽聲音頓了頓,幽幽的嘆道:“趙小川,你聽懂了麼?”

趙小川沉思片刻,道:“大概可以聽懂,這應該是類似與一種人與人之間腦波的碰撞,對麼?當我在施展魔音七苦時,自己的腦波會影響別人,從而改變別人的腦波,最後像我一樣眼前產生幻境。”

牧童轉頭看向滿臉驚訝的胡籽,問道:“趙小川說的正確麼?”

胡籽回過神來,點頭道:“大概確實如同他所說的,但是有一點需要注意。”

“什麼?”趙小川問道。

胡籽凝重道:“你在我的意境中感悟的同時,其實也相當於你精神力的提升,而當你精神力提升後,你自身的鬼氣也將會掌握的更多!這一點想必你以前應該有過體會,不過當你還沒掌握其中一種境界是,千萬不要嘗試下一種境界,否則輕則你將會神經錯亂,變成瘋子;重則將會魂飛魄散。

“這麼恐怖?”趙小川驚訝道。

胡籽凝重地點點頭。

趙小川長嘆一口氣,道:“那算了,我還是不要和你學了,想必我學會了牧童的本領倒也可以強大不少。”

“額!”胡籽有些傻眼,沒想到趙小川竟然這麼快放棄,連忙道:“其實我也有些言過其實了,你在修煉的時候,我都會在你的身邊看着你,所以我們只要小心……”

“牧童,你有啥厲害的絕技麼?”趙小川完全無視了胡籽。

“喂,小子,我再和你說話,你聽到沒有?”胡籽怒道。

牧童看着眼前的兩個活寶,嘆息道:“趙小川,雖然我也可以交給你絕技,但是在當前這種局勢來看,還是胡籽教你比較合適。”

“爲什麼?”趙小川反問道,他雖然對胡籽的那套魔音七苦很感興趣,但聽着都挺嚇人的。

“因爲…..哎~”牧童話說了一半,嘆息一聲,右手向前一甩。

嗡嗡嗡~

隨着他衣袖的甩出,上百隻手出現在空中。

只見那些手在空中來回移動着,一縷縷金光隨着它們的擺動在空中構成一個個奇異的字符,發出耀眼的光芒。

趙小川看着眼前恢弘的景象,心神不由被這些字符所攝,呆立在原地。

直至牧童的那聲嘆息聲消失,他才醒轉過來。

“看到了吧?我能傳授給你的就是這些上古的符文!”牧童說道:“每一個符文,你至少要花一年時間纔可以掌握,但是這對於現在的你來說實在是太慢了。”

“一年學會一個字?”趙小川驚訝道:“有這麼誇張麼?”

胡籽嗤笑道:“這些符文都是道家精華所在,想要掌控每一個字符都要耗費巨大的精神力將它們鐫刻在你的靈魂上,你當真以爲那麼容易?”

趙小川不服氣,怒道:“難道你的那套魔音七苦就容易麼?聽着比這些符文還要複雜,肯定非得時間更長。”

“哼,那得因人而異!如果你有機緣,哪怕是一秒鐘也可以掌握其中的一個境界!”胡籽說到這裏,輕笑一聲,道:“知道爲什麼牧童說你現在適合修煉我的魔音七苦麼?”

“我怎麼知道?”趙小川心中也有些好奇。

“很簡單,因爲現在的你已經和符合人生七苦中的後三點!”胡籽笑道。

“後三點?”趙小川好奇道。

然而胡籽卻好像是要報復趙小川一樣,任由趙小川用期望的眼神看着他就是不說話。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趙小川老大不爽,但卻無可奈何。

就在這時,牧童又開口了:“趙小川,你想要保護自己的身邊的人,但卻有保護不了,是爲求不得。”

“你殺死了自己的兄弟劉子豪和心愛的女人李若曦,雙方分別,視爲愛別離。而你原本本性善良,不過現在卻爲了報復蘇雨晴,心態剛好符合怨憎會。”

“而且你本身現在精神力即將步入生死境,當你真正的參悟生死後,又會感悟生死,這樣下來,你就只剩下了老、病,這兩種境界需要感悟。”

“因此我才說你最合適和胡籽學習,因爲如果你認真學習,以你的天賦而言,實力一定會在短時間內突飛猛進的。”

伏天帝 趙小川聽到牧童的分析,臉上的表情慢慢變得痛苦起來,眼神也漸漸變得如同寒潭一般死寂。

“你是說我如果我現在如果想要變得強大,就是因爲曾經那些痛苦的經歷麼?”趙小川聲音空洞,彷彿不像是人類發出的。

牧童和胡籽對視一眼,彼此看到了眼中的擔心,尤其是牧童,他清楚自己剛纔說的話很有可能已經傷害到了趙小川的心靈,但是…….

“沒錯,趙小川,你現在只有依靠曾經,纔可以讓你未來變得強大!如果你不想再次嘗試過去的痛苦,那麼只能現在努力,努力讓未來的你變得強大。強大到可以保護你想要保護的一切。”

趙小川身體一顫,擡頭看着胡籽,顫聲道:“我可以麼?”

胡籽凝重的點點頭,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趙小川哭泣。

…….

“小川,小川,你醒醒!你醒醒啊!”

一陣銀鈴般的聲音響起,趙小川緩緩地睜開眼睛。

“唔,已經天亮麼了?”趙小川伸了個懶腰,看向來人,道:“大寶,你來做什麼?”

一晚上,趙小川夢中和胡籽、牧童兩者商量完有關怎麼樣變強大的事情後,又和兩者商討了一下當前的局勢。

兩者不愧都是活了很久的輪迴者,對大局觀的掌控遠超自己,給了自己許多建議,讓自己頓時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但也讓他忘了時間。

“我來做什麼?”郝大寶無語地看着趙小川,道:“你都已經睡了三天三夜了,我自然是來看看你死了沒有!”

“什麼?三天三夜?”趙小川大吃一驚,道:“怎麼會這麼長時間? 男神總裁太霸道 恩?對了,我爸媽怎麼樣了?”

趙小川被自己在夢中停留的時間嚇了一跳,不過很快又想到很重要的事情。

郝大寶聽到趙小川這麼說,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神情,問了一個很不想幹的問題。

“小川,我問你一個問題,你是不是真的想要和蘇雨晴結婚啊?” 上午十點鐘,洋城上空,烏雲密布,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韻味。

在通往陸家公司的大路上,一輛路特斯跑車,急速駛過,揚起一股灰塵。

車內,秦穆然悠然坐在副駕駛位置上,閉目養神,神情愜意。

「老大,老班長帶領洋城退役老兵,也主動去聲援洋城群眾,這次的事情,可是鬧大了。」

石大壯說道。

「哦?是嗎?剛好,看來是該給陸家算總賬了!」

秦穆然笑道。

就在這個時候,秦穆然手機響了起來,是西方霍爾頓打來的電話。

秦穆然看了眼手機,眉頭一皺,霍爾頓這個時候打電話來,肯定是自己交給他的事情,有了重要發現。

接通電話,手機中響起霍爾頓的聲音。

「這幾天,我利用冥王殿的勢力,已經查清楚了陸家的所有底細。」

霍爾頓在電話中說道。

秦穆然曾經一直感覺,陸家幕後有人操控,卻並沒有證據,即便是夏國軍方情報處,能查到陸家的底細,也只是表象而已,無奈,他只能動用了西方冥王殿的勢力。

「怎麼樣?陸家幕後的黑手,到底是誰?」

秦穆然問道。

「是西方地下世家,四大雇傭兵組織之一的死神公司。」

霍爾頓回道。

雖然這一切,都早已在秦穆然猜測當中,可當這個消息被證實的時候,秦穆然還是不禁有些意外。

「洋城陸家,和西方地下世界的死神公司有來往,有證據嗎?」

秦穆然問道。

「鐵證如山,十幾年前,陸天魁來到西方打拚,無意間加入了死神公司,死神公司則扶持陸天魁重回夏國,並一手將陸家扶植成洋城第一世家。」

詹姆斯說道。

秦穆然眉頭微皺,有些意外,他想不通,作為西方地下世界的雇傭兵組織,死神公司為什麼要扶植陸家這麼一個傀儡?

「原因查清楚了嗎?」

秦穆然問道。

「老大,你應該知道,死神公司的勢力,遍布世家諸國,只有這樣,他們才能開拓足夠大的市場,而夏國作為世界雇傭兵的禁地,是死神公司唯一沒有開拓的市場,他們扶植陸天魁,目的就是想通過洋城陸家為站點,一來賺取夏國的金錢,二來暗地收集夏國的重要情報,這些年,陸家通過各種手段,獲取了大量不義之財,這些錢,全都落入了死神公司口袋,包括夏國一些尖端科技情報,也都通過陸家,送給了他的上司……」

霍爾頓詳細解釋說道。

秦穆然恍然明白,難怪之前蜘蛛在監測陸家金融系統的時候,發現陸家每年都會向西方一個神秘賬戶轉賬入巨額資金,原來這一切,都是陸家勾結死神公司,出賣國家的利益。

秦穆然臉色一沉,雙目之中,掠過一絲怒氣。

他可以忍受陸家為了錢,不擇手段,畢竟在金錢的誘惑下,人的本性都是貪婪的。

但是,他絕不允許,陸家存在出賣國家的行為。

這是他秦穆然的底線,也是夏國法律的底線,而陸家,偏偏觸碰了這條底線,僅是這一項罪名,就足以讓陸天魁百死難贖。

「老大,還有一件事情,也已經查清楚了,張橫家的事情,也都是陸家一手而為。」

霍爾頓說道。

「什麼?」

「張橫家的事情,也跟陸家有關係?」

秦穆然大感意外,說實話,陸天魁畢竟是自己老丈人陸天龍的堂弟,他想過網開一面的。

可是,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

張橫作為秦穆然的老班長,幾年前不僅退役金被吞,自己還被人打斷了腿,連親兒子都失蹤了,想不到連這都是陸家所為。

陸家,到底還犯下了多少罪行?

「不錯,當初陸家侵吞洋城老兵退役金,張橫帶頭鬧事,陸家派人暗地打斷了張橫的一條腿,並且綁架了張橫的兒子張天宇,通過死神公司的渠道,將人販賣到了西方一家黑礦當礦工。」

從圣域開始的圣斗士生活 「不僅僅是張橫的兒子,還有很多從夏國拐來的孩子,目前,我們正在進一步調查當中,最近幾年,在夏國的嚴厲打擊下,陸家才收了手……」

霍爾頓說道。

陸家真是不知死活,居然還曾經干過這種勾當?

秦穆然掛斷電話,深深嘆了一口氣,語氣中,充滿了對陸家的絕望。

作為洋城第一世家,金融巨鱷,他想不到,陸家幕後,居然還有這麼多見不得光的勾當。

違法操控金融市場!

侵吞洋城老兵巨額退役經費!

暗地做不法勾當!

勾結國外雇傭兵組織,出賣國家利益!

陸家的罪行,可謂罄竹難書,每一條,都足夠讓陸家以死謝罪。

正義或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

在條條罪行面前,等待陸家的,將是正義的審判。

「老大,前方就要到陸氏集團了,人太多,咱們的車,開不進去啊!」

石大壯言道。

秦穆然透過車窗,朝外看去,此刻,陸氏公司外,已經圍滿了洋城的群眾,他們在等待陸家給他們一個交代,然而,他們等來的,確是陸家保安的拳打腳踢和武力驅散。

「車就停在這裡,咱們走路過去。」

秦穆然輕聲說道。

「是,老大。」

石大壯言罷,急忙下車,替秦穆然打開了車門。

秦穆然的出現,立刻引來了無數目光的注視。

「是秦先生?秦先生怎麼也來了?」

「秦先生一定是來幫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