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侍衛遠去,周珊再度進入房間,將葉天從床底拉出來之後,卻是再度大笑了起來。

葉天一臉疑惑看著這個「愛笑」的女孩兒,也是覺得好笑的笑道:「你到底總在笑什麼?」

「哈哈,你臉上……」

周珊繼續笑著說道。

葉天往自己臉上一摸,卻是摸得一手黑,旋即也是趕緊用黑袍在臉上一頓擦。

擦完之後,葉天回歸正題道:「說吧,為什麼救我?」

「沒什麼,只是感覺你好玩兒……」

周珊再度笑了片刻后,也是再度緩緩收回笑容,旋即說道。

「好玩兒? 毒舌寶寶間諜媽 大小姐,別人可沒時間陪你玩這麼久!」

聞言,葉天不由一怔,旋即盯著周珊也是沒什麼好臉色說道。

「那你剛才親我幹嘛?」

而周珊此刻卻是面色一凝,頓時以質問的語氣說道。

「沒什麼啊,我一時沒控制住罷了……」

被周珊的問題突然問住,葉天沉吟片刻后,說了一個並不算是理由的理由。

「沒控制住?難道你喜歡我?」

周珊卻是得寸進尺,直接將俏臉湊到葉天面前,感受著葉天溫熱的呼吸,再度說道。

葉天不自然的往後退了退,和周珊保持了一定距離之後,方才再度說道:「沒有的事,我只是看你那麼得意的樣子,心裡不爽。」

「是嗎?那我怎麼感覺你心虛了呢?」

周珊看著葉天那有些不自然的表情,再度窮追不捨問道。

「姑娘,很感謝你救我,如果沒別的事,我就先走了。」

葉天看到周珊再度恢復了蠻不講理的狀態,而且也擔心剛才那侍衛回去通知秦家族長,旋即也是不打算多留的說道。

說完,葉天便欲轉身開溜,然而周珊卻再度說道:「你來這裡到底做什麼?不會只是為了親我一下吧?」

葉天自認自己從容淡定沉著冷靜,然而面對周珊這個少女,卻也是被搞得有些臉龐發紅,有些害臊。

旋即葉天便再度轉身說道:「我說你這麼小的年紀,怎麼就一點不覺得害臊呢?你看看你渾身上下,哪裡像是一個少女的樣子?」

「嘿!還挺霸道的嘛!不過我喜歡……」

周珊一臉發春似的表情對著葉天走來,儼然一副得了寵的貓咪一樣。

葉天頓時甩了甩袖子,再度肉麻的咧了咧嘴,當即便是準備衝出那門口。

然而就在此時,門外卻再度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而且那腳步聲快的讓人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僅僅是片刻時間,葉天便感覺外邊的人已經到了門口!

當即,葉天便是迅速後退,而周珊也是感應到外邊的人,當即便是有些驚慌的對著門口走去。

作者刀徒說:兩點整,準時更新繼續…… 那腳步聲瞬間就來到了門前,頓時門外便是響起一陣劇烈的敲門聲。

周珊此時也是來到了門口,聽到敲門聲,周珊說道:「誰呀?」

「是我,周小姐請開門!」

門外一道中年男子的聲音傳來,急促且低沉,聽上去像是命令的語氣。

「這麼晚了,族長有事嗎?」

周珊故意作出一副打瞌睡的樣子,用疲憊的聲音說道。

「請開門周小姐。」

門外的男子繼續說道。

周珊回頭看了看卧房已經鑽入床底的葉天,這才緩緩將房門打開。

只見那中年男子正是秦家族長秦傲天,房門剛剛打開,秦傲天當即便是闖了進來,目光並沒有落在周珊的身上,而是在房間之中四處掃過。

「族長,這麼晚了,您來到底有什麼事?」

周珊看了看門外跟來的幾個人,赫然便是剛才巡邏的那幾個侍衛,當即周珊便是再度關上房門,對秦傲天問道。

聞言,秦傲天卻是並沒有回答周珊的話,在房間之中四處張望著,甚至還來到了洗澡房。

觀望一圈后,並沒有什麼發現的秦傲天再度回到客廳,旋即對周珊問道:「我問你,剛才這裡可有一人?」

秦傲天的語氣聽上去像是質問,並沒有絲毫的客氣。

「沒有啊,怎麼了?」

周珊顯出一副迷茫的表情搖了搖頭,還揉了揉眼睛,說道。

而秦傲天聞言卻是無奈的皺了皺眉,而後,再度將目光轉向了卧房。

周珊眼看著秦傲天就欲動腳進入那卧房,當即周珊便是上前一步攔住秦傲天,並且一副嬌羞模樣的說道:「族長,這大半夜的,您一個男人,闖進一個少女的閨房,怕是有些不妥吧?」

秦傲天聞言,也是微微怔了怔,旋即思索了片刻之後終於是轉頭看著周珊,再度說道:「我告訴你珊兒,你父親讓你來我這兒,是讓你體驗生活的,可不是讓你胡鬧的!若是讓我發現你亂來,我直接將你送回去!」

「哎呦,我知道了嘛伯父大人!您生氣的樣子好可怕哦……」

周珊看著秦傲天那一臉凝重之色,旋即也是拉著秦傲天的手臂搖了搖,旋即故意擺出一副受了驚嚇的樣子,嘟著嘴說道。

秦傲天見狀,也只好是無奈的嘆了口氣,旋即便是被周珊推出了房門。

「伯父您就放心吧,我這裡一切平安,如果有問題,我會叫你們的。」

周珊一邊推著秦傲天,一邊說著。

而秦傲天最終,也是只好無奈的被周珊推出了房門。

再度關上房門之後,周珊的目光便是落在了卧房的床底下。

看著那緩緩爬出來的葉天,周珊再度噗嗤一笑。

葉天無奈的爬了出來,樣子看上去有些狼狽,不過看著周珊那不懷好意的笑容,葉天也只是咧了咧嘴,並未多說什麼。

站起身子后,葉天對著周珊走來,正欲開口說話之時,周珊卻是對葉天作出一個「噓」的動作。

葉天雖然有些不解,不過還是將即將出口的話吞了回去。

周珊小心翼翼的從房門處走過來,旋即再度轉身,仔細聽著外邊的動靜,確定秦傲天離開之後,周珊方才說道:「準備怎麼感謝我?」

聞言,葉天臉上擺出一副不情願的樣子說道:「你不會讓我再親你一口吧?我告訴你,沒那麼便宜的事兒!」

然而葉天的話卻是讓得周珊再度一笑,旋即她竟是直接對著葉天的臉龐吻了下去!

溫熱、柔軟的觸感在葉天的左臉上顯得尤為明顯,葉天當即便是錯愕了下來,竟是有些手足無措。

「你你你!幹什麼!我可是初吻!」

被那周珊沒有道理的強吻,葉天無奈的說道。

「嘿!我也是呀!」

周珊此刻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對著後退兩步的葉天再度走了兩步,手背在腰后,踮著腳尖,仰著臉對葉天說道。

「我才不信……」

而葉天則表示不太相信,這個少女看起來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完全沒有少女的樣子,葉天猜測其一定已經經歷過「大風大浪」了,所以才能如此淡定。

「哼!不信算了!」

太古狂魔 而對於葉天此話,周珊倒是似乎生起氣來了,她轉過身去,手掌捋了捋側臉的青絲,一副受了虐待的樣子般。

葉天無奈的看著那不語的周珊,「哎」了幾聲后看著她依然沒有動作,旋即葉天拽了拽她的胳膊道:「好!我相信你就是了。」

「嘻嘻!」

聞言,周珊再度轉身,眼神發光的看著葉天,笑道:「真的?」

葉天點了點頭,再度看著周珊一副高興的樣子道:「我今晚來……是想查探一下你的來歷的。」

葉天現在對這個少女也是徹底無奈了,不知道她是真的傻,還是經歷過了「大風大浪」才這樣淡定的。

不過看著此刻周珊那高興的樣子,葉天也是直接表明了自己來的目的。

「我的來歷?你要上門提親啊?」

而周珊對於葉天的話,卻是顯得極為好奇,她捋著頭髮的小手收了回來,旋即再度背在腰后,踮起腳尖對著葉天問道。

「什……什麼……」

葉天頓時一怔一怔的,這丫頭說話完全不著調,當真是讓得葉天反應不過來。

「那不是提親,你打探我的來歷幹嘛?」

廢材王妃,風華絕代 周珊看著葉天一副不承認的樣子,臉上漏出一抹失落,旋即再度問道。

「我實話跟你說,你的到來讓我們葉家的商鋪銷量急劇下滑,眼看就要倒閉了,關於這個問題,我們總的解決,而導致這些事情發生的原因,就是因為你造出來的雕入靈力的武器。」

葉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旋即轉身,用鄭重的目光看著周珊說道。

「哦……」

周珊聞言,臉上的失望之色頓時更濃了一分,旋即她顯出一副完全不在乎的樣子,緩緩轉過身,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

「喂!或許這對你來說沒什麼,但是對我葉家來說,那就是生死存亡的事情,我們不能坐視不管!」

葉天看著周珊不在乎的樣子,也是有些著急的說道。

而周珊此刻也是再度轉身,臉上漏出一抹希冀的望著葉天道:「那如果我幫了你,我能得到什麼好處?」

作者刀徒說:三點整,繼續爆更! 聽到周珊的話,葉天頓時有些吃驚,旋即目不轉睛的盯著面前的少女問道:「你打算怎麼幫?」

「那要看你們需要怎麼幫了?」

周珊沒有一點遲疑,聽聞干葉天的話之後,當即便是直接開口問道。

「你為什麼要幫我們?」

萬古第一仙宗 而葉天卻依然是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她,旋即皺著眉頭,再度上下打量了一遍周珊之後再度說道。

「好玩兒唄!」

周珊頓時一怔,旋即俏臉之上漏出一抹笑容,而後其身形便是輕盈的轉過身去,將雙手放在腰后,走了兩步,用滿不在乎的語氣說道。

「既然你是為了玩兒,又為什麼會在意這些家族之間的紛爭?」

此刻的葉天心中有著一抹疑慮,因為他根本看不透自己面前的少女說的話究竟是有心還是無意,但是葉天知道,懂得雕靈之術的她一定有不簡單的來歷,所以說話也是非常的謹慎。

而那周珊看著葉天如此小心的模樣,卻是微微笑了笑,旋即再度看著葉天說道:「嘿嘿,逗你的!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給我一個幫你的理由吧!」

周珊一雙眼眸咕嚕咕嚕轉了兩圈,似乎是在思索著什麼,而說出來的話也是讓得葉天再度怔了怔。

「我不需要你的幫助,我只是想打探你的來歷,好奇你這麼做的動機是什麼。」

看到周珊再度開始耍起無賴,葉天也是微微嘆了一口氣,而為了保險起見,葉天當即便是對她說道。

聞言,周珊的眼球終於是停止了轉動,旋即在葉天身上打量了許久之後,終於是再度開口說道:「知道赫寧學府嗎?」

葉天看著周珊臉上終於是漏出一抹凝重之色,旋即葉天也是沉吟片刻,鄭重道:「知道,咱們天越國出了名的靈力修鍊學府,赫寧學府。」

「我就是從那裡出來的。」

周珊目不轉睛的盯著葉天,此時此刻,她終於是不再總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而是微微有著几絲自豪的對葉天說道。

「什麼?你是赫寧學府的學員?」

聽到周珊這句話,葉天頓時一怔,旋即有些詫異的道。

周珊點了點頭道:「怎麼,還能騙你不成?」

葉天看著周珊一邊玩弄著她自己手中的長劍,一邊聽著她的話,頓時感覺自己似乎招惹了一個不能招惹的傢伙。

「那你為什麼會來郾城?」

沉吟良久之後,葉天長長呼了一口氣,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緒,再度說道。

「秦家族長秦傲天,是我的伯父,我父親讓我來這裡體驗生活,為期三個月。」

周珊將長劍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旋即再度面朝葉天說道。

葉天點了點頭,依然是有些不可置信的四處張望了一番,再度沉吟良久之後,終於是再度說道:「這麼說,製造那些雕入靈力的武器,你也只是玩玩而已?」

「對呀,我的雕靈之術剛剛習會,正好藉助這個機會,可以好好練習一下,我又何樂而不為呢?」

周珊將胸前的一縷青絲挽起,放在背後,再度說道。

「如此說來,這件事倒真怪不得你了……」

葉天低著頭,漫無目的的盯著地面,旋即似是自語道。

「什麼?」

周珊沒有聽懂葉天的話,旋即也是有些疑惑的皺眉問道。

「沒什麼,沒什麼事的話,我可以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