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長老和孟長老對視了一眼,同時跪下來大聲的懇求秦巖:“掌教,現在不是講私人感情的時候,現在你要以大局爲重,我們兩個死了,衆閣派不會倒,但是你死了衆閣派就沒有未來了。”

“你們誰都走不了,嘿嘿嘿!”秦廣王哈哈大笑起來,突然出現在秦巖等人面前。

在秦廣王的身後跟着幾十名鬼兵,他們擋住了秦巖等人的去路

“我如果有這樣的手下該多好啊!”就在這時,邪靈殿殿主出現在秦巖等人的背後,感慨無比的說。

他現在特別羨慕秦巖,居然有這麼多人願意爲秦巖慷慨赴死。

與此同時,邪靈殿的邪靈們攔住了秦巖的後路,與秦廣王將秦巖他們包圍在中間。

看到這一幕,張長老他們駭然變色,萬萬沒有想到秦廣王和邪靈殿殿主的動作這麼快,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召集來了大批人馬。

其實並不是秦廣王他們的動作快,而是他們早在此之前就在妖族森林外囤積了大批人馬。

“不知道能不能算上我一個?”就在這時,昌邑王帶着一批殭屍也來到了百米之外。

昌邑王等殭屍都穿着漢朝的服飾,看起來和大家顯得格格不入。

秦廣王和邪靈殿殿主對視了一眼,他們兩個會心一笑,同時點了點頭對昌邑王說:“沒有問題,我們非常歡迎。”

原本他們準備在對付完秦巖之後,再對付昌邑王,可是現在昌邑王卻自動送上了門,他們非常樂意笑納。

而且他們覺得在和秦巖的鬥法中,昌邑王的手下必然會損失一些。

到時候,他們想要對付昌邑王也就更容易一些。

這簡直就是天上掉下的餡餅。 “不過我有個條件,我要拿到玉璽。”昌邑王大聲說。

Wшw •TтkΛ n •¢O

“沒有問題,只要殺了秦巖,我們就把玉璽交給你。”秦廣王點了點頭,其實卻在心裏面說:就怕你沒那個命。

“那好!殺秦巖算上我一個!”昌邑王當即帶着古墓中的殭屍走過來,和秦廣王、邪靈殿殿主呈三角形將秦巖他們圍在中間。

“這下可怎麼辦?”看到昌邑王又來了,張長老擔心的說。

原本讓他們對付秦廣王和邪靈殿殿主就夠吃力了,現在又多了一個昌邑王,這已經不是吃力了,而是極有可能會死在他們的圍攻中。

秦巖咬了咬牙說:“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大不了死在這裏,有什麼可怕的,給我殺!”

說罷,秦巖念動咒語首先向秦廣王衝去。

一道道雷電在秦巖的召喚下從半空中向秦廣王劈下。

秦廣王冷笑起來,念動咒語和衆多鬼兵聯手撐起一個巨大的透明罩子。

“轟!轟!轟!”

一道道雷電劈在罩子上,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

與此同時,張長老他們也跟在秦巖的身後,向秦廣王衝去。

“想不到你們居然這麼快就想找死,既然這樣那我就成全你們。”秦廣王哈哈大笑起來,念動咒語對着秦巖等人指去。

一股龍捲風閃現而出,旋轉着向秦巖他們捲去,所到之處無論是花草還是樹木,眨眼間就被吹的一片枯萎。

昌邑王和邪靈殿殿主此刻也動手了,他們念動咒語向張長老他們殺去。

眨眼間,四方人馬激戰在一起,秦巖他們很快就被壓制下來,只有招架之力毫無還手之力。

眼看秦巖他們就要被秦廣王圍攻致死,遠處突然響起了一陣隆隆的戰鼓聲。

只見十三個殭屍將軍騎着十三匹殭屍戰馬,手中拿着各種兵器從遠處就像疾風一樣吹來,在他們身後跟着一幫殭屍兵。

這些殭屍兵就像潮水一樣,勢不可擋地涌來。

無論是殭屍將軍還是殭屍士兵,他們都穿着唐朝的服飾。

看到這些殭屍將軍,秦巖睜大了眼睛,他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是九窈古墓中的那些將軍。

奇怪?他們怎麼來了?莫非他們是來幫我的?

原來九窈知道有人窺視千年血玉,她怕秦巖被人圍攻,所以暗中派出古墓中的將軍和士兵來保護秦巖。

九窈的父皇原本不願意這麼做,但是九窈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說一旦秦巖被人殺了,玉璽極有可能被別人搶走,所以九窈的父皇才最終同意了九窈的想法。

其實當初九窈讓秦巖來取千年血玉的時候,就想到了這一點,不過她並沒有告訴她父皇。

她怕她父皇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後,會直接派人從秦巖的身上取走玉璽。

當這些殭屍大軍衝到包圍圈外圍的時候,立即大開殺戒。

無論是鬼兵還是邪靈,紛紛被他們斬殺在馬下。

在殭屍士兵的衝擊下,圍困秦巖的包圍圈很快就被打開了一個缺口。

其中一個將軍衝到秦巖面前大聲說:“秦巖,快走!我們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秦巖來不及回答,當即帶着秦浩明他們向殭屍將軍靠去。

秦廣王他們立即對秦巖緊追不捨,並且截下了秦浩明。

看到秦浩明被攔下,秦巖只得又返回去搭救秦浩明。

秦巖的這一舉動氣壞了殭屍將軍,可是他卻不能丟下秦巖,只能也跟着秦巖向秦廣王他們殺去。

剛纔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唐朝的屍兵衝開了包圍圈,但是當秦廣王他們反應過來後,立即開始了瘋狂的反撲。

唐朝的屍兵很快就陷入了苦戰中,並且被切割成三部分。

這時,一頂十六人大轎突然從遠處飛馳而來,擡轎子的分別是十六名殭屍,他們身上閃爍着一道道精光,就像是金鐘罩一樣耀眼。

他們橫衝直撞,將秦廣王他們的手下撞的到處亂飛。

不一會兒,轎子就衝進了包圍圈最中心。

九窈從轎子中探出頭,念動咒語對着秦巖指去,一道白色的綾羅“嗖”的一聲從九窈的袖子中飈射出去,纏住了秦巖的胳膊。

只見九窈輕輕一拉,秦巖立即被拉進了九窈的轎子中。

不等秦巖站穩,擡轎的屍兵掉過頭擡着轎子又向外衝去。

秦巖很快就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了。

“九窈,把他們三個也帶走!”秦巖指着轎子外面的秦浩明他們說。

“秦巖,來不及了,我只能帶你離開。”

原來九窈的轎子雖然是一件至寶,但是一天內只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形成保護罩。

“可是,我不能丟下他們。”

“但是我只能救一個人。”

秦巖嘆了口氣,身形一閃又躍出了轎外。

看到秦巖奮不顧身的去救秦浩明他們,九窈被氣壞了,她沒有想到秦巖這麼固執。

不過緊接着,九窈又釋然了。

她之所以喜歡秦巖就是因爲秦巖是一個重情重義的男人。

如果秦巖不是這個樣子,而是一副自私自利的樣子,她顯然是不會喜歡秦巖的。

唉!看來只能拼死一搏了。

九窈在心中嘆了口氣。

想到這裏,九窈從轎中飛出,來到了秦巖身邊,和秦巖他們一起並肩作戰。

與此同時,在妖族森林的一個村落中,女祭祀和妖族族長天源正看着一面鏡子。

鏡子裏面就像電視一樣播放着秦巖他們的大戰。

天源摸着下巴說:“難怪這小子能拿到千年血玉,他人品不錯啊,爲了朋友兄弟,居然能捨生取義。”

停頓了一下,天源接着說:“祭祀大人,我們要不要去幫一下他們?”

女祭司搖了搖頭:“我們妖族好不容易獲得瞭解放,爲什麼要趟這趟渾水,我們還是靜觀其變吧!”

天源苦笑起來:“恐怕我們不能獨善其身,以我的拙見,我們遲早都是要捲入這場大戰的。”

以前妖族被困在妖族森林的時候無法避開大戰,天源覺得他們現在更不可能避開了。

“到時候再說吧!我現在只想離開妖族森林,找到我妹妹和我媽媽。”

想到自己的媽媽和妹妹,女祭祀眼中露出一抹憂傷和渴望。 雖然有了唐朝殭屍大軍的加入,秦巖他們也並沒有扭轉局面,依舊被死死的圍在中間。

不過相對於剛纔來說他們的處境已經好了很多。

只是以他們目前的實力依然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秦巖估計他們最多能堅持兩到三個小時,可是無論是衆閣派,還是秦家,想趕過來救援至少需要七八個小時。

也就是說如果不出現奇蹟的話,他們都要死在這裏。

秦巖不忍心九窈跟自己赴死,他一邊和秦廣王等人鬥法,一邊對九窈說:“九窈,你不要管我,你快走吧!”

九窈苦笑起來:“你覺得我現在能走的了嗎?”

現在不但九窈被圍住了,就連他手下的十三個殭屍將軍也被圍住了。

他們想脫困非常困難。

秦巖掃了一眼四周的戰況,無奈的嘆了口氣,緊接着秦巖又非常慷慨激昂的說:“既然橫豎都是個死,那我們就死的轟轟烈烈一些。”

說罷,秦巖瘋狂的念動咒語向秦廣王等人攻去。

“對了,秦巖,我們幫你護法,你試着將千年血玉融合進你的身體內,如果成功,我們肯定能夠翻盤。”九窈突然想到了這個辦法。

其實秦巖剛纔也想到了這個辦法,只不過他沒有時間融合千年血玉。

融合千年血玉需要的時間非常長,沒有一天的時間根本不可能辦到。

一旦秦巖撤出來融合千年血玉,別說支撐兩三個小時了,甚至連半個小時也支撐不住。

“你覺得我現在能騰出手嗎?”秦巖苦笑起來。

“秦巖,我有一件至寶可以暫時保護我們半個小時,你能不能在半個小時內融合完千年血玉?”

“半個小時?這不可能,我上次融合玉璽的時候都花了整整一天的時間,而且還沒有完全融合好。這千年血玉顯然比玉璽更厲害,我怎麼可能在半個小時內就融合了它。”

秦巖搖了搖頭,覺得自己沒有把握。

九窈鬱悶至極地說:“那怎麼辦?難道我們等死嗎?”

“不過橫豎都是個死,那我就試一試吧!反正早死晚死都一樣。”說罷,秦巖收起了道法,當即開始融合千年血玉。

與此同時,九窈從懷裏面拿出一口小鐘。

這口鐘只有小拇指大小,但是上面卻佈滿了花紋,滲透出古老而滄桑的氣息。

九窈念動咒語,將鍾拋出去。

這口鐘以閃電般的速度飛入半空中,然後“噹噹噹”的響起來。

當它響到第三聲的時候,鐘上散發出萬道金光,並且響起了和尚的梵唱聲。

緊接着,鐘口上灑下一片金光,將九窈他們所有的人都罩住了,並在他們的外圍形成了一個保護罩。

無論秦廣王他們怎麼攻擊,都被保護罩擋住了。

“居然是東皇兩儀鍾?這可是唐朝玄奘法師留下來的法器。”秦廣王看到這口鐘,驚訝的叫起來。

“據我所知,東皇兩儀鍾只能保護他們半個小時,半個小時後就會失去效果,我們不要着急,他們遲早還是我們菜板上的肉。”邪靈殿殿主一語道破了關鍵所在,笑眯眯的說。

“不錯,我也聽說是這樣,想不到今天除了千年血玉還能收穫一件至寶,真是不虛此行。”秦廣王笑呵呵的說。

昌邑王看到這口鐘食指大動,特別想據爲己有。

他眼珠子轉了轉,他突然提出了自己的條件:“兩位,一會兒殺了秦巖他們,我想要這口鐘。”

萌寶駕到:總裁爹地放肆寵 “什麼?你想要?你不是要玉璽嗎?”秦廣王有些惱怒,沒有想到昌邑王這麼貪婪,除了玉璽外居然還想要東皇兩儀鍾。

邪靈殿殿主也皺起了眉頭,他覺得昌邑王太貪心了。

“如果你們不答應的話,那我現在就帶着人走,沒有我你們能鬥得過秦巖他們嗎?”

昌邑王看到秦廣王他們不同意,居然開始威脅他們。

秦廣王和邪靈殿殿主被氣壞了。

他們沒有想到昌邑王這麼無恥,不過考慮到昌邑王的作用,秦廣王和邪靈殿殿主對視了一眼,同時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如果剛纔九窈沒來的話,他們肯定不會同意,因爲他們兩個足以滅掉秦巖他們四人。

現在九窈來了,如果昌邑王撤走了,他們想要滅掉秦巖可就沒有那麼簡單了,而且鹿死誰手還不一定。

更何況秦廣王和邪靈殿殿主已經打好了主意,等到殺了秦巖後,就立即滅掉昌邑王,所以答應昌邑王只是權宜之計。

“那好吧,但是咱們先說好了,除了玉璽和東皇兩儀鍾外,你不能再要其他東西了。”秦廣王裝出極爲心痛的樣子說。

“對,你可不能得寸進尺。”邪靈殿殿主也大聲的說。

其實他們兩個人心裏面卻同時冷笑起來:昌邑王啊昌邑王,我們原本想讓你痛快的死去,可是你給臉不要臉,要了這個還想要那個,那我們就只能不仁不義了。

東皇兩儀鐘下,秦巖盤腿懸浮在地面上,他雙手合十,緊閉雙眼,念動咒語開始融合千年血玉。

秘愛豪寵:小嬌妻有點野 爲了以防萬一,秦浩明三人和九窈分別站在秦巖的前後左右爲他護法。

其他十三個殭屍將軍又在外面圍了一圈,剩下的唐朝殭屍則圍在最外層。

這樣,秦巖的外面就形成了三道保護層。

秦巖原本以爲融合千年血玉會非常麻煩,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他因爲已經融合了玉璽,現在想要融合千年血玉要比當初融合玉璽還要簡單的多。

因爲玉璽在他的體內佔了一個位置,現在只需要將玉璽從這個位置擠下去,千年血玉就能代替玉璽佔到原來的位置上,根本不需要千年血玉在秦巖的體內再開闢出一個新的場所。

看到秦巖在融合千年血玉,秦廣王嗤笑起來:“真是個傻瓜,居然在這個時候融合千年血玉,難道他不知道融合千年血玉需要很長的時間嗎?”

“他這也是沒有辦法,死馬當活馬醫。我們就等着吧,一旦東皇兩儀鍾失去了效果,我們就殺進去。反正他也跑不了。”邪靈殿殿主笑着說。 秦廣王和邪靈殿殿主非常樂意看到秦巖融合千年血玉,因爲在融合的過程中,不能被人打斷,更別說是和他們鬥法了。

這樣的話,他們就不用分出一個人來對付秦巖了。

因爲只有他們的實力和秦巖匹配,而且還不一定能打得過秦巖。

重生異界當帝王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不知不覺中二十多分鐘過去了。

九窈他們都非常緊張,時不時轉過頭看看秦巖,看看他有沒有融合完。

但是秦廣王他們則站在罩子外有說有笑,就像沒事人似的。

因爲他們覺得秦巖不可能在半個小時內融合千年血玉,除非出現奇蹟。

馬上就要到半個小時了,東皇兩儀鐘上的金光已經不像原來那麼富有光澤了。

九窈特別想問問秦巖是不是融合完了千年血玉?但是她卻怕打擾到秦巖。

“東皇兩儀鐘的效果馬上就要完了,我們很快就可以收割他們了。”秦谷宇指着光澤黯淡的東皇兩儀鍾對邪靈殿殿主笑眯眯的說。

邪靈殿殿主摩拳擦掌,準備等東皇兩儀鐘的效果消失後馬上殺進去。

一秒鐘過去了,兩秒鐘過去了,很快半個小時到了。

東皇兩儀鍾“噹”的響起來,然後在瞬間縮小,並且落到了九窈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