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王在黑市裏的地位不低,聚集在黑市裏的這羣人自然而然都要給虎王幾分面子,當即,虎王聲音剛落,便有一衆看客迴應了起來。

“我來!”

“交給我!”

“區區小鬼,豈能難住本大師?”

當即,便有幾名穿着道袍,看起來有些道行的傢伙從人羣中走了出來。

不過,他們的出場已經沒有必要了,因爲,馮軍已經被他用自己雙手,親手把自己給掐死了!

嘭!

一道沉悶的響聲傳來,坐擁東豫集團,號稱身價幾十億的馮軍,直挺挺的倒在了黑市冰冷的地面上,全身上下已經沒有任何的生息了!

馮軍的臉色呈紫黑色,雙目爆凸,舌根差點被吐了出來,死狀恐怖無比,直到馮軍死了之後,他的雙手都還死死的扼住自己的咽喉…… 馮軍死了,而且死狀很恐怖!

之前還喧鬧無比的黑市,此刻竟然靜的像午夜的太平間,氣氛詭異到了極點!

那羣才離開人羣的術人,一見此景,紛紛退回到了人羣裏,畢竟誰也不想離馮軍的屍體太近,一是怕晦氣,二是怕和馮軍的死牽扯上任何的關係。

畢竟黑市裏有規矩,任何人在黑市內都不允許動手,否則,黑市會對破壞規矩的人,進行不死不休的無休止追殺!

殿下不好惹 當然,我沒打算動馮軍,我只想殺了他,僅此而已!

至於黑市的規矩,呵呵,哥們我會在乎嗎?

靈異圈子的規矩都束縛不住我,何況區區黑市?

縱然黑市有碾壓老凱和閻王的勢力,可那又能怎麼樣了?

不是有這麼一句老話嗎?

風水養人,亦能殺人!

我想說的是,術人降鬼,更能馭鬼,而且馭鬼殺人,不留痕跡!

且不說黑市沒證據證明馮軍的死和我有關,就算有證據,又能如何?

大不了我灑出楚家鬼藥,召集猛鬼大軍,覆滅了黑市!

如果是曾經的我,不被逼到絕境,是絕對不可能有這種嗜殺想法的,可自從離開了西市,或者說,自從白起的那一縷殘魂融合到了我的右臂裏之後,我的性格突然變得暴虐了起來,殺人,在我眼中好像已經不算什麼了似的……

我也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反正,走一步看一步吧!

書歸正傳。

黑市內,包括賙濟和虎王在內,全都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的望着躺在地上的馮軍屍體……

詭異的沉靜足足持續了好幾分鐘,忽的,虎王猛然轉過了頭,雙目緊盯着我,怒吼一聲道:“是你殺了馮軍!”

“你是白癡嗎?你說是我殺了馮軍,拿出證據來!”我雙臂環在胸前,氣定神閒的望着虎王,言語中還夾雜着一絲戲謔。

“我說是你殺了馮軍,那就是你!”虎王咬牙切齒的盯着我,目光陰虐,“敢在黑市動手,你真是嫌命長了!”

“呵呵……”我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淡淡的掃了虎王一眼。

銘叔說過,有些人,你不教育他,他永遠不知道你是他爹!

這句話,又給了我新的啓示……

人活一輩子,自當隨心所欲,囂張也好,平凡也罷,只要不將活着時候的那些惡氣和屈辱帶進棺材裏,就行了,就算將來死了,也要做一隻沒有怨氣的鬼,這纔是真正成功的人!

場中。

已經沒人再關注馮軍的屍體了,相反,衆人卻將目光盡數集中在了我的身上,不爲別的,只因爲,我敢在黑市,當衆嘲諷虎王!

再說虎王,這傢伙的臉色可謂是陰沉到了極點,額頭上盡是青筋,我這一句“呵呵”雖然只有兩個字,但其中所蘊涵的嘲諷之意,卻已經不需要再用文字來形容了,這對於連張家都不放在眼中的虎王來說,絕對是奇恥大辱!

“你找死!”虎王咬牙喝道,甚至於,我都能聽見虎王嘴裏發出的一陣磨牙聲,由此可見,這傢伙該是對我恨到了極點!

虎王話音剛落,站在他身後的幾名虎背熊腰的漢子便四散開來,隱隱將我和賙濟圍在了核心!

這邊,虎王動了怒,護衛們也紛紛出動,而另一邊,那羣吃瓜羣衆們紛紛向後退開,好像要爲我和虎王等人留出一片足夠寬敞的戰鬥空間似的…… “虎王是吧?就這幾個人,貌似有些不夠看!”我輕蔑的掃了一眼站在四周,擺開了架勢的大漢們,戲謔的笑了起來。

“不夠看?”虎王濃眉一挑,皮笑肉不笑的道了一句,“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得罪黑市的下場!”

虎王言罷,突然有數名穿着青色布衣,面容冷峻的漢子,從人羣中走了出來,配合之前那幾名護衛的佔位,將我和賙濟的所有退路都給封死了!

一見到那數名布衣漢子,賙濟的臉色頓時變了,不動聲色的走到我的身邊,對我耳語道:“楚大師,這些穿着青色布衣的傢伙,是傳聞中黑市的殺手鐗,名叫青衣衛,由一些亡命之徒組成的,可偏偏這些亡命之徒還都是武者,而且各個都是好手,更有甚者,已經擁有了內勁,就像我和虎王一樣!”

賙濟的消息,的確是讓我小小的吃了一驚!

我怎麼也沒想到,這名不見經傳的黑市,竟然還有如此強悍的勢力,所謂的青衣衛,竟然強橫到如此地步,連中天位的內勁武者都能將其收至麾下,我倒是越來越好奇黑市這條大隱於野蛟龍,幕後主人的身份了!

“我倒還真有些小瞧了黑市!”我冷冷一笑,道。

“今日之事,不如見好就收,反正馮軍也死了,我們沒必要和黑市僵持,如果因爲與黑市開戰而耽誤了我們下墓的機會,那就有些得不償失了!”賙濟勸了我一句。

賙濟說的很有道理,可是,哥們我可不是怕事的人,既然虎王如此囂張的欺負到了我頭上,那哥們我就沒有理由後退,哪怕是一步,也不行!

不由的,我心中也有了計較

另一邊,見賙濟不斷的對我耳語,虎王心裏也是透明白,他知道,賙濟見了青衣衛,一定是在勸我息事寧人,不由的,虎王的氣焰便愈發的囂張了起來!

“我不管你是誰,今天要是不給我一個滿意的解決方式,就休想活着離開黑市!”虎王傲然的揚起了頭,一臉不屑的望着我。

“什麼樣的解決方式,你纔會滿意呢?”我表情淡然,嘴角噙着一抹戲謔的冷笑。

“跪下,給我磕頭認錯,還有馮軍的事,他死在了黑市,你一定難辭其咎,雖然我還不知道你是用什麼方法弄死了馮軍,但是,你必須要給我們黑市一個交代,我看不如這樣,你自斷雙臂,就可以滾了!”虎王盛氣凌人道:“如果你自己下不了手,沒關係,我可以讓青衣衛幫你!”

一聽虎王這話,我頓時笑出了聲,“馮軍的死,與我無關,你自己找不到證據,反倒讓我自斷雙臂,好沒道理!還有,你有什麼資格讓我給你磕頭認錯?難道因爲我口才比你好,你不服氣,想打壓我,找回你丟掉的面子?”

“你……”虎王萬萬沒有想到,我在如此逆境之下,竟然還敢和他叫囂,甚至又一次的當衆踩低了他,一時間,虎王竟然無言以對了!

虎王不說話,不代表我會放過他!

我朝前踏出一步,陡然提高了聲調,義正言辭的喝道:“我怎麼了?我一沒動手殺馮軍,二沒破壞黑市的規矩,難道僅僅因爲我不給你面子,你就要狐假虎威,藉助黑市的名頭,斷我雙臂,逼我下跪?” 我這一番話,可謂是句句誅心,字字在理,說的虎王滿臉鐵青,更是說的四周的吃瓜羣衆們調轉了風向,有不少人都已經站到了我這邊!

“這年輕人說的不錯!”

“虎王也太囂張了!”

“靠上了黑市這顆大樹就了不起?可以隨意羞辱人?”

“那馮軍是莫名其妙的突然暴斃,誰也沒有證據證明馮軍的死,就是這年輕人下的手,虎王的確太武斷了。”

猶如潮水般的議論之聲逐漸變大,直到最後,聲音已經傳遍了整個黑市!

豪門總裁放過我:醉後愛上你 虎王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額頭上甚至隱隱的爆起了幾條青筋,可見,虎王的怒火,已經達到了一個臨界點,隨時都有火山噴發的趨勢!

人羣中心。

我雙臂環在胸前,嘴角上噙着淡淡的笑意,戲謔的看着虎王。

“小子,你在自掘墳墓!”虎王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全身甚至都不受控制的綻放出了濃郁的殺氣,“我本想放你一次,可地獄無門,你卻偏偏闖進來!”

毫無疑問,虎王已經對我動了殺心。

“究竟是誰闖進了地獄,還不好說……”我嘴角揚起,冷笑連連。

胡老三弄死了馮軍之後,早就埋伏在了暗處,只要我一聲令下,胡老三便會故技重施,直接上虎王的身,到時候,虎王的生死,就完全掌握在我的手中了!

有胡老三這樣一隻潛伏在暗處的厲鬼,我爲什麼要怕虎王?更沒必要向他低頭讓步!

“我承認,你的確夠膽,可惜,你光有膽子,沒有實力,終究還是難逃一死!”虎王恨恨的咬了咬牙,陡然提高了聲調,厲聲喝道:“青衣衛,動……”

虎王的那個“手”字還沒說出口,下一瞬間,一道猶如炸雷一般的聲音,在場中爆了開,值得一提的是,這道聲音,我還很熟悉……

“圍了這麼多人,發生了什麼事?”

這道聲音中氣十足,轉瞬之間便傳遍了整個黑市,衆人也下意識的循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了過去,包括虎王在內,都硬生生的把他要說的後半句話給嚥了回去……

只見人羣外圍,兩條熟悉的身影並肩朝着人羣集中的方向走了過來,值得一提的是,這兩個人,竟然都是我的老熟人!

北地槍王張銘,還有青雲古玩店的掌櫃,佟老!

望着張銘和佟老,我不由的愣住了,他們兩個怎麼會在黑市?

黑市……姓佟的主人……

忽的,我笑了,而且還是那種自嘲的笑容!

打從一開始,我的分析就是錯的,因爲一開始,我就沒認爲石市的黑市和西鎮的黑市有關聯,因爲這兩處地方的經濟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尤其是,我得知了石市黑市的主人姓佟之後,更是直接否定了兩個黑市之間的聯繫,因爲我認爲,石市的黑市如果和西鎮的黑市有聯繫的話,那主人一定是姓楚的,這是人的一種潛意識。

而如今的我,卻被這種潛意識騙了!

的確,石市的黑市主人不姓楚,姓佟,可我就偏偏忘記了佟老也姓佟,而且還是我二叔的得力助手之一!

或者說,我壓根就沒認爲石市的黑市,會和二叔有關係!

終究,我還是低估了二叔的勢力!

我一臉苦笑的望着正在朝這邊接近的張銘和佟老,相對的,這二位也發現了我。

“風小子?你怎麼來黑市了?”張銘誇張的驚呼了一聲,“你該不會是收到了什麼風聲,提前接替二爺的位置,來接手二爺的勢力吧?”

張銘話音剛落,一旁的佟老立刻拉了拉張銘的衣袖,彷彿張銘說錯話了似的。

“我代表黑市所有人,歡迎小風爺的到來!”佟老越過了人羣,走到了我的身前,恭恭敬敬的朝着是抱拳施禮。

霎時間,整個黑市突然陷入到了一種詭異的沉靜之中,足足百餘人彷彿在這一刻同時屏住了呼吸似的,無數雙眼睛都遊離在我和佟老二人之間…… 很顯然,這些常年混跡在黑市之中的人,都認識佟老,也都知道,佟老就是黑市的主人,不然的話,佟老也不可能說出那句“他代表黑市所有人”的話!

一時間,黑市之內的所有人都傻眼了,包括囂張跋扈的虎王,和謹慎小心的賙濟在內,衆人都齊刷刷的將視線定格在了我的身上……

“佟老,銘叔,想不到,黑市真的是……”我有些無言以對。

我驚訝嗎?

有一點。

我震撼嗎?

也有那麼一點。

說真的,這件事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卻也有些在我的意料之中,很矛盾。

但是,相比於我的淡定,四周的那羣看客,包括虎王和賙濟,可就差點驚掉了下巴。

虎王快步走到了佟老身前,不甘心的詆譭我道:“佟老,這小子剛剛壞了黑市的規矩,在黑市裏公然殺了東豫集團的馮董……”

虎王的話還沒說完,迎接他的,卻是張銘那充滿了力量的巴掌!

啪!

無比清脆的聲音猶如炸雷一般,在寂靜無聲的黑市裏爆響開來,緊接着,虎王那結實的身軀,便好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似的,整個人倒飛出了三四米,這才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張銘這一巴掌打的可是力道十足,甚至連我都被這恐怖的力量驚到了!

我只知道張銘很能打,北地槍王的名號可不是吹出來的,但我萬萬沒想到,張銘竟然如此生猛,直接一巴掌,把中天位的內勁武者虎王給抽飛了!

“小虎子,你知道他是誰嗎?” 冰山法醫:溺寵律政佳人 張銘眯着雙眼,目光幽森,“我告訴你,別說他殺了那個什麼馮軍,就算是他在黑市裏把你給殺了,你也是白死!”

張銘這句話一出口,滿場再次譁然!

馮軍的命暫且不提,竟然連黑市排名前五的實權派人物,虎王的命,在我眼中都不值一提,這一記重磅炸彈,可真是把那羣吃瓜羣衆給炸暈了!

現在是什麼節奏?

大逆襲嗎?

這是此刻所有人心中共同的疑問!

被張銘一巴掌抽飛的虎王,茫然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表情複雜的望向張銘,“銘爺,他是……誰?”

“二爺的親侄子,楚青雲旗下所有勢力的唯一繼承人,楚風!”張銘朗聲大喊道。

“小虎,你知道嗎?別說是你了,就算是我,早晚也都會變成小風爺的下屬!”佟老看了虎王一眼,搖頭嘆息了起來。

瞬間,虎王石化了!

相比於虎王的震撼,吃瓜羣衆們倒是沒什麼感覺,因爲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二爺楚青雲究竟是誰!

不過,這羣吃瓜羣衆卻是知道佟老的身份,見佟老對我都如此恭敬,吃瓜羣衆們自然意識到了我身份的不平凡!

“風小子,你和小虎子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誤會?”張銘沒有理會吃瓜羣衆們的震撼,只是狐疑的向我問道。

“我和馮軍之間有些過節,虎王只是想爲馮軍出頭而已。”我聳了聳肩,道。

“有眼無珠的東西!”張銘惡狠狠的朝着虎王罵了一句,“風小子,這件事你想什麼辦?廢了他還是殺了他?”

張銘的話語之中,充滿了無盡的輕視,彷彿虎王的命在他眼中,根本不算什麼似的,當真是霸道非常!

那邊,虎王聽了張銘的話,全身不由的顫抖了起來,當即,虎王也顧不上什麼面子不面子的了,直接爬到了我的身前,跪倒在地。

“我有眼無珠,冒犯了小風爺,希望小風爺大人大量……”虎王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囂張跋扈,反倒是有一種喪家之犬的感覺,不斷的給我磕頭認錯。 從最開始的不可一世,到現在的跪地求饒,僅僅十幾分鐘的時間而已,虎王竟然發生瞭如此巨大的轉變,當真是諷刺之極!

我懶得去看虎王,因爲他和我之間,已經產生了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

“銘叔,交給你處理吧!”我輕輕的擺了擺手,道。

張銘會意,立刻朝着外圍的幾名青衣衛揚了揚下巴,那幾名青衣衛二話不說,直接架起了虎王,朝着黑市深處拖了過去。

整個黑市,除了虎王哀嚎的求饒聲還在迴盪之外,其他聲音,已經盡數消失了,哪怕是呼吸聲,也不復存在了……

因爲所有人都處於極度震撼的情緒中,那囂張跋扈的虎王,竟然因爲我的一句話而失去了所有,甚至,包括他的生命!

如此震撼的戲碼,可是幾年不遇的大戲,這羣吃瓜羣衆還需要再消化消化才行。

處理完了虎王之後,張銘有派人把馮軍的屍體擡了下去,並且擅做主張的把東豫集團的一切事宜都甩給了佟老,之後,張銘便拉着我和賙濟朝着黑市深處走了去。

張銘引着我和賙濟,一邊走,一邊爲我們介紹起了黑市。

黑市的外部,算是買賣的區域,而再往裏走,黑市的深處,也就是我們三個人現在所處的位置,纔是黑市真正的核心地帶……買兇殺人,販賣情報,都是在這片區域進行的。

核心區域不論是牆壁還是地面,或者天棚,都噴滿了黑色的牆漆,再加上燈光也有些昏暗,倒是真的給人一種神祕魔幻的感覺。

而且核心區域的佈置與買賣區域也不一樣,買賣區域是一處一處擺在名面上的攤位,而核心區域,則是一間一間獨立的暗室,極具神祕感。

正當我們三人即將穿過核心區域,走到黑市最深處,所謂的辦公區域之時,我的身後卻突然傳來了一道細弱蚊聲的生硬漢語,那句話具體說了什麼,我沒聽清楚,不過我卻是聽清楚了三個字……張鴻圖!

張鴻圖?

好熟悉的名字!

我猛的轉過了身,只見兩名穿着黑色運動服,戴着黑色鴨舌帽的人從其中一間暗室裏走了出來。

雖然我沒有看清這兩個人的正臉,但藉着幽暗的燈光,我卻能根據他們走路的姿態和身形判斷,這兩個人,一定是男人,還有,這兩個人說的漢語無比生硬,應該不是華夏人,甚至,我有八成把握斷定,他們是倭島國人……

想不到,這次來黑市,竟然還有這般意外的收穫!

我用手肘輕輕的碰了碰張銘,刻意壓低了聲音的說道:“銘叔!幫個忙,拿下他們!”

張銘也不廢話,只是淡淡的朝着我點了點頭,旋即便快步的朝着那兩名背對着我們的男人走了過去,值得一提的是,張銘這傢伙走路竟然連一絲的響動都沒有發出來,倒是有點像陰魂在飄!

瞬間,張銘便侵到了那兩名戴着鴨舌帽的男人的身後,只見張銘擡起了雙臂,乾淨利落的兩記手刀砸了下去,那兩名可疑的男子,全身便軟綿綿的躺了下去,顯然是昏厥了過去。

隨後,張銘一手一個,直接把這兩名神祕男子提了起來,好像拖死狗似的朝着黑市的最深處走了去。

“風小子,趕快跟上來,別暴露了行蹤,毆打黑市的客人,可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事……”張銘頭也不回的朝着我低喝了一聲。

賙濟雙眼放光的盯着張銘的背影,低聲對我說道:“楚大師,這位名叫張銘的前輩,他的身手,真乃我平生僅見,雖然我沒見過他真正出手,但我敢肯定,我在他手底下,只有被秒殺的份……” 賙濟對張銘的推崇備至,說實話,倒是沒有出乎我的意料,當然,修爲大進之後的我,也越來越覺得,張銘簡直強的離譜,甚至於,我都已經開始懷疑,之前張銘在我面前表現出來的戰鬥力,是他刻意僞裝的,包括西市入侵食爲天集團頂樓的那一戰,我也懷疑,張銘是故意受傷的!

我連忙甩了甩頭,將思緒拉回到了現實。

旋即,我便和賙濟快步跟上了張銘的腳步,左繞右轉之後,張銘把我和賙濟引到了黑市的最內部,而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堵厚實的黑色牆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