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連震錯愕地望了一眼談羅佑,知道自己的這個老友,已經被蘇韜凌玉二人的中醫之術所折服,他笑道:「那就拭目以待吧!」

他們雖然是醫生,但也是病人,當久治不愈的病,被醫生高明的手法治癒,心情與普通人並無二樣。

……

韓姐將一張紙頁,遞給上司劉毅,彙報道:「第一場斗醫的結果已經出來!」

劉毅連忙拿在手中看了一眼,臉上露出欣慰之色,點頭道:「接下來還有兩場斗醫,尤其是最後一場,涉及到重要人物,我們一定要做好準備,尤其不能讓趙委員覺得不適。」

趙委員是本次第三輪斗醫最重要的人物,韓姐連忙道:「魏部長與趙委員打過招呼,他表示了認可!」

劉毅沉聲道:「僅僅如此還不夠,雖然那五位候選者都經過層層篩選,但對委員們的脾氣並不了解,在公布第三場斗醫的通知之後,務必要像他們說明情況,不能讓委員們有任何不適。」

韓姐連忙點頭,她知道為何劉毅這麼嚴肅,因為如果組織不當的話,他們統籌組肯定會面臨問責。

韓姐匆忙離開,去統籌、協調其他事宜,他們肩負著整個國醫選拔的後勤組織,雖然不直接參与國醫選拔的具體評審工作,但要確保整個流程暢通。

劉毅取出手機,猶豫片刻,還是給恩師宋思辰發了一條簡訊,「順利勿擾!」

國醫選拔終審,整個過程都需要保持機密,所以劉毅給宋思辰發送的消息不能太多,但宋思辰應該能理解,這是一個捷報!

……

新廣傳媒總部大廈。

倪靜秋面色不佳,助理安茜彙報了富士財團的回饋,結果讓她有些意外。

安茜沉聲道:「小泉冶平已經婉拒了投資意向,至美傳媒那邊則抓住了二號關鍵人物。小泉冶平的手下渡邊有助,按照小泉冶平的意思,等他回國之後,將辭去富士財團的職務,交給渡邊有助來接替自己工作。」

倪靜秋深嘆一口氣,握緊拳頭在桌面上輕輕地捶打兩下,沉聲道:「渡邊有助雖然對小泉冶平極其忠誠,但是他是有名的鷹派商人,年輕時曾多次發表過反對華夏言論,所以這是我為何沒有與渡邊有助接觸的原因。」

安茜皺眉道:「但是至美傳媒那邊似乎沒有這種顧忌,公司總裁昨天親戚前往富士財團拜訪幾個高層,其中就包括渡邊有助。」

倪靜秋表情凝重地重申,道:「即使無法促成這筆投資,我們也不能與渡邊有助打交道,這是原則性問題。」

安茜點了點頭,認同倪靜秋的觀點,雖說商人重利,但涉及國家尊嚴,還是得有自己的底線。

安茜想了想,安慰道:「或許還有轉機,小泉冶平委託關係,以試醫患者的身份,進入國醫選拔的終審。如果他能被治好重病,那樣就不會辭退職務。」

倪靜秋搖頭嘆氣道:「我從不相信奇迹!既然富士財團合作可能性極低,那麼你立即安排人員物色其他投資商,只要有好的項目,相信絕對會吸引到慧眼識珠之人。」 越智淺香將丈夫小泉冶平扶到無菌病房內,見小泉冶平精神萎靡,臉上擠出笑容,鼓勵道:「千萬不要放棄!」

小泉冶平沖著越智淺香淡淡一笑,暗忖雖然和越智淺香屬於老夫少妻,但妻子對自己無微不至地呵護,讓他十分感動。

小泉冶平離過四次婚,有五任妻子,其餘四人分別是傳統的家庭主婦,商業女強人,女政客和女明星,但唯有越智淺香讓他感覺有種暖意。小泉冶平朝不遠處的心腹招了招手,心腹點了點頭,從棕色的公文皮包里取出一份遺產說明,遞給了越智淺香。

小泉冶平溫柔地笑道:「淺香,雖然咱們結婚之後,我一直因為生病的緣故,不僅未能照顧你,還給你增添了不少麻煩,但我在人生最後的階段遇到你,真心覺得特別幸福。因此我讓律師重新修改了遺書,等我死後,你將獲得我所有的遺產。」

越智淺香眸光閃爍,驚訝地問道:「你有七個子女,那些遺產應該留給他們?」

小泉冶平搖頭,堅持道:「他們現在都有自己的事業,而且我一直在給他們各種幫助,他們的人生還得靠自己來創造,更關鍵的是,你也知道他們的人品,我死後他們一定會爭奪遺產大打出手,手足相殘,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所以這筆遺產交給你,也有我的私心,我希望你幫我照顧好他們。」

淚水從越智淺香眼角溢出,她哽咽道:「你真的很自私!」

遺產留給越智淺香,那意味著小泉冶平的那些兒女會將自己視作眾矢之的,手足是不會相殘了,但肯定會對越智淺香各種不滿、騷擾及報復。

小泉冶平也有點傷心,嘆了口氣,道:「請你務必要答應!」

越智淺香搖頭道:「你心態一定要放平整,絕對不會有事的!」

她話音剛落,身後傳來窸窣的腳步聲,一群人走入病房。

赫連震朝越智淺香點頭致意,道:「感謝小泉先生,成為我們華夏國醫選拔的第二個試醫患者。接下來,我們此次國醫選拔的候選者,會對小泉冶平的情況進行詳細檢查,用最大的努力來為小泉先生治療。他們雖然還不是正式的國醫,但在各自的領域都屬於出類拔萃的人物。不過,有言在先,因為世界上有很多疾病受到科技的限制,屬於絕症,暫時沒有治療辦法,所以如果我們未能解決小泉先生的病痛,也請您能諒解!」

越智淺香朝赫連震鞠躬,感激地說道:「謝謝您給我丈夫一次機會。我們走訪了全球各大著名醫院,都沒有找到根治的辦法。如今來到華夏,也是抱著一絲希望。即使治不好,我們也不會有怨言,只會感激你們的善意與包容。」

越智淺香長相甜美,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的樣子,雖說穿著相對保守的少婦裝,但舉手投足透著股甜膩的味道。如此佳人,言語綿軟的懇求,在場絕大多數都是男性,頓時荷爾蒙就旺盛了。

越智淺香在眾人臉上掃過一陣,最終落在人群中的蘇韜臉上,眸光微微露出詫異,她的記憶極好,自然認出蘇韜曾經在全聚德曾經跟自己一起吃過烤鴨。

蘇韜朝越智淺香點了點頭,越智淺香連忙低頭施禮,兩人雖未交流,但也落在不少人的眼中。

「蘇師兄,與她認識?」凌玉一改往常的慎言,主動詢問蘇韜。

蘇韜暗嘆了一口氣,人生就是這麼多巧合,他沒想到與小泉夫婦竟然如此有緣,當初在飯桌上,他就看出小泉冶平的氣色不對勁,屬於身患絕症的狀態,絕對活不過一年。當時他沒有直接說出來,故意還不給小泉冶平診斷,沒想到轉了一圈,還是得要跟小泉冶平診治一番。

不過,蘇韜對小泉夫婦這對島國人,倒是沒有太多惡感,至少對越智淺香,他難以憎惡。

越智淺香長相符合島國人的審美,臉蛋圓潤,眼角很開,眸光閃爍晶亮。她的身材遠比正常島國女人也要高挑挺拔,肯定在一米六五以上,說話綿軟帶著沙啞的嗲嗲糯音,給人一種天然的親切之感。

現在華夏的審美在蘇韜看來略有點畸形,骨瘦如柴,身無二兩肉的錐子臉女人,被稱作美女,作為較為傳統的蘇韜,很難接受這樣的價值觀。

相對而言,越智淺香略帶有嬰兒肥,身上看上去勻稱而豐腴的儀態,更符合蘇韜的喜好。

「曾經見過一面!」蘇韜無奈苦笑道,「她恐怕是為了自己的丈夫,才會出現在這裡。」

凌玉不再多問蘇韜,他從蘇韜史無前例的凝重表情中,能看出,接下來將會遇到一個極為棘手的難題。

赫連震清了一下嗓音,緩緩道:「接下來我們開始第二輪斗醫,這次以實戰為主,綜合考慮大家在治療難症病人時的辦法與手段。這一次治療,不再進行會診,大家各自需要拿出看家本領,給出合理的診斷方案,給大家一小時的時間,結束時我要看到一整套的報告。」

眾人臉上流露出凝重之色,第二輪果然比第一輪難度要更高。

第一輪,雖然給了殘缺的病例,但只要有經驗的醫生,還是能從殘血的信息中找到蛛絲馬跡,分析出病人的問題在哪裡!

但第二輪,什麼信息都不給你,需要你自己通過各種各樣的檢查,分析出病人的病情。

韓娛重生之月光 一般的醫院,各項工作是分開的,放射科的醫生負責透視、造影、CT、MR檢查,檢驗科負責檢查血、尿、糞便,而輸血科負責配血發血等,按照赫連震的意思,現在所有的工作需要一個人來負責,這主要是考察候選者的綜合素質。

歐陽德、季冬和、彭瀚逸三人都是西醫專家,所以對檢查流程並不陌生,但他們平常都有助手做好各項數據,所以處理起來稍微有點緩慢。

等赫連震宣布開始,他們就先後開始給小泉冶平取血、驗尿、拍片等工作。

雖然第一輪的結果沒有公布,但蘇韜和凌玉兩人表現優異,肯定領先,所以這三人隱隱也有競爭的苗頭。

畢竟原本他們認為淘汰掉凌玉和蘇韜,他們就可以包攬三個名額,現在情況有所變化,他們三個人勢頭不對,他們必須要爭奪名額,不然的話,蘇韜和凌玉倘若有一個人入選,他們之中也面臨著被淘汰掉一個。

考慮到增加難度,小泉冶平不能對醫生說出自己的病情,一切都要靠醫生自己的經驗和手段。

輪到蘇韜診治,他搭了一下小泉冶平的脈象,微微沉吟,嘴角浮出苦笑。

比想象中還要眼中,竟然是「真藏脈」!

《素問·玉機真藏論》記載:「真藏脈見,乃予之期日……諸真藏脈見者,皆死不治也。」

簡而言之,小泉冶平的脈象是死脈!

真臟脈是五臟真氣敗露的脈象。五髒的病發展到嚴重階段時,由於該臟精氣衰竭,胃氣將絕,而各顯現出特別的脈象,但均沒有「胃、神、根」的脈氣,尤其沒有從容和緩之象。

一般來說,五臟有一處出現真氣敗露的脈象,病人就離死期不遠了。

然而,小泉冶平的脈象出現了多處敗露跡象。

心脈堅硬而搏手;

肝脈弦硬勁急,脈體的緊張度很高,切按下去像觸刀刃般繃緊;

脾脈軟弱無力,快慢不勻;

肺脈大而空虛;

腎脈搏手若轉索欲斷或如以指彈石般的堅實。

浮愛 一般來說,無脈有其一,就離死不遠,小泉冶平五脈都絕,還能活著,已經是一個奇迹。

之所以小泉冶平還沒有死,一方面因為有良好的經濟基礎,所以能夠及時給身體補充能量,另一方面因為小泉冶平的心態還不錯,保持比較平穩的心情。

小泉冶平的生命之火,其實不僅脆弱,還飄搖不定,只要輕輕地吹口氣,指不定就會滅了。

蘇韜望向站在不遠處的越智淺香,心裡暗嘆了一口氣,這女人倒也挺幸運,雖說嫁了個老頭子,但這老頭子活不了太久,也省得她將青春白白浪費了。

當然,並非蘇韜沒有人性,而是小泉冶平的病,已經病入膏肓,無葯可治了。

隨後,凌玉也跟蘇韜一樣,給小泉冶平搭脈,一向風輕雲淡的表情,也露出了凝重之色。

雖然知道小泉冶平無葯可治,但蘇韜知道這是在斗醫,所以他還得確定小泉冶平得的是什麼病。

在歐陽德等人的驚訝目光中,蘇韜熟練地挑選西醫儀器設備,開始對小泉冶平進行取樣測試。

當然,因為有診脈的參考,所以蘇韜檢查的項目也極少,主要是對血液進行了檢測,而且檢測的項目也比較少,取血量也要比歐陽德他們少很多。

就當蘇韜取樣結束之後,凌玉也開始給小泉冶平取樣。

歐陽德、季冬和、彭瀚逸,三人的面色頓時有點難看,因為他們意識到,蘇韜和凌玉並非只會中醫,對西醫檢測也不陌生。

此刻,他們的心情也越來越糟糕,因為這兩個年輕人給他們的威脅太大了。 一個小時的時間悄然逝去,氣氛比較緊張,所有人臉上都帶著凝重之色。

五名候選者在斷診方面,雖然有快慢先後,但他們都順利地檢查得出,小泉冶平得的是絕症——癌!

儘管醫學水平再不斷提升,但任何病只要與「癌」掛鉤,誰都沒有把握徹底根治。

而且,小泉冶平得的癌症,還處於晚期,癌細胞擴散到全身及五臟六腑。

雖說像歐陽德和彭瀚逸都是癌症專家,但對小泉冶平的病情也是束手無策。

赫連震拿到了檢查結論,暗自點了點頭,這幾人的結論一致,都認為小泉冶平得了「惡性淋巴癌」。

當然,蘇韜和凌玉的結論與西醫有些不同,既點出了「淋巴癌」,又給出中醫的病症,屬於「惡核」、「失榮」、「積聚」的範疇。

季冬和首先開口道:「病人的病情已經到了癌症晚期,他似乎從未接受過化療,如果現在用化療的辦法,或許還能讓他多活一段時間。」

歐陽德卻是搖頭道:「病人的身體狀況極其糟糕,化療不僅會殺死癌細胞,對他的身體器官也有損傷。他之所以至今還能走路,也是因為沒有接受化療的原因,否則,早就癱瘓在床上了。」

季冬和見歐陽德否定了自己的診治方案,不悅地質問道:「那你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歐陽德對季冬和略有不滿,沉聲道:「以藥物治療為主,控制癌細胞的擴散。」

季冬和不屑地笑道:「那就是讓病人等死咯?」

彭瀚逸性格比較低調,這時候輕聲說出自己的意見,「病人身上多處有癌變,手術的辦法顯然不可用,不如用放療的辦法。」

西醫治療癌症,一般有三種武器,「刀割」、「化療」、「放療」。

刀割,是用手術刀割除癌變的組織。

重生之國際倒爺 化療,是用化學物質殺死癌變的組織。

放療,是用放射性射線攻擊、殲滅癌細胞。

總而言之,都屬於一刀切的辦法。

季冬和與彭瀚逸的策略在歐陽德眼中,屬於破罐子破摔,歐陽德接受過許多癌症患者,極少採取化療和放療。

不少西醫在治療癌症的時候,都採用這種辦法,當病人已經到晚期,也不管病人的身體吃不吃得消,就是化療與放療,結果導致病人死得更快。

偶爾有幾個能存活下來的,就加以鼓吹,誤導病人認為,化療和放療是唯一的有效的辦法!

赫連震聽著三名西醫的討論,微微搖頭,這都是常規的辦法,像小泉冶平這種有經濟實力的人物,怎麼可能沒有接受過類似的提議呢?

相對而言,歐陽德的建議比較穩重,也是小泉冶平此前採用的治療辦法。

穿書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肝 不過,小泉冶平相信中醫,所以採用的藥物,也是以中醫為主。

赫連震暗嘆了一口氣,在這場比試上,中醫那邊有明顯的優勢。

赫連震很快反應過來,其實這是一種錯覺。

正常的中醫,連西醫的儀器設備都不會操作,所以辨別病症的時候極有難度,也是遇到了蘇韜和凌玉這樣中西醫兼修的全才,所以才會呈現出一面倒的趨勢。

只能說,在蘇韜和凌玉的面前,三個具有良好學歷的西醫專家,顯得有點弱。

赫連震望了一眼一言不發的蘇韜,沉聲道:「你的結論是?」

蘇韜如實道:「小泉冶平的病,已經神仙難治!按照現在的狀況發展下去,不會超過一個月,就會因身體器官衰竭而死。」

原本蘇韜通過望氣,覺得小泉冶平能活一年,現在想來,自己竟然走眼,被小泉冶平的氣色給「欺騙」了。

主要是因為小泉冶平出席公共場合,會進行簡單的化妝,掩蓋了氣色,加上他每天服用溫補的藥物,所以光從望氣,無法看準。

氣色可以通過化妝迷惑人的判斷,但蘇韜通過脈診之後,基本確定了小泉冶平的真實情況。

蘇韜的望診之術很厲害,但也有走眼的時候,所以深知望聞問切,幾個步驟一個都不能少,在給病人斷診的時候,切忌盲目自大,少走一個流程,都會出現差錯。

赫連震點了點頭,他們這些評委其實都事先了解過小泉冶平的病情,都作出了僅有一個月壽命的結論。

小泉冶平之所以能成為第二輪試醫患者,一來是因為島國大使館通過外交部申請,衛生部這邊必須要給點面子;二來,這樣的難度,也能體現國醫選拔的門檻。

第二輪斗醫,評委沒有給出勝出的標準,非得要求候選者給出徹底解決的辦法。而是在考核的過程中,綜合考量候選者的反應與綜合實力,然後進行打分。

畢竟小泉冶平的病太難治了!

王氏醫館兩大中醫聖手,都謝絕治療,一門兩御醫,那兩位是醫界極有名氣的傳奇人物。

國醫選拔,非常嚴謹,他們製造出各種難題,是為了更好地展現出候選者的綜合實力。

西醫三人的表現,明顯沒有中醫兩人更好,因為西醫那邊給出的診治方案都比較常見,而且病人絕對不會接受這樣的診治手段。

從小泉冶平過去的治病經歷,就能看得出來,他是一個不喜歡手術、化療、放療手段的病人。西醫三人僅有歐陽德提出保守治療的辦法,隱隱猜出了病人的心意。

赫連震因此對歐陽德的此番檢查結論,打分也略高一些。

從目前來看,凌玉、蘇韜、歐陽德,三人評分處於領先位置。凌玉比蘇韜還領先一些,主要是第一輪的斗醫,凌玉是主要的診治醫生。

中醫在給病人治病的過程中,猜度病人的心思,也是一種本領和技能。

當然,站在西醫角度,並沒有這麼多門門道道。

大部分西醫給病人治療方案的時候,都比較教條,不會詢問你的想法,而是給你冷冰冰的講解各種治療辦法的風險性,最後等你同意了,再讓你簽署一份免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