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讓大供奉罵娘的是,三方實力突然交匯。儘管他的防禦還在,可唐宋的三方力量凝聚之後迅猛炸開。

轟!

伴隨著巨大悶響,空間竟然被鎖死,大供奉想趁機倒飛都飛不了!

顧不得細想,大供奉趕緊將防禦收縮,儘可能保護自己的身體。

嘭嘭……

能量罡風不停的炸開,大供奉只覺自己的防護被轟得不停爆裂,炸得他氣血翻騰。這招式也太怪了,一個人竟然能掌控能掌控三種力量,而且還能互相轟炸。

爆炸很快平息,唐宋並沒有趁機衝過去,實在是消耗不小。確實是控制三種力量,一種是金色元氣,一種是黑水提煉出來的黑色力量,另一種則是天罰之力。

也就是這幾天,他才發現三叉能掌控黑色力量,只不過要配合天罰之力使用,單獨情況下是很難的……

大供奉被轟得衣服破爛,臉色鐵青的往後飄飛。強忍著氣血翻騰,咬著牙盯著遠處的唐宋,陰沉道:「想不到,你竟然一人掌控三種力量,難怪如此囂張。」

唐宋扭送脖子,甩動雙手道:「這都沒能把你打趴下,不得不承認,你確實很強。不過,我可沒說要結束。」

大供奉嘴角一抽,大聲怒喝:「小子,你當真以為我奈何不了你……你,找死!」

話都沒等說完,唐宋已經衝過去。這回不再玩什麼花俏了,直接用金色元氣狂轟。這也是最划算的攻擊方式,而且能不斷地補充……

大供奉雖然受了傷,卻也不含糊,咬牙切齒的阻擋。天空總算不停的迸發悶響,罡風呼呼作響,可算是正常的對戰了。

下方觀戰的人也看不到人影,只是看到天空迸發的金光和白光,還有周遭呼啦啦的能量罡風。

「這小子可真是,撼天動地啊。」南宮先生由衷的感慨,「五段靈聖,竟然只能跟他糾纏。」

「他好像掌控了黑龍山的黑色罡風。」北先生微眯著眼,「當真是奇才,只要是力量,到他手裡都能掌控,而且對空間的領悟……只怕他跟李牧學了不少。」

轟!

沒等多說,天空又發出悶響,空氣頓時停止流動。抬頭望去,唐宋跟大供奉對轟,兩人不停的輸出元氣,壓迫彼此…… 他的話讓我驚愕不已,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他是怎麼知道金蠶蠱化繭的事?,這件事我還沒告訴過給其他人,除了我之外,應該沒有人知道纔對。

“你不用感到驚訝。”見我一臉驚訝的樣子,他開口說道。“我也有一個金蠶蠱,所以對於金蠶蠱氣息的變化,感受的很準確,其他人看不出來的事情,我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原來如此,難怪陳柏會說他在蠱術界是個響噹噹的人物,光憑這一點就能看出他不一般。

戀戀風塵:冷麪總裁不可以 “是的,前輩。這次是金蠶蠱的第二次化繭了,不知道能不能順利完成破繭。”我有些擔心的說道。

金蠶蠱的化繭一次比一次難,過程也一次比一次時間長,上次金蠶蠱第一次破繭的時候,我真的就像是快要死了一樣,那種疼痛就像是有人在你肚子上不斷的用錘子捶似的,讓人痛不欲生。

這次的第二次破繭,肯定比第一次還要困難,就算金蠶蠱受得了,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受得了,所以從金蠶蠱第二次化繭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擔心這個問題。

“小子,看來這隻金蠶蠱傳給你是傳對了,張平之果然沒看錯你。”楊立安緩緩的說道,語氣終於有了一絲生氣。“你和我說說你的金蠶蠱是吞噬了什麼蟲蠱才化繭的?”過了一會,他問道。

我說第一次是吞噬了人面蝶蠱,第二次是這次我們到平陽山的墓裏面去,遇到的一隻赤紅色蟲蠱,具體是什麼蟲蠱我也不知道。楊立安沉默了一會,沒多久又繼續問我那隻赤紅色的蟲蠱是什麼樣子的,讓我給他描述一下。

既然他這麼說了,我只能回憶當時在墓裏的情況,然後把能記起來的,關於那隻赤紅色蟲蠱外形給他描述了一下,他聽了之後頓時發出一聲驚呼,直接從牀上站了起來。

“什麼!?”不知道是不是他猜到了那隻赤紅色蟲蠱是什麼蟲蠱,聲音聽着都有些激動。

“怎麼了?”我心裏疑惑,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站在原地,過了一會才嘆了口氣,說算了,那隻被我金蠶蠱吞噬的蟲蠱,其實是一種十分珍貴的蟲蠱,而且現在這種蟲蠱已經沒了,那個墓裏面的很可能就是現在還僅存着的一隻,沒想到竟然被我的金蠶蠱直接給吞噬了,實在有些可惜。

他的話也讓我愣住了,雖然知道那赤紅色蟲蠱肯定很厲害,畢竟天羽閣的人去那座墓的一個目的就是爲了得到那隻蟲蠱,只是沒想到竟然會這麼誇張。

“不過,這也是你金蠶蠱的氣運,看來你這小子有些學習蠱術的天份。”楊立安沒有生氣,而是看着我點了點頭。“把你成功孵化出來的蟲蠱,拿給我看看。”

他朝我伸出蒼白的手,對我說道。

我急急忙忙從包裏取出兩個裝着蟲蠱的土罐遞給他,放到了他的手上。他拿過土罐,打開罐子看了幾眼罐子裏面的蟲蠱,然後點了點頭,說不錯,這兩罐被我成功孵化出來的蟲蠱成長的都還挺不錯,看來我已經掌握了不少蠱術方面的知識。

“哪裏哪裏,我只是略微懂些皮毛,要學的東西還多了去了。”我抓着頭,謙虛的說道,其實心裏早就樂開了花。

他重新蓋住土罐,把兩個罐子放到一旁,圍着我轉了幾圈,還一直盯着我看。他一句話也不說,就這樣圍着我轉,他的臉都埋在兜帽的陰影下,我都看不到他此時到底是什麼表情。被他這樣看得渾身不自在,但也不敢亂開口說話。

等他停下步子之後,對着我點了點頭。“嗯,不錯,你在蠱術方面還是有些天賦的,只可惜你已經拜入了陳老門下,不然我一定收你爲徒。我已經很久沒看中一個人,讓他做我的弟子了。”

被他說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過聽着還是很開心。

他說我真是幸運,遇到了現在這麼一個局勢狀況,要不是因爲這樣,我怎麼可能在已經拜入了陳柏門下學習術法的同時,也能學習蠱術,而且還擁有金蠶蠱這麼重要的蟲蠱。要是放在以前,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就算偷偷學了,被發現之後一定會直接被逐出師門。

“你也不要驕傲了,雖然你成功孵化了兩種蟲蠱,但這兩種蟲蠱只算是很普通的蟲蠱,飼養也沒那麼困難。任何學問都講究循序漸進,需要一點點的認真摸索,不能急於求成,你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可不能浮躁了。”楊立安語氣低沉,耐心的說道。

我趕緊點頭,說自己明白,一定謹記他的教誨。

於是他開始和我講一些學習蠱術需要注意的東西,還有怎麼分辨蟲蠱的作用,怎麼樣使用之類的東西,有很多都是我手上那本蠱書裏沒有的,聽得我受益良多。

不知不覺我在房間裏帶到了晚上八點,正在我意猶未盡的時候,楊立安停了下來,說時間不早了,讓我回去了。今天給我講的那些東西對於我這個不是蠱術一派的人來說已經夠用了,原本陳柏讓他教我的時候,他只想教一兩點應付一下就行了,不過和我聊得還不錯,他就多講了不少。

“你回去之後,就多加練習吧,還有大概半個月之後你的金蠶蠱應該就會到了破繭的時間,到時候你來找我一趟,我幫你度過破繭的階段,不然恐怕很危險。”在我準備出去的時候,他又開口對我說道。說他到時候會通知陳柏,我只要過來就行。

我心裏頓時大喜,有他這句話,我鬆了一口氣,原本還很擔心的我,也稍稍安心了一些。

“那就多謝前輩了。”我躬身感謝道。

他擺了擺手,“沒事,你出去吧。”

等我出去之後,陳柏已經沒有在沙發上坐着了,而是在屋子裏來回走着,見我出來了,趕緊走了過來。“怎麼這麼久纔出來,這都晚上了。”

我說沒辦法,楊立安給我講了不少蠱術的知識。他有些疑惑,問我難道楊立安沒有爲難我嗎?我搖了搖頭,說沒有,覺得楊立安人挺好的,也沒什麼架子,不像他之前說的那樣性子讓人捉摸不透。

“奇怪,這倒是讓我很意外,不過這樣也好,能讓你多學到一些東西。”陳柏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道。

從楊立安的房間出來後,我把楊立安說我有學習蠱術的天賦,想收我爲徒弟的事告訴了陳柏,陳柏聽了後十分的不滿,冷哼道:“哼,他想得美,你註定是我陳柏的弟子,誰也沒辦法改變。”

說完,就大步走向電梯,還催促我快點,我趕緊跟了上去。 絢爛,天空中的白色元氣跟金色元氣互相泯滅發出七彩光芒,整個天空絢爛多彩,格外迷人。

兩人誰也不讓誰,死命的往中間壓迫。沒有罡風,也沒有狂風,空氣極度安靜。

整個帝都的人都在抬頭觀望,無不是驚嘆不已……

唐宋緊咬著牙關,不敢有絲毫放鬆的涌動世界內的力量。因為有黑水在世界內,他根本就不怕元氣不夠用。這邊消耗,那邊黑水立即催化轉換,再加上他的世界現在已經非常龐大,儲存的力量比之前強了不少。

對面的大供奉也綳著腮幫,雙手都有些顫抖,心裡毛得很。打了這麼久,這小子居然沒有任何削弱的跡象,著實恐怖!

金色元氣就是不一樣,何況他還能掌控三種力量……

就不停的互相壓迫,也沒有其他多餘的招式。到了這境界,最直接的也就是元氣對耗,看誰能耗到最後。

眼瞅著大供奉的元氣越來越弱,唐宋心頭冷笑,正要加大攻擊。卻在此時,心神猛地一凜,顧不得對峙的快速往後退。趁著大供奉還沒將空間鎖定,閃身跳入自己的世界。

咻!

下方突然飛上來一把長劍,正好穿過唐宋剛才所在的位置。

有人偷襲!

南先生等人臉色大變,暴怒的飛衝上天空:「飛龍門,找死!」

因為唐宋忽然撤走,大供奉的力量失去控制往前轟。還沒等他來得及控制住,唐宋又出現在前方,正好被他的力量餘威衝擊。

可唐宋並沒有對大供奉發動攻擊,右手握著墨俠,暴怒的往下邊沖:「草泥馬!」

呼!

龐大的金色劍芒撕裂天空,迅猛朝著下方屋頂上站著的一個人劈砍。也是個老頭,二段靈聖的實力,剛才就是他偷襲。

整個天空都被巨大的金色劍芒籠罩,那老頭駭然。想要躲閃已經來不及,周遭空間已經被扭曲鎖死,他只能奮勇抬起雙手,竭盡全力的運轉防護阻擋。

嘭!

劍芒劈在對方的防護罩上,那老頭下方的房屋炸開,瓦片四處飛散。好在房內的人早在打鬥開始之前就已經跑了,要不然直接變成粉碎。

那個老頭抵抗了一會兒,轟的往廢墟里扎,塵土被炸起來,地面凹陷成一個大坑。

唐宋沒有再衝下去,陰狠的大罵:「你媽的,不知道偷襲別人很可恥嗎?大爺的,以為老子打不死你?」

要不是他的神念反應足夠快,剛才肯定被偷襲成功。正跟大供奉對耗的關鍵時刻,忽然有個靈聖出擊,這尼瑪想氣死人的節奏!

顧不得體內力量翻騰,唐宋抬頭看著上方的大供奉,語氣更是陰冷:「老頭,看來今天我不打爆你們,你們真當我好欺負了。」

咻!

話音未落,唐宋已經化作一道金光往天空飛梭,轉眼消失在所有人都視線內。

大供奉猛地抬起頭,心頭又是一涼。想要閃身躲避,可是周遭空間再次被扭曲。這時候就算跑,損耗也非常大,還不如等待對轟。

呼呼……

帝都上方的天空忽然颳起一陣狂風,也就一個呼吸不到,天空上竟然形成一朵奇怪的雲彩。半變黑半變白,而且快速旋轉,正好就在大供奉的頭頂。

已經衝上天空的南北先生等人嚇了一跳,也不顧周遭空間扭曲,竭盡全力衝下去。大供奉也很想跑,可是那黑白雲就籠罩在他的頭頂正上方,他根本就跑不掉。

「給我下去!」

「哈!」

在唐宋怒吼的瞬間,大供奉也跟著暴怒大喝,所有力量都爆發出來。黑白雲迅猛往下壓,大供奉的力量則是往上沖。

轟!

震耳欲聾的悶響,可是並沒有任何罡風,兩股力量對碰,絢爛的雲彩從兩者觸碰的中間快速蔓延,整個天空都變得繽紛多彩。

僅僅是維持了不到兩個呼吸,又是轟的一聲悶響,大供奉被轟得往下落,唐宋壓著黑白雲往下。一邊下落一邊吐著鮮血,看著壓下來的黑白雲,大供奉的心頭涼得很。

嘭!

大供奉砸在宮門前的空地,周遭泥土層層先飛。也在這一瞬間,唐宋穿透黑白雲,拳頭砸在大供奉的胸口,硬生生給了一拳。

噗……

大供奉不自主噴著鮮血,唐宋則是翻騰往後,正好落在搖晃的宮門屋頂上。

上方的黑白雲停止旋轉,慢慢的潰散。唐宋的衣服有些破敗,臉色也有些發白,可他的周身依舊散發著濃厚的戰意,可謂是威風凜凜。

整個帝都變得極度安靜,無論是看見還是看不見,都被剛才這一幕給驚呆了。平白無故形成巨大的黑白雲,而且還能往下壓,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南北先生和陛下等人更是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看著被轟入地下的大供奉,一個個腦子嗡嗡作響。

五段靈聖,竟然被打敗了?!

右手一橫,墨俠再次出現在手中,唐宋冷冷的俯視著地面下還沒死的大供奉,喉嚨發出低沉的聲音:「我再說一次,凡是挑釁帝國者,死!」

聲音層層穿透,回聲一陣一陣的,響徹整個帝都……

強勢,霸氣!

大供奉躺在土坑裡,嘴角掛著鮮血,兩眼直突突的看著屋頂上的唐宋,竟然有一種屈服的衝動。

沉了口氣,唐宋繼續冷哼道:「今日,我留你一命,他日飛龍門若是不來給我個解釋,我定會帶你上飛龍門,滿門抄斬!」

嘶……

眾人不自主倒吸了口涼氣,聽著都感覺渾身發冷。飛龍門可是僅次於青華宗的存在,居然被逼到這等地步?

震撼!

大供奉顫動嘴唇,想要說什麼,只可惜剛張嘴又開始噴血,隨後便暈了過去。

唐宋這才收了威壓和墨俠,閃身朝著自己的住處飛掠而去:「陛下,暫時將他關押起來。我倒要看看,他們飛龍門有多橫!」

本來不想那麼狂暴,可飛龍門居然有人偷襲,簡直讓他爆炸。

只不過,爆炸的後果是,世界又開始鬆動,力量被抽得太多,已經開始崩塌,得儘快回去修補…… 震撼,整個龍華帝國的帝都前所未有的震撼,就連不懂事的小孩也都驚呆了。

安靜了好久,一陣歡呼忽然穿透雲霄,四處都是激動地鬼哭狼嚎。

這輩子能見到如此精彩的對戰,值了!

雖然中間好多都看不清,可最後那一下格外真切。這才是真正的高手對戰,牽動天地力量!

「唐先生,贏了?他,他打敗了飛龍門大供奉?!」

「哈哈,值了,這輩子值了。這才是真正的靈聖對戰,比之前還要精彩,哈哈……」

「不可思議!唐先生竟然……唐先生萬歲,帝國萬歲!」

各種歡天喜地的嘶吼,整個帝都分外的熱鬧,不知道的還以為敵人攻城,帝都要淪陷了。

南北先生等人也回過神來,震驚的相互對望,隨後便閃身飛到土坑旁邊。大供奉已經暈了過去,被打得內臟移位,傷得不輕。

至於那個偷襲的老頭,卻是雙腿插在廢墟里,兩眼瞪大,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死了,七竅流血……

可怕的戰鬥力,這才多久,唐宋竟然成長到如此地步!

看著死透的老頭,陛下背後涼颼颼的,低聲咕嚕:「幸好,幸好他對皇宮極度信任。」

如果是敵人,那可真是毀天滅地,一個人就能把皇宮幹掉。

血妖姬 南宮先生也是苦澀的呢喃:「是啊,而且他的心思也不在我們這些人身上,要不然……只怕,青華宗宗主才能跟他對抗了。」

才多久,之前對抗二段靈聖都傷得不輕,現在卻已經把五段靈聖打趴下……

唐宋可沒心思管他們怎麼想,飛掠回到家,趕緊衝進房屋。剛進門,喉嚨猛地翻騰,鮮血不自主噴涌而出。

擦拭鮮血,唐宋面色發白的罵著:「媽的,等我進入第三層,非得一手捏死一個,娘的!」

其實他也沒想到自己能強勢到這等地步,從黑龍山回來之後,元氣不停的上漲,再加上控制了三種力量,他也是知道自己變得很強。可今天對戰大供奉,他也是想著放手一搏,反正大供奉這種人肯定是要面子,對轟相對容易一些。

要不是因為有那個老頭偷襲,唐宋真不會那麼狂暴。不過,狂暴還真爽,一直狂暴一直爽!

塞了好幾顆中黃丹,然後盤腿在床上。沉了口氣,卻是將煉丹爐放出來,煉丹爐內盛放著黑水。與此同時,唐宋還在床上放了一大塊天靈石。

這也是他最近才發現的,天靈石跟黑水的力量正好相對。可奇怪的是,這種相對並非排斥,而是相生!

穿越之安意人生 方才那黑白雲,也是他通過對這兩種力量的領悟,改造自己的金色元氣和天罰之力融合形成。

唐宋發現,只要明白力量本源,什麼招式都容易創造,而且創造出來的招式破壞力不是一般的強大!

其實很多招式他在自己的世界里演練過好多次,他的世界如今已經龐大到足夠演練,何況他自己又能控制爆炸力,不會自己把自己的世界轟得崩塌。

呼呼……

空氣中的靈氣不停的朝著唐宋的身體飛竄,天靈石和黑水之內也散發出一白一黑力量,順著他的皮膚進入到體內,再進入到世界內。

正在搖晃崩塌的世界吸收到力量之後漸漸平息,只是,似乎修復速度有點慢,世界內的空間裂痕到處都是。

嗤嗤!

心神內傳來細微聲響,唐宋將神念探入世界,驚奇的發現被包裹在黑水之中的那一株黑白菜好像在顫動。

奇怪,那不成這黑白菜也受到影響了?

不自主將黑白菜拿出來漂浮在跟前,黑白菜上立即散發出濃厚的黑色力量。跟黑水的力量相比,這一股力量極為柔和,而且很容易跟天靈石的力量融合。

唐宋喜上眉梢,將煉丹爐收起來,左邊放著龐大的天靈石,右邊放著黑白菜,然後繼續療傷。

果不其然,黑白菜的催化作用更強,不但能融合天靈石的力量,還能牽引空氣中的靈氣,融匯到唐宋體內的時候已經能快速轉化為元氣,速度要比之前快了不少。

這黑白菜可真是寶貝,沒有泥土也能活著,著實奇怪……

也不知過了多久,唐宋才感覺世界內的空間裂痕被修復,體內的傷痕也總算康復。只是,他的實力並沒有能完全恢復,畢竟世界內的力量被抽離太多,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重新填滿。

就好比人受了傷,就算傷口能快速痊癒,身體機能也會需要一定的時間緩衝……

重重的吐了口氣,唐宋慢慢睜開眼。側頭看了一下,卻發現旁邊龐大的天靈石已經變成粉末,應該是力量被抽取的結果。

再看那黑白菜,驚奇的是,一片葉子掉落,中間微微打開,好像是要開花?

小心意捧起黑白菜看了一下,也沒能看到裡邊到底是什麼,神念依然進不去。不過應該不是枯萎,雖然掉了一片葉子,可剩下的葉子反而更加黑亮了。

沒有仔細研究,唐宋收好之後下了床。依然是天亮,唐宋扭著身子拉開房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