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陽升起的同時,天空中就落下了一道光柱,它均速下降著。

按照以前的經驗,這個罐罐也會在落到地面時才可以被撿被搶,飛上去接是不管用的。

那她現在站屋頂上不知行不行?

她等著光柱落到差不多的位置就伸手去握,果然一握一個空。

還是要到地上去。

她只好飛到地上,順手戴上面具,因為現在神舍的工作人員開始活動了,她在屋頂上時還好,站在外面很容易被發現,戴上面具他們就不知道是誰了!

光柱落下,罐罐開始露出真身,這個罐罐長得像個可樂。

她握住可樂罐頭,剛準備捏碎就看到仍在屋頂上的九尾狐被一下子套走了!

套走了?

她定睛看去,竟然是一道金色光圈套住了他,瞬間把他給抓向天空中。

她反手把異能裝進格子,雙足一蹬就飛向九尾狐,抬手就拿出精靈弓。

九尾狐大叫:「這是太上老君的……!!」話沒說完,他就消失在天空之上的一個男人的兜兜里了。

天空之中站着三個人。

為首一個中年男人,看起來像個戴眼鏡的房產中介或輔導機構的老師,會忽悠人,挺不得志的那種。

另外兩個都是年輕人。

收走九尾狐那個人看起來也很普通,路人臉,二十七八歲。另一個年輕一點,也是路人臉,十七八左右。

這個十七八的最奇怪的是,他握著一把看起來挺普通的長劍。

不像簡青林的光劍,一看就不是正常的東西。

他手中的劍沒發光,也沒變形,似乎很普通。

但他們三人全都站在高空之中。

那個輔導老師看了她一眼,對那個少年說:「徒兒去吧,這就是你的對手,勝過她,為師會賜你無上仙法。」

那個抓走九尾狐的男人笑着說:「師傅,小師弟剛剛出師,眼前這個女妖怪並不尋常,師傅雖是想歷練小師弟,也要防著小師弟會受傷。何不先助小師弟一招呢?『

輔導老師點頭:「你大師兄言之有理。」然後轉過來對謝霖說話。

謝霖從剛才就聽得滿頭霧水。如果不是她已經先接觸過簡青林等異能者,只怕早就將這些人當成是現代修仙門派了。

這些人應該都是異能者。但他們到底是明知胡犯的忽悠別人,還是先把自己給忽悠傻了呢?

但這個輔導老師是領頭的。

如果這就是她的大災,那可真是麻煩了……她未必能以一敵三。

謝霖趕緊拱手:「這位大師有禮了,不知仙師為何一見面就指我為妖怪?」

——好漢不吃眼前虧,看能不能糊弄過去!

輔導老師笑一笑:「我若就這麼除了你,想必你是不服的。我就先告訴你。你現在不是妖怪,日後卻會為惡一方。我這徒兒就是死在你的手中。我既然先看到這一幕,就帶他先來取你的性命了。」

謝霖:「你能預言未來?」

輔導老師莊嚴道:「前算五百年,后算五百年。我不過將將入道而已。」

這個預言能力真不錯,看到敵人就趁敵人弱小時先幹掉。

謝霖能屈能伸:「大師如此高深,小女子深感羨慕。大師既言我為惡,何不趁我還未為惡教化於我?若能拜在大師座下,與這位小師弟做一對師兄弟,那我以後又怎麼會害了我的同門師兄呢?」

兩個年輕人都愣了一下,特別是那個年輕的,手中的劍都要收回去了,回頭看他師傅。

只有輔導老師不為所動,「你本性為惡,且狡猾成性,我不敢信你。既然你言稱不會再為惡,就跪下束手就縛吧。」

謝霖麻利跪下:「好。」

輔導老師愣了。

兩個年輕男人顯然沒想到會是這樣。大師兄突然說:「既然如此,你可願交出你剛才得到的法寶獻於師傅?」

謝霖:「我願意。」說罷手一翻就拿出了剛才拿到的可樂罐,「我不敢起身,還請兩位師兄自行取走。」

大師兄更狡猾,指揮小師弟:「師弟,你去拿。」

小師弟看輔導老師,等老師點頭,他才步雲而來。

謝霖的嘴是很甜的,以前灌簡青林迷湯時灌得非常順手了,現在看到這個小師弟最年輕,想他也應該最好說話,心最軟,誇他道:「小師兄步法高妙,我只會在天上爬,不比小師兄身法輕巧。若我能僥倖入門,還望小師兄多多指點於我。」

小師弟話都不敢接,一手舉劍,似乎是防着她偷襲,一手猛得搶走可樂罐。

謝霖自始至終都一臉誠懇。

小師弟平安拿到異能也有點不敢相信,他拿着異能回去給那個輔導老師:「師傅,給。」

輔導老師一直盯着謝霖,十分不解,又有些得意,接過異能罐就不免低頭看它。

說時遲那時快!謝霖手一翻就將格子裏她留下的萬花筒拿在手裏捏碎!同時心中幻想激光眼異能。

就是簡青林說過的那個殺人不眨眼,無差別亂掃射的異能。

大師兄發現不對,大喊:「師傅小心啊!」

但已經晚了。

謝霖裝上激光眼根本無法控制,她先看那一對師徒,兩束激光筆直的射過去,瞬間洞穿了那兩人!聽到大師兄的聲音還掃過去一眼,紅色的激光橫掃過去,大師兄根本來不及躲就被掃了個正著,整個人斷成了三截。

這時那個輔導老師大喊:「妖怪!受死吧!」他伸手一翻,一隻鐵塔當頭罩來!

謝霖兩隻眼睛看過去都沒用,想瞬移都沒躲過,瞬間就被鐵塔罩住了。

跟着她就到了一處金燦燦的地方,她舉目四下查看,激光在金色的塔內四處掃來掃去,噼噼啪啪一陣劇響,到處都被激光劃得是道道。

但激光眼的激光竟然不能突破這個鐵塔。

塔外,陳光遠看兩個徒弟的屍體都掉在地上,日本寺里的人都開始驚恐起來。

沒辦法。

他只好落下來,捏了個火訣,將整個日本寺都燒光,連兩個徒弟的屍體都燒光了。

然後撿起大徒弟的乾坤袋匆匆離開。

明明他趁這個女人還沒有強大起來的時候就找到了她,結果仍是被她殺掉了兩個人。雖然現在他把她關在了鐵塔里,但她早晚還是能出來的。

這可怎麼辦……

放出來,他打不過她。不放出來,他又沒辦法毀了塔,就更沒辦法連她一起殺掉了。

只能找別人了。

從未來看,她和另一個異能者有仇,總是打起來,不如就去找他吧。

就是不知道名字,只知道長相。

陳光遠只好繼續占卜,希望可以卜出這個男人在哪裏,這樣他就可以去找他了。

塔里,謝霖放電也沒用,大吼也沒用。

幸好她的格子在,台式電腦們沒有電源暫時動不了,筆記本可以啊!她讓電腦們查信息,它們認為這很有可能是托塔李天王用來抓哪吒的寶塔。而哪吒不是自己逃出來的,是放出來的。

她盤腿坐下,從格子裏取出吃的喝的。

先休息一下吧。

這就顯出她能力不足來了。西方的異能有了,怎麼能忘了老祖宗的異能呢。她一定要找幾個神話異能裝備上。

如果能平安出去的話。

※※※※※※※※※※※※※※※※※※※※

晚安^^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魚粉5個;涵容3個;我錯了、不吃蟲的翠鳥2個;野吾、FANYG、Annie、麵包、漠莎、劉明明、沐花花、周綰綰、油炸小年糕、松鼠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終於可以叫abu了99瓶;我錯了80瓶;月灬痕54瓶;丸子、22336333、JML、八神家的小貓、Aurora、千陌、驕陽50瓶;大夢、蘇厭施40瓶;冕下39瓶;紅色y貝魚35瓶;龍文章的龍烏鴉、西瓜星、linlin30瓶;溫喚洵、鏡淵29瓶;企鵝小姐、吃米的蟲、文心、rocielking、Coffeecat、章魚小丸子、21151012、小艾、白白的白白、32497876、修斯、劉明明20瓶;私家鐵路19瓶;墨墨17瓶;毬16瓶;min15瓶;瑾風、繁花似錦、天箴、夢_Nydia、肉吃愛猴小、莫蘭momo、世有明燈千萬盞、荔枝、不愛、蘿蔔鹹菜各有所愛、shadow、七月、關於否、南呂拾、閑人糯米、有貓的閣大碗、小葉子、南鳶北鷂、顏小言、王浪浪、小錦、滾滾可愛、HAHA10瓶;雪千年、玉藻、麵包、小么、睡咖、八味中草藥、沐花花、蘿莉才不矮!、唐澤沒有光9瓶;222、菠蘿包8瓶;孤鴣鼓固、Carol6瓶;有你的夢一點都不甜、Action、@@@@@、憨憨豬、Vowels、粉紅魚、估衣、susu、木曉、風瀟瀟雨綿綿5瓶;SeeYure、芝花、一個用來看書的小號、做一個舔狗4瓶;Shirley、總管大人、奔跑的小雞、妄念3瓶;Bluesky、我為太太撞大牆、誤拂弦、吧啦吧啦、夏威夷風格、青蘇yoooo——、明意2瓶;桃子、賢愚、蘿蔔餡、星如雨、此刻是一枝花、卿閣、Maxine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轟~」

就在莫瑄要痛下殺手的時候,宇文護身上突然爆發出璀璨的光芒。

一個人形虛影從他身上浮現出來,帶著恐怖的威壓降臨。

卧槽!這是什麼鬼東西?

莫瑄反應非常快速,光芒剛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放開被他壓制的宇文護,迅速遠離開去。

這時候,方易也已經解決了其他萬毒教弟子,看見這裡的變故,迅速過來跟莫瑄匯合。

方易眼神疑重的看著浮現出的虛影:「這是什麼東西?」

莫瑄看著虛影若有所思的回道:「應該是一個強者的意識投影…沒想到這個萬毒教弟子還有點背景!」

像這種意識投影,一般都是強者留給嫡系後輩的最後保命手段,是有一擊之力的。

當然這投影最大的倚仗就是這元嬰期威壓,就像是降維打擊一樣,這威壓一出,只要是境界比他低的,十分實力能發揮出五分就算是不錯了,有的甚至被壓制的動彈不得。

不過幸好這威壓對莫瑄無效!

不知道是因為他精神力強大並且變異的原因,還是空間的原因,反正莫瑄早就發現,一般的精神壓制對他無效。

宇文護本來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峰迴路轉,自己身上居然有一個強者的意識投影,要知道意識投影只有元嬰真君以上修為的強者才能做到。

也就是說他身上這個投影的本體至少都是一位元嬰真君級別的強者。

絕處逢生讓宇文護面露狂喜!

但當他仔細看了看虛影的樣子后,發現這位強者他居然不認識…

宇文護眼神疑惑:這是誰?

虛影沒有管宇文護的疑惑,而是懸浮在宇文護頭頂,居高臨下的面向莫瑄開口道:

「小輩,不管你是什麼人,此人都不是你可以動的,識相的就立即滾…」

本來莫瑄也不是非要殺宇文護不可,看在這個未知強者的面上,放過他也不是不行,可是這個虛影說出來的話和語氣太讓人惱火,這一下子就惹惱了莫瑄。

莫瑄上輩子當了那麼久的女王,那也是有脾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