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劍飛微微地閉了閉眼睛,然後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隨後接著說道:「那天我從咱們的基地出發,本想一鼓作氣,就趕到系統主城的。可是沒有想到,唉,從咱們的基地出發到系統主城,居然還有那麼遠的距離!」

谷幽蘭微眯著眼睛,頗有玩味地聽著劉劍飛的敘述,看那樣子,就好像是在欣賞著一出挺搞笑的戲劇一般,同時,一邊聽著,一邊還不斷地剔著她的手指甲,看上去,顯得十分悠閑的樣子。

「說來你或許很難想到,那一片森林,居然在地圖之上無法找到!因此,說起來令人難以置信!不過,我敢對於發誓,確確實實存在著這樣的一個地方。當時,我在進入到了那一片森林之後,三轉兩轉,居然迷路了!在這種情況之下,我自然也是更加地著急,結果,一急之下,居然無意之間,發現了一個洞口!

「於是,我在慌不擇路的情況之下,便進入到了那一個洞口之中!而這樣一來,我的悲劇也就開始了!你猜怎麼著,我在進入到了那洞口之後,沿著那一條向下的台階不斷地向前走,也不知道究竟走了多長的時間,後來,在一個地方,居然發現了一個牌子,上面標識著『黑暗神殿』的字樣!

「當時我就想啊,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了,那麼,乾脆就一不做二不休,繼續向前趕吧!走到哪裡算哪裡!可是,不久之後,我便被一群骷髏殭屍給圍困住了!當時,也就是多虧了我的娜塔莎替我解圍了,最後,雖然將那一些骷髏殭屍給滅掉了,可是,卻也損耗掉了我大量的子彈!這樣的話,我的那一些的金幣,也就花費得差不多了!

「最後,我就繼續沿著那一條暗道,轉悠了兩三天的時間,最終這才出來了!唉,真是不容易啊!本想是到系統主城去了解一下行情的,可是,卻並沒有想到,居然誤打誤撞地進入到了所謂的黑暗神殿之中!結果,我身上的那點兒錢,都變成了子彈,獻給了那一座黑暗神殿了!事情就是這樣!谷領主,如果有半句假話的話,天打五雷轟的!」

劉劍飛就這樣,三言兩語的,就將自己在黑暗神殿之中的那一段經歷,跟谷幽蘭都說了出來。當然了,劉劍飛也並不傻,至於自己後來被關進了那一座監獄之中,並且遇到了那一位日落國國王明軒的事情,並沒有說出來。

因為劉劍飛知道,有的時候,必須得保全一些屬於自己的秘密的。特別是,像明軒國王跟自己所說的那一些話,聽上去,那簡直就像是一個神話故事一般,很難讓人置信的。

因此,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與其說出來讓谷幽蘭疑神疑鬼,從而影響了她對於自己的這一番話的相信度,因為本來,劉劍飛覺得,谷幽蘭對於自己所說的這一番話,就未必能夠相信多少。所以,關於明軒國王的那一些事情,還是少說為佳,少說為佳!

―――――――――――――――――――――――――

此時此刻,谷幽蘭在聽完了劉劍飛的那一番話之後,並沒有太過強烈的反應,只是淡淡地說道:「完了?就這些嗎?」

「啊,就這些!」劉劍飛點頭說道,臉上卻呈現出來了一種「信不信由你」的表情,同時,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的,他的心裡,居然感覺到有一種特別是輕鬆。

谷幽蘭終於抬起了頭來,看著劉劍飛,淡淡一笑,然後說道:「呵呵,完了就好,完了就好啊!啊,聽起來,你所說的這一番話,像是一個美麗的謊言啊!不過,你也不要跟我急眼,我也只是這麼一說而已,而你呢,想說什麼,那也是你的自由!其實呢,我本來就沒有想過會聽你說出多麼真實的話來,唉,也就是走個形式吧!好了,就這樣吧,你反正也已經說完了,你不是想請假三天,去完成你的偉大的市場調查嗎?我批了!」

聽到了這裡之後,劉劍飛心頭一喜,可是,卻盡量地做出一種不在乎的樣子,道:「哦,那,我就多謝谷領主了!只是,我走了之後,咱們基地的安全,唉,我還是挺擔心的啊!」

「這個,就不用你管了!我自有安排!雖然,在上一次的基地保衛戰之中,咱們所有的衛隊,基本上全部都被人家給滅掉了,甚至還被摧毀掉了一座兵營,不過,好在一些核心建築物還算是保存得比較完好,只是需要修復一下就沒有什麼大礙。」說到了這裡之後,谷幽蘭頓了一下,然後說道:「你就只管去辦你的事情吧,早辦完了早回來,不過,你可給我記住了,我只是允了你三天的假期,三天之後如果再不能夠按時回來的話,我可真把你給炒了!」

劉劍飛聽到了這裡之後,忙不迭當地說道:「呵呵,呵呵,這個,我自然明白,我自然明白!嗯,不過,谷領主,我還是想了解一下,你究竟採取了什麼措施,來加強防禦啊?畢竟,那個風雲聯盟說不上什麼時候還會再攻打過來啊!」

谷幽蘭聽后,眉頭一皺,接著說道:「哼,我已經說過了,你就不要再管了!我的基地,我自有分寸!怎麼,你作為一個保安,還想插手基地的管理不成嗎?是不是你過問的事情太多了?」

聽到谷幽蘭語氣變得不友善起來,劉劍飛並沒有退縮,他正色道:「我說谷領主,我可是為了咱們的基地好啊!作為咱們深谷幽蘭基地的一分子,我想我也有權利和義務,關心一下咱們的基地吧!再者說了,俗話還說的好呢,三個臭皮匠,還頂一個諸葛亮呢!眾人拾柴火焰高,你說,是不是這麼一個理兒啊?」

谷幽蘭聽后,十分無奈的向著劉劍飛攤了攤手,道:「唉,我怎麼碰到你這樣的一個冤家啊!真是拿你沒有辦法,真是拿你沒有辦法啊!」說到了這裡之後,她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臉不由得突然一紅,顯得又羞又氣,索性背過臉去,不再說話了。

劉劍飛卻傻乎乎地並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仍然催促道:「唉,谷領主,你可倒是說啊,你可倒是說嘛!好歹我也玩過多年的單機紅警,雖然不敢說自己是一個骨灰級別的紅警玩家,可是,一些經驗還是可以供你參考參考的啊!」

谷幽蘭聽后,向著劉劍飛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然後說道:「我已經重新雇傭了三十名尤里新兵,還有兩名工程師,在將那一座兵營修復之後,他們就可以正常地發揮戰鬥力了!另外,再將那幾座蓋特機炮修復一下,應該就差不多了!再說了,對方在上一次的攻擊作戰之中,也受到了很大的損傷,沒有個十天半月的,他也根本恢復不過來。」

。 總算是把它救回來,姜婠又給它處理了外傷,吃了消炎止痛的葯,等了片刻,麻醉針漸漸失效,阿狸醒了過來。

它的聲音很微弱,向著姜婠「嗚嗚」了一聲,像是感謝她的救命之恩。

姜婠突然覺得心頭一軟,眼底升起一層氤氳。

自來到這個異世,她覺得自己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嚨,不給她一絲喘息的機會。

晏玉衡、雍成帝、皇后、皇太后、太子妃……就像是一座座大山壓在她的身上,她避無可避,只能承受。

即便是她救了雍成帝,卻沒有人謝過她一句,就好似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應該的。

雍成帝無情,晏玉衡冷血,皇太后冷漠,皇后仇視……

她真的為原本那個姜婠感到悲哀,竟然活在這樣一個沒有人情味的地方。

但更可恨的是,她自己竟替她承受這一切,短短几日,她步步為營,生怕行差踏錯,就沒了這條命。

姜婠摸了摸阿狸的頭,輕嘆一聲,「別說,有時候人啊,還真不如畜生。」

阿狸好像對「畜生」這兩個字很不滿意,忍着疼痛沖着姜婠嗚呲牙,還免費贈了個白眼,以示不滿。

姜婠被它的小表情逗得「噗嗤」一聲笑出來,挑一挑它的下巴,「小樣。」

阿狸眼神忽然一滯,臉頰上的皮毛像是更紅了。覺得自己被調戲了,它慢慢扭開頭,又斜着眼睛瞅了姜婠一眼。

嗚嗷,被調戲了,怪不好意思的。

「阿狸,阿狸。」

姜婠側耳一聽,有人在叫阿狸,這聲音蒼老無力,想來是太皇太后醒了找阿狸。

太皇太后一醒,手就往旁邊抓,平時她睡着,阿狸就會蜷縮在她身邊陪着她。但今天,她抓了半天都不見它的蹤影。

雍成帝不忍心告訴她,低頭嘆一嘆氣,蓮妃見狀,道:「太皇太後節哀,阿狸已經死了。」

雍成帝擰眉,轉頭看着她,輕斥道:「蓮兒你——」

蓮妃秋波蕩漾,楚楚可人,讓人不忍斥責,「皇上別怪臣妾多嘴,太皇太后總要知道的。」

聞言,太皇太后喘息幾次,又要背過氣去,晏玉衡坐她身邊,忙給她撫著胸口順氣,道:「老祖宗聽孫兒說,阿狸沒事,孫兒的王妃正在給它醫治,等醫治好了它還能像以前一樣在您身邊活蹦亂跳。」

「真的?」太皇太后眼中竄出火苗,亮晶晶的看着晏玉衡。

其實晏玉衡也沒底,他點一點頭,「她醫術不錯,想來可以。」

「嗤。」只聽太子妃一陣冷嘲熱諷,「楚王還真以為你那楚王妃有什麼本事,我就不信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她也能治好。我剛才進來的時候可瞧見,那畜生就剩一口氣,這會兒應該都已經咽氣了,你以為她是大羅神仙,能起死回生。」

她就是見不得晏玉衡為姜婠說話。

話音剛落,卻聽一道清凌之音踏步而來,「那可就讓太子妃失望了。」

眾人齊齊看去,姜婠抱着阿狸從暖閣走出來。

她臉上的笑容自信而明媚,「大羅神仙談不上,但我想救的,閻王爺也不敢收。」說完,直看向太皇太后,「阿狸在這,它無事。」

太皇太后死灰的目光瞬間亮起來,急的要下床,幸虧被晏玉衡擋着,「快抱過來給哀家看看。」

姜婠把阿狸抱到床邊,太皇太后看見阿狸還睜着眼睛,眼角上的皺紋舒展成一條條如千瓣菊花瓣一般的紋理,「我的小祖宗,你沒事就好。」

緊接着掉下淚來,「是誰這麼狠心,把你害成這樣?」

姜婠瞧見她眼底有水光波動,道:「太皇太后不要太過傷心,雖然阿狸傷勢很重,但已經脫離危險,我再給它開些養傷的葯,只需好好調養十天半個月,它就會痊癒。」

阿狸的麻醉剛過,身上的傷才處理好,此時可以說動一下則痛全身,他蜷著一對爪子,一動不動的躺着,隻眼睛還能提溜提溜的轉。

太皇太后愛憐的撫摸著阿狸,轉而瞪向一旁的蓮妃,「誰說哀家的阿狸死了,還讓哀家節哀,哀家給你節哀也輪不到給它節哀。」

宮裏的人都知道,太皇太后最厭惡的人就是蓮妃。究其原因,是因為蓮妃原本是攝政王的未婚妻,但十年前,攝政王被人下毒致使下身癱瘓,蓮妃悔婚,轉而成了雍成帝的女人。

一個女人,攆轉在兄弟之間,悔婚失德已經讓人反感。而攝政王又是太皇太后養大的,關係極其親厚,太皇太后看着攝政王被這樣一個女人拋棄,她能不憤恨嗎?

這十年裏,她從沒給過蓮妃好臉,即便她再如何在她面前做小伏低。

蓮妃立即跪下,柔弱的身子如一朵敗落的蓮花,不勝嬌柔。

雍成帝憐惜的扶起她,對太皇太后道:「皇祖母不要怪蓮妃,朕也以為阿狸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指定是活不了了,沒想到它倒福大命大,一定是在皇祖母身邊,沾了皇祖母的福氣。」

想起這件事,太皇太后簡直火冒三丈,「給哀家查,到底是誰把阿狸從摘星樓扔下來的!要是讓哀家查出來,哀家也要把他從摘星樓摔下來。」

阿狸乖巧懂事,什麼都好,只一點,是個路痴,但它深知自己這個缺點,所以它沒去過的地方是絕不會去的。而長壽宮的人從來沒帶它去過摘星樓,它自己更不會獨自上去。

姜婠看着她氣囔囔的臉,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不對,她特別想

ua一

ua太皇太后肉嘟嘟的臉,好可愛啊。

雍成帝神色沉肅,「皇祖母放心,這件事朕定會查個水落石出。」

「嗯。」太皇太後點點頭,這才注意到姜婠奇特的目光,她打量了下姜婠,「你是玉衡媳婦?」

姜婠不喜歡這麼被人稱呼,媳婦?怪怪的。

剛要回答是,太皇太后搖了搖頭,沒頭沒尾來一句,「你們兩個不匹配。」

姜婠微微一愣,古代人都這麼直接嗎?

其實她也覺得不匹配啊,以她的條件,起碼要找一個貌比潘安,智賽諸葛,財勝馬雲的男人,怎麼會是這個只知道打女人的烏龜王八蛋。 小冰說著說著,一屁股坐在那個粉色大軟床上,繼續道。

「此乃玄妙之境,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包括天上的月亮,暖風以及你呼吸的空氣……」

「那你也是真的嗎?」陸凡輕聲問道,他最關心的就是這個。

小冰稍微停頓了下,道:「假的,我是個莫得感情的機器人。」

「這個異空間富含某種磁場,能夠讓我具備肉身形態。」

「等到了外面,我就會恢復靈體狀態,正如你平時所見。」

陸凡認真的聽著,有些失落,他多希望小冰是個血肉之軀呀。

「你別太難過,如果可以的話,我願讓整個世界都充滿磁場。」

陸凡一本正經的花言巧語,在騷話這一塊,他從不拉垮。

小冰看著一臉真摯的陸凡,心頭微盪,竟覺得有點點甜。

主人他,好暖~

小冰撩了撩頭髮,露出了柔情的一面,讓陸凡過來床上。

陸凡猶豫了:「要不我去隔壁房睡,也就一牆之隔,差別不大。」

「我剛才不是說了嗎?在這個空間里,我和別的女人沒兩樣。」

小冰低著頭,羞答答道。

「我……」

陸凡一時語塞,他不是這個意思,就是覺得……

尷尬!就挺尷尬的!一直以來他都只把小冰當做妹妹看待。

這要是一起睡的話,難免會有些不合適,總之很不自在。

「主人不信?你看我的手,可和你家娘子有何區別?」

借著燈光,小冰竟然展露了妖嬈的一面,伸出了嫩白小手。

小冰身高有168,這是目測,有時感覺走170左右。

可怕的是她的腿長,比黃金比例還要刺激,而且足夠的白。

陸凡有時候會想,這樣完美的人兒,不可能是天然的。

因為這種級別的美女,只有通過技術手段建模才能生成。

陸凡注意到了小冰手上的美甲,這是現代女生才有的標誌。

像他的二位老婆就沒有這玩意,純天然的透明指甲。

說起美甲,身為老實人的陸凡更鐘情於那種紅色的美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