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郁淡淡道:「遲早都會是他的女人。」說完只把頭低下,聞杯中茶香。

那寢衣,如郁只是起了疑心,因為她是布小凡,她看過電視,所以叫不花來試了一下。

果然,放在水裡泡了約莫半個時辰,屋裡就飄出她不知為何物的香物,不花說那是麝香。

中秋盛宴,既是宮廷家宴,也是為大公主張靈菲送行。

夢雲身體確實大好了,面色紅潤,著大紅衣服與張宇成坐在宴會上首。

顯得端莊嫵媚,溫柔的望著張宇成,那份依戀幾乎讓所有的人都為之動容。

如郁穿的就淡雅很多,雖然是皇貴妃,卻只是一襲藍色散花水霧裙,肩若削成,腰若約素,只望著眼前宮女不斷呈上的膳食。

隱約間,從眼角能感覺到張宇成拋過來的目光,她只當沒看到。

席間絲竹聲起舞落,響起一陣掌聲,張宇傑翩然走進殿間,向殿上行禮:「皇兄,臣弟來晚了,自當認罰!」

如郁心裡忽然緊張了,她已經蠻久沒有見到他了。

抬頭望他,那酷似左亮的臉龐,似無意間,他也往她的位置投來目光,懶懶的笑著:「兒臣給太上皇、太后請安!」

如郁忙側過頭去,明知不是左亮,還是關心則亂。

大公主笑著:「皇兄,七弟來晚了,不能輕饒,必得重罰幾杯才可。」

張宇成也笑:「七弟一向不喜歡來宮裡,能來就不錯了。 都市小保安 快快入席!」

張宇傑卻在入席前,無意似的對如郁行禮:「恭喜皇貴妃娘娘!」

如郁沒辦法,只得示意著回禮,淡淡笑著:「謝順王爺」

文太后自入席就一直盯著方嬤嬤看,而方嬤嬤大方承受著她的目光,陣陣不安在文太后心裡擴展。

她低聲道:「太上皇,臣妾略感身體不適,可否陪臣妾先行回宮?」

張廣淵一反常態道:「冰兒先回去吧,公主一去不知幾時才能再見,朕再陪陪孩子。」

文太后心中又是一陣發緊,礙於話已說出,只得悵然回宮。

張廣淵卻深望著方嬤嬤,又望向張宇傑,若有所思。

「皇兄,記得上回家宴,皇貴妃一曲驚人,令臣姐至今挂念。不知,今日是否有幸能再聽皇貴妃的天賴之音?」大公主突然發問。

張宇成臉上不太爽快:「皇姐不覺得自己的要求有點過份嗎?」

大公主並不因為碰壁而生氣,反而更高興似的:「看皇弟現在這麼護著皇貴妃,那本公主也就可以放心的回去了。」

張宇傑聽完,酒杯在手中稍晃了晃。

卻見如郁已離開自己的位置,向張宇成道:「皇上,臣妾略感不適,出去醒醒酒。」

張宇成當著眾人的面,緊張的問道:「沒什麼事吧?」

夢雲也非常關心的問:「皇貴妃沒事吧?文心,你要好好跟著,不能讓皇貴妃出事。」

她舉手投足言語間,已頗具皇后之相,如郁回著話:「放心,沒事的。」 他輕咳兩聲:「冰兒,朕看她也確實是因病困擾,加之年歲也大了,才會迷路。並無想傷害之意。她又是皇后的人,就不要過於苛刻了。」

文太后臉上不爽,面對他:「主子的底細都不明朗,更何況是奴才了。既然是個沒用的老奴才,皇後為什麼不用年輕的奴才?後宮這麼多房間,怎麼唯獨就走到太上皇的宮裡了?衰家實在是擔心她是別有用心。」

「沒有那麼複雜吧?」張宇成也不忍心方嬤嬤受罰,對文太后道。

不知道為什麼,文太后一看到方嬤嬤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壓抑感。

她的身形,她的眼睛都讓自己想到一個人。

雖然她跪在那裡一聲不吭,卻是一副聽之任之的神情。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如果放任了這種奴才,以後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她的聲音冷酷冰冷。

急促的腳步聲傳了進來,只見夢雲也來了。

她一進來就跪在文太後面前:「太上皇,太后,皇上,是臣妾管教不嚴,還望念在嬤嬤年邁體弱,也是一直伺候臣妾的份上,饒了嬤嬤這次的無知之失吧!」

張宇成望夢雲臉上戚然,心裡一陣難過,他趕緊扶著她:「雲兒,先起來。」

夢雲卻執意不起,臉上兩行清淚:「皇上,是臣妾的奴婢犯了錯,理應由臣妾接受懲罰。」

太上皇見這番場景,對文太后說:「冰兒,算了,就息事寧人吧!只是一個奴才走錯了而已,不要再大費周折了。朕也累了,都退下吧!」

文太后心裡發緊:「太上皇!怎麼能這麼輕易的放過?她來到這裡,究竟有什麼目的,還不得而知呢!」

「能有什麼真實目的,難不成是想傷朕性命?」太上皇說出這句話,緊望文太后。

文太后心裡暗驚,太上皇是怎麼了?

不明白狀態似的,她不再多語,只好發話:「都回去吧!不要驚擾太上皇靜養了。」

折騰半久,眾人離開后,文太后還坐在原處不動。

她望著張廣淵,心裡忐忑,還在為方嬤嬤余驚未了。

碰巧,張廣淵也望向了她,兩人就像心有靈犀似的有著同一份感覺。

她從張廣淵的眼裡望出的不僅是疑惑,更有審視。

讓她不自覺的開口:「太上皇被驚擾已久,不如臣妾扶你去休息一會吧?」

張廣淵眼神在她臉上沉定了會:「朕不是病人,冰兒無需過慮太多。傑兒有陣子沒有來問安了,明日傳他進宮來。」

「傑兒?哦,好,太上皇,眼看著就要中秋了,大公主也要回到邊疆,不如趁著中秋家宴,歡送公主,叫傑兒也順便入宮,怎麼樣?」此番話一出,文太后只覺得後背都涼了。

梨月宮裡,如郁並沒有因為方嬤嬤的事受影響,反而面對賢妃送來的一堆禮物發愁。

賢妃滿臉笑著:「妹妹恭喜姐姐晉位皇貴妃。」

「又讓你破費了!」如郁知道,不收也是不能的。

賢妃總有讓她收下的理由。

賢妃如常坐下:「妹妹上次送姐姐的那件寢衣,不知道姐姐穿著可還舒適?」

如郁稍愣了愣:「哦,很好!本宮很喜歡。」

玲瓏站在旁邊倒茶,聽如郁這麼一說,不禁望她一眼。

卻見她面色無常,只端起一杯清透的茶品著。

賢妃也端起茶品著:「姐姐這裡的茶一如既往的好喝。還記得當時我們在太子府,皇後娘娘請我們去品皇上賞她的好茶,可妹妹現在覺得,宮裡最好的茶莫過於梨月宮了,就是皇上也會想著把最好的送給姐姐。」

端著茶杯的手稍微頓了頓,如郁抬眼望她。

她卻垂下眼帘仔細的品著茶,扇形睫毛煞是好看。

如郁笑了笑:「妹妹,以後宮裡人多了,這樣的話是斷斷不能說的。說出來,叫別人聽去了,還以為本宮恃寵而驕呢!還是以前的茶而已,不過是喝茶的心變了吧?」

賢妃笑容明顯了停了會,繼而爽朗道:「不管後宮有多少人,我和姐姐總歸是好姐妹。」

如郁望著她嬌好的面容,不禁想起她送的寢衣,輕聲道:「皇上的女人都應該視同姐妹。」

賢妃表情僵住:「姐姐終於願意與皇上?」

如郁淡淡道:「遲早都會是他的女人。」說完只把頭低下,聞杯中茶香。

那寢衣,如郁只是起了疑心,因為她是布小凡,她看過電視,所以叫不花來試了一下。

果然,放在水裡泡了約莫半個時辰,屋裡就飄出她不知為何物的香物,不花說那是麝香。

中秋盛宴,既是宮廷家宴,也是為大公主張靈菲送行。

夢雲身體確實大好了,面色紅潤,著大紅衣服與張宇成坐在宴會上首。

顯得端莊嫵媚,溫柔的望著張宇成,那份依戀幾乎讓所有的人都為之動容。

如郁穿的就淡雅很多,雖然是皇貴妃,卻只是一襲藍色散花水霧裙,肩若削成,腰若約素,只望著眼前宮女不斷呈上的膳食。

隱約間,從眼角能感覺到張宇成拋過來的目光,她只當沒看到。

席間絲竹聲起舞落,響起一陣掌聲,張宇傑翩然走進殿間,向殿上行禮:「皇兄,臣弟來晚了,自當認罰!」

如郁心裡忽然緊張了,她已經蠻久沒有見到他了。

抬頭望他,那酷似左亮的臉龐,似無意間,他也往她的位置投來目光,懶懶的笑著:「兒臣給太上皇、太后請安!」

如郁忙側過頭去,明知不是左亮,還是關心則亂。

大公主笑著:「皇兄,七弟來晚了,不能輕饒,必得重罰幾杯才可。」

張宇成也笑:「七弟一向不喜歡來宮裡,能來就不錯了。快快入席!」

張宇傑卻在入席前,無意似的對如郁行禮:「恭喜皇貴妃娘娘!」

如郁沒辦法,只得示意著回禮,淡淡笑著:「謝順王爺」

文太后自入席就一直盯著方嬤嬤看,而方嬤嬤大方承受著她的目光,陣陣不安在文太后心裡擴展。

她低聲道:「太上皇,臣妾略感身體不適,可否陪臣妾先行回宮?」

張廣淵一反常態道:「冰兒先回去吧,公主一去不知幾時才能再見,朕再陪陪孩子。」

文太后心中又是一陣發緊,礙於話已說出,只得悵然回宮。

張廣淵卻深望著方嬤嬤,又望向張宇傑,若有所思。

「皇兄,記得上回家宴,皇貴妃一曲驚人,令臣姐至今挂念。不知,今日是否有幸能再聽皇貴妃的天賴之音?」大公主突然發問。

張宇成臉上不太爽快:「皇姐不覺得自己的要求有點過份嗎?」

大公主並不因為碰壁而生氣,反而更高興似的:「看皇弟現在這麼護著皇貴妃,那本公主也就可以放心的回去了。」

張宇傑聽完,酒杯在手中稍晃了晃。

卻見如郁已離開自己的位置,向張宇成道:「皇上,臣妾略感不適,出去醒醒酒。」

張宇成當著眾人的面,緊張的問道:「沒什麼事吧?」

夢雲也非常關心的問:「皇貴妃沒事吧?文心,你要好好跟著,不能讓皇貴妃出事。」

她舉手投足言語間,已頗具皇后之相,如郁回著話:「放心,沒事的。」 果然是醉了,酒不醉人,人自醉呀!

本以為會沒事,可是一看到張宇傑,看到他與左亮一模一樣的臉,心裡還是悸動了。

回頭望望燈火通明的宴會殿,耳邊還傳來樂器歌舞聲,如郁倍感惆悵,漸漸走到了太掖湖畔。

依欄望去,皇宮顯得空曠沉寂。

身後傳來沉穩的腳步聲,回頭,卻見張宇傑跟了過來。

望著他極為熟悉的面龐,她忽然有一種想哭的衝動,千年之後的自己,為什麼不懂珍惜這張臉?

輕聲打發了文心,對他,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皇貴妃出來可覺得好點了?」張宇傑語氣里明顯的關心。

如郁穩住自己的思緒:「已經好多了,謝王爺關心。」

張宇傑點頭:「不知道最近衛宰相和皇貴妃有無往來。」

如郁奇怪他怎麼會問這個,搖頭道:「沒有,自從上次送東西來出事了以後,就再也沒有往來過了。」

「如果有一天,皇貴妃會成為眾矢之地,一定記住要堅強,本王會隨時護你周全。」

「王爺此話,如郁有點聽不太懂。你指的是後宮之爭嗎?如果是這樣,王爺大可放心,我從來都看得清淡,後宮不呆也罷。」不知為何,在他面前,如郁想要澄清自己和張宇成之間的關係似的。

張宇傑望她,心底涌動著絲絲感動:「如果有出宮的機會,皇貴妃可願意?」

「為何不願意?」如郁坦誠望他,「後宮里沉悶無趣,如果能出宮,我當然願意。不過王爺,你和我不一樣,你本是沒有什麼束縛的,卻為自己套上了一層枷鎖,為之糾結謀划,王爺為什麼不放寬了心退一步想呢?」

張宇傑就像要把她望到眼底去似的:「本王不過是為了幫母妃討個公道而已!」

「那麼,就應該向太上皇要公道,何必兄弟相殘,奪他的江山?」如郁低聲反問。

「原本就該是本王的東西!」

「你當皇上也不過是為了國泰民安。如此,你能做到,他也能做到,你們是自家兄弟,何必去在乎到底是誰當皇上?難道只不過是借口嗎?」如郁苦有婆心的勸著。

張宇傑盯著她明亮的眼睛問道:「你不希望本王反他?」

如郁望著他俊朗的臉,喃喃說著:「我只是不希望你總是不快樂!你這麼大好的年華,這麼高的地位,這麼好的條件,應該享受生活才對。」

「享受生活?」張宇傑反問。

如郁轉身望向月色下的太掖湖解釋道:「哦!就是說,要好好的過著。品茶論劍,談詩作畫,輔助君王,納個美妃。」

「如果你不希望本王反他,本王不反就是!」張宇傑也望著太掖湖上水波粼粼。

如郁意外的望著他:「真的?」

「嗯!真的!」張宇傑並不看她,淡淡的應著。

如郁似乎不相信:「你騙我的吧?」

「本王什麼時候騙過你?」張宇傑扭頭,望月光撒落在她的黑髮上。

此時的她,就像蝴蝶谷那晚美好。

如郁的心突然狂跳:「為什麼呢?」

「因為你不希望,所以本王就不做。即使你是他的女人了,本王也希望如你願。」張宇傑低低的道著。

如郁連忙擺著手:「什麼他的女人,沒有,沒有,沒有的事。」

說著,才發現張宇傑輕聲哼笑,看把戲的望她。

「你耍我!」如郁狠狠的。

張宇傑忍住想要擁她入懷的念頭:「被本王耍,你不覺得幸福嗎?」

「文心?」如郁高聲叫著遠處的文心,「我們該回去了!」

「皇貴妃慢走!」張宇傑心情大好,側身為她讓道。

如郁回頭望他,心裡忿忿不平:「我為什麼要向他解釋不是張宇成的女人啊?我是皇貴妃,不管怎麼樣,我就是他名義上的女人!真是的真是的!中圈套了!」

可是心裡竟也泛起陣陣甜蜜,臉上不禁紅暈一圈。

張宇傑望如郁匆忙離去,不禁笑出聲來,輕聲道:「出來吧!」

果然,暗處張宇文走了出來。面色嚴肅的問:「七弟,真的要為了她放棄嗎?」

張宇傑繼續笑著:「只是哄哄她而已。」

張宇文內心卻沒有相信他這句話,表面上只應道:「那就好。七弟不要忘了自已的初心。」

「嗯!」張宇傑朝黑夜裡望去,儘管已經看不到佳人背影。

大公主回疆,接下來就是新人入宮了。

文太后早就擬定好了各人的位份,但夢雲是皇后,所以新人入宮的事還是交給了她著手。

原本以為她並不是官宦之女,這麼大的事到她手中必然會出點小錯,沒想到她竟然辦得井然有序。

中秋節后,三位新人入宮了。

席惜雪是三人中位份最高的。身處妃位,自然得有一處主殿,夢雲把她安排在了粹麗宮。

羅清舒與李念露分別處於貴人位,羅貴人住賢妃的朝和宮,李貴人住在粹麗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