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證人很乾脆,再次把原石切面對準觀眾、對準攝像頭。

觀眾:「……」

MMP,那麼遠,咋看得清楚是什麼種水嘛,他們又沒有千里眼。

他們是看不清楚的,大屏幕前的觀眾亦是如此,不過比現場觀眾好點的就是,他們可以看到大概。

這質地,這透明度,至少也是水種級別的存在。

黑水?

挺好的,非常不錯,可是,人家陳力夫的綠水擺在那裡,黑水拿什麼跟綠水打?價值壓根不可同日而語。

然而,這一場比的僅是種水,不是比的價值,如果按種水算,都是水種,難分高下。

並列第一?

他們覺得應該是如此。

然而,陳力夫卻是知道,他輸了,再一次的輸了,顧銘真的開出玻璃種。

「這……」

他有種想哭的衝動。

十分鐘,從眾多原石中挑出一塊綠水,他覺得已經非常不錯了,贏沒有問題,這也能輸?

有些後悔,早知道把另外一塊他相中的原石拿出來,這樣便可以打成平手。

可,他不想啊!那塊原石是他為最後一輪準備的,準備震驚全場,現在拿出來,太暴殄天物了。

然而,現在說什麼都晚了,第三局那塊原石也派不上用場,他必須認真準備第三局,只要第三局能贏,他堅信第四局他一定可以贏。

這樣,他摘得翡翠王的桂冠還是很有希望的。

心頭稍安。

他又忍不住噓噓,不敢想之前十拿九穩的翡翠王頭銜,會贏得如此艱難。

陳力夫仗著眼力過人,隔著幾米遠都能看清楚,無需過去。

但是,其他大師不行,只能上去圍觀。

接過公證人手中的原石,他們一一鑒定,得出結論,顧銘開出的就是玻璃種。

他們點頭,向觀眾傳遞這個信息。

「什麼?」

現場徹底轟動,巨大的喧囂,響徹雲霄。

同時響起的,還有懊惱哭泣的聲音。

連贏兩局,得分二十,遙遙領先場中眾人,顧銘這贏面不要太高。

他們後悔沒有買顧銘贏。 霸氣總裁,不屈妻 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葯可吃,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顧銘這匹黑馬在他們眼前肆虐。

又愛又恨。

愛是出於八卦之心,想見證黑馬問鼎,以後可以成為他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恨,那就簡單。

買顧銘贏的人真心不多,輸錢了,顧銘可不招人恨嘛。

有人開心。

胡敏就開心。

外圍什麼的她最喜歡了,知道有外圍,特意在顧銘身上押了重注,躺著賺錢。

幾分鐘后,喧囂結束,不管心情如何,都只能接受顧銘連贏兩局的事實。

田靜宣布第三局開始。

選石依然無需多述,依然如同前面兩局那般,只是這一次大部份人輕鬆很多罷了。

顧銘和陳力夫遙遙領先,他們反超無望,熄滅了爭奪翡翠王的念頭,徹底淪為陪襯。

陪襯,得有陪襯的覺悟,中途退賽不至於,有始有終,但調整一下心情,改成玩的態度,卻是可以有的。

至於取得一個好名次……

重要嗎?

到了他們這種境界,已經無需一場比賽來證明,適當劃下水,可以的,畢竟玩嘛。

十分鐘到。

大師們再次回到解石機旁,開始解石。

滋滋……

切石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

台下眾人議論著,格外關注九號解石機前的顧銘,想知道,這一次顧銘又會交出一份怎樣的答捲來。

有人拍著胸脯說:「一定是綠的一種。」

眾人白眼。

翡翠價值最高的就是綠,比色想贏,必須是綠。但綠的顏色很多,哪種綠,值得深思。

不敢瞎猜,怕被打臉,他們等著看結果。

幾分鐘過去。

原石切出,這一次,顧銘第一個切出來。

瞬間,現場沸騰。

此刻,沒有什麼比這更加令他們激動,包括絕世大美女。

公證人也很激動。

見顧銘招呼他,激動的走了過去。

然後,他悲劇了,腳下一滑,即將跌倒。

「我……」

看到這一幕,台下觀眾有提刀的衝動。

要不要這麼不給力?要不要這麼丟人?就不能表現得淡定一點?

鬼知道他在這樣想的時候,自己有多激動,多興奮,多麼的不淡定。

但是,他沒有動刀。

不是理智仍在,而是沒有必要,因為公證人沒有倒下。

關鍵時候,顧銘出手,千鈞一髮之際,把公證人給扶住了。

這份速度,這份反應,全場觀眾無人不服,驚嘆聲四起,有種看大片的感覺。

當然,也有服氣但不驚訝的人,比如見過顧銘全力出手的青木櫻子。

她的俏臉上,只有苦澀。

堪比上忍的速度,受傷的中忍怎麼逃?倉木死得不冤。

「謝謝!!」

台上,公證人驚魂未定的說,不敢想他這要是摔下去,會丟人丟出什麼樣的高度來。

顧銘微微一笑,沒有說話,把公證人扶起來,等他站穩后,回去。

公證人緊跟著顧銘的腳步走。

很快,兩人來到九號解石台,顧銘把切開的原石遞給公證人。

公證人接過原石一看,手一哆嗦,原石差點跌到地上。

看到這一幕,台下觀眾恨得牙痒痒。

不過,他們卻是好奇,公證人看到了什麼,嚇成了這樣,難不成是……

一個瘋狂的想法在他們腦海中滋生。

敢信?

他們壓根不敢信,顧銘能開出那種綠色的翡翠來,這要是開出來,他們想……

他們想立誓言剁屌,但仔細想了想,他們忍了。

顧銘,無疑是一個擅於創造奇迹的男人,別人身上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他身上很有可能發生。

不能拿自己終生幸福開玩笑,謹慎一點准沒錯。

當然,不止觀眾,台上正在解石的大師也是忍不住把目光投向公證人,期待公證人公布答案的那一刻。

呼呼!!

深吸一口氣,公證人這才勉強壓下心頭震驚,用顫抖的聲音說:「九號顧大師,開出祖母綠。」

「什麼?祖母綠?」

難以置信的驚呼聲再次響起,乃怕他們剛才產生過這樣的念頭,也忍不住發出這樣的聲音。

綠中帝王祖母綠,也有帝王綠之稱,綠得冒油,綠得人眼紅,這種顏色開出來,其他賭石大師還有比的必要嗎?顧銘穩贏啊!!

顧銘純粹是在欺負人。

一股絕望的情緒在賭石大師中蔓延,包括陳力夫。

顧銘很強,他們承認,可是也不至於強到這種程度啊!這讓他們感覺,在顧銘面前,他們就是一個嬰兒,顧銘想怎麼蹂躪他們都行。

這種感覺,至從他們成名,就再也沒有過了,乃怕面對上任翡翠王紀斯博,也沒有。

可是現在,他們有了,委屈到想哭,第一次有了中途退賽的衝動。

陳力夫也有。

第三局,他不可謂不用心,挑出了一塊翠綠。

翠綠,不是祖母綠,但是比祖母綠也差不了多少,外行人壓根分別不出來。

不止外行人,很多入行多年的人,都不見得可以分出翠綠和祖母綠的區別來。

這還不能贏?

他覺得這一局他十拿九穩,沒有輸的道理。

結果,意外再次發生,顧銘把唯一贏他的祖母綠給解了出來,再次力壓他獲勝。

他這是遇到了剋星。

他記得顧銘挑選的那塊原石,他看過,怎麼他就沒有發現,被顧銘發現了?顧銘這是怎麼發現的?

他有些懵,不知道顧銘怎麼發現的。

變成小孩好心塞 但是,顧銘卻是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陳力夫沒有透視眼,否則他絕對不會錯過這塊祖母綠翡翠。

「不是透視眼,卻擁有普通人難以企及的眼力,陳力夫的機緣是什麼?」

這一刻,顧銘產生了強烈的好奇。

當然,僅僅是好奇,他不會問,也知道他問了陳力夫不會告訴他,如同他不會告訴別人他擁有慧眼一樣。

持續幾分鐘,觀眾才勉強控制住自己。

質疑聲避免不了。

公證人熟絡的把切口對準攝像頭和現場觀眾。

這個好看,遠遠的一看一片綠油油的畫面,不是祖母綠,也是難得一見的翠綠。

賭石大師們忍不住再次上前鑒定。

結果很快出來,祖母綠無疑,沒有任何弄虛作假的成份。

還有比的必要嗎?

眾人的目光投向陳力夫,想知道這一局,陳力夫挑中的原石會開出什麼色的翡翠來。

陳力夫:「……」

他想轉身就走,不賭了。

可,不甘心,不甘心就這樣離開,怎麼的也要贏顧銘一局,否則多對不起那塊他早就發現的原石。

【作者題外話】:五更完畢,求票支持,拜謝!! 他決定留下。

打定主意,陳力夫不在婆婆媽媽,把切好的原石從解石機中拿了出來。

然後,他示意公證人來鑒定。

公證人過去鑒定。

看著手中同樣綠油油的翡翠,公證人噓噓不已,心中忍不住的為陳力夫叫屈,為陳力夫難過。

可,比賽就是如此,惜敗也是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