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電話給了黑三,說讓他在洛陽找一個僻靜的地方,我跟幾個我二叔的朋友,會在那裏住一段時間,黑三聽到我二叔字眼兒的時候就已經跟打了雞血一樣的說道:“沒問題,什麼時候來,對了,你二叔在哪?”

“等我到了洛陽,你再跟他們談吧。”我說道。

之後,是我在平靜之後再一次的離家,林小妖再一次給了我極大的尊重和理解,甚至都沒有問我要去幹什麼,就直接默默給我整理了行囊,而這個時候,她肚子裏,已經有了身孕,臨走的時候,我抱住了她,對她說道:“真不行的話,把咱媽叫過來住一段時間,我很快就回來。”

“沒事兒,我又不是沒生過孩子,也沒人千金小姐那麼嬌氣。”她說道。

我的心沉了一下。

在感情反面,每個女人都是福爾摩斯。

奶奶如此,小妖也一樣。

告別了她,告別了村民,此刻,我是林家莊的全民偶像第一男神,之前跟我在一起的,有神仙有盜墓賊,現在我林小凡直接跟老外打交道了,這他孃的是生意要做到國外的意思啊?

我們驅車到了洛陽,到了那邊兒之後,黑三已經準備好了一個別墅,不算偏離市區,但是絕對的清淨,這傢伙也沒丟臉到一見面就叫着問林八千在哪裏,說實話,他可能在聽我說有幾個我二叔的朋友的時候,以爲會是幾個道士,發現是幾個老外的時候,他也有點愣神,好在他的養氣功夫不錯,把我們帶到別墅,安排好之後叫住了我,問我道:“怎麼回事兒?”

我把這幾個人找到我,身份什麼的介紹了一下。

黑三是知道我在那一卷山河之中的經歷的,在他聽完了之後,說道:“或許胖子說的話,你二叔一早就想到了,他那個人,做事兒一般都要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才行,所以我感覺,他一開始,可能是想着,神力可以解決掉,那就靠神力去解決,如果神力解決不了,就用上這幾個老外的後手,看來發生的這一切,讓你二叔也動搖了。”

“這是他的後手?”我問道。

“很明顯是這樣,配合他們吧,我也很久沒下地了,剛好最近有時間,就在這裏陪你。”黑三說道。我點了點頭說好,黑三在這,是絕對的保障,因爲就算是我被注射了類似日本人的那種藥物,黑三卻不是擁有神力的人,他會的,是武術。

我沒想到的是,我在接下來,被當成了一個標本,一個怪胎,一個活體標本一樣的研究。

三個老外商量的結果是,讓一直以來的無神論者大衛先來研究我。

我對大衛,說不上印象差,也說不上印象壞。只是發自內心的有點敬重這種不懂得人情世故,只專心做學問的人。

“我對中國的歷史,一直都非常的有興趣,歷史上的東西,神話,我可以肯定比你這個中國人還要透徹。我話裏的意思,你應該明白,現在先說一下你體內的陰陽圖,這是怎麼來的,是什麼,讓你擁有了這個東西。”我坐在沙發的一邊兒,那邊的三個人一人拿一個本子記錄着,而黑三,則在一邊看笑話。

“我遇到了一個佛陀,法力高深的佛陀,他給了我一個舍利子,讓我吞了下去,舍利子的力量,變成了我體內的太極陰陽圖。”我如實回答道,我迫切的需要,這幾個老外能帶給我什麼驚喜。

“很明顯,這是不可能的我的朋友,雖然我很崇拜你,也相信你的力量,但是我認爲,中國的力量,那是道教,可是你說的是什麼?你遇見了一個佛陀,佛陀給你了一個舍利子,那是佛教,太極陰陽圖是道教的東西,難道你要讓我理解爲,那個佛陀是道教在佛教的奸細麼?”大衛還沒有說話,耶穌就已經笑開了。

他說的話,讓我笑不出來了。

這是一個我長期以來忽略的,最大的一個問題。

我遇到了一個佛陀,吃了他的舍利子。

可是爲什麼,我他孃的把舍利子的力量化爲了道教的太極陰陽圖? 在這裡的大部分人體質雖然都不算很弱,但是在高強度的訓練下也有些虛。

倒下的這位男子原本就長得比較瘦小,再加上昨天的訓練后沒有能吃到什麼東西,一下子就撐不住倒在了地上。

「體質那麼弱,如果發生了緊急情況自身都無法照顧,以後怎麼能夠保護其他沒有能力的人!」

雷軍怒斥了一聲,卻也還是連忙趕了過去,並且打了一個招呼叫醫療人員前來。

「你們站在原地不要亂動,繼續保持著軍姿!」

雷軍招呼著醫療人員將暈倒的人給抬走後,又站在了一旁繼續觀察的其他人,似乎並沒有打算要放過他們。

許曜聽到身旁有人小聲的抱怨道:「我也想暈倒……但是不知道被抬下去後會不會遭到什麼懲罰……」

雷軍似乎聽到了他所說的話,目光立刻就掃到了他身上隨後有些憤怒的說道:「你們才站了兩個小時難道就已經不行了嗎?」

「我們華夏的子弟兵,華夏軍人,他們在訓練的時候一站!就如同你們一樣每天都要站兩個小時!但是這只是他們的普通標準,一個軍人最起碼要能站八個小時才算合格!」

雷軍那犀利的目光在其他人的身上都掃了一圈后,繼續開口說道:「想要能夠成為人民的守護者,就必須要付出數倍於常人的力量!俗話說的好,當兵悔三年,不當悔一輩!這一個月的時間咬咬牙就過去了。」

他之所以說這些話,就是想要鼓舞其他的人,讓他們能夠切身實地的體會到軍人所接受過的訓練,讓他們能夠體會到什麼才是真正的磨練!

「現在我訓練你們的肉體,其實就是在訓練著你們的意志!只有你的意志如同鋼鐵一般的強韌,才能夠在任何的環境下抬頭向前!」

雷軍說著也立正站起了軍姿,他的姿勢非常的標準,看起來剛毅的就如同一把鋒利的劍!在這片藍天之下爆發出讓人耀眼的光芒!

許曜看到自己面前的雷軍,突然間想到了江陵梁家姐弟,無論是梁霜還是梁健,他們的身體里,他們的脊梁骨里都流傳著一股濃厚的軍魂!

想到梁霜許曜也有點失神,最近一段時間好像都沒有能夠見到她,這個有些帥氣的女孩,之前還曾經幾次救過自己的性命。

恍惚間許曜有些失神,這一愣神之間時間又過去了一個小時,雷軍看到其他人都已經有些堅持不住開始顫抖,身體的部分肌肉由於用力過度而產生了痙攣反應時,才肯喊停。

「好!原地休息15分鐘!大家活動活動一下自己的腿。」

這個命令一發出來,其他的人都鬆了一口氣,一聲聲抱怨響起,他們開始在原地四處的散步,試圖放鬆著他們有些堅硬的腿,大腿上的肌肉也在一陣一陣的抽動著。

「哎喲……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遭這種苦,我又不是軍人為什麼要接受這種訓練啊……」

其中一位成員已經忍不住的哀嚎起來,他一邊按摩著自己的腿,一邊有些不滿的叫喊著。

雷軍聽到了他的話語後走了過來,用著極其嚴肅的語氣對他說道:「你們加入異能者協會,每個月都能夠得到國家的津貼,收了國家的錢就要為人民辦事,我把你們訓練得更強,你們能辦得成大事嗎?」

那抱怨者沒有說話,只是他仍舊有些不服氣的將頭撇向另一邊。

「如果你們抱著自己有一點本事就能夠來這裡隨便領點錢的念頭,我勸你們還是打消這個念頭,收拾東西回去吧!給我聽好了我們國家誰都養,就是不養廢物!」

「如果不想承認自己是廢物那就在這裡堅持下來!如果你連一個月都無法堅持下來,那麼你就是個廢物!」

雷軍一陣陣的罵聲如同一記鐵鎚叩擊在每一個人的心裡,許曜聽到了他那一陣陣怒吼后,心中也是有些發毛。

原本許曜還打算開口跟他說能不能提前完成訓練,現在看到雷軍的態度居然那麼堅決,許曜反倒是有些不好開口了。

15分鐘休息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接下來就是一段慢跑以及踢正步之類的訓練,在進行完這些特殊訓練之後還有射擊訓練和一些格鬥技巧的傳授。

這一天很快就過去了,早中晚三餐都讓許曜感到特別的心累,他已經連續兩天吃到一模一樣的菜,他甚至懷疑廚房的廚子是不是只會做這一樣菜。

「等我撐過這一個月回去之後肯定要大吃一餐,瘋狂的大吃一頓!甚至還要去做桑拿,去做個大保健。」

許曜在心中暗自下定了決心,但是掐指一算今天才剛算是過了第二天,距離一個月的時間還遙遙無期,他就有絕望的感覺。

雖然他的肉體經過真氣淬鍊之後已經變得充滿了力量,變得十分的強硬,但這一聯串之類的訓練下來,身體雖然算不上勞累但是也略有疲憊。

熬到了第三天的時候,一大早起來先是一陣慢跑,隨後就是在太陽沒出來之前繼續站軍姿。

昨天那位先前倒下的老哥在戰軍姿之前,還被要求優先做了五十個俯卧撐,做完了俯卧撐之後他已經累得氣喘吁吁,其他人就在旁邊看著他做,做完了之後才開始正式的站軍姿。

「今天我們定一個時間和目標,4個小時!只要你們在4個小時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倒下,今天的午餐,加雞腿!」

雷軍看了一眼時間調了個鬧鐘,隨後把手機放在自己的褲兜里。

一聽到加雞腿,一個個成員的雙眼都不約而同的爆出了金色的光芒,在這一瞬間他們彷彿化身為貪狼,軍姿不僅站得非常的直,而且看起來還非常的興奮!

許曜聽到了這個命令后先是覺得一陣歡喜,但是隨後又愁了起來,萬一在途中有豬隊友倒下的話,那麼他們豈不是整個隊伍就完蛋了!

一個小時過去之後,一些人的頭上已經開始出現了細密的汗滴,軍姿已經站得有些七零八落。

兩個小時過去之後,一些人滿臉都是汗水,身體長得更歪了,但姿勢一不正確就會被雷軍開口教訓。

到了三個小時的時候太陽已經出來,所有的人都有些搖搖欲墜,三個小時已經瀕臨他們的身體極限! 這個問題不僅把我給問倒了,坐在旁邊的黑三都瞬間長大了嘴巴,神力的傳承,這些在以前都被當作了我的運氣,我被爺爺安排的宿命使然,可是卻忽略了其中一些微小的差異和區別,現在這個微小的差異被提起來,卻成了一個驚濤駭浪,足以顛覆掉我太多太多的認知,說的難聽的一點,本來是事實的事情,被耶穌這麼一說,我還真的像是撒了一個非常幼稚的謊言一樣。

“這個不是問題,非常好理解,也情有可原。”可是就在我們在這邊兒瞬間糾結的時候,大衛卻說了這麼一句話。

“天啊,大衛,你說說,佛教的力量是如何轉化爲太極的,我相信,上帝他老人家也一定非常的好奇。”耶穌說道。

“因爲在中國神話的典籍之中,既然說神靈,那就假設一切都是存在的,在上古的時候,道教極其的燦爛,在道教文明最爲鼎盛的那個時期,釋迦牟尼還沒有出生呢,何來佛教一說?所以當時有幾個道教的神仙,去了西方,創立了西方教,如果這麼算的話,其實佛教,只能說是道教的分支,而且,按照歷史學上來講,佛道,其實淵源非常的多,不管是在教義上還是別的地方,在太古時期去了西方的,有五龍山雲霄洞文殊廣法天尊,這是道教的稱呼,後來演變成了佛教的文殊菩薩,普陀山落伽洞慈航道人,這個是佛教觀音菩薩的原型,夾龍山飛雲洞懼留孫,這個來頭更大,後來如來之後撐起佛教半邊天的彌勒佛,就是他了,九宮山白鶴洞普賢真人,這個聽名字,你們就會明白,之後,他就是普賢菩薩,當然,崆峒山元陽洞靈寶大法師,韋馱天,昆廬佛佛、祗陀太子等太多太多的人,是當初最早去西方創道的人,這等於是文化的滲透,道教那一段時間的確是太過輝煌,只是在滲透的過程中,產生了變異,這纔有了佛教,當然,還有一點,最能說明佛道兩教的關係,那就是在佛教中,目前爲止都被公認的如來的老師,燃燈古佛,他可是當年去西方創教的道人帶頭人,如果單純燃燈道人是如來的老師不可怕,在一些典籍之中,甚至都有證據表明,是燃燈道人在西方再次悟道,修成了十二仗不滅金身,他就是如來!之前的這些東西,或許可以當成神話聽,但是現在,我們是在假設這一切都是存在的,那麼,很好理解爲什麼舍利會轉化爲道教的陰陽圖了。”大衛娓娓道來,說完的時候,臉上沒有震撼到我們所有人的洋洋自得,他只是很平淡的表達了他知道的。

我現在算是明白了爲什麼大衛會說那一句,關於中國的文化,他比我更加的瞭解,那真不是狂妄,他只是在很客觀的陳述了一個事實而已。

“大衛,你簡直是我的偶像!那麼你告訴我,上帝他老人家是不是原型也是道教的?那麼我就馬上回歸母教的懷抱,並且絲毫沒有愧疚之感。”耶穌誇張的叫道。

“中華民族的歷史,比其他的歷史多了幾千年,一直自稱文明之源,雖然沒有人想承認這一點,卻不得不去承認,的確是太過悠久,而且極其的燦爛。你說的,不是沒有可能,但是在我之前的科考之中,認爲可能性不大,以前,我把這些神,都當成了道士,但是燃燈古佛創立起西方教的時候對應的是中國的殷商時期,我感覺,他們認爲的西方,就是印度了,他們的航海科技也不足以讓他們到底大洋的另一端傳道,那是以前,現在假如他們真的是神,可以移山填海騰雲駕霧的話,我想,我會在接下來努力去找到證據,證明你的猜測的。還有,我請你換個名字,因爲除了我之外,我家人全部都是基督徒!我對你這個名字非常的反感!”大衛說道。

“你不應該這麼想,我這個名字,不是對我主的褻瀆,正是因爲愛戴!”耶穌叫着反駁道。

眼見他們倆都要掐起來了,我咳嗽了一聲說道:“既然你們不認爲我吞掉了佛陀的舍利子,化爲了太極圖是我在撒謊,那麼之後呢,你們還有什麼要問的?”

大衛這時候說道:“我再問一個問題,那就是,我知道你身上會出現圖騰,你目前擁有了青龍跟朱雀,請問一下,這個圖騰可以成爲實體的存在麼?我的意思是,他們不是那種無法言說的力量,而是變成真的龍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聽懂了他的意思,意念起。一條迷你版的青龍從我左臂鑽出,一聲龍吟之後歡快的遊動着,他似乎聽到了我們說話,還特意的在大衛的面前示威性的遊動了一圈兒!

“天啊,不,上帝啊! 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了 這是東方的神龍!”耶穌都要跳到桌子上了。滿臉的不可思議,對我說道:“我可以摸摸他嗎? 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 真的太帥了!”

查理在抽着雪茄,他在饒有興趣的看着那個神龍。而大衛,臉上的表情最爲精彩,我理解他。同時我又感覺到或許有點不是滋味兒。

我在顛覆一個潛心做學問的歷史學家。

盡信神不如無神,不是嗎?

“好了,你可以讓這個霸氣的小東西回去了,我服了!”大衛閉上了眼睛,整個人躺在沙發上道。

“不,大衛,我想說,爲什麼,你不認爲這只是一個擁有了強大力量的動物呢?以你歷史學家的身份,去解讀這條龍,或許他是侏羅紀留下來的一個還沒有被發現的恐龍變種呢?要知道,他的名字在中國,也是龍。”這時候,一直沉默的查理說話了。

“我也在思索這個問題,但是可大可小,並且可以藏身於一個人體內,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一個物種,我想,我們還需要一個生物學家,不是嗎?”大衛似乎還是有點無法接受的說道。

他站了起來,對我道:“謝謝你,我想,我該閉關了,重新去充實自己,我還是相信,我能解讀這個,接下來的時間交給你了,查理,我的朋友,雖然我知道無法說服你,你也無法說服我,我還是希望,你能帶給我驚喜。”——大衛說完,就回了房間,我們聽到他在用英文打電話,語速很快我聽不懂,就問道:“大衛在幹什麼?”

“他在讓她的助手,給他郵寄書籍和資料,關於神祕的東方。”耶穌說道。

這真是一個專注而可愛的學者。我心道。

“力量,power,這個朋友,我想問你,你感覺你的力量,來自於哪裏?”查理掐滅了雪茄問我道。

“我不知道。”我說道。

“超自然的力量,等於說是超脫了人類自身的力量,我研究過很多,但是我認爲,這些東西,有他的自然道理,比如說超人,現實中,我見過很多有這樣那樣力量的人,我們嘗試去解讀他,發現了一點,就是這些東西,說是偶然也可以,說不是偶然也行,比如說有一個人,有親近雷電的力量,並且不畏懼雷電,他出生的那一天晚上,電閃雷鳴,並且閃電擊中了他家的房屋,這個東西,按照你們東方的角度來理解,怎麼理解?”查理問我道。

他問的問題太過尖銳並且職業,我竟然無言以對。

“天降異象,中國的皇帝或者偉人,都喜歡給自己加一個這個東西,證明自己是受命於天的,所以說,你說的雷電人,如果按照東方的角度來說,他可能被理解爲雷神的孩子,或者是受雷神眷顧的孩子。”這時候,大衛走出了房間,對我們說道。

麻痹的,你說的這麼有道理,讓老子這個中國人情何以堪啊?! 「教官……我感覺自己已經快要不行了……」

其中有一個人已經有些堅持不住的開始喊了起來,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顫抖甚至出現了痙攣的情況,他的腿時不時的抖動一下,時不時地彎曲一下,但是為了保證姿勢又很快的調整回來。

「不行?男人怎麼能夠說不行!你還是一條漢子嗎?」

那雙腿打顫的人緊咬著牙關沒有繼續說話,他的意志力已經開始出現了動搖。

「堅持住啊,不要放棄!為了今天午餐的雞腿,堅持下來啊,我已經不想再繼續嗦豆芽粉了!」許曜大聲的喊了起來。

要是這個人倒下,那麼他們堅持那麼久所要得到的雞腿,可就真的要消失了。

那人一聽到雞腿兩個字,身上不知從何處又鼓起了一股新的力量,他咬著自己的舌頭努力的轉移自己的注意力,雖然感受到全身的重量都在不斷的增加,自己的雙腿更是如同灌了鉛般完全麻木。

但是他確實還不想放棄,即使到達了身體的極限,想著的也並不是放棄,而是想著該怎麼樣超越這個極限!突破自己的極限!

「為了……午餐的雞腿……」

他堅持了下來,其他的同伴甚至都已經為他的這個精神感動到眼角有些濕潤,為了守護他們心中的雞腿居然要那麼拚命!

雷軍察覺到他們的精神已經開始出現了恍惚,於是大聲的喊道:「大家都給我打起精神來!」

雷軍這一聲吼叫主要是為了讓其他的人振奮起自己的精神,以至於讓他們能夠多堅持一會,他們保持神智。

他們誰都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也不知道還有多少時間,他們只能希望著下一秒就是休息的時間。

「好好的在這裡磨練自己,讓自己磨練出軍人的魄力!雖然現在很多的女生喜歡小白臉,喜歡棒國那一些濃妝艷抹的奶油小男生,喜歡那些所謂的小鮮肉。」

雷軍的目光在每一個人的身上掃過後,對他們說道:「你們想要變成他們的樣子嗎?你們覺得那種人,真的能夠算漢子嗎?」

「真正的男人就是要在關鍵的時候,可以站出來頂天立地,能夠肩負起重大的責任,以自己英勇的身軀擋在女人身前的人!那些所謂的小鮮肉只不過是和平年代手包式而成的藝術品,他們的性別是男人,但他們並不是男子漢!」

雷軍厲聲質問道:「你們難道想要成為如同他們那一般柔弱的人嗎?你們的身上既沒有病,身體也沒有殘疾,為何不堂堂正正的站出來做一個男子漢呢!」

「是男人,是個男子漢,就給我在這裡好好的繼續站著,只要撐過這四個小時,你們就可以自豪的告訴別人!我們都是華夏好男兒!都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這才是一個男人真正該有的魄力和氣勢!」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氣勢都攀升到了一定的境界,在這裡接受訓練的全部都是男人,都有著自己的傲氣和骨氣,又怎麼會甘心被別人給比下去!

在他們咬牙堅持到了四個小時后,雷軍的手機傳出了一陣鬧鈴聲,當他拿出手機看到一眼時間已經到了之後,才宣布解散。

聽到了解散后這群人簡直如同發了瘋似的歡呼了起來,有的甚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躺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還有的在放鬆下來之後當場就暈了過去。

一時間醫療人員又立刻跑出來進行收藏,雷軍則是看著這些倒在地上,以及正在休息的成員,對他們說道:「現在你們已經可以非常自豪的告訴所有人,你們就是真正的男子漢!」

四個小時的軍姿對於雷軍來說幾乎是家常便飯,站了四個小時他也沒有出汗,不僅如此而且走路也沒有絲毫僵硬的感覺,仍舊是健步如飛非常的精神。

許曜注意到雷軍此刻已經一個人在遠處著出水杯,趁著四下無人許曜就打算過去跟他談一談,希望他能夠讓自己提前的結束訓練。

雖然聽到雷軍所說的話他感覺十分的振奮,但這些訓練對於許曜來說實在是太輕了,完全沒有任何挑戰。

於是許曜走了過去問道:「教官我想問一下,我能不能提前的退出這個訓練,我感覺這個訓練對我的體質已經沒有太多的提升能力了。」

雷軍其實看到許曜朝自己走來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許曜要說什麼,因為這一天里他一直在觀察許曜,知道許曜的體質不一般,不管怎麼樣訓練都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疲憊和勞累。

重生之俗人修真 但是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一個人從自己的手中離開,說好的一個月訓練就要訓練一個月!

「不行!規定就是規定,況且這個訓練訓練都是你的意志和體力,還有你的服從性,除非你能證明自己有足夠的實力,否則我是不會讓你離開的!」

雷軍手中確實有能夠讓人提前結束訓練的許可權,但是這個許可權他從來就沒有用過,因為在他看來每一個人都有必要接受一下軍事訓練。

只有接受過一定軍事訓練的人,才有這一顆能夠變強的意志和心。

許曜一聽到他居然要證明自己的實力,反倒是有些期待的問道:「證明自己的實力就行了?這好啊,這個的話簡單啊,這應該怎麼證明呢?」

許曜自信自己的實力可以通過大部分考驗,畢竟就天機的話來說,自己的實力其實已經達到了s的最高級別。

雷軍卻是對他神秘一笑說道:「年輕人,爭強好勝想要證明自己這種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也許你覺得自己的實力很強,但是在別人的眼裡,你的實力還是差太多了。」

他已經看出來了許曜的體內並沒有殘留過多的真氣,可以說是處於一種真氣匱乏的狀態,一般在這種沒有經歷過任何戰鬥,沒有使出任何法術,就出現真氣匱乏的情況,幾乎都是一些低等級的修道者。

「是是是……」

許曜雖然表面上點頭答應,實際心裡卻想著,自己一個金丹期的高手,居然會被別人說自己的實力差。

「如果你真的想要證明自己的話,下午我會給你們一個考驗,只要你們能夠完成,就讓你提前離開!」 雷軍這句話聽起來似乎非常的良心,實際上他說給出的這考驗,自然是不會讓他們能夠通過。

因為他一直覺得逃避訓練的人就如同逃兵,他是不會輕易的讓自己所教導的成員成為逃兵,也不會讓他們離開訓練。

在這幾日的觀察之中,他已經注意到這群學員之中只有五位修道者,而且境界都不太高,真氣的儲備量也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