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卯?」

趙庸的腦海里突然想起,這木卯合在一起不就是個柳字嗎?自己一開始就覺得這個人的名字有點奇怪,也沒往深處去想,難道這個人是古柳家族的人?

如果真是這樣,自己想方設法去找都沒有頭緒的柳家堡古柳家族,說不定在這個人的身上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這次,自己無論如何都要把此人留下,錯過了這個機會,自己就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找到柳家堡了。

所以自己這次一定要幫助那木卯挫敗莫天行,這樣那木卯坐實了盟主之位,自己就不用擔心他留不下來。

「木大師客氣了!」

莫天行說完也是加持上一個靈氣護罩,身上一股強橫的氣息也是砰然的散發了出來,逼人的威壓如同濃重的陰霾,令人胸口沉悶的喘不過氣來。

他們都清楚,在這樣空間狹窄的賽台之上,魔法技能就是一個短板,除非對陣的雙方都是魔法師,否則面對這樣的近戰而施展魔法,實際上就已經輸了對方一分了,雖說有瞬發的魔法技能,但對於這樣的強者之間的戰鬥,那瞬發的魔法根本對對方造不成什麼傷害,除非你能達到聖魔導師甚至更高的那樣的魔法修為的高度!

所以他們一上來就選擇了武修靈氣的對抗,沒有摻雜半點的魔法技能。

「很好!」

那木卯見狀,低喝一聲,身上的靈氣也是驟然外放,乍現的靈氣被他幻化除了一雙巨大的臂掌,然後宛如靈蛇一般向著那莫天行的靈氣護罩抓纏而去。

同樣的是柳雲手,這個時候經那個叫做木卯的施展出來,簡直是具有天壤之別的差距,威力也是不可同日而語!


如果對自己以前施展的柳雲手和這個木卯施展的柳雲手做個比較的話,自己的是徒具外形而沒有靈魂,估計那木卯才是柳雲手的根源所在,這更加堅定了趙庸的猜想。

莫天行見狀雙手圓圓劃出,磅礴的靈氣頓時飛速的旋轉著向著那靈氣臂掌迎去,頓時那一對臂掌被莫天行飛速旋轉的靈氣給絞擰在了一起!

木卯嘴角劃過一絲令人難以察覺的冷笑,張開的手掌陡然的一收,那被莫天行絞擰在一起的靈氣臂掌瞬間變成了一桿飛旋靈氣長槍,透過莫天行的靈氣向他閃射而至! 莫天行眼見那木卯的靈氣長槍突襲而來,腳步向旁邊一錯,閃身躲開靈氣長槍的鋒芒,一手揮去,外放的靈氣也是向著那長槍砸去。

木卯是手勢再變,筆直的力氣長槍宛若盤蛇一樣,避開莫天行靈氣的鋒芒,盤繞著他的靈氣而上,眨眼間就到了莫天行的靈氣護盾。

台下的眾人見一交手那木卯就佔據了上風,更有人慶幸自己沒有上台去挑戰,也不知道這木卯施展的是什麼技能,竟然如此的奇妙。

趙庸這個時候也才知道,那柳雲手竟然可以這麼用,作為旁觀者,對別人來說估計還沒什麼,對趙庸來說卻是莫大的收穫。

莫天行也沒有想到這木卯擊放出去的靈氣能夠半途改變方向,這個時候想要再進行有效的反擊已經是來不及了,頓時凝聚起靈氣到護盾上,硬抗那木卯的攻擊了。

「嘭!」

一聲炸響在賽台上響起,兩股力氣相撞產生的衝擊,也令得賽台上就像颳起了一陣風。

莫天行的身形也被衝擊的晃了一晃,一個是主動的攻擊,一個是被動的防禦,怎麼說也是他吃了虧了。

「好!」

那木卯低喝一聲,身形疾撲而至,向著莫天行緩緩的一掌拍下,一擊得手,木卯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台下的人看得也是迷糊了,那木卯的速度很快,可是拍出那一掌卻是輕飄飄的,看似毫無力道。

趙庸卻是明白,那看是輕飄飄的一掌,卻是蘊含著極大的殺傷力,柳雲手有點和他的太極相似,如果誰看輕了那輕飄飄的一掌,下場就絕對不是輕飄飄的了。

莫天行知道那木卯不會放過搶得的先機,看著他的那輕飄飄的一掌,神色也是微微一變,他能感覺到那掌里蘊含的令人戰慄的力量。

「大盤羅手!」

莫天行大喝一聲,雙掌交錯推出,迎向了那木卯的一掌。

「噗!」

兩掌的掌鋒在空中相遇,只產生了一聲微響。

但莫天行的身子卻是晃了一晃,隨後一連的退了數步才停了下來,一張臉也變得煞白,而木卯只是身形微微一晃,步子卻沒有移動。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剛才那看似並不激烈的交鋒,那莫天行明顯的處在了下風,如果一紮這樣的情況下去,這聯盟的盟主之位就是那木卯的了。

「很好!」

莫天行看著木卯,一雙眼睛里透出一絲狠戾的目光,這木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來歷,實力是那麼的強橫,但是無論如何,今天也要把這聯盟的盟主之位奪到手。

「莫大師承讓了!」

木卯一臉淡然的說道。

「呵呵,不過今天我是勢在必得!」

莫天行說完,身上的氣息頓然見收斂,只是片刻的工夫,身上再也感受不到一點靈氣的波動了。

木卯眉間皺了一下,依照那莫天行話里的意思,他不會就此罷手,但是他卻突然收斂了自己的靈氣,還怎麼和自己一戰?

不僅是木卯疑惑不解,在場的所有人也是看不明白這莫天行想要做什麼了,難道他要認輸?


趙庸看著氣息全無的莫天行,心裡也感到事情不會那麼簡單的結束,處心積慮的隱忍了那麼多年,他不會輕易的放棄這個名正言順去的盟主之位的機會,可是他太過高估自己的實力了,縱然能拉攏到一些帝國的支持,在賽台如果他失利了,也只能等以後的機會了,可惜這以後的機會估計他也沒有了。

趙庸猜測的不錯,莫天行的氣息完全的收斂了片刻之後,另外一種氣息卻慢慢的從他的身上透漏了出來,隨著他的氣息的高漲,身體的表面開始散發出一層黑色的霧氣,並在他的身體表面開始凝聚!

「魘魔!?」

趙庸對那黑色的霧氣是再熟悉不過了,可是自己先前竟然一點也沒有察覺莫天行身上的異狀,是他學會了一些魘魔的技能還是魘魔附身?

仙兒也是看著莫天行臉色也變了,對於那魘魔她也是知道一些的,自己和他打交道了那麼久,竟然沒有發覺他的身上有黑暗的氣息,作為一個光明魔法師,對她來說確實是一個打擊。

台下的觀賽者也是看著變得詭異的莫天行,內心也是震驚無比,這莫天行看來還留有後手,賽台的角逐現在又充滿了不確定性了。

隨著莫天行的氣息的上漲,身體表面的黑色的霧氣也是越來越濃,就像一層黑色的厚厚的盔甲,包裹在了莫天行的身上,僅露出一雙眼睛,看上去如同一具黑色的骷髏。

木卯的神色也開始變得凝重起來,一雙眼睛死死的盯住莫天行,目光中充滿了說不清是憤恨還是恐懼。

「難道你們要把我們趕盡殺絕嗎?」

木卯說出了一句令人莫名其妙的話來。

「既然能接受挑戰,那麼就應該承受後果。」

莫天行的聲音也變得倏忽飄渺。

「哎,你、你們怎麼把我、我老頭子給忘了啊?」

在這詭異緊張的氣氛中突然一個結結巴巴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眾人四處尋找聲音的來源,過了好一會,才看見一個老頭正連走帶爬的上了賽台,大部分都認得這個老頭,他就是整天拉著人給人算命的、說話結結巴巴的、腰彎的像個蝦米一般的那個老頭。

「不、不好意思啊各位,老、老頭我看、看得入迷了,人老、老了也胡、胡塗了,竟、竟把這爭盟主的事給、給忘了,在、在下孟主,我看你、你們是半、半斤八兩,不、不如我們商量下,也別打、打來打去的了,傷、傷了和氣,我們三個就、就輪流當、當盟主怎麼樣?」

「轟!」

台下頓時爆發出一陣爆笑聲,一下子打破了莫天行異變帶來的詭異沉悶的氣氛。

「哎,我說『盟主』,要不你就給他們算算誰能贏怎麼樣?」


台下的人頓時也跟著起鬨。

仙兒看著頓時熱鬧起來的場面,懸著的心也落了下來,趙庸這個傢伙總算出來了,自己也就等著看攪場好了。 趙庸見到莫天行的異變,也知道自己再不摻進去攪合,指不定那木卯會出什麼事情呢。

木卯看著台上的這個老頭,也不知道他是鬧得是哪一出,一邊看著他,一邊警惕著莫天行。

「好,我、我就算算啊!」

趙庸裝模作樣的兩隻手的手指掐來掐去的,口中還念念有詞。

「嗯,嗯,」趙庸連連點頭,「好了,我算、算好了。」

「那好,你就說說他們誰能奪得盟主啊?」

「對,對,說說!」

台下的人都起勁的起鬨。

「好,我、我剛才算了一下,他們倆都、都有點懸。」

「他們都不是,那誰能擋盟主啊?」

「是啊,賽台上就剩他們兩個了不是他們還能是誰啊?」

「我、我叫什麼來著?」

「孟主啊!」

「多謝大、大家抬舉,既、既然大家都、都這麼叫了,我、我就勉為其難接、接受了!」

「切!」

台下的眾人頓時給了趙庸一個不屑的口氣。

「老東西,你說夠了沒有!」

莫天行幽幽的聲音響起。

「你、你也太不知道尊老了,大、大家都承認了,你、你敢對盟主無、無理!」

「老東西,既然你要來趟這個渾水,那我就先成全你好了!」

莫天行說完身形砰然散做一團煙霧,整個的人頓時消失不見了。

木卯見那莫天行身形突然消失,臉色頓時一變,可是沒等他有所反應,就覺得眼睛一花,等自己在定下神來,就發現自己已經從賽台上糊裡糊塗的下來了。

台下的人見到突如其來的變化,也被駭得變了臉色,圓睜著雙眼看著那還沒反應過來老頭背後,瞬間出現的莫天行向著他一拳搗出,這下完了,那老頭再會算,估計也是沒算到自己會死在那莫天行的手下!


可是沒有人能夠去救他,眼看著那黑色的巨大的拳頭離那老頭越來越近,他們的腦海里甚至都能想象出他被擊中身體被一拳轟飛的情景,一些膽小的人扭過臉去不認再看。

仙兒也是被莫天行突下殺手給下了一跳,可是她卻沒有如何的擔心,她知道趙庸那變態的速度,如果那異變的莫天行沒有空間之力,想要殺掉趙庸估計是很難。

莫天行那黑色的碩大的拳頭瞬間而至,帶著凌厲的威勢一下就貫穿了趙庸的身體,從後背而入,前胸而出!

「啊!」

人群中一些膽小的女孩子的見到此情景,頓時嚇得一聲驚叫,雙手捂臉再也不敢看了,就是那些膽子較大的也是看得心驚肉跳。

大多數人都為這個老頭感到不平,他不就是說了幾句笑話嗎?所有的人都看得出來,這老頭根本就沒有什麼惡意,沒想到莫天行竟然會對他下殺手!

可是人們卻發現那被莫天行一拳貫穿了的老頭卻是一滴血也沒有流出,還保持著一個姿勢,身影也漸漸的虛化起來,最終消失不見了。

木卯看著賽台上一切,內心的震驚甚至比見到莫天行異變還要甚,這個老頭分明就是隱藏了自己的實力,這種情況就是速度達到極致才會出現的情況,先前的那個少年速度已經夠快的了,可是他和這了老頭比起來,其間的差距還是有不少。

當然在台下的不少的人當中,也能夠看出其中的門道,他們這才明白,他們是被在那老頭的外貌給騙了,他們以為的糟老頭子,卻是個深藏不露的強者!

「呵呵,沒想到還是個高手,不要在藏頭露尾了,出來吧!」

莫天行幽幽的聲音在賽台上響起,身上散發出來的黑色的霧氣是更加的濃重,以至於使莫天行的身體又龐大了不少。

「我、我就在這裡沒、沒動,藏、藏什麼藏啊?」

隨著聲音的想起,台下的眾人已經看到,原本虛幻消失了的那老頭的身影居然一下出現在莫天行的面前。

「你到底是誰?沒想到你隱藏的那麼深!」

「此、此話差矣,后、後面那句話應、應該我來說吧?」

「不論你是誰,從今天起你就永遠不會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