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此,方逸天微微抿了抿嘴,暢快的笑了笑,說道:「痛快,痛快,很久沒有打得這麼痛快了,也沒有這麼熱血過!不得不說,你是一個不錯的對手。接下來就讓我們認真一戰吧!」

「好,我王虎隨時奉陪。」王虎凌厲的雙目不離方逸天身上半分,緊盯著他,低沉說道。

「穿著這身保安服裝還真是他媽的彆扭,穿著熱熱身還可以,可要是跟你認真一戰,這身保安服就不是一般的限制了。」方逸天說著將身上穿著的保安服的紐扣一顆顆解開,最終,身上的保安服裝被他完全脫了下來。

於是,他上半身完全裸露出來,宛如鐵打般的肌肉線條也呈現而出。

他的身體並不像是健身房中那些肌肉男般的中看不中用,而是剛中帶柔,是種兼具爆發力及耐力的好身材,結實中帶著柔軟的韌性,每一分每一寸的肌肉上彷彿蘊含著無盡的力量以及強大的爆發力一樣。

王虎看了眼方逸天身上那種結實柔韌爆發力十足的肌肉線條之後雙眼禁不住眯了眯,他突然有種錯覺,如果眼前的方逸天要是朝著他全力爆發一擊的話他只怕都不能招架下一招半式!

看台上的林淺雪與夏冰冷不防看到方逸天將身上的衣服脫下,露出他那一身剛中帶柔的上半身之後她們的臉上都禁不住的感到一熱,雖說她們都已經是成年人,可捫心自問,她們還真是沒有看過一個男人在她們的面前就這麼直接的脫下衣服呢,因此她們那漂亮的臉蛋上不禁微微染上一層暈紅。

不過,她們卻是細微的感覺出來,自從方逸天脫下衣服之後他的身上似乎帶著一種只有在戰場上廝殺拼搏時才會有的殺伐氣勢,這樣的氣勢讓她們的心頭微微窒息,同時也意識到這一戰從此刻才是真正的開始。

林正陽沉著聲,一言不發,那雙精光閃動的雙目卻似緊緊地盯著擂台上王虎與方逸天的一舉一動,越看眼中越是震驚。

擂台之上,王虎似乎是感受到了從方逸天身上發散發出來的那股殺伐氣勢,他禁不住深吸了口氣,在他以往在地下世界中打拚時候,也曾放過很多的血,因此能夠感受得到從方逸天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這股氣勢所代表的是什麼。

起初他憑著他那雙銳利的眼睛以及多年的經驗能夠看得出方逸天的身手不錯,雖說他看出方逸天的身手不錯,可卻不認為方逸天能夠戰勝他,至多能夠與他七層的力道之下的十二形拳打個平手罷了。

繞是這樣,就已經是很了不起了。

可是,此刻他突然發覺他根本看不透方逸天,更看不透方逸天身上的實力如何,那是一種猶如浩瀚汪洋般的深不可測已經無盡深淵般的恐怖。

他暗暗深吸了口氣,心知面對這樣的對手不能再有所隱瞞,一定要全力一拼,而且,壓箱底的功夫也要使出來!

這下王虎心中興奮不已,難得碰上這麼一個對手,要戰就要戰個暢快淋漓!

想到這后王虎暴喝一聲,整個人猶如蒼鷹般俯身沖向方逸天,同時他的雙手上的勁道也從七層左右的力道提升到了九層力道,這已經差不多是他身上的最強力道了!

王虎逼近之後手如鷹啄般迅若雷電的直取向方逸天的胸腹要害,這是王虎身上的十二形拳中的鷹形拳,施展開來猶如鷹擊長空般的犀利銳敏,其中夾雜著王虎極盡全力的洶湧力道,因此這鷹形拳一經施展就片刻不離方逸天的全身要害處,只要方逸天稍不注意就會被直接擊中!

認真一戰後的方逸天這時身形宛如蛟龍般沸騰挪移著,臉色沉著鎮定的應戰著,他並不急於進攻,面對王虎暴風雨般的攻擊他依然穩如磐石,從容自若的拆解擋駕著王虎的進攻。

每次眼看王虎的拳頭就要擊中方逸天的時候,卻見方逸天一個漂亮側身或者是巧妙的橫臂抵擋總能夠化解掉王虎的進攻招式,因此一時半會王虎也拿方逸天沒轍。

猛然,只見王虎暴喝一聲,喝聲洪亮,宛如雷鳴。

緊接著,王虎手上的拳勢一變,以著雷霆之勢驟然間轟向了方逸天的臉面,這一拳性烈剛猛,輕捷快靈,如爆似炮,威猛之極!

事實上,王虎變化的拳勢乃是他壓箱底的最強手上功夫——炮拳!

炮拳在華夏武術當中的威力可以說是剛烈威猛之極,如爆似炮,爆發出來的力道更是威猛之極,炮拳一出,被擊中者非死即傷,譜曰:「青龍獻爪追風炮;猛虎撲食飛門炮;獅子張口開路跑;白鶴亮翅連環炮;梅鹿卧枕轉身跑;豹子翻山當頭炮;白蛇吐信地雷炮;鴻雁斜翅衝天炮。」

炮拳,既有鑽翻上挑衝天之能,又有劈壓下砸截之功。

王虎手中炮拳一出,方逸天臉色也禁不住微微一變,不過他依然是淡定自如,矯健的身形猛然朝前躍進,同時雙手一伸一拉一擰,看似平淡無華的出手招式中實則是凝練了他練了足足三年的華國龍組擒拿手中的——十二擒龍手!

當初方逸天在獵豹特種部隊的時候也練過擒拿手,那時練的擒拿手叫做鎖喉擒拿手,這鎖喉擒拿手乃是出手一招將敵之死的兇狠招式,唯有在與敵人生死拼搏時才施展出來的招式。

待到他被選拔出來進入了華國龍組之後又學了一門擒拿手,這就是十二擒龍手。

十二擒龍手雖說沒有鎖喉擒拿手那般兇狠的一招致命的招式,不過十二擒龍手在限制敵人進攻招式、空手入白刃奪取敵人武器、瞬間化解敵人招式方面是鎖喉擒拿手望塵莫及的。

可以這麼說,十二擒龍手與鎖喉擒拿手這兩大擒拿手相結合使用,往往可以在瞬間秒殺任何一個對手。

面對王虎陡然間爆發而出的炮拳攻殺,方逸天也不再有所保留,悍然間便是施展出十二擒龍手直取而上,竟是直接迎上了王虎那攻殺而至的勢大力沉的炮拳拳勢。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剛剛大吼而出的崔慶心中微微一愣。

一道極其微弱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頓時,崔慶心中樂了。

明白了!

真的有鬼 不需要聽清,他知道了!

「兄弟們,再干一夥!」崔慶大吼大叫,這時候完全一副土匪的架勢。

身後,一群人早已被他調起了身上的那股凶性。

一個個的嗷嗷叫,殺氣衝天,哪怕是要退,這一刻也要再戰!

周圍,八支戰隊一個個的也煞氣滔天,盯著崔慶等人,雙眼通紅。

雙方廝殺的時間不長,但卻超級殘酷。

崔慶等人的戰隊始終不曾轟破,反倒是他們損兵折將,就連帝子帝女都戰死數位。

這對他們而言,奇恥大辱。

「絕對不能放他們逃走!」一名帝子大吼,帶領身後戰隊,再度聚集力量,對著崔慶便是猛烈一擊,再度讓崔慶等人忍不住大口咳血。

這支戰隊,來自天族,堪稱最強陣容。

其中的地仙境,天仙境都是頂級強者。

這麼一直豪華陣容,哪怕是硬碰硬,都能和崔慶他們一戰。

「就你了!」崔慶滿臉血跡,臉色煞白,惡狠狠的盯著對方。

「乾死他們!」崔慶怒吼,堪稱瘋狂。

而與此同時,這一刻的林楠也終於到了。

並且悄然間,出現在這支天族戰隊身邊。

依仗著強大的實力,和對空間之力的特殊掌控,在這混亂之中,反倒是沒人能夠發現他的存在。

先前崔慶耳邊的聲音,自然來自林楠。

根本不需要多說,而今二人目標一致!

正常而言,想要破掉一支強大戰隊,很難。

但,悄然間,就容易的多!

林楠的目標,正是天族的這位帝子,同樣極強,天仙境巔峰,雷電屬性和大地屬性規則。

雖然不是至高屬性,但兩大屬性的聯合,造就了這人的強大攻擊力。

對崔慶等人的威脅,也最大!

這支戰隊,也完全由他主導,他是核心!

無聲無息,林楠不斷靠近,直接緊鄰這支天族戰隊,距離為首的這位天族帝子不過數丈遠而已!

而此刻,他們根本無人發覺。

此前率先戰隊在爆發襲殺,這支天族戰隊也在爆發,準備硬拼,打定了主意要徹底滅殺這群人。

「殺!」崔慶大吼,雷神錘暴起,直奔而來。

與此同時,這位天族帝子也怒吼一聲,剎那間整支戰隊的力量在擊中,直奔他而去。

戰隊的本質,就是集眾人之力,瞬間爆發,造就可怕殺傷力!

力量,通過特殊的戰陣疊加,讓這位天族帝子一瞬間有著可怕之力,直接就要對著崔慶爆轟而下。

然而就在這一刻,眼看著力量就要完成聚集,致命一擊就要砸下去的瞬間。

一股讓這位帝子大寒的心悸感傳來!

從身側而來!

「嗯?」這位帝子駭然,但眼下正到了聚力的關鍵時刻,容不得他分心。

也就是這一瞬間,一柄漆黑長刀,無聲無息,突然間在這裡出現,爆斬而下。

帶著滔天的殺意!

剎那間,這位帝子臉色大變,超級難看!

「什麼!」

不僅是他,周圍一位位天族高手也是如此,詫異之極。

這一刀,太突兀了。

「該死!」這位帝子大駭,怒吼。

「攔住它!」

然而,根本來不及!

太近,太快!

這一瞬間便殺到這位帝子之前,而他正在全力聚力,根本無力阻攔。

「不!!!」這位天子帝子最後一刻,發出不甘心的怒吼聲。

「噗嗤!」

沒有任何的意外,一刀斬下,這位天族帝子被斬殺,連仙核都不曾留下。

被斬碎!

「轟隆!」

下一刻,一聲巨響,直接在這個天族戰隊中爆發開來。

失去了聚力掌控之人,強大的力量瞬間在戰隊中爆發開來,強大的反噬,瞬間將整個戰隊波及。

紅樓發家致富史 「轟!」

「啊!」

巨響,慘叫聲,怒斥聲,不絕於耳。

緊隨其後,崔慶的轟殺也接踵而至,瞬間轟入其中。

剎那間,整個天族戰隊,上千名天驕強者,被屠戮小半。

崔慶等人的屠戮,那柄黑色長刀的主人,都在屠戮,無所阻攔!

港島時空 這一切,都發生一瞬間而已。

從長刀出現,到一群強者被屠戮,前後數個呼吸而已。

崔慶那邊,配合密切,直接轟殺而下,把握住了最好的戰機!

這一支戰隊,瞬間覆滅!

周圍其他七支戰隊,竟然不曾反應過來。

輕而易舉!

「什麼!!!」

「該死!」

反應過來后,晚了!

除了憤怒,再無他法!

「林楠!!!」遠處,天族一位頂級仙王境強者怒吼而出。

他認出來了。

那刀,屬於林楠,也只有他才有這種實力和手段,能瞞過帝尊,突然間襲殺而出。

「該死!」仙王境也忍不住心中的暴怒。

他們想不到,關鍵時刻林楠竟然又出現了。

不是在閉關嗎?之前還有強者在天庭悄然監視,沒發現林楠的出關。

一出手,便是一支最強戰隊被覆滅!

可想而知,他們的暴怒!

與之相反,東林仙庭一方,劍王等人看到這一幕,突然間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他終於趕來了!」劍王忍不住輕笑而出。

這是一個不斷創造奇迹的人,這一刻再度出現,勢必扭轉乾坤,他相信。

因為他是戰王!

戰場中,長刀意外出現,屠戮,更是讓三支戰隊瞬間精神大陣。

自然,也都認了出來!

「戰王!」

「戰王!」

「戰王!」

激動的怒吼聲,瞬間暴起,聲勢震天!

林楠在東林和天庭的名氣,哪怕是此刻的崔慶和蔣鑫都遠遠無法媲美。

是真正的戰王,戰神!

戰場中,林楠的身影依舊不曾顯露,顯得極為詭異。

但恐怖的刀,但凡出沒,無人能擋,更是防不勝防。

「噗嗤!」一刀,一個戰隊中的十位角落的地仙境高手被斬碎。

林楠的聲音也隨之冒出。

「殺!」

簡單的一個字,這個時候彷彿具有無窮魔力,瞬間點燃了一群人的激情,突破了他們之前的極限!

再戰!

戰無不勝!

「轟隆!!」

「噗嗤!」

隱藏在暗中的林楠,和崔慶他們三支戰隊遙相呼應,一明一暗,瘋狂反撲,斬殺,屠戮! 炮拳一經爆發,便猶如直轟出去的炮彈般去勢威猛迅疾,乍看之下凌然有著雷霆萬分之勢,無可匹敵的轟擊而出。

王虎自小便一隻拜山學藝,師從多名隱姓埋名的武術宗師,其天資聰慧,因此無論是修鍊什麼武術都能迅速上手,特別是這一門炮拳,經過他差不多二十餘年的沉浸與修鍊,其在炮拳上的火候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

當年在道上闖蕩的時候他正是憑著這一手威猛駭然的炮拳確定了他當初在黑道上地位超然的悍將之位。

不過,自從從道上隱退之後這些年來,他從來沒有與別人對打的過程中施展出炮拳出來,那是因為他所遇上的對手中沒有一個人能夠值得讓他施展出這一門迅猛剛烈的炮拳。

直到今天在擂台上遇上了方逸天,方逸天的強大遠遠超乎了他的想象,越是與方逸天交戰他越是感覺到這小子的深不可測,不過,這也激發了他內心中塵封依舊的激昂戰意,久攻不下后他毅然的使出了威力強大的炮拳。

炮拳如爆似炮,勝似猛虎下山,眼看就要結結實實的轟在了方逸天的身上。

這時,方逸天雙手曲成龍爪,十二擒龍手的擒拿招式巧妙的搭在了王虎直攻而來的手臂上,接著,雙手一擰一扭,身體宛如游龍般乘勢而上,雙手直取擒向了王虎的肩胛骨。

十二擒龍手果真是微妙之極,極其巧妙的卸去了王虎這一招炮拳的拳勁,爾後方逸天身體游龍而上,直接擒向了王虎的肩胛骨。這一招反守為攻的招式運用得可以說是猶如行雲流水般的輕巧洒脫,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王虎炮拳轟出,卻是感覺到自己的右臂竟是被方逸天的雙手纏住,並且,從手臂上傳來的那種被鉗制住的重如泰山般的感覺讓他猛然間醒悟對手使出來的乃是微妙之極的擒拿手。

並且,方逸天雙手順直而上,直接擒向了他的肩胛骨,肩胛骨處乃是人的體格弱點之意,倘若是被擒拿手擒住那麼大半身將會無法動彈。

王虎這一生中與人交戰無處,因此臨場對戰經驗豐厚之極,面對方逸天憑著十二擒龍手乘勢而來的攻擊他卻是不慌不忙,力沉丹田,下盤扎步站穩,右臂再度一用力,這會已經是將身上最強大的力量爆發出來,右臂一橫,擊向方逸天的胸膛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