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你們十位是最優秀的,但是這還不夠,因爲你們只有在通過最後一關的時候,才能正式的成爲本人的弟子,而你們也終會以靈術師公會核心弟子的身份加入進來。”

“師傅,沒想到落塵還真有一套。”

木殤見落塵站在臺上激昂的說詞後,他心裏也一陣佩服,而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自信滿滿的落塵,看來他真的出師了。

隨着落塵的話音落下,下面的人就開始鼓掌起來,接着那十位弟子就朝落塵設置的陣法中走去,當然了,這個陣法我剛纔也進去看了一下,這也是爲了防止有弟子在這裏出事。

看着那十位弟子進入陣法後,圍觀的人也開始念起咒語來,這樣一來,大家也都能看到闖陣者在裏面的情況,而且還能感受一番陣法的威力。

“師傅,那我們是不是也要去體驗體驗?”

“那是必然的,你也可以根據落塵的做法衡量出你自己的計劃。” 木殤嘆了口氣,最終還是選擇念出了術法,見衆人都對那十名弟子感興趣,我也來了一點小興趣,反正眼下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做,所以我也念了一句術法就看起了那些弟子來。

那十位弟子一進到陣法中,就互相散開了,因爲這是落塵強調要求的,這是單獨作戰計劃,而這十名弟子,當初之所以可以勝出,就是因爲他們團結,所以纔會脫穎而出。

而落塵想要的,不光是團結的力量,還要的是他們單獨作戰的魄力,因爲很多時候,任務都是單獨下發的,所以最主要還是他們自身各自的實力情況。

“師傅,你覺得那十個人誰會勝出啊?”

木殤一邊看着那些人的闖關,一邊撐着下巴問我,其實我心裏早有了答案,可是就這麼說出來的話,那還有什麼懸念呢?還不如他自己看來的好。

“木殤,不是所有答案都會讓你滿意,所以你還是自己用心去看吧!爲師也希望你能從中吸取到教訓,記住了,這次不光是一次挑選弟子大會,也是給你們自己心中立下警鐘的時刻。”

“師傅,你在說什麼啊?弟子怎麼越聽越不懂了,感覺你說話好奇怪。”

木殤一臉鬱悶,而落塵也是一臉疑惑的看着我,見他們都不明白,我笑而不語,因爲我知道他們很快就會明白了。

“師傅,到底是什麼啊?你就解釋解釋吧?”

“不用爲師解釋,等下你們就知道了,好了,注意力集中,不要一直看着我,又不是我闖關。”

被我一說,那些剛纔還看着我的人,都紛紛轉過了頭去,那幾個弟子的最終闖關也到了結束,十個人有兩個不過關,其餘的都過了,但是他們出來後,一個個都多多少少受了點傷。

“你們這次不錯,能有八個人闖關成功,我心裏很是激動,恭喜你們成功。”

“會長,能不能請您讓那兩位也加入我們呢?剛纔他們只是錯了一步而已。”

過關的人中有一個高喊了一聲,結果剩下那幾位也都喊叫了起來,希望落塵能給那兩名失敗者一個機會。

“失敗就是失敗了,我是可以給他們一次機會,可是如果真的是到了戰場上怎麼辦?誰會給你們機會呢?生命也只有一次,沒有重來的可能,你們記住了,不是什麼都有第二次機會的,如果你們想要走到最遠,那就要做好一切心裏準備,包括失敗。”

落塵的一席話,也讓那些人停止了吶喊,看到一個個心情失落的樣子,我笑了笑,木殤則是皺着眉頭,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忽然那些弟子中有一個走向了失敗者。

“會長,我們是一起來的,如果他們兩個不能跟我們一起,那我寧肯不要成功。”

“我也是,我也不要成功。”

“我也不要了……”

那八位成員一個接着一個走到了失敗者身邊,看到他們剛贏來的榮耀,轉而又不要了,不光是落塵震驚,木殤和那些前來觀看的大師和長老們也震驚了,這種場面是他們沒有意料到的。

而落塵此刻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顯然他沒有想到那幾個人竟然不給自己留一點情面,當然了,這種景象是我早遇到到的,因爲我剛纔就預知了這種情況,所以我纔會對他們說那番話的。

“師傅,我終於知道你剛纔說那些話是什麼意思了,那你說落塵現在該怎麼辦?”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算了,還是我來說吧!”

搖了搖頭,落塵此時也把眼神求助了我,我不能再淡定看下去了,如果讓落塵來,他勢必會做出一些過激的手段,到時候恐怕他真的就不能震懾住那些弟子了。

“你們幾個真那麼顧念兄弟之情嗎?很好,既然你們願意跟你們的兄弟承擔後果,那你們就走吧!公會縱使沒有一個弟子,也不會要那些不合格的弟子濫竽充數,人生如果連自己的失誤都無法承擔,還能做什麼大事呢?成大事者不拘泥於小節,可你們呢?在你們身上,我只感覺到了失敗者的氣息。”

“不……不應該是這樣的,會長應該同意我們都加入進來纔對的。”

“憑什麼?憑什麼讓你們都加入進來?公會是你們家開的嗎?公會是有權利選擇強者淘汰弱者的,而且就算你們現在都加入進來了,遲早有一天也會被淘汰掉,因爲雖然你們進入了公會,可是每一個季度都會有一次篩選,能連續過五個季度的,才能最終留下來,那麼我想問你們,你們覺得你們都能連續過五個季度嗎?還是說,你們每次都要學這次使用心計來過關嗎?”

我說完就把那幾個弟子的思想用術法呈現給了大家看,原來他們幾個從小長到大的,而且這次來也都是商量好的,如果有一個淘汰了,就使用欲擒故縱手段,爲的就是能抱成團,組建自己的勢力。

大家看到那幾個人的記憶後,都開始對他們指點起來,而他們的臉色最終也都露出了惶恐和絕望,或許沒有我這次的干擾,他們是可以順利的進來,只是我眼裏揉不進沙子,就像落塵說的那樣,寧缺毋濫。

“會長,給我們一次機會吧!”

那幾個成功者此時都遠離了那兩位失敗者,而那兩名失敗者此時也都心情低落到了谷底,因爲他們也知道這次不能再像以前使用那種手段了。

“不用再求會長了,本來你們可以憑藉自己的實力加入靈術師公會,可是就是因爲你們的小聰明,所以才讓你們失去了這次的抉擇,這也算是給你們一次教訓,也算是給會長敲一次警鐘,都回去吧!等你們什麼時候變成光明磊落而且有真正實力的時候,你們再來闖關吧!”

我說完就把話語權交給了落塵,落塵也附和着說了幾句就散會了,那些弟子最終他還是一個都沒有要,這次招收弟子的鬧劇,也就這樣落幕了,當然了,我相信落塵下一次招收弟子的時候,一定會比這次有經驗。

“師傅,這次真的多虧你了,要不然弟子這回真的就要闖禍了。”

“以後不光是要看他們的表面,也要看他們真實的心境,好了,爲師今天就把讀心術交給你們,當然了,爲師可不希望你們用讀心術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師傅放心,弟子您還不放心嗎?我們絕對不會做什麼壞事的。”

木殤笑嘻嘻的答應了,落塵也點了點頭,其實對於他們兩個人,我還是比較放心的,但是警告還是要有的,誰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縱使我可以預知一點未來的事情,但那也只是未來一個小時之內的事情,又不是幾年後。

當木殤和落塵學會讀心術後,他們又開始了招收弟子,這一次很成功,木殤招收了五名弟子,落塵招收了十名弟子,而且他們資質都很不錯,當然了,跟木殤和落塵比起來,就差遠了。

看到木殤和落塵都有了各自的徒弟,我也給他們定了一個規則,那就是每個季度讓他們的弟子互相拼比,這也是爲了督促他們做師傅的不會懶惰,而且也是一種互相提高術法的技能。

木殤和落塵的事情搞定了之後,我就帶着神龍繼續山下搜尋自己的弟子了,畢竟白虎他們以後的職責是要找人代替的,而我也不可能讓落塵和木殤的弟子代替,畢竟我纔是如今巫門的掌門人。

“主人,我們都找了三天了,你就不能降低一下自己的標準嗎?”

神龍又開始了唸叨,我直接走過去點了他的啞穴,耳朵這才清淨了下來,就在我們走到鎮子上的時候,恰好有一家人做喪事,只是他們辦理喪事方式很奇怪。

人家死人了,都會有孝子哭喪,可是他們家的孝子沒有一個哭泣哀傷的,一個個臉上都帶着笑容和滿足,這真的讓人感覺好奇怪,因爲疑惑,所以我拉住了一個路人詢問了起來。

“大嬸,那家人不是死了人嗎?怎麼看起來他們那麼開心?”

“別貼了,唉!說起來都是造孽啊!那家死的是他們的老父親,他們老父親生前是一個老好人,經常幫大家,只是他要了三個不成器的兒子,一個個好吃懶做的,還總是壓榨老人,老人如今死了,他們就商量着怎麼分老人的財產,哪裏還會傷心,都開心着呢。”

大嬸說完就搖着頭嘆着氣走了,而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那種人,父親艱難的拉扯兒子長大,如今卻落了個這樣的下場,看來這次不給那幾個小子一點教訓,恐怕他們以後會做出更加過分的事情來。

“主人,你真打算要這麼做嗎?”

當悄悄的隱去身子進入死者院子的時候,神龍就跟過來問了我一句。

“廢話,不教訓一下那幾個小子,我心裏這口氣也沒發出,他們真的太不是東西了,老人好歹是他們的父親,養育之恩,他們竟然都能忘卻。”

“主人,那你打算怎麼做呢?讓他們的父親魂魄出來嚇唬他們嗎?”

“幼稚,就算他們父親的魂魄出來了,他們最多就是受點驚嚇,哪裏會深刻的記住自己如今的所作所爲。”

“那你要怎麼做?”

神龍一臉好奇,我邪笑了一下,也沒有告訴他,因爲要是提前說了,那還有什麼意思。

“你就好好看着吧!提前說了也沒什麼意思了。”

我說完就開始在院子里布置起陣法來,因爲老人的三個兒子沒有辦理真正的喪事,所以這裏也沒有人前來上香什麼的,因此我也可以放心的設置陣法。

經過一個小時的努力後,陣法也成功了,現在就等那三個兒子進來了,只要他們一進到陣法中,他們就會體驗一次老人一生走過的路,其實我這麼做,也是爲了讓他們知道自己的父親生前是怎麼對待他們的。

也讓他們體會體會自己這一生的錯誤,這也是一種很好的教導方式,當那三個兒子一進入陣法那一刻,我明顯的看到了他們的不知所措。

不過好在他們很快就適應了自己的新身份,看到他們一步一步朝老人的腳步邁進時,我也離開了陣法等他們出來。 我一出陣法,神龍就一臉興奮的端着瓜果走了過來:“主人,這可是新鮮的瓜果,辛苦了您,趕緊吃吧!”

“臭小子,這些是從哪裏弄來的?”

我並沒有伸手去拿,而是好奇的問了一聲,畢竟這個時候,很少有新鮮的水果上市,而且還是龍眼和荔枝。

“主人,我可是上古神獸啊!當然有我自己的辦法,這種小事情,還用得着您來操心嗎?您只要負責享受就好,來,這可是我剛摘下來的,非常新鮮呢。”

見神龍也是一片好心,我也沒有再拒絕,一邊吃着水果,一邊看着那三個孝子的舉止,當他們一步一步的走完自己父親曾經走過的道路後,他們也從陣法中走了出來。

只是他們一出來,立馬就跪在自己父親靈位前哭了起來,看來他們都得到了相應的教訓,他們能體會到自己父親的一生,也算是他們這次最大的收穫,我想他們今後一定也會改過自新。

“主人,你真厲害,竟然能讓那三個傢伙浪子回頭,看來我以後也要多向您學習學習。”

“我說叉叉,你今天怎麼這麼奇怪?幹嘛老是拍我馬屁?說吧!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嘿嘿……主人,其實我還真是有一件事情需要您幫忙,只不過我就是擔心您不肯幫,所以纔會這樣的。”

“說吧!到底什麼事情還讓你前後顧忌的。”

見神龍一臉不自在,我也收回了調侃的心情,直接嚴肅的面對着他,神龍此時也收起了自己吊兒郎當的樣子,他一本正經的說道:“主人,我想讓您和我回龍族一趟。”

“龍族?那不是早就滅亡了嗎?你現在還怎麼回去?”

“主人,其實龍族雖然已經滅絕了,可是我們當初的陣營還在,只是因爲周圍術法的保護,所以沒人進得去,因此這才被世人所忘記。”

“原來是這樣,可是我們現在去那裏做什麼?不是說龍族就剩下你一個了嗎?”

我有些好奇神龍這次是什麼意思,看他樣子,也不像是在老家藏了珍寶的緣故,難不成那邊現在有什麼事情了嗎?一想到龍族有事情,我忽然感覺自己好無奈,這剛忙完一件事情,又接着來一件,一點給人休息的餘地都不留。

“主人,其實我帶您回去,只是爲了拿一件東西,說白了,那個東西本身也就是你的。”

“我的東西? 棄女有運:家養丫頭拐侍郎 什麼東西?”

被神龍這麼一說,我更加覺得好奇了,我可不記得自己有什麼東西遺留在龍族。

“就是鬼珠啊主人,你現在還差兩顆鬼珠就能合成真正的冥王珠了。”

“冥王珠?”

“哎呀,就是鬼珠全部合成後,就會成爲冥王珠,也就是冥王實力的一部分,難不成你真以爲冥王就那麼一點力量嗎?其實說起來,冥王的力量比絳禹還要更勝一籌,而且冥王當初是有絳禹記憶的。”

“靠,這麼勁爆的消息,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

我被神龍的話弄的大吃一驚,沒有想到冥王實力竟然那麼強悍,我現在最冥王珠真的很好奇,如果真像神龍說的那樣威力無比,那我一定要湊齊珠子。

“那我們現在就去龍族吧!對了,這路該怎麼走?”

“去龍族自然是不能走尋常路線了,要不然我們也不可能走得到。”

神龍說着就嘴裏念起了咒語,很快我眼前就出現了一個龍捲風,還不等我發出疑問,就被龍捲風捲入了其中,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的景象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這裏全部都是島嶼,石洞很多,而且很高大,很有氣勢,我忽然嗅到了龍身上的氣息,因爲神龍是龍,所以我知道他的氣息的,只是這裏的龍族氣息跟神龍身上的有所不同。

“這裏就是龍族了吧?”

“是的主人,這裏就是我們龍族在人界的棲身地,只是好久都沒有回來了,沒想到這裏的景象依舊沒有變,只是這裏不再像以前那麼熱鬧了。”

神龍說着就哀傷了起來,見他心情不太好,我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在附近餐館了一下。

“主人,叉叉可否問您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你儘管問吧!如果我知道,我一定告訴你。”

“主人,你還記得饕鬄嗎?”

“饕鬄?上古兇獸?它怎麼了?我可是從小就聽過它的傳言的。”

“看來主人你還沒有真正恢復記憶,不過沒關係,叉叉現在就告訴你關於饕鬄的事情。”

神龍嘆了口氣,接着又說道:“饕鬄曾經是我龍族的客卿長老,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一怒斬殺我龍族數十名成員,之後就銷聲匿跡了。”

“那後來呢?”

“後來就到現在了,前段時間我查探到了饕鬄的隱匿之處,所以我想去找它報仇。”

“它當年能斬殺你們龍族那麼多成員,現在你一個人可以嗎?再說了,你現在可是我朋友,我怎麼可能會讓你一個人面對仇敵呢?就像我面對仇敵的時候,你們也不是一直都在幫我嗎?”

“主人,饕鬄兇狠無比,手段又非常殘忍,主人你現在根本就不是它對手,你去了,只是白白送命,我怎麼可能會帶你去送死呢?”

“那你呢?你有幾分勝算?”

“我?不知道。”

神龍眼神變得沒落了起來,看到他這個樣子,我也知道他根本就沒有自信斬殺饕鬄,看來這次我還是要出手,而且朱雀和白虎他們也要前來幫忙纔是,關於饕鬄的傳說,我是從小聽到大的。

饕鬄不光是好吃懶做,還很喜歡血腥,手段殘忍,做事乖張,脾氣也非常的暴躁,性情自然是不會好到哪裏去了,如今我又怎麼可能讓神龍一個前去送死呢?

“叉叉,我們是一個團隊的,就算是我扔下了你,白虎朱雀他們也不會不管你的,對付饕鬄的事情,我不允許你一個前去,我們要跟朱雀白虎商量一下,我還是覺得我們幾個一起聯手對付饕鬄,這樣勝算也大了一點。”

絕色魔醫:神帝,太難纏 “可是主人,朱雀和白虎他們根本就不能進入饕鬄的洞穴裏面,因爲那裏面有針對他們的咒語,而我則是跟饕鬄有血海深仇的,所以是可以進入禁忌裏面的。”

“該死,竟然還有這麼一回事,看來這次我們要商定一個萬全之策才行,最好能把那個傢伙引出來,這樣我們也可以聯手對付它了。”

“主人,話是這麼說沒錯了,可是我們要怎麼引它出來呢?饕鬄雖然狠辣,可是精明的很,它不會乖乖上當的,除非我們要比它還要聰明才成。”

“我們這麼多人,難道就想不出一條辦法來嗎?好了,我們先回去,白虎和朱雀他們也一定會跟我們想出辦法來的,反正你不可以一個前去找饕鬄,要不然,我也會跟着你一起去,我想你也不希望我們盲目的前去一起被殺吧?”

“主人,你又何必如此執着呢?唉!這也是我們龍族的事情,主人你完全根本就不用理會的,你有你自己的使命,不能爲了我而影響大局。”

邪夫總裁霸上身 神龍一聽到我要跟着去,立馬就不敢了,看到他一臉悲憤的態度,我心裏也坦然了,得友如此,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叉叉,什麼是大局?大局就是當身邊的人有難的時候,就要去協助一起解決,而且我們不能少了你,如果你覺得是拖累了我們,那我們要是哪一天也碰到了跟你同樣的問題,那該怎麼辦呢?難道都要學你那樣嗎?而這次也算是給我們一次磨練的機會。”

“磨練的機會? 愛情1601號公寓 什麼意思?”

神龍一臉不解的望着我,我淡笑了一下,拍了拍他的頭說道:“大家在門派呆的太久了,也沒有好好的施展一次拳腳,現在有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怎麼可能白白給放過呢?而且我們都是要進展的,總不能一直都停留在瓶頸吧!這次饕鬄對我們而言,真的是送上門來的好事啊!”

“主人,爲什麼壞事一到你這裏都變成了好事呢?那我們還是要商定一個萬全之策,我可不希望到時候大家白白犧牲。”

“要犧牲也是饕鬄自己犧牲,我們都要活得好好的,而且我還要帶你們去靈術世界呢,怎麼可能提前掛在人界呢?那太不值了。”

“是,主人說的是,那我們先回去吧!”

跟神龍一起回到了巫門,我就把朱雀和白虎他們召集了起來,而木殤和落塵也被我叫了回來,畢竟人多好辦事,而且人多了,意見也會多起來,這樣一來,也可以商定一條最適合的辦法。

“師傅,您召集我們回來有什麼事情呢?”

“這次召集你們過來,就是爲了商定怎麼對付上古兇獸饕鬄,叉叉,你給他們說說饕鬄的事情吧!”

神龍得到我的示意,就把饕鬄的事情說給了大家聽,大家都皺着眉頭,看來這次的事情真不好辦,可是既然我都接手了,是不可能輕易放開的。

“師傅,依照我說的話,我覺得我們眼下並不是去找饕鬄麻煩的時候,等我們以後強大了,可以再去找它啊!”

“落塵,話不能這麼說,我們在強大的時候,難道饕鬄就一直停網不前嗎?我們日益進展,它也是一樣的,雖然它貴爲獸類,可是它的精明不下你們,而且它活了那麼大歲數了,智力怎麼可能那麼弱。”

“師傅,那你這麼一說,弟子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畢竟饕鬄弟子也只是在神話故事裏聽說話,並沒有真實的見過,對於它的實力,弟子也無從考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