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緩步的向前走。

不是她不想走快,而是渾身都在又酸軟又疼,根本走不快。

男人也不催促她。

兩人不緊不慢的走到車跟前,天佑和天寶已經在裡面等著她了,兩個小傢伙手裡,一人一隻烤翅,吃的正香。

見到她回來,天寶把手裡的雞翅遞到她跟前:「媽媽吃。」

綜當男主愛上男配 葉簡汐拿出手帕,給兩個孩子擦了擦嘴說,「媽媽不吃,我們回家。」

天佑瞪著圓溜溜的眼睛看著她問,「爸爸。」

葉簡汐沒想到,小傢伙還念叨著慕洛琛,心口微微的有些酸,說來,兩個孩子到了這邊那麼久,還沒見到洛琛呢。

葉簡汐抱住天佑,深吸了一口氣,平復胸口起伏的情緒,說:「爸爸有些急事,他先走了,媽媽改天再帶你們去見爸爸。」

天佑點了點頭。

天寶似懂非懂的看著葉簡汐。

車子緩緩地出發,葉簡汐回頭望了一眼燈火璀璨的度假村,只覺得一切恍如一場夢。

翌日清晨,安家——

一聲尖銳的女聲從房間里傳出來,準備打掃的傭人聽到聲音,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匆匆忙忙的往房間里跑。

推開門,看到房間里的一幕,傭人震驚得僵在了原地。

房間里,慕洛琛和安亦舒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地上丟著兩人的衣服,滿屋子散發著男女歡好后的氣息。

而坐在床頭的安亦舒裸露出的肌膚上,更是充滿了曖昧的青紫色的吻痕,是個人都能看出來發生了什麼!

慕洛琛和安亦舒昨天晚上同房了!

「出去!給我滾出去!」

安亦舒隨手拿起手邊的東西,往傭人的身上砸。

傭人沒想到她會出手,一時忘記了避開,剛好被砸個正著,腦袋上破了一個洞,血水順著額頭流下來,疼痛迅速的蔓延到四肢百骸。

可饒是這樣,傭人也沒敢出聲,捂著腦袋退出了房間。

在傭人退出去后,安亦舒怔怔的看著躺在身邊的慕洛琛好一會兒,忽然伸手,撐開他的眼帘,說:「醒來!阿琛,你給我醒過來!」

慕洛琛微微的動了一下,眉頭緊皺,像是要醒過來,可又醒不過來。

安亦舒俯首,湊到他跟前,說:「慕洛琛,你要是再不醒過來,我就親你了!」

慕洛琛依然沒動靜。

安亦舒咬著下唇,漸漸的逼近他削薄的唇瓣。

眼看著離慕洛琛的唇瓣越來越近,就在快要碰觸的剎那,慕洛琛原本緊閉的眸子驀地睜開。

那雙漆黑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安亦舒有種,自己快要被吸進去的錯覺。

但這樣的狀況,沒維持多久。

下一秒,慕洛琛猛地抬手,扣住了她的肩頭,將她往後用力的推開。

安亦舒身體一翻,『咕嚕』滾下了床,腦袋狠狠地撞在了地上。

慕洛琛緊抿著唇,面色冰冷的盯著她,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安亦舒捂著疼痛的腦袋,惱怒的說:「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慕洛琛,我們昨天剛那個,你就把我推下床,你還是不是男人?」

安亦舒邊說著,邊站起來。

而在她起身的剎那,她的身體徹底暴露在慕洛琛的眼前。

慕洛琛眉頭皺的更緊,揚手把被單扔在她身上,遮擋住了她的身體,而後走下床去拿自己的衣服,快速的往身上穿。

安亦舒見他這樣,心裡咯噔往下沉。

她一直知道,慕洛琛不喜歡自己,以前也就算了,現在兩人都上床了,他還想不認賬?

安亦舒也顧不得其他的了,扔了身上的被單,衝到慕洛琛跟前,就抓住了他的襯衫,「阿琛,我不管你以前怎麼對我,可現在你已經跟我有了實際的關係,你不能撇下我!」

慕洛琛盯著她的手,說:「放手!」

「我不放!你今天要是不給我個交代,休想踏出這個房間!你敢走出去一步,我就告你強姦!」安亦舒大聲喊。

慕洛琛森寒著聲音說,「亦舒,你自己做了什麼事情,自己清楚,別逼我撕破臉皮。」

「我做什麼了?你給我說清楚!」安亦舒抓住他的衣服往下扯。

「昨天晚上,我喝了一杯你遞過來的酒,就感覺暈暈的,整一晚上不省人事,你敢說不是你搞的鬼?」

「你說什麼……」

安亦舒赤紅著臉想說什麼,可她剛說了一半,房間的門從外面嘭的一聲打開。

兩人聽到動靜,齊齊的回頭,剛好看到安老爺子和傭人進來。

安老爺子踏入房間,看到眼前這一幕,氣血頓時上涌,差點暈厥過去。

他千叮嚀萬囑咐,警告亦舒別去惹慕洛琛,可沒想到,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發生這些事情!

安亦舒見到安老爺子,驚叫:「爺爺!」

「還不快穿上衣服!你想讓所有人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安老爺子怒吼。

安亦舒怔了兩秒,紅著眼圈去拿衣服。

安老爺子滿是怒氣的盯著慕洛琛,顫著聲音問:「阿琛,我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慕洛琛套上襯衫,一顆一顆的繫上,冷聲道:「是亦舒下了葯,才會這樣。」

安亦舒聽到他這麼說,立刻反駁:「爺爺,不是我,我沒有,我醒來的時候,就看到阿琛躺在我身邊,他只是不想負責,才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在我身上,爺爺,你要給我做主。」

「你給我閉嘴!」

安老爺子怒氣凜凜的望著安亦舒,渾身散著迫人的氣場。 第647章簡汐,我們又見面了

安亦舒和安老爺子對視,眼睛漸漸的變得通紅,「爺爺,你也不信我。」

她說這話,臉上寫滿了委屈。

安老爺子神色微松,平日里他最疼愛的就是亦舒,又怎麼會不了解她的脾氣?她是有些嬌縱,偶爾也會耍脾氣,但說到底她做不出拿自己清白開玩笑的事情。

但不是亦舒設計的還能有誰?

慕洛琛?

不可能是他。

安亦舒見老爺子不肯開口替自己說話,眼眶裡的淚水滴溜了一圈,掉了下來。

「既然你們都不信我,就當是我做的好了!」安亦舒咬著牙,眼底裡帶著恨意,「是我害阿琛跟我上的床,反正我現在已經是他的人了,爺爺,你要是不替我做主,我就把這件事公布出去,讓所有人都知道……」

安老爺子本來懷疑自己冤枉了她,聽到她後面的話,怒氣上頭,揚手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她的臉上,「你還有沒有廉恥心!」

安亦舒不敢置信的望著老爺子,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過了幾秒,她才抬手摸向自己被打的那側臉。

「爺爺,你打我!」

安亦舒傷心欲絕。

安老爺子的手哆嗦著,說不出話來。

「我恨你們!」

安亦舒大喊了一聲,轉身往外面跑。

「攔住她。」

安老爺子沉喝了一聲道。

幾個傭人攔住了安亦舒的去路,把她抓住。

安亦舒像是瘋了一樣掙扎。

安老爺子額頭上青筋直跳,「把她帶回自己的房間,找人看著,別讓她跑了。」

傭人聽了安老爺子的話,把安亦舒半拖半拽的拉了出去。

安亦舒的聲音漸遠,安老爺子臉上的怒氣平息,可情緒越發的錯雜。

一邊是自己最疼愛的孫女,一邊是慕洛琛……

他能怎麼辦?

安老爺子沉默了好一會兒,看向慕洛琛,說:「阿琛,你說亦舒下藥,她怎麼下的葯你還記得嗎?還有……昨天你真的一點記憶都沒有嗎?」

慕洛琛扣上最後一顆扣子,略微思索了幾秒,抬眸望著安老道:「昨天下午四點到五點之間,亦舒拿過來一瓶酒,說是別人送給爺爺的,讓我嘗嘗。我推脫不過,喝了大概兩口,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便沒有再喝,請她出了我的房間。在她離開後幾分鐘,我就失去了意識。」

慕洛琛想到昨晚的旖旎,眼底閃過厭惡。

他以為昨晚是另有其人,可沒想到是安亦舒。

「安爺爺,我的酒量你是知道的,別說兩口,兩瓶我也能喝的下,昨晚的事情,我會當沒發生過。」

安老爺子愁眉緊縮,他相信慕洛琛的酒量,也相信他的為人。

但這事……

唉……

安老爺子在心底嘆息了聲,說:「洛琛,我相信你說的話,可我怕亦舒會想不開。剛才你也看到了,她那樣……我只怕她想不開。」

慕洛琛薄唇微勾,漆黑的眸子里透著冷意,「這件事既然是亦舒做的,她不會想不開的。」

說著,他微微的頷首道,「安爺爺,發生了這種事,我怕是不能再待在安家了,這段時間麻煩你了,安家對我的救命之恩。」

他說的絕情,話里話外的意思,都是要跟安家劃清界限。

絕品捉鬼師 安老爺子忍不住說,「阿琛,亦舒她救過你的命。還有,這件事情我相信,錯不在你,你沒必要因為這件事而離開安家。」

慕洛琛沉默不言。

安老爺子抬手抵上他的肩膀,緩聲道:「阿琛,別忘了你當初答應我的事情,我記得你說過,你們慕家的人最注重承諾,既是這樣,那你就應該做到你說的再離開,否則,我老頭子看不起你。」

安老爺子說完,靜立在旁邊,等著他的答案。

他需要慕洛琛的幫助。

但他不會強行留住慕洛琛,一切只看他個人的意思。

重生紅樓之環三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久到安老爺子站的身體有些麻了,才聽到慕洛琛說,「安爺爺,我留下。」

安老爺子緊繃的面色,再聽到他說這句話,終於放鬆了下來,「好,我就知道,你會留下來的。你放心,你留下來,我會查清楚亦舒的事情,若這事情真的是她在搞鬼,我絕不會讓她騷擾到你半分。」

慕洛琛微點頭,什麼話也不說。

「好,你先休息,我這就去調查事情。」

安老爺子走出去。

在安老爺子離開后沒幾分鐘,慕洛琛冷冷的看著傭人說,「把這個房間里的東西全部都燒了,另外找一間房間,離二小姐的房間遠遠一些的,做我的卧房。」

「是。」傭人大氣不敢出的說。

慕洛琛抬步往外走。

異能田園生活 出了后宅住院區,風迎面吹來,慕洛琛心底源源不斷的生出厭惡的感覺,因為腦海里那揮之不去的影像。

安老問他,對昨晚的事情有沒有感覺。

他的確有感覺。

雖然看不清那個人長得什麼模樣,但他記得她在自己耳邊低聲喃喃的說話聲,那聲音隔著水幕,聽不清內容是什麼,卻在剎那點燃了他所有的火熱。

他還記得她的體溫,她的心跳……

她所有的一切,對他來說都像是罌粟一樣,讓人上癮……

他以為是她是簡汐。

可沒想到是安亦舒。

只要想到昨晚跟自己在一起的是安亦舒,慕洛琛就忍不住的作嘔,想要把腦海里關於她的一切,撕得粉碎,全部丟掉。

慕洛琛臉色越發的冰冷,像是凝結了一層冰,拒人於千里之外。

穿過長廊,慕洛琛拐彎準備去取車,而就在這時,一道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跑過來,撞在他身上。

慕洛琛下意識的抱住那抹小小的身影。

等站穩了,看到是安墨卿的女兒,扶住她的手微微頓了下。

「叔叔,你把我糖葫蘆弄掉了。」

妞妞看著掉在地上的糖葫蘆,大大的眼睛里滿是可惜。

她好不容易求爹地買來的,還沒吃一顆呢。

「等改天叔叔給你買。」

慕洛琛聲音冰冷的說著,放開她就要走。

妞妞卻不肯了,抱住他的腿,說:「不嘛,不嘛,現在就給我買嘛。」

慕洛琛正是煩躁的時候,哪裡有心思陪著她去買東西,當即臉色一沉,目光定定的盯著妞妞。

妞妞撒嬌了幾句,見他不說話,本能的感覺到害怕。

漸漸的鬆開了他的大腿。

慕洛琛抬步想走。

站在他身後的妞妞卻哇的一聲哭出來。

慕洛琛腳步一頓。

「妞妞,怎麼了?」

安墨卿的身影從不遠處傳來,妞妞聽到他的聲音,邊哭著邊站起來,跑向安墨卿。

「爹地,叔叔把妞妞的糖葫蘆弄掉了,他還瞪妞妞。」

妞妞抽抽搭搭的告狀。

安墨卿看著掉在地上的糖葫蘆,又抬眸看了眼慕洛琛,面色淡然的哄著自己的女兒道:「妞妞,不哭,爹地再給你買新的。至於你叔叔……他是心情不好,不是故意凶你的,你別生他的氣好不好?」

妞妞趴在他懷裡,小聲的說,「好。」

安墨卿拿出手帕,擦了她臉上的淚水,淡聲對慕洛琛說,「慕先生,你有事情你就先走吧,妞妞沒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