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唯有五堰留了下來

「主子,正巧有事想同你彙報,前日,堂中收到了一份帖子…」

炎曦月一頓

「哦?」

帖子?

「何人寄來的?」

「屬下不知,那人只言明要給堂主,本來今日正準備研究如何拆開,但恰巧今日主子來了…」

炎曦月瞭然

「既如此,那給我拿來吧……」

五堰抬手自袖子中拿出一張帖子

遞給了炎曦月

入目便是一張古樸典雅的封面

炎曦月一挑眉

看起來不一般吶……

只是

這並不像個信封

因為這紙張渾然一體

並沒有別的多餘的東西

「那送貼之人可還有說什麼?」

五堰聽此一愣

「確實,他說若有疑問,主子見了帖子便會解惑…」

炎曦月泰然自若

將紙張靠近了鼻端輕嗅了一瞬

思索一瞬

指尖凝起了一簇火焰

靠近了帖子

一觸及火焰

本應該瞬間燃燒殆盡的紙張卻是沒有絲毫動靜

反倒是其上微微散發出了藥草之香

炎曦月眼中浮動光芒

有趣……

下一瞬

紙張上緩緩出現了字體

蒼勁有力,猶如龍飛鳳舞般的流暢字體引入眼帘

「煉丹大會…邀請函…」

幾個字緩慢從炎曦月口中吐出

五堰聽此眼中倒是閃過了驚訝

察覺到五堰的變化

炎曦月抬起了眸子

「你知道?」

五堰並沒有立即開口

思索了一番后

「這個之前我三人在當雇傭兵的時候略微聽旁人說過,有些了解……」

炎曦月眉頭一挑

「說來聽聽」

她並不驚訝五堰三人在歸順她之前是何身份

但卻也沒想到三人是雇傭兵

五堰低頭應是

「這煉丹大會所派發的邀請函據說是每個煉丹師都夢寐以求的東西,因為煉丹大會本就是匯聚全大陸實力最優秀的煉丹師聚為一堂並且相互切磋較量的機會,也是評判煉丹師實力等級的最高標準……」

「可以說,若是在煉丹大會上出了名,那四捨五入就在大陸上有了一席之地」

……

炎曦月聽着五堰的話

她倒是不知道煉丹師還有這麼一個聲勢浩大的聚會

更沒想到這聽起來如此厲害的煉丹大會竟會給她送邀請函

「主子可要去參加?」

…… 江映桃把自己的證件在陳章怡的面前晃了一下之後,沒有再理會陳章怡,直接繞過了陳章怡,朝著張誠楊謙那邊走了過去。

陳章怡的臉徹底黑了下來,她沒想到江映桃竟然敢在眾目睽睽之下這樣打她的臉。

「江映桃,你別以為你做的事情沒有人知道!」陳章怡指著江映桃的背後,冷怒咆哮了一聲。

江映桃頭也不回,「你可以繼續發揮你的想象力。」

這時,一道身影在陳章怡的面前飄過。

楚塵跟著江映桃走了。

陳章怡冷笑,「你跟江映桃一起,跟在她背後,就不怕受到牽連,或者說,你們根本就是同謀。」

楚塵倒是回過頭,認真地看著陳章怡,「能當桃姐背後的男人,那也是我的榮幸啊。」

司徒靜嘻嘻笑著跟了上去,追上楚塵的時候,說了一句,「你竟然想當組長背後的男人,你真壞。」

楚塵:???

他哪裡壞了。

一臉懵逼。

其餘人也都紛紛跟上,沒有人理會陳章怡瘋子一樣的咆哮。

江映桃已經來到了張誠楊謙的面前,神色淡定,「張總,楊總,晚上好啊。」

楊謙冷哼了一聲,「少說廢話,今天晚上的損失,我們已經讓人統計了,你們警方,必須給一個交代。」

「那是自然。」江映桃說道,「今晚的一切行動都是那位陳章怡警官指揮的,你們可別記錯人了。」

楚塵瞄了一眼江映桃,這個女人報仇也不隔夜。

「對了,我有點好奇。」江映桃說道,「你們千業碼頭可真的是卧虎藏龍啊,剛才那一群用槍指著我們的人,竟然突然之間銷聲匿跡,不得不說,你們確實好手段。」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張誠說道,「如果要查什麼的話,我們會配合你們的調查,但是還是那一句話,損失由你們來賠償,如果沒有什麼事了的話,我們也想回去休息了。」

「自便。」江映桃沒有在張誠楊謙的面前多費口舌。

眺望遠處黑夜的大海,江映桃也陷入了沉思。

楚塵的目光看向了寧子墨。

寧子墨突然走到了楊謙的面前,「你就是楊氏水產的老總,楊謙?」

楊謙點頭。

嘭!

寧子墨突然間一拳揮出去,砸在了楊謙的眼眶上。

楊謙慘叫了一聲倒在了地上。

「這一拳,是替小瑾打的。」

一旁的張誠嚇了一跳,沒想到寧子墨竟然突然間打人。

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寧子墨已經走上去,直接將楊謙拽了起來,又是一拳。

「這一拳,是替小瑾打的。」

嘭!

嘭!嘭!

「這一拳,是替小瑾打的。」

一拳接著一拳,楊謙的臉直接被砸成了豬頭。

「住手!」張誠憤怒大吼起來,渾身氣得發抖,「你完了!」張誠猛地抬頭一掃四周圍,「你們這些警察,為什麼眼睜睜看著他打人?無法無天了嗎?」

「寧子墨和楊謙兩人涉嫌鬥毆,現在已經控制下來,我會將雙方帶回去,審問清楚。」江映桃雖然不知道寧子墨突然間暴打楊謙一頓的用意,可是還是果斷地開口了。

楊謙氣的快要昏迷過去。

鬥毆?

明明是自己被人毆打了。

而且,每打一拳都是同樣的一句話。

這讓有強迫症的楊謙心中甚至升起了一個想法,到底哪一拳開始才換一個說法,每一拳都是替小瑾打的,這幾個字令楊謙的內心有些抓狂。

「我記住你了。」楊謙眼神狠辣,盯著寧子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