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位讓賢。

見他甩着手出來,本來排隊的人瞬間列遠,唯恐有不明液體飛濺到自己身上。 王瑜回屋了。

她李波老公躺在床上,玩着手機遊戲,玩一會又切出去,又去看股市文章。李波是金融企業的員工,專業玩股票,而且運氣很好,一直賺錢,所以他收入很高,王瑜的父母看到李波的收入后就把王瑜嫁給了他,當時李波也覺得王瑜長得漂亮,很高興地結婚了。

然而婚後王瑜發現李波從來不肯陪自己,不肯把時間花到自己的身上,自己嫁給他后彷彿是守了活寡。想到這王瑜看着李波,感覺自己的人生很寂寞。

她和果果進屋后李波也沒理她,還是自己玩自己的,彷彿她沒有進來似的。

這時候果果跑到李波那,說道:「爸爸陪我玩。」

李波道:「找你媽去,別煩我。」

果果撅著嘴去找媽媽了,王瑜看了一天孩子了,也很累了,說道:「媽媽累了,你看會電視。」

果果道:「我想玩手機。」

王瑜道:「不行,不準玩電話,只准看電視,說不準要演小豬佩琪了。」

果果聽到有心愛的動畫片,於是放棄手機,盯着電視。

島上是衛星電視,台也不少,果果沒翻到小豬佩琪,但翻到了別的動畫片,也津津有味地看起來了。

王瑜鬆了一口氣,有點不滿地對李波道:「晚上你也不出去陪陪我倆,光自己在屋裏躺着。」

李波不在意地道:「這裏有空調,躺着多舒服,果果又不在,多好。」他意思他得到清靜了。

王瑜又道:「外面很風涼也很舒服的,我從來沒想到過這島上的外面那麼好。」

李波懶懶地回了兩個字「是嗎?」然後他扭過身了,又去看股市的文章了。看樣李波都懶得跟她談話了。

王瑜嘆了口氣,老公懶得跟自己談這些,他就喜歡談股票什麼的,不談股票就是談錢、談權,總之從來不談有關自己和孩子,更不會談哪裏好玩,哪裏有趣,哪裏可以一家三口去浪漫一下,好像自己和孩子只是他的附屬品,王瑜覺得自己從來沒幸福過。

李波不在意自己是否幸福,他只是埋頭過好他的日子,至於自己和果果,別給他添亂添麻煩就行。

王瑜想到這嘆了口氣,心想不能這樣,於是她嘗試着跟他交流,她說道:「你今天股票上又賺了不少錢吧。」

一聽這個,李波來了興趣,說道:「沒錯!今天賺的錢足夠我們再來這個島一次,興好我沒拋,我忍住了,那個趙國臣喝完酒後拋了,他現在虧死了,正在屋裏難過呢。」

王瑜這才明白,說道:「我說他下午怎麼也沒出來玩,原來如此。」

李波冷冷道:「老趙他玩股票不行,沒天份,光看我賺錢了,他也要買股票,現在賠得不輕。股票是跟人性做鬥爭,只有我這樣沒有人性的人才能賺錢。」

王瑜擔心地道:「可是國臣還有艷麗跟我們關係這麼好,你別讓人家賠錢啊。」

李波冷冷道:「我什麼都告訴他了,是他自己把握不住,看到贏利就沖昏頭腦,看到虧損就受不了,那是他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

王瑜似乎想再努力一下,勸道:「趙國臣人很好,他小時候就是我的玩伴,也我爸爸的乾兒子,艷麗也是我的好姐妹,你在股票上應該再幫幫他。」

李波不在意地道:「我已經夠意思了,對他已經比一般人好了,再說沒也必要對他們那麼好,他們幫不上我們什麼忙。」

王瑜規勸道:「幫忙?不管能不能幫上忙人總是需要朋友的呀,再說果果也需要玩伴,你讓果果自己來島上,她沒有人玩多可憐?」

李波絲毫不在意,說道:「沒有人玩怎麼了,小時候大家不都是這樣過來的嗎?」

王瑜搖頭道:「我不是。」

李波哼了一聲,不理她了,繼續看書,房間靜了下來。

王瑜還想問他晚飯怎麼解決的,可是想了想就懶得問了,他肯定是花錢單吃的,雖然聽說老頭老太太都睡了,他肯定是把人家叫醒,讓人家給自己做飯的,這種事,李波幹得出來。

王瑜嘆了口氣,見老公把身子背過去,知道他不想跟自己說話,便放棄了交談。

老公沒空跟王瑜說話,電視又響着,王瑜只好看着電視,電視上演着幼稚的動畫片,果果看得很高興,但王瑜卻覺得好寂寞。

這時候門外面走廊里傳來了海鷹的聲音,他還是唱着那首「思念」,但是歌詞改了,變成你「你在哪裏呀,我的朋友。」王瑜聽出海鷹就在自己門外走廊里唱歌,同時王瑜也聽到了敲門聲。

看歌詞的意思海鷹是在找人,在找誰呢?莫非在找自己?她覺得自己的想法太可笑了,這怎麼可能。

不過她的好奇心被勾起來了,心道:「他會找誰?」

又聽海鷹敲門的那屋沒有人,他又往自己這邊走,王瑜心跳了起來,心想:「該不會找我吧。」

她扭頭看了一眼李波,心道:「李波還在屋呢!海鷹你不要來!」

她突然又覺得自己好像一個偷情的女人,外面是情人來找她,她有種被抓現形的感覺。

她就是這種愛幻想的女人,正幻想着,腳步聲停了。

停在了自己旁邊的屋門口,王瑜知道那是海燕的屋子。

她嘆了口氣,不是來找自己的,她放輕鬆了,但也覺得有些失望。

只聽海鷹咣咣地敲門,海燕的屋裏卻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王瑜心中吃了一驚,海燕的房間怎麼會有男人?海燕的男友?

但是聽了聽,覺得這聲音有點發啞,應該是鄒義的聲音,她一下子就懂了,鄒義和海燕恐怕是男女朋友。

只聽鄒義罵道:「老子褲子還沒有脫你就來了。」

海鷹哈哈大笑,整個走廊都充斥着他的笑聲。

海燕開了門,說道:「哥,你進來吧。」

王瑜在旁邊心想:「這兄妹倆感情還挺好,這種時候還能讓哥哥進來。」

只見海鷹進去快走了幾步,恐怕是直接去床那邊了,又聽到掀被的聲音,然後傳來海鷹的笑聲,「唉呀!小伙挺硬的啊!」

王瑜哼了一聲,心想那鄒義肯定處在某種充血的狀態。

又聽見屋裏傳來了打鬧聲,鄒義和海鷹似乎又打鬧起來了。

王瑜知道男人之間瘋打鬧是正常的,她就沒管。

李波道:「旁邊屋好吵,你去說說。」

王瑜道:「你怎麼不去?」

這時候果果也說道:「媽媽旁邊好吵。」

王瑜嘆了口氣,稍微收拾了一下,然後推門出來。

旁邊的屋門沒關,她站在往口往裏一看,只見海燕穿着睡衣坐在門口椅子上,王瑜一生之中從沒看過這樣性感的睡衣,那睡衣開襟極大,海燕那對豐滿的球體似乎要流動出來了,王瑜即便是女人也覺得呼吸加速。

她盯了幾眼,覺得海燕是尤物級別的女人,而自己遠不能跟海燕比。

海燕看到王瑜在看自己,說道:「對了,我這吵到你們了吧,他倆馬上就好了。」

王瑜回去也沒什麼事,便站在門口,她的眼睛已經被海燕吸引住了。

海燕看了看她,發現她沒走,便說道:「無聊了?要不要來我房間坐會,過會他倆就走了,我也無聊。」

王瑜奇道:「他倆要去幹嗎?」

海燕道:「他倆去釣海蝠。」

王瑜不知道什麼叫海蝠,心想可能是海里的蝙蝠吧。

海燕向她招手道:「進來吧,他倆走了我也怪悶的。」

裏面兩個人還在鬧,海鷹把鄒義按在地上,說道:「服不服,你不服不服?」

鄒義道:「我不服,你等著!」

鄒義開始掙扎,這時候海燕說道:「別鬧了,吵到鄰居了!」

海鷹這才住手,鄒義翻身起來了。

王瑜一看到鄒義立即就皺起了眉頭,因為那鄒義光着下身,褲衩似乎被海鷹給拽了下來。他這樣王瑜都不知道該看哪裏了,海鷹看王瑜進來了,卻對王瑜眨眨眼,笑了笑。

王瑜一時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鄒義,又要怎麼面對海鷹,又想到老公就在隔壁屋,她真是不知所措了,她並不是機靈的女性。

這時鄒義快速地穿上衣服,王瑜這才鬆了口氣,她的精神落到了海鷹的身上,她想跟海鷹說幾句話。

海鷹卻只對她笑笑,然後對鄒義道:「走啦走啦,出去釣海蝠了。」

鄒義不耐煩地道:「好啦!看給你急的,真不知道是誰陪誰。」

王瑜想跟海鷹說話,便主動問海鷹道:「釣海蝠,海蝠是魚嗎?莫非是釣魔鬼魚嗎?」魔鬼魚是一種鷂魚。王瑜以為海蝠是一種鷂魚。

海鷹和鄒義都不知道海蝠魚的學名,他倆也不知道魔鬼魚是什麼,鄒義想了想道說道:「你說的魔鬼魚是不是老闆魚,滑子魚?」這兩種魚都是鷂魚,他猜中了,但王瑜都沒聽過。

王瑜不知道,但海燕點點頭,說道:「鄒義你說得對,魔鬼魚是鷂魚。」鄒義笑道:「嘿嘿,我猜中了,我厲害吧。」

王瑜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的心思在海鷹身上,但海鷹並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似乎無視自己,王瑜聽說有些男人手段高超,對女人常使用欲擒故縱的手段,她在想海鷹是不是也對自己使了這種手段。

又見海鷹急吼吼的要去釣魚,但又覺得恐怕是海鷹玩心太重。

不過那個叫鄒義的男人倒是挺在意自己的,自己問什麼是海蝠他就用心回答了。

不過這個黑胖男人笑起來色眯眯的,王瑜她不喜歡,於是她板着臉對着鄒義。

海燕不耐煩地道:「好啦,你們快走吧,我和這個妹妹談談。」

王瑜心道:「我是妹妹?我明顯比你大。」

可是想到大小的問題,她又自卑起來,她忍不住又打量著海燕,海燕豐乳肥臀,而自己平坦的像個男人。

她正自卑呢,鄒義和海鷹兩個人笑嘻嘻地從海燕房間里出去了,又沒有人理她了。

她幻想着海鷹能跟自己說回話,但海鷹卻直接走了,無視自己的心情。

她又生起海鷹的氣來了。

。見宋梵點了點頭之後,玉天龍和寒英子的臉色變得無比的凝重。

「你這幾日都不要離開寒宗,以免趙家人對你下手!」玉天龍看了看宋梵,提議道。

「玉長老,趙家真的很強大嗎?」宋梵見眾人都在畏懼趙家的實力,讓他不由的對趙家很是好奇。

……

《蓋世殺神》第757章我有它就行! 這裡面,庄強還說對了一件事,那就是內地的人們都非常的愛國,有些人也是因為劉浩哲內地人的身份而選擇了觀看《殺破狼》。

票房就一直以這樣的一種狀態激增著,一直到七月一號——港城回歸的紀念日!

而這一天,同樣是個周末。

每一家影院都躍躍欲試,期待著暑假的到來,而《殺破狼》、《文字頭D》和《蝙蝠俠:俠影之謎》這三部電影,則敲開了整個暑期檔的大門。

今天,是註定要載入史冊的一天,只因為……全國總票房的最高紀錄,在今天誕生了,直接打破了單日票房兩千萬的大關!

這是建國以來,票房最高的紀錄。

所有影片的單日票房總數加起來,直接超過了兩千萬的人民幣,在這之前的最高紀錄,還是前幾年的電影《英雄》上映是造就的,一共一千八百五十萬人民幣!

現在,這一個最高記錄被打破了。

功臣,自然非《文字頭D》和《殺破狼》莫屬了!

今天,《文字頭D》的單日總票房是九百五十萬,而《殺破狼》的單日最高總票房則高達一千三百萬!

僅僅單日的票房,就直接突破了一千萬。

……

「這也太可怕了吧!在同樣排片率的基礎上,《殺破狼》的票房竟然超出我們這麼多?」

此刻,正帶著《文字頭D》主創人員在滬都做巡演的麥暉,有些無力的望著劉強,劉強也是非常無奈的苦笑著。

「根據市場調查的結果看,內地絕大多數看《殺破狼》這部電影的人,都是奔著劉浩哲去的!」

「不但如此,粵城那邊從一開始《殺破狼》的排片率就在我們之上,到了現在已經有百分之五十的排片率了,粵城,那可是內地票房的大區啊!」

截止到今年,內地的票房大區分別是粵城、帝都、滬都、江省和浙省五個城市,這五大城市的票房合起來站到了整個內地市場的百分之七十以上,就連這幾個地方的電影院也是最密集的。

至於其他城市,也就比較大的省城和大城市,才會有電影院,不過,數量還不能更帝都、滬都等城市相提並論。

等再過幾年後,全國各地範圍內的電影院才會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起來。

眼下,出除了那五個地區外,一個省城撐死了能有二十家比較新式的電影院,就已經是不容易了。

絕大多數的電影院都是比較老式的,出了看看經典老片外,啥也幹不了。

「還好上了《快樂大本營》,希望這個節目能給我們拉一波熱度,把票房提上去!」

晚上七點半,《文字頭D》劇組在《快樂大本營》欄目的宣傳開始了,無數周傑等人的粉絲早已蓄勢待發,這個連鎖反應也讓更多的人見證了這部電影。

劉強和麥暉的眼角也總於露出了一抹笑意,明天,一定會是《文字頭D》打響翻身仗的第一天。

儘管到了周末,已經有了三千萬的總票房,但這樣的票房對他們而言,還不是太滿意。

另一邊,葉煒看著目前的總票房,也是覺得有些不盡如人意。

他覺得,《殺破狼》的總票房已經快超越了《文字頭D》,可是很顯然,對方並不好惹,《殺破狼》距離超越《文字頭D》……還有著近兩百萬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