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愁雲密佈,他現在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直接回長沙吧。”

“爲何不直接去益陽,劉修這廝現在再益陽呢。”張飛大嗓說道。

“恐怕益陽有失啊。”諸葛亮說道。

“什麼?”衆人皆是大驚失色。

“軍師爲何如此說?”

“只是一種猜測而已,雲長性情桀驁,若讓打堅守城池恐怕不行,如果他出戰,劉修有一萬多大軍,雲長恐有失。”

“那二哥會怎麼樣?”

“興許雲長自知不敵,會敗退臨湘吧,只要保住了臨湘,我們還有翻身的機會。”諸葛亮道。

劉備嘆口氣道:“這次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啊。”

劉備心中已經有了悔意。

“唉,誰知道會是這樣一種結果,也不知道劉修是通過什麼法子,能夠在短時間內獲得信息,彷彿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樣。”諸葛亮擔憂道,“劉修遠在武陵既然知曉江陵發生的事情,着實不可思議。”

此時的劉備和諸葛亮才意識劉修的強大,心中產生了懼意。

“查,一定要查清楚。”劉備怒吼道。

“當務之急是先解決掉劉修,一定要在他攻打臨湘之際。趕到臨湘。如此我們有兩萬大軍。必讓他折戟長沙。”

“軍師言之有理。”

上千條戰船,浩浩蕩蕩的駛往臨湘。

然而劉備與諸葛亮不知道的是,在他們沿途經過的地方,隱藏着很多的斥候,監視着他們的一舉一動,他們不會想到他們的行蹤已經完全掌握在了劉修的手中。

……

八百里洞庭無邊無際,湖中遍地都是茂密的蘆葦蕩。

大蘆葦島便隱藏在此地,此時甘寧帶領的水軍已經重新回到了大蘆葦島。當初甘寧走的時候並沒有清楚掉島上的建築,留着項中與周元駐紮在此地,繼續做他們的水賊。

同時甘寧派出了大量的人馬散佈在洞庭湖,隱藏在蘆葦蕩中,時刻密切關注湖中的情況。

劉備進入洞庭開始,一舉一動都是被甘寧所掌握。

“呵呵,劉備終於來了。”甘寧舔了舔嘴脣,眼中殺機四濺。

“甘將軍,你說怎麼打吧。”張南坐在堂下,說道。

“劉備人馬太多。如果硬拼我們肯定是吃虧,所以只能智取。前些日子主公飛鴿傳信說已經攻下了益陽,兵發臨湘,所以讓我們務必在此地攔住劉備。”

“恩。”

“項中”甘寧大喝一聲。

項中抱拳道:“末將在。”

“命令你帶領一千人馬,與蘆葦蕩埋伏,看到劉備大軍前來,讓弟兄們潛入水中,鑿沉他們的戰船。”

“諾。”

“張南將軍。”

“末將在。”

“請你帶上狼牙營的弟兄,看到敵軍船沉之後,衝上去,斬殺落水的敵軍。”

“諾。”

“周元。”

“末將在。”

都市重生,養只阿飄來修仙 “你隨我一起去迎敵。”

“諾。”

甘寧佈置完戰術,便急匆匆的去diǎn兵了。

項中diǎn起一千人馬,趕到埋伏的地diǎn,這些人都是水賊出生,水性極好,在水底下潛伏一刻鐘沒有問題。

狼牙營的士卒,在這一年多的時間內,已經聯繫了很多項技能,包括水下作戰的能力,每一個人都能夠以一當十來用。

甘寧自己親率五千大軍迎敵。

對此,劉備等人渾然不知,洞庭湖存在着大量的水賊,然而劉備根本就沒把他們放在眼裏,心中斷定這些人不敢襲擊官船。

劉備的判斷是正確的,然而他忽略了劉修,他不會想到這個時候劉修還敢分兵在此地伏擊他。

大軍浩浩蕩蕩的行駛在了埋伏的指定地diǎn。

項中等人埋伏在蘆葦蕩中,很難被發現,他看到劉備船隊之後,便悄悄的下了攻擊的命令,上千水賊瞬間消失在了蘆葦蕩中。

“主公,快看,前面船。”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小兵手指前方說道。

劉修與諸葛亮齊齊望去,果然看到前方上千米的地方,密密麻麻排列這上百條的戰船。

“什麼人,莫非是水賊嗎?”劉備問道。

諸葛亮的臉色卻陰沉如水,他看了一眼就明白,這是劉修的軍隊,這些人絕對不是水賊,很簡單,水賊的船隻一般都是小船,而前方的船大部分都是艨艟戰船。

“主公,前方恐怕不是水賊,而是劉修的軍隊。”

“劉修?”劉備一愣,隨即哈哈笑道,“哈哈,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們正要找他呢,沒想到他自己送上門來了,先前我們還擔心他會攻擊臨湘,現在看來他是在此地準備與我們決戰啊。”

“主公,事情沒那麼簡單,劉修有上萬的軍隊,前方只有二百餘條戰船,約莫只有五千人馬,那劉修其他的人馬哪裏去了。”

“你的意思是,劉修分兵了,留一部分在此地攔截我們,自己攻打湘州去了。”

“對,必然是如此。”

“哼,那又如何,分兵是兵家大忌,就不怕我們各個擊破嗎。”劉備冷哼道。

“主公萬不可大意,對方敢以五千人馬,上百條戰船攔截我們的兩萬多人以及上千條戰船,如此有恃無恐,足見對方是有備而來,我恐其中有詐。”諸葛亮擔憂道。

“哼,軍師多慮了,有詐又如何,難不成他們還能變出更多的人來。”劉備擺擺手,他現在迫切的想要找到劉修,然而擊敗劉修,可以說已經失去了理智。

“命令各船,全速前進,隨我殺敵。”劉備命令道。

“諾。”

旗令官在等到命令之後,用旗語傳達了劉備的命令。

“咚咚咚……”

“咚咚咚……”

就在這個時候,周圍響起了一陣悶響聲,諸葛亮的眉頭一皺,一種不祥的預感涌上心頭,所有的人都是東張西望,想要弄清楚聲音的來源。

“軍師,這是什麼聲音?”劉備有diǎn慌亂,空曠的湖面上,不見一人一船,而這聲音聽起來就在身邊,劉備不由的有些心慌。 沉悶的響聲敲擊在每一個人的心上,士卒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東張西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突然諸葛亮的臉色一變。

“不好,聲音來自船底,他們在鑿我們的戰船。”諸葛亮大吼一聲。

“什麼?”所有的人都是一臉的震驚,驚叫出聲。

如果船沉了,那還怎麼迎敵,只能成爲魚肉,任人宰割了。

“立刻派人沉入湖中,阻止敵人造船。”諸葛亮當機立斷說道,雖然事情危急,但是諸葛亮的頭腦一項冷靜,十分清晰,他知道現在該怎麼做。

不過可惜還是晚了。

大船上數千人一起跳入水中,這些人也多爲劉備訓練的水軍,故而水性很好。

“不好了,船底破了,漏水。”船倉中的一個小兵驚叫的爬上了甲板,慌慌張張的喊道。

“我們這邊也漏水。”

“這裏也漏水。”

夜帝霸愛小狂妃 ……

很快數十條戰船陸續的漏水,船倉中涌入了大量的湖水,開始慢慢的往下沉。

“快點堵上漏洞。”諸葛亮左右指揮,士卒們手忙腳亂。

現在的戰船都是木質結構,所以並不算牢固,那些漏水的船隻越來越多,而且鑿洞越來越多,根本就堵不住。

劉備着急的滿頭大汗,可是無計可施。

張飛手裏空舞者長矛,也是有心無力,焦躁不安,空有一身本領。但是在水面上他根本就無從發揮,因爲敵人都看不見。

趙雲也是着急的團團轉。

很快水下劉備軍與水賊相遇,雙方在水底展開了肉搏戰,水裏沒有支點,所以很難使得上力氣。再加上不能呼吸故而行動十分的遲緩。

片刻之後,湖水從水底冒出了大量的鮮血,同時又屍體開始陸續的浮出水面。

半個時辰之後,將近八十艘戰船沉入了水底,洞庭湖中飄着數千的士卒。

張南隱藏在蘆葦蕩中,看到這一切。知道時機成熟了,該是狼牙營出動的時候了。

“兄弟們,準備殺敵。”

“殺啊,殺啊……”

突然蘆葦蕩中駛出數十艘小船,每一個人手裏握着一把短刀。目光兇悍。看着水中的敵兵就像是狼遇到了羊一樣興奮。

劉備與諸葛亮看到這些狼牙營的士卒,心裏頭是冒出了冷汗,雖然對方只有五百人,但是個個身上都散發着濃烈的殺氣。

劉備軍配備的要麼是繯首大刀,要麼是長矛,在進展的時候根本就不佔優勢,而狼牙營不同,可以說近身搏鬥。在當今世上沒有一隻軍隊能夠與他們媲美。

“啊”

“啊”

“啊”

湖中不斷有慘叫聲傳來,狼牙營的士卒以一當十,手中的短刀耍的虎虎生風。每一刀都是攻擊人體的弱點,所以對方只有挨宰的份,更別說還手了。

“軍師現在這麼辦?”劉備心驚膽戰,他知道如果照此發展下去,水裏的士兵肯定被屠殺殆盡,沒錯。這就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諸葛亮面沉入水,咬牙道:“放箭。”

“可是放箭也會將我們的士兵射殺。”劉備看着一湖的士卒。大部分都是自己的部下,如果用箭必會將敵我一網打盡。

俗話說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莫過於此。

“主公,現在別無他法了,這羣人必定就是傳說中劉修最精銳的部將狼牙營,如果繼續讓事態發展下去,我軍必定被屠戮一空,橫豎都是死,現在必須拼了。”諸葛亮面色猙獰。

劉備一愣,他還從來沒見過諸葛亮會有如此着急的時候,以前諸葛亮一直都是胸有成竹的樣子,天塌下來臉上都帶着淡淡的笑容,總會有對策化解危機。

這次看來失態很嚴重,嚴重到自己可能就要命喪於此了。

“好,弓箭手準備。”劉備也是一咬牙。

“刷”

上千弓箭手,搭弓上箭,對準了湖面。

張南耳觀六路,目及八方,立刻看到了船上敵軍的動作,暗道一聲要遭,大喝一聲:“所有的人都聽令,沉到水底去。”

張南的命令一下,對方的箭雨也是隨之而到。

“啊啊啊……”

又是一陣慘叫聲傳來,這些聲音有狼牙營的士卒,也有敵軍的士兵。

船上箭雨不斷,湖中慘叫連連,洞庭湖城了人間地獄,一個屠宰場,屠殺的不是豬狗,而是活生生的人。

短短的幾個呼吸間,就有三四十個狼牙營的士卒死在了箭下,而劉備軍的死傷更多,足足有兩百多人。

而就在這個時候甘寧所率領的大軍也是趕到,由於是順風,甘寧的戰船勢如破竹,呈倒三角的陣型,彷彿一把利劍一樣插入了劉備戰船的心臟。

即便諸葛亮再老謀深算,但是在水面上作戰,也根本比不上曾經兩度成爲水賊的甘寧,可以說甘寧在水上簡直是如魚得水,來去自如,而且他對水軍作戰的陣型頗有心得。

“砰砰砰”

甘寧的戰船不斷的撞擊在了敵船上,劉備的船隊被衝的七零八落,根本就組織不起來有效的戰鬥。

“哈哈,兒郎們,今天就要殺個痛快。”甘寧大笑着跳上了地方的戰船,左殺右砍,不斷將敵軍挑翻。

“快撤,快撤……”

此時已經到了迴天乏力的地步,劉備只得下令了撤退的命令,開始了再次的逃亡生涯。

“哪裏走。”甘寧一眼就看出了劉備所乘坐的大船,命令十幾條戰船追了上去。

不過可惜劉備別的本事沒有,這逃跑的本事一流,或許是劉備命不該絕吧,只率領了十來艘戰船衝出了重圍,向北逃竄而去。

戰鬥持續了將近兩個時辰,劉備的主力大軍全軍覆沒,只剩下十二條戰船七八百人逃走,剩下的人死的死,傷的傷,投降的投降。

這一戰下來,甘寧斬敵五千,傷敵三千,俘虜敵軍近乎一萬人,戰船二百條,戰果頗豐,雖然逃走了劉備諸葛亮,但是甘寧依然很高興,這次的戰果超出了預期,而且還是速戰速決。

“來人,立刻派人稟報主公,洞庭湖大捷。”甘寧望着北方劉備逃走的方向,風吹獵獵,目光幽深,說道。

“諾。”

洞庭湖一戰,讓劉備這一年來的經營灰飛煙滅,損失殆盡。() 江陵。︾︾diǎn︾小︾說,..o

周瑜攻打過幾次,但是由於劉備諸葛亮撤軍,而且走的時候將攻城投石車也一併帶走了,這讓周瑜的攻城效率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