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吳賴這下子可真的是有些吃驚了,郭靖和黃蓉是龍組的人,這也太離譜了吧?難道這不是金大俠小說中虛構的人物嗎?

軒轅紀平則是不做進一步的解釋,而是接著說道:「就在明朝,咱們龍組中人還曾經幫助戚繼光將軍抗擊倭寇,血戰海上!」

「停!抗擊倭寇也有龍組的份兒?」吳賴聽得又是大吃一驚。

軒轅紀平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說道:「那是當然,你以為呢,戚繼光將軍光憑一些普通的軍隊,如何能夠抵擋那些倭寇的浪人高手啊,咱們龍組眾人曾經扮作戚繼光將軍的護衛,幫助戚繼光將軍成功將倭寇趕出了華夏!」

「哦,原來如此!」吳賴恍然道,心中對不由對龍組有些嚮往起來,自己本來以為龍組都是屠千刀之流的人物,卻是沒有想到龍組曾經在歷史上留下這麼多牛叉的事迹。

軒轅紀平則是繼續說道:「就在明末清初,咱們龍組為了不讓江山落入滿清之手,還組織了紅花會、天地會反清復明,只是由於當時龍組發生了分歧,一部分人支持清朝的皇室,這才讓清朝入關做了皇帝!」

「紅花會?天地會?那陳近南也是龍組的人了?」吳賴現在已經有些麻木了,難不成古達著名的大俠全是龍組出來的不成?

「陳近南?這個不認識!當時那些人中洪熙官、方世玉等人有些名氣!」軒轅紀平搖了搖頭說道。

「好吧!」吳賴完全麻木了,也懶得多問了!

軒轅紀平則是接著說道:「所以,龍組說是華夏的守護者,一點兒也不為過!現在……」

吳賴聽到這裡卻是想起了一件事情,打斷了軒轅紀平的話問道:「不對,不對,還有一件事情,百年之前,我們華夏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八國聯軍入侵,再往後七八十年前,倭寇大舉入侵,先佔領了東北三省,后又長驅直入,使得我華夏大地一片瘡痍,當時龍組的高人們哪裡去了啊?好像當時只有我紫霞觀弟子在東海血戰,抵禦外敵啊!」

軒轅紀平聽到這裡,卻是老臉一紅,搖了搖頭說道:「唉,吳賴小友,當時的情況比較複雜,龍組內部當時出現了較大的危機,這個在龍組當中是禁忌話題,具體情況,老夫當時閉關,並不是十分的清楚,不過依舊有不少龍組中人奮起抗敵,只是當時西方聖騎士,吸血鬼,獸人,還有倭寇忍者,齊齊來我華夏肆虐,龍組也是寡不敵眾,方才造成了後來幾乎不可收拾的局面!」

吳賴聽了,心中雖然還有些疑惑,但是並不繼續問了,軒轅紀平都說了,那是禁忌話題,自己再問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好在自己若是加入龍組之後,自然慢慢會接觸到龍組的核心的!

軒轅紀平見吳賴不再發問,這才繼續介紹道:「龍組的最高權力機構便是長老會,而這長老會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太上長老會,由咱們龍組中的太上長老們組成,只是這些太上長老們平時都是隱居潛修,不問世事,也很少過問龍組中的事情,龍組中的大部分事務都是由普通長老會處理,雖然說是普通長老會,但是想要成為其中的一員,必須是結丹期修者或者相當於結丹期修者的異能者才能有資格,而老夫便是普通長老會的二長老,在龍組之中,也算是有著一定的話語權!」

「哦,這長老一共有多少人啊?」吳賴很是好奇龍組的整體實力!

軒轅紀平倒是也不隱瞞:「太上長老一共有多少人,老夫並不是很清楚,畢竟有很多太上長老,老夫也只是聽過名字,並沒有見過人,不過據傳說其中有超越結丹期的存在,不過普通長老倒是一共二十多人,其中龍組的組長,權力最大,還有三名副組長,然後便是大長老、二長老往下排名了!」

吳賴聽到這裡,也就明白了這個二長老的地位了,拋開那些隱居的太上長老不說,二長老的上面至少還有組長副組長以及大長老等人,位居第六了。

「那晚輩若是加入這龍組中,那個所謂的北方巡察使又是個什麼樣的職位呢?」吳賴有些好奇地問道。

軒轅紀平聞言解釋道:「龍組長老會之下,便是各個部門了,這些部門很多,有斥候堂,專門負責收集情報的,還有暗魂堂,專門負責刺殺敵人的,還有執法堂,用來懲罰龍組中不規矩的成員,像這一次屠千刀,就避免不執法堂上走一遭了,估計懲罰不輕,伏魔堂,處理各地妖魔鬼怪等靈異事件,還有至於你的北方巡察使,則是屬於糾風堂,堂主便是老夫兼任的,又叫都巡察使,手下便是四方巡察使,以前的北方巡察使一直空著,現在你正好擔任,也算是老夫的直屬部下了!」

「呃?鬧了半天,這老小子是給自己招兵買馬啊,難怪這麼熱情?」吳賴聽得一陣沒好氣,不過表面並不露聲色。

而軒轅紀平接著介紹道:「咱們糾風堂在各部門中算得上是實權堂口,專門負責巡察各地龍組辦事處中龍組成員的情況,發現有違法亂紀的,自然有權拿下,帶回龍組總部接受審判,你若是擔任北方巡察使的話,那華夏北方的省份,自然就都歸你所管,也就是說,這雲州辦事處的負責人也是你所巡察的對象,權力很大的!華夏政府一般的廳級幹部就知道了龍組的存在,而作為北方巡察使,和各省的省委書記打交道,那是平常的事情,就像各地的國安局,其中就有不少人是我們龍組的外圍成員,這些人可以說是都會任你調遣,而且老夫答應你,只要你在這個位置上能做好的話,日後這個糾風堂堂主就是你的了,到時候作為一堂之主,在龍組中便算作是絕對的高層了!」

吳賴終究是少年心性,軒轅紀平的話讓他聽得是熱血澎湃,再加上青玄子也推薦自己去,那去了一定就沒有什麼錯了,便點了點頭答應道:「好,既然如此,晚輩便當了這個北方巡察使試試,不過晚輩醜話說到前面,晚輩還正在讀書,很快就要參加高考,要考京華大學,這北方巡察使不會有什麼影響吧?」

軒轅紀平哈哈大笑道:「哈哈,吳賴小友,若是你要考南方的大學,還真有些影響,不過若是考京華大學,那就好辦多了,京華市便在北方,你的管轄範圍便在北方,而且作為巡察使,自由度是很高的,若是沒有特殊的任務,每年只需要回龍組述職一次就行,不需要長時間呆在一個地方的!」

吳賴聽了,這才放下心來說道:「那好,那晚輩就應允了!」 直到黎明,第一縷太陽照進來時,幾人平安的度過了森林中第一個晚上。

在出發之前,幾人面臨一個抉擇。

繼續走,還是留在這裡。

現在,他們幾乎可以肯定這裡有問題,這可能就是他們這次探索的異常事件的關鍵點,但這麼一夜,他們都沒有遭到攻擊,又讓他們懷疑那個怪物在這裡出現過,殺過人,現在可能已經離開了。

商量過後,幾人決定在周圍搜索一下,限時一個小時,如果沒有發現就離開。 天價婚約,隱婚總裁超完美! 兵分兩路,迪諾和德雷克,蘭德爾、羅格、西蒙一起。

做出決定之後,幾人立即開始行動。

羅格一行三人分開,每個人之間間隔三四十米左右,確保另外兩人都在自己的視線中。

突的,蘭德爾突然停下,說道:「有一股屍臭味,是人類的屍體。」

另外兩人朝蘭德爾看過來。

「在哪個方向?」羅格說道。

「這邊。」蘭德爾手指向一個方向。

「走!」隨後,三人朝那個方向走去。

才走了幾百米,羅格也聞到一股淡淡的屍臭味。

「看來你的嗅覺也挺靈敏的嘛。」羅格說道。

「昨天我確實沒聞到,我只是對人類的味道敏感而已。」蘭德爾坦然的說道。

又走了幾百米,幾人終於在地上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東西。

地上是一塊被大雨沖刷出來的墨綠色的布料。

羅格用手杖刨開布料上的泥土。

「是個睡袋。」西蒙說道。

此時,空氣中瀰漫的屍臭味已經很濃郁了。

羅格蹲下來,將睡袋從泥土裡拉出來。

睡袋裡是一具男屍,微胖,大概三十多歲,初步判斷死了十天左右,右手和左腿有骨折的跡象,致命傷是某種貫穿胸口的尖銳物體,傷口兩指寬。

羅格仔細搜索后,並沒有在屍體身上發現可以證實身份的東西,可能是被他的同伴拿走了,畢竟羅格可不相信怪物殺人之後還會把屍體裝睡袋裡,然後掩埋。

檢查完之後,幾人就開始往回走,準備和迪諾他們先集合。

還沒走到樹屋,蘭德爾就先說道:「他們也發現屍體了。」

果然,迪諾和德雷克也有同樣的發現,兩具屍體,一男一女,直接暴露在地面上的。

兩人死亡天數在五六天左右,男性屍體的皮膚被嚴重磨損,背部和手臂大部分露出了肌肉層,在僅剩的皮膚上,還發現了勒痕。

女性更慘,上半身直接被壓成了肉醬。

他們發現的兩具屍體倒是有身份證件,德雷克將兩個破爛的錢包遞給羅格等人。

「傑克·里斯特」

「瑪麗·米爾」

羅格回憶來一下,官方給的失蹤名單上確實有這兩個人。

…..

接二連三的發現都說明了這裡可能是那個怪物的『殺戮場』,但並不能證明那個怪物在留在附近,他們不願守株待兔,於是決定繼續深入森林。

一邊走,羅格一邊思考著。

到這之後,羅格倒是開始參考那個倖存者畫出的怪物形象。

「從畫像上和女屍的情況來看,那個怪物的體型應該很大,至於有沒有七八米還待定。」

「可是….」

「想什麼呢?」蘭德爾碰了碰羅格說道。

羅格回過神來,說道:「我在想,那東西為什麼沒有留下腳印。」

說罷,羅格還指了指地上他們走過留下的腳印。

「可能是被大雨衝掉了吧?」蘭德爾說道。

花心爹地:媽咪在等你 「有著個可能,但如果它是靠體重把那個女屍壓成肉醬的話,那它的腳印就沒那麼容易被大雨衝掉。」羅格說道。

「從那個女屍的狀況來看,上半身被壓碎,下半身完整,確實像是被什麼東西踩了一腳。」德雷克接著說道。

「可能那個怪物有什麼特殊能力吧?」蘭德爾說道。

「你們怎麼確定那東西一定有腳?」這時,迪諾一句話點醒幾人。

羅格一愣,他嘴上說是覺得那張畫像的參考價值不高,但在思考的時候卻不自主的會參考畫像上的形象。

並不是說畫像上的一定是錯的,只是他們思維不該被其他東西禁錮住。

在沒有親眼見到那個東西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走了大半個小時后,幾人終於看到今天看到的第一隻動物——一隻在樹上跳動的松鼠。

…….

走了半天,加上他們昨天走的路程,他們差不多已經深入黑森林五六十公里,已經離開那個樹屋十多公里了。

突的!

羅格腳步一頓,瞬間拔出懷裡的雙槍,蘭德爾也是眼神一變,身體微彎,右手握在劍柄上,警惕的盯著周圍。

幾乎同時,德雷克也抽出腰間的漆黑短刃,擺出戰鬥的姿態。

另外兩人也做出戰鬥的姿態,西蒙木匣子里裝的是一把與他身體不成比例的巨斧,而蘭德爾雙手成爪,黑色的毛髮從蘭德爾手背上長出來,雙眼逐漸密布血絲。

好一會兒,羅格槍頭一轉,對準他們的後方道:「這邊!」

蘭德爾和西蒙慢慢側過身來,面向羅格所指的方向,德雷克和迪諾,則繼續全方位警惕周圍。

這是他們第一次合作,也不知道羅格的能力根底,自然不可能做到完全信任羅格,要是錯了,就可能搭上他們的性命,但他們又不是完全忽視羅格的意見,羅格畢竟是精神側的才能者,感知上有先天的優勢。

對於其他人的反應,羅格並不意外,且非常理解。 獨愛冷心前妻 事實上有兩人對他的判斷做出應對,就已經在他意料之外了,特別是西蒙。

通天神途 羅格只能模糊的感覺到那股精神力所在的方向,不能準確定位,也無法確定距離。

「砰砰砰!!!」羅格一連串子彈射出。現在這個情況是,他們已經被發現了,現在最好是能逼出那個東西,激怒它,讓它做出反應,這樣他們才有可能確定對方的位置。

…….. 「哈哈,好,好,好,歡迎吳賴小友加入龍組,呃?不對,應該叫做吳巡察使了!」軒轅紀平哈哈大笑道。

吳賴也是微微一笑道:「那就有勞軒轅前輩,哦,不對,應該就軒轅長老,今後就擺脫軒轅長老照顧了!」

軒轅紀平則是伸手從袖中取出了一枚玉佩,遞給吳賴道:「吳巡察使,這是你作為北方巡察使的信物,北方所有的龍組辦事處見此信物,必須接受調遣,你要保存好了!」

吳賴伸手接過玉佩,只見這枚玉佩晶瑩剔透,是一塊上等的好玉,呈圓盤狀,直徑一寸,正面刻著兩個字「巡察」,背面刻著一個「北」,「北」字的下面,則是寫著四個古樸的篆字,不過吳賴認識,是「華夏龍組」四個字,正面和反面的周圍都雕刻著古樸精細的花紋,而且吳賴甚至感覺到,這玉佩中還蘊含著淡淡的靈力,除了辨識身份之外,應該還有其他的作用。

果然,軒轅紀平接著說道:「吳巡察使,這枚玉佩除了作為身份的憑證之外,還有通訊的功能,只要輸入靈力,便可以和附近龍組的成員進行通話,有效範圍在五十里左右,你看!」

軒轅紀平說著,又從自己的懷裡掏出一枚玉佩,應該是作為長老的身份憑證,他將玉佩握在手中,緩緩地輸入靈力,便見那枚玉佩漸漸地發出淡淡的亮光,而吳賴手中的玉佩也跟著騰起淡淡的光芒。

軒轅紀平將自己的玉佩放在嘴邊,輕聲地說了一句:「吳巡察使!」

吳賴手中的玉佩頓時也跟著發出了一聲:「吳巡察使!」

「哦,果然奇妙,只是只有五十里的距離貌似有些太短了吧,這還不如手機好使呢!」吳賴雖然覺得這小小玉佩很是神妙,但是用來作為通訊工具,自然不如手機不限制通話距離!

「嗯,那是自然,一般情況來說,我們還是用手機通話的,一會兒咱們互相留下手機號碼!」軒轅紀平說完,就從袖子里又掏出了一枚精巧的手機,先報出了自己的號碼。

吳賴自然也將手機拿出來,將自己的號碼也說了出來,並且保存下來軒轅紀平的手機號碼。

互換完手機號碼之後,軒轅紀平將手機和玉佩往袖子里一扔,那手機和玉佩便消失不見,顯然是運用了袖裡乾坤的神妙。

吳賴看的眼熱,這袖裡乾坤實在是太方便了,平時那個什麼東西,根本不用擔心帶不走啊!

「咳咳,軒轅長老,這個,咳咳,咱們能不能商量一個事情啊?」吳賴看著軒轅紀平的袖子,卻是有些不好意思直接說出自己想要學習袖裡乾坤的想法,畢竟這袖裡乾坤也算是一門絕技,應該不會輕易外傳的!

軒轅紀平看著吳賴那熱切的眼神,自然知道吳賴心中的想法,呵呵一笑道:「呵呵,吳巡察使,不會是看上了老夫的這門袖裡乾坤吧!」

吳賴赧然一笑道:「嘿嘿,軒轅長老,屬下是看這法訣攜帶東西很是方便,只是不知道能不能也學上一些,這袖裡乾坤是難得的絕學,屬下是有些冒昧了!」

「哈哈,吳巡察使,難得你我一見投緣,也罷,這袖裡乾坤你師父當年可是眼熱了很長時間,老夫卻是一直沒有答應,今天索性傳了你吧,就當是你加入我們龍組,老夫送你的一點兒禮物吧!」軒轅紀平哈哈大笑,點了點頭同意道。

吳賴頓時大喜,連忙稱謝:「多謝軒轅長老!」

「這袖裡乾坤其實並不複雜,是一個空間的法訣,就是在自己的袖子中,用靈力撕開一個小小的空間,用來裝一些隨身的物品,對敵沒有多大的作用,不過就是方便了一些,你是結丹期的修者,應該可以開闢出普通一間房子大小的空間吧,不過記住,這空間中經常必須用靈氣滋養,不然的話,就會慢慢萎縮,一旦消失的話,裡面的放著的東西也會跟著消失不見,而且這空間中經常有靈氣的話,也可以放些活物,不然的話,放進人的話,很快便會無法呼吸而亡的!」軒轅紀平一邊介紹著,一邊開始給吳賴細細地講解這袖裡乾坤的法訣。

這袖裡乾坤的法訣果然不是很難,至少比起南明離火訣、星辰淬神訣要簡單一些,半個時辰之後,吳賴已然基本掌握了袖裡乾坤的施展方法,身上的手機,玉佩以及那碧玉葫蘆,還有自己身上的錢物等等,都被吳賴裝了進去,至於靈氣,有碧玉葫蘆在,吳賴根本就不必擔心空間中靈氣缺乏。

只是吳賴發現,自己開闢出來的空間並不是軒轅紀平所說的一間屋子大,那空間長寬都是百米之多,有二十米高,幾乎相當於一個小型的廣場,吳賴自己懈怠的那點兒東西,根本只佔用了一個微不足道的角落。

不過吳賴並沒有和軒轅紀平說這個情況,在他看來,這也許是自己神識強大的緣故,所以並不是很在意,再說了,萬一人家軒轅紀平所說的一間屋子,是一間極大極大的宮殿呢,那自己說出來豈不是自討沒趣了!

軒轅紀平見吳賴在無禮不停地試驗著袖裡乾坤,這龍組的勢力極大,駐雲州辦事處自然也裝飾的極為豪華,每個屋子都布置了很多精美的傢具以及各種家電,吳賴借聯繫袖裡乾坤的理由,索性一間屋子一間屋子地開始掃蕩,很快便將整個樓層的紅木傢具,高檔電器,全部都掃蕩了一空。

軒轅紀平自然不會將這些世俗的財物放在眼中,就跟在吳賴的身後,笑吟吟地看著吳賴一件一件地往袖子里收取著東西,可是到了後來,軒轅紀平臉上的笑容漸漸地凝滯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驚駭!

等到吳賴將整個樓層的東西幾乎掃蕩一空的時候,吳賴還是有些意猶未盡,上了三樓繼續推門掃蕩,軒轅紀平終於遏制不住內心的驚訝說道:「咳咳,這個……吳巡察使啊,雖然說袖裡乾坤用來帶東西不用耗費力氣,但是這空間畢竟是要消耗靈氣的,而且往往是東西越多,維持起來需要的靈氣也越多,尤其是整個空間都塞得滿噹噹的時候,需要耗費的靈氣極為驚人,你這麼一會兒工夫,差不多空間都沒有空隙了,這也太耗費靈氣了吧!」

吳賴聞言,卻是大為不解:「呃?軒轅長老,你不會是心疼這些傢具吧?反正這個辦事處暫時沒有人了,這些東西放著也是放著,還不如我先帶走呢!」

吳賴的想法很簡單,這些傢具很明顯要比自己應州別墅的好上幾個檔次,自己將這些帶回去,正好自己來用。

軒轅紀平聞言,卻是哭笑不得,搖了搖頭語重心長地解釋道:「吳巡察使誤會老夫了,老夫是擔心你的空間負荷太重,消耗的靈氣太多,一旦靈氣崩潰,裡面的東西就全部找不見了,這且不說,而且空間崩潰的時候,還會產生極大的破壞力,到時候會衝擊自身,輕則重傷,重則喪命啊!」

「哦,原來是這樣啊,不過軒轅長老不用擔心,這袖裡乾坤果然很好用,這空間也很是足夠,這些東西雖多,可是不過才放了一個角落,離滿還早得很呢,就怕將這大樓的東西全部放進去,也放不滿三分之一啊!」吳賴聞言,釋然說道。

「呃?咳咳,你說什麼?還沒放滿,只放了一個角落,不會吧?你袖裡乾坤的空間有多大啊?總不能比老夫的空間還大吧?」軒轅紀平根本就不相信,出言問道。

吳賴用神識微微感應了一下,估計著說道:「嗯,也不是很到,肯定沒有軒轅長老您的空間大了,我估摸著就是一萬平米左右,也就是十五畝多一點兒,真的沒多大,估計軒轅長老您的應該是屬下的幾倍大小吧?」

「多……多少?十五畝?吳巡察使,你不是瞎說吧?」軒轅紀平可是清楚自己的袖裡乾坤的空間,無非就是長寬各十來米而已,摺合下來不過是一百多個平米,這已然足以讓軒轅紀平在同僚中自傲了,吳賴這小子說自己的是一萬平米,自己的一百倍,這怎能可能?一定是這小子胡說八道,或者這小子壓根就不知道平方米這個面積單位到底是多大!

吳賴卻是微微一愣,繼而接著解釋道:「呃?是一萬平米啊,大概就是個小廣場而已,真的不算很大!」

「什麼?咳咳!你不是和老夫開玩笑吧?」軒轅紀平滿臉的驚駭,幾乎有想要罵人的衝動了,雖然他這樣問,可是他從吳賴那不解的眼神中,軒轅紀平感覺的出來,吳賴這小子不是和自己開玩笑,這小子說的應該是真的,可是這小子明明才從自己這裡學到的法訣,而且他明明和自己一樣是結丹期啊,怎麼可能袖裡乾坤的空間足足比自己大一百倍啊,就是龍組中的那些傳說中的太上長老也不可能有這麼大的空間啊! 羅格兩個彈夾子彈打完,都沒能逼出那個怪物。

羅格一邊換子彈,一邊說道:「那東西可能很早就跟著我們了,只是我們一直沒發現,而從剛才的發現來看,它很可能有精神方面的能力隱藏自己,所以我們一直沒能發現。」

「那它現在主動冒頭,是想….」蘭德爾說道。

「不確定。」羅格搖搖頭。

「可能是想攻擊我們,但在接近我們的時候被發現了,也可能是在試探我們。」

「不能準確鎖定它的位置嗎?」德雷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