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無寸鐵,那麼柔弱,怎麼幫你?」她坐在他旁邊,忘情的看著他,差點被這男狐給迷住了。

不行不行!他是妖怪,

「各位長輩要我娶一個我不愛的狐族姑娘,如果你跟我假結婚,那她們就沒法子了。」

不僅如此,他還打算撒謊,說藍清雅與自己生米煮成熟飯,而且她還懷孕了。

她瞠目結舌,好半天才回道「懷你個頭啊!不到幾個月,謊言就會被發現的。」

秦蘇出來看見藍清雅坐在一位客人身旁,跑過去一看,原來是老熟人了。

「你姑姑想開了?放過你了?」

「並沒有,她和各位長輩要我和狐族的一位姑娘成婚,我也是逃出來的。」他臉色不好,唉聲嘆氣的。

「所以你…逃婚?不過狐狸精不都是挺漂亮的嗎?你跑什麼跑?」

「漂亮是漂亮,就是不太乾淨,而且我也有鐘意的姑娘。」說完還不好意思的朝藍清雅看了過去,靦腆又羞澀。

沒想到她左看右看還轉過身看後面有沒有人,發覺他說的是自己后,眨巴著大眼裝傻充愣「沒人吶…」

真是落花有情流水無意啊。

秦蘇已經看出兩人的心思了,但是沒有拆穿「咳咳…談正事談正事,想想這件事應該怎麼辦吧。」 「怎麼說,我也救過你們一命,好歹幫幫我。清雅,你就跟我假結婚一次,如果不說你懷孕了,我爹娘絕對不會放過我的。」

懷臻說到深處,還抓住了藍清雅的小手。

秦蘇倒是提了個好建議「我們店裡不是有兩孩子嗎?就說是你們的雙胞胎女兒。」

藍清雅恨恨的看了他一眼,這等於就是間接的替自己答應了他的請求。

「你爹娘凶嗎?狠嗎?會不會打我?會不會罵我?我還有機會從狐窩裡活著出來嗎…」她都想哭了,但是又流不出眼淚來。

「不會,很慈祥,而且還是會逢年過節給兒媳發紅包送首飾珠寶的那種善良婆婆。」

她耳根子軟,答應了懷臻的請求,不過答應了又想後悔了,可又不敢說後悔。

「我爹娘明天就過來,表現得恩愛點。鶼鰈情深,白首不渝,可懂?」他很開心,能進一步和心上人接觸。

「懂懂。」

秦蘇也會來事「我去跟兩孩子的哥哥姐姐說這事,不過天下沒有白吃的晚餐,得給人點出場費。」

「錢也大多被爹娘搜光了,就剩一兩了。」

一人五錢也不少了,他拿著銀子就去後院找兩人了。

「加油努力!減肥要有定力!努力努力!」丁蘭又把沈紅蓮喊出去跑步了。

她們已經跟姜海棠約定了,減肥成功,小冷免兩期學費,丁蘭的工作暫時就由她包了。

因為很肥,所以一天就減了一斤多。當然,沒有體重器也看不出來,但她汗多又吃的少,不瘦就是見鬼了。

「懷臻,你什麼時候來的?」丁蘭碰見他過來打了聲招呼。

他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她。

「你爹娘吃人嗎?」她和藍清雅一樣恐懼。

「不吃,我爹娘只喜歡吃羊肉,從不吃人。」

丁蘭舒了口氣,拍了拍胸口「那就好那就好,今後就別走了,你釀的酒都賣光了,我們想喝也沒有了。」

「如果能成功逃婚,在下一定跟大家同甘共苦。」

「好!我跟沈姑娘有要事,就不奉陪了。」

本來不同意妹妹充當別人的女兒的兩人,見錢眼開,立即就答應了這件事。

「你讓我冒充別人女兒?沒錢了就想把我賣掉!」小暖狠狠地瞪著他。

文至遠摟著她說道「怎麼會呢!好妹妹,哥哥給你一百文錢的出場費,能不能演好藍姐姐和懷哥哥的女兒?」

「哇!好的呀好的呀!」小暖眼睛里瞬間就冒出了好多好多小星星。

要知道,一個糖餅一文錢兩個,一串糖葫蘆一文錢一串。一斤枇杷三文錢,一斤櫻桃五文錢。

在金錢的誘惑下,她已繳械投降了。

小冷小心翼翼的試問道「給別人當女兒?那姐姐能不能給我二十文演出費啊?」

「二十文?你想做什麼?」姜海棠口氣都變得不對勁了「不行,絕對不行。」

她倒不是捨不得花錢給小冷買吃的,而是怕妹妹有了積蓄就變壞,拿著錢做什麼壞事。

「那群演好歹有一點點錢,多少給一點唄!好姐姐,我不要很多啦。」

姜海棠摟著自己的妹妹,柔和的跟她說道「姐姐並不是捨不得為你花錢,這件事一過就給你買兩串糖人,一包無花果,再給你買一身好衣裳。」

她從小盒子里拿出了三個銅板遞給小冷「省著點花,知道嗎?明天姐給你買斤梨吃,看看你嘴巴干成什麼樣了,都不水靈了。」

「就三文錢啊?」小冷傻傻問道。

「你這孩子怎麼還虛榮起來了?屁點大要那麼多錢幹嘛?不是說好給你買零食買衣裳了嗎?好孩子,要聽話,明天姐姐給你做幾張蒿子餅吃。」

她心裡雖然很不高興,但也不敢反駁姐姐,做人還是識相的好。這是小冷妻管嚴的老爹最常說的話,他每個月就只有五百零花錢還不敢多找老婆要。

姜海棠隨娘生活作風強勢,而小冷隨了爹,懦弱膽怯,對於什麼事都沒有主意,也很少反抗過家裡兩個強勢的女人。

「沈紅蓮,你是個自律的女人,今天得劈夠一百根柴火,打的水一定要裝滿整個水缸。」

「我…一定,不…辜負你…們。」她氣喘吁吁說道,但仍在不停的幹活,一刻也不停留。

柴火劈了一根又一根,水打了一桶又一桶,淚水已經濕了衣裳。

丁蘭不停拿毛巾給她擦汗,還拿了很小一塊饅頭和一個西紅柿給她吃,讓其他人嘆為觀止,懷臻看見了還責備道「不帶你們這樣欺負人的。」

「她是一片好心想幫助沈姑娘,我們都不是剝削她,而是想幫助她找回自信。對了,你既然都來了,那釀酒去唄!外面點酒那麼貴。」藍清雅說道。

如果要釀酒,沈紅蓮的工作量就更大了。

一天下來,打了十幾桶水,丁蘭雖然很想幫,但是不能,畢竟要減肥需要自信的不是她。

「累了一天,一定要堅持,洗完澡再吃個雞蛋,我們就回書院休息,晚上也不跑了。」丁蘭知道她累壞了,晚上再也不休息只怕會要了命。

沈紅蓮忙活了一天,腰酸背疼腿抽筋,汗水黏著衣裳的感覺是真不好受。

不過洗完澡洗完衣裳,頓時就感覺了一身的輕鬆。

「能不能吃兩個雞蛋啊?好餓啊!」

天生吃不胖還熱愛運動的丁蘭站著說話不腰疼「姐妹,你能不能有點志氣?想想那些冷眼看你的男人,想想那些譏笑你的女人?你難道就不想穿美麗的衣裳?嫁給一個稱心如意的郎君?」

沈紅蓮的心裡就兩個字~哇塞!

「丁蘭姑娘,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爭取變瘦的。不過你能不能告訴我,這樣減下去,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額……

縱橫健身房多年的丁蘭仔細的端詳著她,想起了一個體型差不多的中年婦女,她好像是…

235斤

「半年,你一定能變成窈窕淑女,什麼事情都貴在堅持下去。有我陪你,千萬不要放棄自己噢!」

閑聊了半天,她也想起來了,減得太快會皮膚鬆弛,很難看的!

每天晚上一起墊著蠟燭按摩好了,這樣皮膚一定不會那麼鬆弛的。

完事先等先瘦下來再說。 清晨,下著密密麻麻的絲絲小雨,沈紅蓮眼睛都笑開了花「丁蘭,我是不是不用劈柴挑水了?」

「不行,又不是傾盆大雨。你趕緊的穿好衣裳,跟我去店裡幹活,二樓的每個房間都由你打掃。」

兩位撐著傘出門,一個路過的男子指著沈紅蓮大笑道「母肥豬,一把那麼大的傘都容不下你。」

看著男子手上半張餅,丁蘭反唇相譏道「死賤人,半張餅都沒把你噎死。我警告你。以後你要是再對她指指點點,我就打掉你的牙齒。」

他頭一次見過這麼兇悍厲害的女人,一時間竟被噎得說不出話來。

傘的確只配身材妙曼的女子,既能遮風擋雨又顯現出姑娘們的美貌,自己打著只是浪費,她低著頭這樣想道。

「你別低頭,直視前方。姐姐告訴你,要是你以後瘦了,氣死那群女人,饞死那群男人。」

丁蘭也知道這只是吹牛,五官好看的人,減肥是好看,五官難看的人減了也不好看。

再說了,她那麼肥,肉肉都擠壓到一起去了,根本看不出她的五官是否清秀。

總裁老公纏上門 也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一出門被人譏笑,來到店裡還不安生。

陶枝帶著丫鬟來找麻煩的了,起初大家以為是客人,沒想到她就是搶走沈紅蓮未婚夫的陶小姐。

是個有點顏值的姑娘,就是看起來挺傲氣,一副誰也沒有自己高貴的姿態。

見到沈紅蓮來了后,她自負的笑笑,站起來走了過去「六月初一,我就和天宇哥哥成親了,這次是提前來給喜帖的。」

「現在才二月二十啊!你不是和他情投意合的嗎?為什麼隔這麼久才成婚?」秦蘇一邊悠閑自在的嗑瓜子一邊問道。

芮芷晴悄悄在他耳邊說道「婚姻大事非兒戲,退婚要隔兩個月才能娶妻,所以要選兩個月之後的一個黃道吉日。」

不止這些,兩家還要商量一下彩禮的事,而且陶老爺也不想女兒早早嫁了,所以才拖這麼久。

要不是陶枝苦苦哀求要嫁心上人,就是明年嫁人,陶家人都不帶急的。

「你們難道沒聽說過這樣一句話嗎?好事不怕晚,我們小姐是矜持才晚點嫁的,希望沈姑娘到時候賞臉來。」

藍清雅把兩個人往外拉,不客氣的說道「她已經知道了,兩位沒事的話就趕緊走吧。」

她被攆了還不忘嘲諷一句「喝酒席的地方很大,容得下你,凳子也很寬大,不用怕一屁股坐爛。」

肥胖,別說是別人看了討厭,就是自己看著也不會開心的,而且太肥對身心都不健康。

別人的冷嘲熱諷更刺激她,憑什麼那些男男女女都要罵自己?

豪門霸愛:薄情總裁的逃妻 憑什麼都要看不起自己?

她攥緊了拳頭,表情嚴肅,暗暗發誓:一定要瘦下來,這是多年來的夢想啊!我不是為了羞辱過我的人而做出改變,而是,我想改變!

「丁蘭,陪著我去院子里幹活去,現在,渾身的力氣不知道往什麼地方使。」

從小到大,受過多少冷眼相待,現在,想得到別人的讚美和認可。

男女之間的愛情,第一眼就是容顏了吧!

如果連自己都不愛美貌,又有什麼資格奢求別人來愛自己呢?

「沈紅蓮!」藍清雅用嚴肅的口氣喊住了她。

「藍姑娘,有事嗎?」

「當然有,我想說,努力噢!我們大家都會一直陪著你,鼓勵你的。」藍清雅微微一笑,給了她很大鼓舞。

其他人也露出微笑,雖然都沉默不語,但她知道,大家都在幫助自己。

她心裡充滿了感激,不知道該如何謝謝朋友們,兩人又開始在後面努力幹活了。

懷臻跟著一位打扮雍容華貴的美婦人走了進來,她雖然美艷無比,但看起來很不好相處。

「娘,這就是您兒媳和孫女們住的地方。」懷臻朝秦蘇使了個眼色,他立即就去了後院。

後院里,兩個孩子正在廚房圍觀文至遠做菜,一人還啃著一個大梨子。

「孩子們,該你們演出的時候來了,昨天還演習了很久,知道怎麼說吧?」

小暖拍拍胸脯,自信滿滿的說道「你放心吧!我是實力派加偶像派。」

「那走吧。」小冷也不怯場,她實在是好奇帥帥的懷臻哥哥的娘是不是大美人。

看見藍清雅連走路都走不穩了,芮芷晴和姜海棠趕忙去扶著她,而兩孩子商量好,撩起帘子看會兒戲再去。

懷臻的娘親美艷無比,看起來只有三十左右,而且看那穿著打扮,不知是哪家的貴婦人。

「伯…伯母…」她口不擇言的,都稱呼錯了。

芮芷晴低著頭,悄悄提示道「喊娘啊!傻掌柜。」

「好了,你們別扶著了,我給…給娘…倒杯茶,嘿嘿。」

她打量著藍清雅,隨後淡定的說道「那麼瘦弱的身子骨,怪不得只能生兩個孩子,實在是太少了。」

「伯母,那按您所說,我們掌柜的應該生幾個孩子?」姜海棠試問道。

「她是凡人,十月懷一胎,而且也要休息。我不要求生太多,好歹兩年生一次孩子吧。」

懷夫人本意並不想獨子娶凡女為妻,可又怎麼辦呢?孫女兒都那麼大了,就是後悔也來不及了。

「娘,你看清雅那麼瘦弱,怎麼禁得起接二連三的生子。」懷臻畢恭畢敬的說道。

藍清雅竟然還傻乖傻乖的點點頭,表示很贊同他所說的話。

氣急之下的懷夫人沒好氣的說道「她瘦弱肯定是你這個做相公的不爭氣,知道瘦弱還不好好照顧她?」

老奸巨猾的母狐深知人情世故,她雖然對這個兒媳有意見卻不明說,把氣撒在了兒子身上。

「娘,我一定會養好身子了,您別生…相公的氣了。」藍清雅停頓時差點說錯話,幸好這個婆婆沒發覺到什麼怪異。

「清雅呀!我和他那個死鬼老爹就這麼一個兒,所以才希望你們多幫我們兩個老傢伙生孫兒。看著別的狐抱著自家後代,我心裡也酸酸的。」

懷臻的姐姐倒是不少,可以說他是在女人堆里長大的。

聽著懷夫人訴苦,藍清雅還看了一眼懷臻。

「娘,你腦子裡別想著孫不孫的,你兒女雙全不就夠了嗎?而且…對了,我和清雅還是有兩個孩子的。」 瞧見兩個傻孩子躲在簾后偷看,懷臻還偷偷打了個過來的手勢。

懷夫人一聽「孫女」笑得樂開了花兒,連忙站了起來亂轉「我孫女兒,在哪兒呢?孫女兒呢?」

「奶奶好。」兩個孩子手牽手,一起走了過來,看起來乖巧,惹人疼愛。

她從面相上就看出來,兩個孫女平分秋色,各有千秋。

一個大眼睛,看起來果斷堅韌,將來肯定是個英姿颯爽的豪爽姑娘。

一個挺漂亮,就是有點唯唯諾諾的,以後絕對是個迷死萬千少男的大美人。

「什麼爹娘啊!看給我的乖孫女兒們穿的什麼粗製濫造的破衣裳,走!跟奶奶逛街去。想吃什麼,穿什麼都有。」她一手牽著一孩子就走了。

「太好了,奶奶要帶我們買吃的。」小暖高興的手舞足蹈。

小冷甜甜一笑「謝謝奶奶。」

懷夫人還責罵了懷臻,為什麼不讓自己親手把孫女兒帶大。

這不,一早就趕了過來,看看自己的寶貝孫女兒好不好看,過得好不好。

見到『婆婆』走遠了,藍清雅才敢走上去問他「以後怎麼辦吶?你娘可說了,兩年就要懷一胎,難不成去借一個嬰兒來演?」

「別管以後,現在敷衍過去就行了。」

姜海棠覺得紙包不住火沒有不透風的牆,問道「萬一別人亂講點什麼,讓你娘懷疑兩個孩子不是你的,娘子也是假的可怎麼辦?」

剛來也有段時間了,大家也都有點熟悉了,如果誰不經意間說了什麼,那就白演這場戲了。

「對啊!我都被娘親嚇得腦袋一片空白,什麼都不敢想。」懷臻拍了一下頭,一溜煙兒的就跑了。

附近賣零食水果,首飾衣裳的店門小攤數不勝數,要不是拿不動了,她們都不想回來了。

而且懷夫人還悄悄塞給兩個孩子二兩銀子,還特意囑咐她們,不要把這事告訴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