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轉身的瞬間,身上的氣息,就從柔情變得陰冷起來,恐怖的殺意在壓抑積蓄著,暴戾的嗜血在眼眸中綻放,銳氣逼人!

娛樂富三代 「很好,你們都沒有逃走,雖然始終是逃不掉,但也省去了我不少麻煩。」

楊浩語氣冰冷的說道。

「嗤!楊浩,你他媽唬誰啊!」

「你現在跪在地上,興許我能讓你少吃點苦頭,否則的話,就要砍斷你的四肢把你拿去喂狗!」

袁子軒囂張的說道。

說實話,他開始是被楊浩的氣勢給震懾住了,可是現在,自己的打手都已經到來,而且都是帶著手槍的,這一行再能蹦躂,難道還能上天? 「哦?就憑你們?」

楊浩看著房間內的三人,還有堵住門口的八名彪悍壯漢,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邪魅。

「對,就憑我們,憑我們手中的這個!」

邱世傑淡漠開口道,手中的槍口直接對準了楊浩。

同時。

袁子軒以及堵在門口的大漢,也是紛紛掏出手槍,十根陰森森的槍口,全部對準了過來。

汪正偉眼皮子一跳,雖然這些人都是自己這邊的,可是他只是一個撈油水的官員罷了,見到動了槍械,腿肚子都在發顫。

「呵呵,南京邱家……」

楊浩面色不變,玩味似的看向邱世傑:「你這顆子彈,想必前段時間在李家的時候,就忍不住想要射殺我了吧。」

「哼!楊浩,死到臨頭了還嘴硬!」

邱世傑陰沉著臉道:「這裡可沒有李家人幫你撐腰,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拿什麼走出去!」

「這麼自信?看來南京邱家豢養死士這些年,讓你的自信心有點爆棚了啊。」

楊浩淡淡說道。

什麼?他是怎麼知道的!

邱世傑瞳孔一縮,他豢養死士這個消息很是隱秘,楊浩是怎麼知道的,莫非……

「你派去暗殺我的死士,已經全滅了,還有,估計這個時候,你在南京軍區布下的那些棋子,現在也是全被揪出來了。」

「邱世傑,現在等待你的,是邱家的衰落以及軍事法庭的宣判,亦或者,是我對你的審判!」

楊浩語氣陰森的開口道,殺意凜然。

「這不可能!」

邱世傑渾身一震,可是眼眸中的驚恐,卻是出賣了他的想法。

他這些年做的事情若是捅破,最少也會被宣判個無期徒刑,邱家也會因為他的罪惡一蹶不振,將門邱家,將會成為歷史!

「哼!我南京邱家的人脈也不是那麼容易被摧毀的,只要把你留在這裡,你說的那些罪名都是浮雲!」

「也會,你說這些,只能更加堅定自己的死亡!」

邱世傑面目猙獰起來,他這邊十把槍械,難道還能讓也會給跑了不成?

「也會,你他媽給老子去死!」

咆哮出聲,邱世傑直接扣動扳機。

「自作孽,不可活!」

楊浩的眸子冷下來。

呯!

一道響亮的槍聲驟然響起。

邱世傑神色猙獰,眼眸里卻充斥著自信,他本就是將門出身,這槍法自然精準,這麼近的距離下,楊浩必死!

可惜,楊浩卻不是普通人。

嗖!

幾乎在邱世傑扣動扳機的瞬間,楊浩的身子陡然動了,肩膀微微一抖,一道寒芒激射出去,同時自己也是閃爍出去,只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

噗!

原地的楊浩瞬間被擊潰,邱世傑本來還是極度自信,可是當他發現沒有血液濺出來的時候,臉色劇變,想要躲避卻已經來不及了。

唰!

手腕一痛。

邱世傑獃滯的看著自己齊腕而斷的手掌,足足過了兩三秒,才被疼痛驚醒。

「啊!我的手!」

邱世傑發出慘絕人寰的嘶吼,斷腕出的血液飆射出來,將身旁的汪正偉澆了滿頭血液。

斷腕和手槍齊齊掉落在地。

邱世傑腳下一軟,直接癱坐在毛毯上,臉色極其慘白和恐懼。

「啊!啊!該死,你是真的該死啊!」

「殺了他,快殺了他啊!」

邱世傑瘋狂的咆哮,門口的打手這才反應過來,紛紛調轉槍口想要瞄準楊浩,卻發現屋內早就沒有了那個青年的身影。

「你們是在找我嗎?」

一道冷冽的聲音,陡然在人群中響起。

唰!

寒芒乍起,血霧噴涌。

楊浩的身影出現在打手團中,下一刻,貼近門口的三位打手,就捂著咽喉癱倒在地。

楊浩雖然不怕這些打手,可他們畢竟都拎著槍械,子彈不長眼睛,若是誤傷了沈冰凝可就難辦了,所以,在斬斷邱世傑的手腕后,他便閃爍進了打手團。

地獄喪鐘,一直以詭異的速度聞名於殺手界。

單單憑藉這些袁子軒的打手,自然是沒有資格發現楊浩的身法!

呯!呯!呯!

剩餘幾個保鏢臉色劇變,一個落地翻滾拉開距離,閃電般的抬起手槍就射擊,無一例外,全部打空!

黑影掠過,寒芒閃爍。

「啊!」

又是一道慘叫聲傳來,八名持槍打手,連對方的影子都沒有摸到,就已經損失了四人!

「呼! 昭華未央 呼!」

剩下的四名打手,背靠背擠在一起,警惕的觀察著四周。

每個人的額頭上,都是密布著汗珠,一股壓抑的恐懼,逐漸散發出來。

「在這裡!」

其中一人看到一道黑影掠過,想都沒想就拔槍射擊。

呯!呯!呯!

快速的三連射,除了在牆壁上留下三個槍孔,並沒有過多的收穫。

噗!

射擊的那人只感覺額間一疼,就有涼涼的液體滑落,探手一抹竟然全是血跡。

噗通。

身後再度傳來一聲倒地,他背後那人,竟然不知什麼時候,被割斷了咽喉,悄無聲息,詭異無比!

好快的速度,好詭異的身法!

剩餘三名打手面帶駭然,他們也算是窮凶極惡的暴力分子,只不過被袁家高薪聘請,這才做了袁子軒保鏢。

可是現在……

「哥,我……我們現在怎麼辦?」

一名打手朝著自己身後的平頭男子,顫聲問道。

他和身後那人,其實是兄弟,早年間犯了命案一直流竄,直到被袁家收買當了保鏢。

「阿豪……在,在堅持一會,槍聲響起,應該馬上就會有人來了。」

平頭男子努力的咽動喉嚨,說出一番自己都不相信的話語。

從楊浩出手到現在,不過短短兩分鐘,這邊就已經死了五個人了,自己這邊卻連對方人在哪裡都摸不清楚,更是一槍沒中!

現在,只剩下他們三人,在苦苦掙扎,亦或者是在等死!

「我……我受不了了,大不了不要這份工作!」

另外一人咆哮出聲,突然暴起,朝著過道盡頭奔逃而走,這人一跑,阿豪眼珠子一轉,也是朝著相反的方向奔逃。

三個人組成的臨時防禦姿態,瞬間瓦解。

「阿豪,快回來!」

平頭男子歇斯底里的怒吼,瞳孔卻是陡然猛縮起來。

因為,從他這個視角看過去,只見一道宛如魔鬼般的黑影,不知從什麼地方閃爍出來,朝著阿豪飛撲過去。

至於另一個人,咽喉處插著一枚造型怪異的匕首,緩緩跪倒在地! 噗通!噗通!

兩具冰冷的屍體,摔倒在地。

平頭男子看著自己小弟,脖子以一種扭曲的姿態歪著,眼珠子更是瞪得老大。

「魔鬼!你是魔鬼!啊!」

平頭男子看著楊浩緩步逼近,眼眸里全是恐懼,下意識的握緊手槍,餘光卻是看到一道寒芒,閃爍著刺穿自己後背心,從前面探出半截利刃。

光滑的利刃上,絲毫不沾染血跡,就算扎透了他的后心,血液也是順著光滑的血槽,掉落在地。

解決完這些打手,楊浩這才緩緩轉過身子,冰冷的眸子淡漠的打量著房間內的三人。

轟!

狂暴的煞氣傾瀉,殺道意境狂涌,幾欲化為實質,周圍的溫度瞬間陰冷下來。

邱世傑用衣物包裹著斷臂,惡毒的盯著楊浩,至於袁子軒和汪正偉,則是驚恐的打著哆嗦,手中的槍械都在不斷發抖。

俏丫頭遇上酷總裁 幾分鐘的時間,就斬殺掉八名精銳的持槍保鏢,自己卻絲毫不損!

這到底是什麼人!

楊浩踏步而進,鷹隼般的眼眸刮過來,煞氣逼人。

「現在,你的自信還有么?」

楊浩淡漠開口,嘴角流露出一抹嘲諷。

「楊浩!你到底要怎麼樣!我邱家可是有著紫星軍功勳章,你敢動我?」

邱世傑臉色猙獰的咆哮,可是眼角的恐懼,卻又出賣了真實想法。

「呵呵,不試一試,你怎麼知道我不敢動你?」

楊浩冷笑說道,腳步繼續逼近,帶著滔天的殺意席捲而來。

呯!

邱世傑在這股氣勢面前直接敗退,雙腿一軟跌坐在地上,只能驚恐的看著楊浩離自己越來越近。

看到楊浩要找邱世傑的麻煩,身後的汪正偉大氣都不敢喘,只能跪在地上,聳拉著腦袋悄悄朝著門口爬去,袁子軒眼珠子一轉,也是慢慢挪動腳步,想要逃離這個修羅場所。

眼看著汪正偉就快爬到門口——

突然。

「你不留下點什麼,就準備這麼走了?」

冰冷的聲音,陡然從背後傳來。

汪正偉的動作噶然而至。

「咳咳,那個……兄弟,今晚的事不關我的事啊,我只是個商貿協會的副局長,本來是找沈總商量一下公司的稅收問題……」

「真的不關我的事,你看這是我的工作證,我是中海商貿總局的汪正偉,要是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保證不會把今晚的事情告訴別人的!」

汪正偉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諂媚般的掏出一本工作證,期望對方看在自己是政府官員的面子上,放過自己一馬。

「今晚這個圈套,是你叫沈冰凝過來的吧?」

楊浩轉過身子,淡淡說道。

「額……」

汪正偉渾身一顫,顫抖說道:「不……不是我,是……袁少讓我乾的。」

「呵呵,事情既然做了,現在才想著甩鍋可不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