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她?”

蘇薇兒無奈的搖了搖頭,着實拿方雪嫣沒辦法,陰魂不散的女人,到底也不知道她想幹什麼。

“立馬報警。”說完,推開門,走了下去。

站在方雪嫣的面前看着她,“你到底想幹什麼?方雪嫣,當初你跟郭子珉在一起,我沒有干涉過你們,你進入LK國際我也沒有對你做任何過分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一個人挑起來的。現在還不依不饒?怎麼,你想糾纏一輩子是嗎?”

掃視着一旁十來個保鏢,心裏隱隱有些不安。

方雪嫣一身素淨的黑白格子衫,微卷長髮披肩而垂,只露出一雙眼睛,泛着星火。

“不依不饒?蘇薇兒,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如果不是因爲你,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如果不是她,現在又怎麼可能會名聲敗裂,不少的商家都跟公司解約,讓她進入兩難的境地。

“拜我所賜?呵呵,那你還真是看得起我。”

蘇薇兒刻意拖延時間,倚靠在轎車旁,擋住了正在打電話的黎茉,望着方雪嫣說道:“我現在就問你一句話,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我話跟你說清楚,不想跟你糾纏,有什麼事情不如今天直接解決清楚。”

真的不想跟方雪嫣如此糾纏一輩子。

“法國的事情我決定不再跟你計較,但如果你還是胡攪蠻纏,心狠手辣的設計我。抱歉,我會讓你下場比郭子珉還慘。”

“比郭子珉還慘?”

方雪嫣眼眸猩紅,一眨不眨的盯着蘇薇兒,垂在身側的雙手緊緊的攥在一起,“我現在難道不比郭子珉慘?”

兩次被不同的人侮辱,簡直生不如死。

往日裏,她在高貴的公主,現在淪爲了人人可侮辱的破鞋。

很多時候她連自己都噁心,更遑論別人。

不能生育。 “轟隆!”

隨着一聲驚天動地的炸響,一道雷光從雷池中降下,徑直落進了神君觀中,滾雷震震,聲傳百里。

這僅僅只是個開始,接着……第二道、第三道雷電,緊隨而下,整個偏殿頓時被雷光淹沒、閃電環繞。

“哈哈哈!”

眼見着大部分雷光果然落向混沌和後山某個位置,玄機長老放聲狂笑。

“就算你們神君觀再厲害,今日也要爲老夫做嫁衣!天劫之下,你們這些妖孽必定灰飛煙滅,而老夫則會飛昇仙界,從此超脫輪迴!”

神君觀衆人驚駭,而看到這一幕的江城市民,更是瞬間炸了鍋。

“這是怎麼回事?大白天的哪來這麼多雷!”

“你們看那塊烏雲,就停在城北不動,那裏……好像是神君觀的位置!”

“什麼!那裏是神君觀?難道……是觀裏有什麼人要成仙了?”

“天劫!這絕壁是小說裏寫的天劫!”

現代人,早就被各種仙俠小說和電視劇洗腦,見到這不正常的雷雲懸停在江城第一大觀上方,瞬間就聯想到了渡劫成仙上面。

“天啊!肯定是王觀主!”

“對!我前段時間去敬香時,有幸見過這位王觀主一面,那叫一個仙風道骨!當時只收五萬塊,就可以爲我改命,這種手段,跟真神仙都沒兩樣了,絕對是他!”

“我的個媽媽!沒想到世界上真有渡劫成仙這種事!”

“瞧瞧人家神君觀,才建立一年多,居然就有人成仙了!比那些大山門強到哪兒去了!”

普通人震驚,華夏法術界更是一片雞飛狗跳。

要知道自從陽間靈氣衰減之後,幾百年都沒人渡劫成仙了,冷不丁突然冒出來一個,而且還在神君觀,差點沒把華夏法術界那些掌門長老嚇個半死。

此時的張誠,隱隱已經有壓制法術界之勢,所以很多山門都派出探子,留意神君觀的一舉一動。

普通人不知道神君觀的底細,但是這些法師卻是一清二楚的。

要說神君觀裏有可能飛昇仙界的,數完了也只有一個,那就是張誠的道侶,林婉兒!

雖然論修爲,林婉兒肯定不如張誠,但張誠是啥身份?三十三天的神仙就算腦子集體進水,也不可能引狼入室。

而其他人,要麼是鬼,要麼是妖,也沒有資格,剩下的無論修爲還是境界都無法跟林婉兒相比,所以想來想去,也只有她一個了。

但是……前段時間才查探到,張誠這位道侶還沒晉升天師,這纔多久啊?居然就能飛昇了?

這麼快的修煉速度,就算打死這些法師都無法相信。

“轟隆隆!”

隨着時間過去,雷雲越來越大,電蛇密佈,雷光咆哮,動輒十數道雷電一同炸響,整個神君觀幾乎化作一片雷海。

這種動靜,很快就驚動了軍方,當地部隊立刻出動,將神君觀周邊的人員全部撤離,然後進行封鎖,嚴禁任何人進出。

同時,一幫專家也冒了出來,到處解釋因爲神君觀剛好位處一片山脈之上,最近氣溫下降,冷熱空氣在山脈處交匯,正負電離子互相反應,所以纔出現了這種現象,只是一種自然現象而已,請大家不要驚慌。

不管普通人信不信,法術界是肯定不會信的,如此強大的劫雲,肯定是傳說中的昇仙劫!

要知道這可是華夏數百年來第一次有人飛昇,這些法師按捺得住纔怪,一時間各大山門紛紛調動眼線人脈,想搞清楚神君觀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玄機長老和沖虛子並沒有刻意隱瞞自己的行蹤,而且之前很多山門都收到了茅山弟子的詢問,知道茅山太上長老正在探查青陽子的事。

所以此時再一調查,這些山門很快就確定下來,此時在神君觀中飛昇的,不是別人,正是這位太上長老!

消息傳開,華夏法術界再次掀起一陣風暴。

作爲華夏道門數百年來最有可能成仙的人物,玄機長老的大名自然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在所有掌門看來,玄機長老渡劫成仙,那肯定是華夏道門數百年來的第一大盛事。

肯定要準備充足,遍請各大山門,萬人觀禮,然後焚香沐浴、禱告上天,最後在茅山之巔飛昇仙界,爲華夏道門留下精彩的一筆。

但現在是什麼情況?

茅山太上長老居然跑神君觀去渡劫?而且事前還一點徵兆都沒有?

這不是把聲名大漲的機會拱手讓給別人嗎!

現在這件事情鬧得這麼大,外面都在傳神君觀裏出了真神仙,以後神君觀的威望只怕都要超過道門五甲了!

不過這些法師也不是白癡,知道就算玄機長老快要成仙,性情冷淡,但是這種損己利人的事,只要不是腦子壞了都不會去做。

更何況青陽子還死在張誠手上,玄機長老絕不會放過張誠,更加不可能故意去漲神君觀的威名。

所以現在這種情況,只剩下一種可能,也是所有法師最不敢相信的一種可能。

那就是玄機長老被逼到了絕路,實在沒別的招了,只能突破境界,引出天劫禦敵。

但是玄機長老是什麼修爲?

作爲道門第一人,隨時能成仙飛昇的人物,那可是能與菩薩果位的釋藏大師比肩的!

這種實力,而且還有茅山掌門沖虛子隨行,居然還會被逼到這個境地,這在所有法師看來,根本無法想象!

一時間,各大山門的掌門長老全部離山,用最快速度趕往神君觀。

雖然神君觀周邊已經被封鎖,但是這些山門經營多年,在俗世都有不少手段,沒花什麼力氣,就躲過了盤查,進入了封鎖線之內。

此時,神君觀上的雷電已經持續了一個多小時,仍然沒有一點消散的徵兆。

天穹像是塌陷下來一樣,烏漆嗎黑,電蛇亂舞,像是有數不盡的蛟龍在衝騰。

“轟!”

滾滾雷聲震耳欲聾,巨大的聲音似巨獸怒吼,似乎要將神君觀下的山脈都掀翻。

遠遠望去,整個神君觀沉悶而可怖,一道道紫光,如同瓢潑大雨一樣傾瀉而下,密密麻麻,目光所及之處,盡是奔騰的雷暴。 “方小姐,她……她好厲害啊。”

“雙拳難敵四手,再厲害你們一羣男人拿不下她一個女人?趕緊上啊。”

方雪嫣歇斯底里的吼了一聲。

剩下的幾個高矮胖瘦不一的男人朝着蘇薇兒撲了過去,蘇薇兒與他們一一過招,三兩下的時候還能撐得住。

但後面她有些體力不支,腹部的傷口在她每一下的動彈之時都會牽扯到傷口,疼的鑽心。

當她速度跟不上之時,忽然一人的腳好巧不巧的踹在她的腹部。

“啊!”

一聲尖叫,蘇薇兒直接倒在了地上,疼的面色蒼白,汗如雨下。

“哼,蘇薇兒,我以爲你很厲害,沒想到也是個廢物。帶走。”

揮了揮手,轉身就要上車。

嗚啾嗚啾——

此時,忽然幾輛警車疾馳而來。

“糟了,警察來了。”

“快跑,快走。”

“喂,你們跑什麼,人還沒有帶走啊。”

……

一見到警察,那些請來的打手們紛紛慫了,立馬上車開車就跑了。

一時間,原地就只剩下了方雪嫣。

她瞥了一眼地上躺着的蘇薇兒一甩袖,說道:“算你命大,這次讓你僥倖逃脫。來日方長,我不會放過你的。”

方雪嫣立馬上了轎車,正欲開車離去,一輛警車加速,直接擋在了她的面前。

砰——

方雪嫣速度極快,沒有及時剎車,以至於一個不慎直接撞在了警車上。

隨之砰一聲巨響,警車翻倒在地。

蘇薇兒捂着肚子從地上站了起來,疼的直不起腰。

幾輛警車停了下來,紛紛圍住了方雪嫣,持槍對準方雪嫣,“趕緊下車!”

也有警察走到了蘇薇兒的面前,面無表情的問道:“怎麼回事?”

見到情況安全了,黎茉方纔從車上走了下來,“警察同志,是我報的警。她,她剛纔帶了十來個人要綁架我們,嚇死了。幸好你們來得及時。”

要說也是方雪嫣時運不濟,綁架人非要在警局附近綁架。

從打電話報警到出警,他們連十分鐘的時間都沒有用到。

“是這樣嗎?”

警察詢問蘇薇兒。

蘇薇兒立馬點頭,“嗯,是的,是的。”

“跟我們回警局做筆錄。”

蘇薇兒被警方帶走了,方雪嫣也被警方的人抓鋪歸案。

涉嫌綁架,公然襲警,兩罪並罰,直接被關進了警局內。

蘇薇兒跟警方做了筆錄,並對方雪嫣提起了法律追究。

然而,所有的事情剛剛處理完成,方雪嫣的媽媽陸琳,爸爸方勤國和舅舅陳可辛立馬趕了過來。

“蘇薇兒,你個賤人,爲什麼要這麼害我女兒?”

一見面,方雪嫣的媽媽陸琳就朝着她走了過來,擡手,一巴掌直接扇向蘇薇兒。

“啊!”

一聲脆香,陸琳人反被蘇薇兒一巴掌扇倒在地。

如今的蘇薇兒早已經不是當初的她,出手極快,陸琳哪兒是她的對手?

“老婆,你沒事吧?”

方勤國立馬上前將地上的陸琳扶了起來,面色暴怒的瞪着蘇薇兒,“你哪兒來的野種,敢打我老婆,知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

陳可辛更是憤怒,“蘇薇兒,你想造反是嗎?”

“你們幹什麼呢,這兒是警局,不是你們過家家的地方。都給我安靜!”

一名警員走到了警局大廳,指着幾個人吼了一聲。

一聲咆哮,這邊瞬間安靜了。

陸琳指着蘇薇兒,指控道:“警察同志,我要告她打我!”

“我只是出於自衛。”

蘇薇兒指着大廳的監控錄像頭,“那裏看的清清楚楚,如果你們不相信可以調看監控。”

“你……你可別忘了我的身份!” “隆隆隆……”

一道道閃電如靈蛇般降下,景象駭人,整個山脈都陷入一片沸騰,除了震碎耳膜的雷聲外,再也聽不見其他聲音,巨大的雷電,讓山石都開始崩塌,神君觀種植在後山的大樹,瞬間就被劈成了焦炭。

“好恐怖的威力……”

見到這般毀天滅地的景象,在遠處圍觀的法師都無比心驚,對於真仙的崇敬更加深了幾分。

難怪說真仙與地仙只有一字之差,實際上卻如同雲泥,能渡過如此恐怖的天劫,一百個地仙裏只怕都只有一兩人!

“咔嚓!”

九道紫色雷電,如同九條惡龍一樣,足有水桶那麼粗,扭動而下,其中六道擊在後山之中,三道落在偏殿位置,雷光炸裂、焦味瀰漫。

“這……天劫怎麼分散了!”

有人頓時驚呼,隨即反應過來。

“我明白了!玄機長老這是借張誠在渡劫!張誠是鬼屍同修,又是從先天靈寶中生出的,被天道所不容,天劫一出,必定會遭受更大的攻擊!”

“沒錯!玄機長老這一手狠啊!這樣一來,不僅張誠難擋天威,他渡過天劫、飛昇仙界的機會也會大上很多!”

一幫掌門長老紛紛驚歎,但是卻沒想到做爲始作俑者的玄機長老,此時卻是騎虎難下。

原本以爲引出天劫,必然能讓神君觀徹底覆滅,將張誠和相柳阿肥擊成飛灰。

可讓他萬萬沒想的是,天劫雖然落下,但是神君觀也突然生出一個玄妙的結界,將劫雷一個不落的全部擋下。

護山大陣玄機長老見過不少,他們茅山的護山大陣,更是其中翹楚,但是能阻擋天劫的陣法,他別說見了,連聽都沒聽過。

而神君瓜的護山大陣,與普通結界也大不一樣。

一般的護山大陣,都是藉助地脈之力,形成結界防禦,根據山脈大小不同,威力也各不相等,但是實質上都是大同小異,並沒有其他的特殊之處。

但是神君觀的陣法,卻是無數紅光放出,明顯不是用的地脈之力,而且紅光聚合之後,還凝聚成一個巨大的陰陽雙魚圖案。

在陰陽圖的周圍還有無數線條,組成一個更加巨大的八卦圖,圍繞着雙魚緩緩旋轉。八卦圖上面還密佈着繁複的符文,即使以玄機長老的境界修爲,只看了幾眼就覺得頭暈腦脹。

先天八陣圖!

乾坤八卦鏡!

玄機長老瞬間大吃一驚。 艦隊司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