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的眾人們,當聽到這句話時,所有人的面色,齊齊震驚,駭然,不敢置信?!!

這!!

董事長之死……竟是,眼前此人所為?

這他媽!!

此時所有人,驚恐的看着這個青年,面對這個瘋子的威壓,所有人,都如臨大敵!

大廳內,混雜的人群中。

李嘉怡也站在人群中,此時的她,俏臉獃滯……整個人,傻傻的望着……門口那道身影。

這,還是當年,那個敗類廢物么?

「你究竟……想幹什麼?!!」大廳內,無數員工同事們,面色驚恐顫抖,怒問道。

秦蒼穹卻眸光淡然,掃了他們一眼,緩緩說道,「我不想幹什麼。」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你們董事長已被我殺。這棟塵沙大樓,我收了。」

「你們所有人,都可以滾了。離開者生,留下者死。」

秦蒼穹語氣平靜,一字一句,緩緩說道。

唰~!!

聽到這句話,大廳內,無數同事們,面色驟變…!!

這?!

這,是要讓他們所有人都離職啊!

大廳內,那群同事們紛紛喧囂叫嚷起來。

畢竟,此時的秦蒼穹只有孤身一人,略顯單薄。

這群同事們叫嚷着,似乎就要造反。

人總是這樣,好了傷疤忘了疼。

欺軟怕硬。

面對這群即將造反,躍躍欲試的人們。

秦蒼穹也懶得多言一個字。

他右手輕輕一抬,對身後的警衛員花木蘭,示意了一下。

身後,花木蘭瞬間明白~!

花木蘭直接從悍馬h6越野車中,抽出了一柄長達一米的金屬熱武器。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謝容桓看着沈卉已經要對那束花動手,立即說:「別動!」

他的聲音很大,嚇得沈卉立刻收回了手,語氣有點訕訕:「對不起。」

謝容桓道:「這花才換過的!」

「這樣啊!」沈卉轉過身笑道:「那我把鮮花放你床邊吧,對了,我給你帶了便當盒,你先吃點飯。」

沈卉做的便當很好看,她在這方面花了很多心思,讓自己看起來賢良淑德,溫婉大方。

謝容桓點點頭說:「我現在沒胃口。」

沈卉好不尷尬,但是還是語氣溫柔的說:「那過一會好了。」

謝錦書沒有告訴她謝容桓為什麼受傷,只是告訴了她自己哥哥受傷了,所以沈卉並不知道具體原因,她試探性問了句:「怎麼好端端的會傷到了背呢?」

「浴室里滑到了。」

謝容桓的這個借口明顯是就是敷衍,而且還是毫無誠意的敷衍。

沈卉可不相信,不過心裏面清楚謝容桓不願意告訴她事情罷了,她也沒有去深究,上次被慕天喬教訓了一頓之後,她安靜了很多,再加上謝錦書因為顧念說的那幾句話,兩個人有段時間生出了一點隔閡,沈卉花了不少時間去解釋這件事。

她坐在這裏也稍顯無趣,謝容桓不怎麼同她說話,甚至連看她的慾望都沒有,比如她今天來,化了時下最流行的桃花妝,就連衣服也是淡粉色的裙裝,指甲也是漂亮的粉色美甲,然而謝容桓並沒有在她臉上留意。

沈卉頗有些懊惱,拿起便當盒說:「等會兒要冷了,還是趁熱吃吧。」她打開飯盒說:「今天還煮了玉米排骨湯。你喝一點!」

她又幫謝容桓削了個蘋果,扔蘋果皮的時候在垃圾桶裏面看到她之前帶來的花被扔到了垃圾桶裏面,那一瞬間,一股怒意直接躥上了腦袋裏面,她氣得捏緊了手指。

然而轉過身又是一臉笑意,將蘋果遞到謝容桓身邊說:「吃點水果嗎,我喂你?」

謝容桓脖子後仰避開了說:「不用了,先放着吧!」

謝容桓沒有辦法,在沈卉的催促之下吃了飯又喝了湯,還吃了點水果沈卉待了會兒,謝容桓也不怎麼和她說話,覺得無意思,就趁著護工換藥的時候說自己要走,她去了前台問了句今天是否有人來看過謝容桓。

護士幫她查了登記,搖了搖頭說沒有。

她轉瞬上樓,在門口等著護士換好葯出來露出一個笑臉說:「今天這鮮花很好看,是你換的嗎?」

護士之前見過她幾次,以為她是謝容桓女朋友,搖頭說:「不是我,今天有位女人帶了鮮花來看他了」

「嗯?」沈卉挑眉:「多大年紀的!」

「很年輕,二十多吧!」護士皺眉思考回想了一下說:「還……挺漂亮的。」說這話的時候她猶豫了一會,看了眼沈卉的臉色。

然而沈卉只是淡淡笑道:「具體長什麼樣呢?」

護士看了眼沈卉說:「哎呀,剛開始她進來的時候,我還以為是您了,後來發現不是的。」

沈卉微笑:「我明白了!」

她下樓的時候猜到這是顧念了,又想到那天在醫院謝容桓對顧念的維護,顧念動手打了她一巴掌謝容桓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她咬緊了牙關。

顧念啊,顧念,你可真是我的災星。

…………

江亦琛在超市逛了一圈,也不知道買什麼,他對廚藝一竅不通,煮麵條已經是極限了對於他來說,當然晚上不可能繼續煮麵條,他愁眉苦臉,最後決定找人來做飯,當然是在顧念醒之前。

阿姨在廚房做飯的時候,江亦琛在沙發上看北歐的旅遊宣傳冊,他準備先去阿爾卑斯山滑雪,顧念也會滑雪,之前在北海道的時候,他教過她,一開始她手腳不協調,但是教了幾次就會了,她學什麼都很快。

他看了一半的時候,宴西跟他說了慕天喬的事情,說警方已經開始正式調查了,並且說自己正在勸於遠的父母去自首。

關於於遠的事情,江亦琛已經了解的差不多,其實顧念已經查到了所有的一切,她只要繼續追究下去,林慧還有慕天喬絕對不會逍遙法外,只不過顧念突然就放棄了。

他一直不是很懂,顧念為何突然呈現了一种放棄的姿態,甚至於慕天喬這樣坑害她,她竟然還想着幫他撫養孩子,難道是因為血緣關係嗎?

江亦琛是不理解而又生氣的,可是他又不能對顧念發火,但是他可不想就這麼放過慕天喬,他和慕天喬合作多年,表面功夫已經做到了極致,也沒有正式撕破臉過,只不過關係已經是大不如前了。

俗話說,趁他病,要他命,江亦琛不僅不會對慕天喬伸出援手,反而現在很想踩上一腳。

顧念醒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了,她洗了個臉走下樓就聞到了飯菜的香味,燈光暖暖的開着,江亦琛坐在沙發上貌似在看書,一切彷彿在夢裏,美好的不像話,她很久沒見過他了?,就連和他一起吃晚飯的機會都沒有過。

江亦琛看了眼時間,想着要不要上去喊她吃晚飯,一轉身便看到顧念站在樓梯口那裏發獃,他起身朝她笑:「你醒了?」他放下書朝她招手說:「來吃晚飯!」

顧念愣愣的走到餐桌前看了一眼那一桌的樣式漂亮的菜色說:「都是你做的?」

「今天時間不太夠,下次一定親自來!」

言下之下就是不是了。

顧念被他的貧嘴逗笑了,撲哧一聲笑出來。

他幫她推開椅子,又幫她盛了一碗米飯說:「多吃點!」

顧念看了眼說:「我想先喝點湯!」

「好,不過有點冷,我去幫你熱一下,等一等。」江亦琛起身端起湯碗去微波爐加熱了一會,對她說:「你先吃飯!」

過了一會兒他端著熱過的筍乾絲瓜蛋湯出來說:「我給你盛!」

桌子上的菜都是顧念平時愛吃的,口味也偏清淡,顧念吃了小半碗飯之後已經飽了,她的食量又降了不少,江亦琛哄了會她也不想吃,他嘟囔了句:「我哄你吃飯你也不吃,那你一個人不少要成仙了?」 因為第一場過去之後,還需要一個小時之後才開始。

這也是為了臨時出題。

沒錯,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夠保證在場的公正性。

休息的一個小時以內,由七大教授共同出題。

並且都是呆在一個房間裏面的。

這樣就能夠保證不會有泄漏的嫌疑。

而藍天這邊,和陳公元等人的鬧劇結束之後,也找了一個地方安安靜靜的看書了。

畢竟他也不確定第二場的考題是什麼。

但是從內部消息來看,應該是和模擬實操有關。

至於關於哪方面的手術,他其實也不太清楚,但他明白,這一次,絕對要淘汰最少三分之二的人。

畢竟,那些高層都忙的很,不可能一直把事情放在醫學比拼上面。

他們甚至恨不得立馬出現一個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來一決高下。

「藍醫生,你現在看這個,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啊?」

陳曉雲坐在他的旁邊,看着他居然在看手術刀的使用方法。

而且還看的津津有味。

「手術刀有持弓式,握持式,持筆式,反挑式,其中,持弓式用於頸部皮膚切口,握持式用於截肢一類的,持筆式是局部神經血管類的,反挑世是免於深部組織的,其實你看,這些持刀式,在我們手術的時候,有特別大的幫助,比如。」

說着,藍天拿出了蘋果,然後拿出了一把木製手術刀,輕輕在蘋果上面,展現了四種持刀法。

細長的手指,行雲流水的手術方式。

如果有手控的話,一定會對這一雙手愛不釋手。

「可這,和接下來的比試有關嗎?」

陳曉雲當然懂這些了,雖然她的能力沒有藍天這麼厲害。

「簡單,越是想要知道接下來的考題,就越是有些慌亂,就好像是高考押題一樣。」

藍天微微一笑,不再言語。

這不是他裝逼,而是因為,陳曉雲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女人。

很容易就能聽懂這些。

他的話外之意就是,着急沒有用,與其是看那些所謂的手術,去押題,還不如好好鞏固一下自己的基礎。

看着他這麼入迷,陳曉雲說了一聲要去找院長他們之後,就離開了。

這不,她這前腳剛剛離開,後腳一個身穿暗紅色長裙的女人坐在了藍天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