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追?那太可惜了!

這可是卜夕娘娘以前的隨身之物啊!

「五百萬億媚頁幣一次!」究情月催促來。

韜腹倫咬了咬牙,默然閉眼,不再追。

而經中緯和應芙兩個人也似乎有些識趣,沒再追。

帖客中,此時也是一片安靜,沒有人出聲,再出聲,絕對會是千萬億媚頁幣!

「五百萬億媚頁幣兩次!」究情月重複來。

然而還是沒有人打破這份安靜。

豪門奪愛之偷心遊戲 卜寐寐臉上現出了一絲滿意。

望著安靜的帖客們,廷雲慢飲慢酌,這對掌海晶珠於他而言,趣意不大。

他緩緩凝向了主持台上的究情月。

說實話,這究情月自然也是注意廷雲的。看著廷云云淡風輕的模樣,她心中也感慨,唉,想來你的那個女人如今也是驚天動地了!

等了好一會兒,並沒有意外出現,究情月只得開口來:「五百萬億媚頁幣三次,成交!」

至此,掌海晶珠歸屬卜寐寐。

緊接著,就是第五件拍賣品。

它,名叫伴鏡,它出自媚頁帝國十九世帝王潘賽安雄!

它是媚底級頁器。

經究情月介紹,它的作用只有一個,那就是探知一個人有多少伴侶。

說通俗易懂點,就是和多少人睡過。

它的起拍價一萬媚頁幣。

聽完,廷雲不禁有點尷尬,這潘賽安雄腦袋裡都裝的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堂堂一個帝王,竟然去製作這種窺探隱私之物,真是閑得慌!

然而,並未有多少帖客覺得尷尬。

他們開始競價:

「十萬媚頁幣!」

「二十萬媚頁幣!」

「三十五萬媚頁幣!」

…………

就是帝族中,也有人中意它。

譬如潘賽丫雄。

他一嚷便是一百萬媚頁幣!

廷雲古怪地看了看他,而他卻是笑嘻相對,那神情彷彿就是一種針對!

然而潘賽丫雄剛一話落,那卜寐寐便是追價來:「五百萬媚頁幣!」

潘賽丫雄頓時怒臉,死瞪這個和明顯和他作對的女人!

卜寐寐冷然以視,但那眸色里,有著十分得意!

廷雲來回看了看兩人,心中忽然升起一個奇怪的念頭,不是冤家不聚頭?

「五百……五百零一萬!」潘賽丫雄輸價,不輸勢!

卜寐寐立接:「一億媚頁幣!」

「丫的!丫的!!瘋富婆!」潘賽丫雄氣急敗壞,但卻是不敢再追,似乎上了億的,他都捨不得。

看到潘賽丫雄如此模樣,卜寐寐那得意之眸,更具得意!

「一億媚頁幣一次!」究情月適時一語。

潘賽丫雄頹然下來,猛吃猛喝。

帖客們,也再次被卜寐寐的氣勢一懾,紛紛卻價。

「一億媚頁幣兩次!」

究情月隨後又語。

然而,還是沒有人再追。

似乎這伴鏡確實不實用,只不過是帝王之作,才有收藏之意。

一億媚頁幣,應當是底線了。

「一億媚頁幣三次,成交!」

伴境,最終也歸屬卜寐寐。

這卜寐寐儼然就是這次善會夜最大的金主! 181.京花袍和復時栗

隨後,圓浪展台上呈現第六件拍賣品來。

它,叫京花袍。

它完美襯托女性曲線的同時,有一個令人叫絕的特徵:在其袍面上,綉締著一億億朵美麗無比的鮮花!

它,出自旗袍帝后之手。

它,嬑心級。

它的起拍價為一萬億媚頁幣。

「五萬億媚頁幣!」卜寐寐第一個叫價。

「八萬億媚頁幣!」應芙之聲,想來她又是因為此袍為嬑心級才叫價。

「十萬億媚頁幣!」一個充滿磁性的男音。

廷雲循聲望去,耳畔有帖客們的驚疑——這不是安斐城九斐津樂道嗎?

未等帖客們回神,又一個男音競拍來:「十五萬億媚頁幣!」

此音略帶嘶啞。

此人,為扶隙。

在媚頁城裡,人們常將津樂道和扶隙對比。因為兩個人在很多方面都有著一種相對感。

前者,樂觀,笑口常開。

後者,悲觀,多愁善感。

不過,兩個人卻又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對自己的妹妹極為疼愛!

是的,津婗是津樂道之妹,扶冉冉是扶隙之妹。

說來,兩女也是媚頁城人們常常拿來對比的。因為兩女在穿著打扮上,有著一種平分秋色!

前者,可愛,萌態型。

後者,異類,搞怪型。

不用多說,此時兩人的兄長其實就是為她們競爭起來的。

然而,在兩人將價格競拍到一百萬億之時,媚頁帝國的右斐繪梨卻是忽然叫價來:「五百萬億媚頁幣!」

「咦?右斐大人這是幹啥?



「是啊,這京花袍只適合女子,他買來做什麼?他又沒有締侶啊!」

「難不成是給那繪虞?」

「嗯,有可能!」

…………

帖客們嘀咕猜疑起來。

面對右斐繪梨的突然叫價,津樂道和扶隙皆沉默起來。

因為繪梨於他倆而言,有著師恩。

在締練一途上,右斐繪梨曾指點過他倆。

「六百萬億媚頁幣!」卜寐寐再次一出風頭。

繪梨有點意外,眉頭微皺,微不可察地瞥了一眼卜夕帝后。

卜夕帝后卻只是在和女兒潘賽婷菲閑聊著什麼。

於是,繪梨心一橫,再次叫價:「八百萬億媚頁幣!」

「一千萬億媚頁幣!」卜寐寐毫不示弱!

繪梨內心不禁有點惱火,這個小女人真是一個敗家娘們!

「一千五百萬億媚頁幣!」惱歸惱,繪梨仍舊追價來。

然而,窮追不捨的人還是這卜寐寐:「兩千萬億媚頁幣!」

「五千萬億媚頁幣!」繪梨索性拋出了自己的底線。

卜寐寐微哼一絲,直截了當:「一京媚頁幣!」

嘩!

氣氛終於再次引爆!

一件女人裳,竟是競價到了一京!

當真是京花朵朵皆是幣!

不愧是京花袍!

此時,繪梨認輸。他還是很理性的,因為一京媚頁幣可以做很多事情了,在媚頁城。

最終,京花袍也歸屬卜寐寐。

看著這一幕,廷雲也是感慨不已,這個卜寐寐如此瘋狂,究竟所圖什麼呢?

看她那架勢,似乎今夜這個善魁,她就是傾家蕩產也要得到!

嗯,傾家蕩產?

莫非……她準備嫁人了?

——不知怎的,廷雲腦海突然冒出這麼一個念頭來。

事實上,這卜寐寐正待字閨中。

「丫的!」潘賽丫雄鬱悶低罵來。

廷雲回神,深深盯了他一眼,便緩緩起身,準備告辭。

今夜,沒想到這個主角竟然是這卜寐寐。

有意思!

「喂,你……你幹嘛去?」潘賽丫雄一見,立即問來。

廷雲笑了笑,道:「回趣樓天租房,歇息。」

「還沒拍賣完呢!」潘賽丫雄愣后,也笑來。

「拍賣與我無關。我沒什麼錢。告辭了,帝爺。」廷雲最後再為他斟滿來。

潘賽丫雄欲言又止,再次變得鬱悶起來。

廷雲轉身之際,又朝他道來一句:「桃花有劫,帝爺當心。」

愚情 潘賽丫雄呆住,這傢伙……什麼意思?

就在廷雲邁開步伐之時,第七件拍賣品呈現來。

這是一種堅果,名叫復時栗,它是潘賽迷燈從安魂予地的一個險處所獲,它洛炁含量只是嫿眉級,但其頁息卻是嬑底級!

並且,這種嬑底級頁息頗為特殊,因為它能複製時間!

這種複製,又和頁境有關。

頁境越高,複製的時間越多。

可以說,它是締洛者締練時的絕佳之物! 我真的只是村長 甚至是一種令人長壽的頁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