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周復生卻是對他使了一個眼神,並且搖了搖頭。

“主公,無需去加入任何一方,等到三座心塔全部開啓,哪怕你想成爲冥界之主,我等都能爲你做到。”這時,孫乾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

劉致澤的眉頭一挑,還真別說,他真的被孫乾的話給嚇到了。

坐忘長生 開啓了三座心塔能夠掀翻冥界?真的還是假的。

當然了,現在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城隍爺還面露微笑的看着自己,等着自己的回答。

劉致澤笑了笑,一副好像是很榮幸的樣子,道“感謝九位殿下如此的推崇,只是相必城隍爺與各位殿下也都知道,我打了轉輪王殿下的臉,如果加入了他們的話,必定會置我於死地的,所以,我需要看到誠意,誰能夠保護的了我,我才能考慮了。”

劉致澤這話說的一點都沒錯,正好冥界還有個轉輪王,那就行了,讓這十位大佬先去互相爭鬥一下了,最好是能夠弄死轉輪王,那樣一來,自己也就安全了。

不過要是想弄死轉輪王談何容易,畢竟轉輪王也是十殿閻羅之一,所以劉致澤也是在利用轉輪王的事情爲自己保平安。

我劉致澤不是不加入你們誰,而是轉輪王現在對我恨之入骨,如果你們誰能夠保護的了我而不被轉輪王騷擾,那我才能好好考慮一下。

聽到劉致澤的話,城隍爺的臉部微微抽搐了起來,這劉致澤的想法,他還是很清楚的,無非就是想利用其它的九殿大佬牽制轉輪王,同時又能讓自己不加入任何一方,看來自己還小看了這個少年,沒想到腦袋這麼的好用。

“唉~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先回去上報消息了。”城隍爺笑了笑說道。

“好走,對了,城隍爺,之前我打爛了你家的大門,不好意思,不過你放心,我會去修的。”劉致澤說道,他可不想因此而被一個陰司正神所惦記了。

城隍爺此刻不僅臉部抽搐了,就連嘴角都抽搐了起來,這小子,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拿他沒有一點辦法,畢竟他現在可是九位大佬爭搶的對象。

“好說,好說。”城隍爺尷尬的笑了笑,轉身坐回了轎子內,那兩個鬼差擡起轎子直接進入了黑暗中就消失不見了。

等到城隍爺離開後,衆人才鬆了一口氣,不過他們更加震驚,劉致澤竟然真的斬殺了一名鬼聖。

那可是鬼聖啊,而不是豆腐,如果說之前他們不信的話,那麼現在就已經由不得他們不信了,因爲冥界都已經被驚動了,九位大佬更是派人來邀請他了。

衆人看向趴在劉致澤面前的南山道子,好吧,是時候爲南山道子默哀三秒鐘了。 斬殺鬼聖,就如同五雷紅頂一般,敲打在在場的每個人的心頭上,鬼聖,那可是二品抓鬼師啊,別說這個小小的劉致澤了,哪怕是有些門派的掌門都不一定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吧!

特別是此刻在劉致澤腳底下的南山道子,想哭的信都有了,原來昨天晚上師門打電話說的事情是真的。

記得師門那邊說劉致澤斬殺了鬼聖,要自己取消這場鬥法,並且立刻馬上回歸門派,但是他沒信,非但他沒信,相信這裏的數百人以及離開的數萬人都是不信的、

畢竟劉致澤才十來歲啊,怎麼可能斬殺的了鬼聖,所以他們纔想着要在這裏看南山道子痛打落水狗,說不定到時候自己也能去踹兩腳。

可是自從城隍爺來了之後,他們的想法就徹底的變了,那些道門的青少年強者都很是後悔,爲什麼昨天不聽師門的話回去呢?

只是現在看來,他們就算是想走都攔了,估計劉致澤收拾了南山道子以後就該是他們了。

“南山道子,你還好吧?”劉致澤嘿嘿一笑的問道,現在的南山道子就如同一條狗一般,被自己壓在了地上,甚至連起身的機會都沒有。

南山道子此刻也不知道說什麼了,然而,還沒等他開口,他整個人就被劉致澤給抓了起來,站在了原地,他和劉致澤四目相對,劉致澤面帶微笑,南山道子陰沉着臉,眼珠子不停的轉動着,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劉致澤,你贏了。”過了半響後,南山道子才很不情願的嘆息一聲開口。

他不認輸都已經不行了,劉致澤還只是使用了奇門遁甲術而已,如果他真的能夠斬殺鬼聖的話,那麼他絕對還有着更強大的力量存在,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劉致澤笑了,笑的很開心,他環視一圈,所有的道門弟子都不敢擡頭看他了,這就是實力,只要自己有實力,其他的都是浮雲。

“南山道子,既然你認輸了,那麼澤哥也不想繼續打下去了,不過你應該要知道,輸的人是要有懲罰的。”劉致澤笑了笑說道。

“什麼?”南山道子以及一旁的道門弟子都是一驚,懲罰?南山道子驚叫道“你想做什麼?”

劉致澤擡起了手掌嘿嘿一笑,道“想做什麼?難道你們都忘記是如何稱呼我的了嗎?”

衆人心頭一驚,異教徒?吸收別人的法力?

這麼說來的話,劉致澤是打算把南山道子的法力給吸走了嗎?

臥槽!!這個劉致澤這麼瘋狂的嗎?連南山道子的法力都敢吸?那可是茅山掌教的真傳弟子啊。

而這一刻,南山道子的臉色也變了,吸走法力,那可不是開玩笑的,相比起來,就算是劉致澤一刀砍了自己,那也只不過是痛一下而已。

但要是吸走了自己的法力,那自己可就相當於一個廢物了,沒有法力的自己,更別說做什麼茅山掌教的真傳弟子了。

想到這裏,南山道子臉上露出了驚恐之色,他瞪着劉致澤,到“劉……劉致澤,你不要亂來,我可是茅山掌教的第十弟子,你要殺就殺,這是的我鬥法失敗的後果,可如果你把我的法力吸走了,那麼到時候整個茅山都會與你爲敵的。”

南山道子不想淪爲廢人,其實在場的誰又想變成廢物呢?可如果劉致澤不肯鬆口那又怎麼辦?

這時,就見劉致澤咧着嘴笑了笑,就聽他道“不好意思,殺人,澤哥不會,不過你的法力,澤哥卻是要收了。”

說完,劉致澤直接伸出了手,一掌拍在了南山道子的腦袋上,八陣圖運轉起來,南山道子身體內的法力就源源不斷的向着劉致澤的手掌而來。

“劉……劉致澤,你不能這樣,啊……你會死的。”南山道子發出了嘶吼聲,他不甘心啊,自己修煉了二十餘載的法力,結果在今日卻是全部被劉致澤給吸走了。

當法力全部被吸走的那一刻,南山道子整個人都變的軟綿綿的,劉致澤鬆開了手後,南山道子就直接向着地上撲去了,他再次撲倒在了原先的地方。

“南山師兄。”在場的道門弟子驚叫了起來,他們想要上前,但是卻被葉歸塵和劉子溫攔住了。

此刻的劉子溫和葉歸塵同樣是臉色無比的難看,他們攔着身後的這羣人就是爲了不讓他們做傻事,因爲劉致澤不是他們能夠對抗的。

“噗嗤~”忽然,南山道子噴出了一口鮮血,也不知道是被劉致澤打傷的,還是因爲法力被吸走而氣的,他直接昏迷了過去。

“劉致澤,難道你就不怕遭到道門的報復嗎?”劉子溫陰沉着臉瞪着劉致澤問道。

劉致澤冷笑一聲,還怕報復?如果自己真的怕被報復的話,之前自己就不可能吸走一萬多名道門弟子的法力了,反正事情已經出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眼前好歹也有數百人,把這些人的法力吸走,估計自己就能開啓第九層心塔了。

想到這裏,劉致澤眼中散發着熾熱的光芒在這羣道門弟子的身上一一掃過。

被劉致澤的眼睛掃過,衆人忍不住集體打了個冷顫,劉致澤想幹嘛?難道他想把自己等人的法力也吸走嗎?

“劉致澤,你想做什麼?”葉歸塵和劉子溫臉色大變的叫道。

“不好意思,你們身上的法力,澤哥收了。”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劉致澤,你不能這麼做,難道你想要與整個道門爲敵嗎?”葉歸塵也驚叫了起來。

他們從小修煉到現在,難得修煉出不少的法力,可如果就這樣被劉致澤給吸走了,那多讓人憤怒啊。

“與道門爲敵?那澤哥也要你們的法力。”劉致澤繼續笑道。

“天吶,劉致澤,你這個魔鬼,我們趕緊逃啊。”人羣中不知道是誰大叫了起來,一時間,數百人在這一刻,同時向着山下跑去了。

而周復生關瞳張伊趙龍秦昊和南宮劍幾人,則是快速的去到了山路上,既然劉致澤都開口了,他們是不可能放他們離開的。

“乾字,定。” 總裁大人好難追 劉致澤指着衆人淡淡的說了起來,一時間,數百人在這一刻,全部被定住了,他們的身體動彈不得分毫,他們知道,這是奇門遁甲術乾字訣的出口成章。

此刻,這些人不想罵劉致澤了,反而是想罵諸葛亮了,你MMP的,好端端的,創造這種法術幹毛啊。 “不好意思了各位,如果還有下次的話,希望你們不要再來給澤哥送人頭了,澤哥不需要。”劉致澤哈哈一笑,雖然說不好意思,但是卻沒有絲毫的歉意。

就見劉致澤一把拋出了八陣圖,那八陣圖飛上了高空,並且慢慢的撐開,頓時一道金色的光芒照亮了整座大山。

劉致澤臉色帶着淡淡的笑容,他捏起了指訣,只要十秒鐘,自己就能徹底的開啓心塔第九層了,也不知道第九層裏面會有什麼好驚喜再等着自己。

劉致澤控制着八陣圖,就見八陣圖內的金光一閃,頓時響起了無數的哀叫聲。

“啊啊啊……”在這一刻,數百個道門的弟子全部倒在了地上,他們的法力全部被劉致澤吸完了。

完了,沒有法力的他們,別說混跡道門了,就算是在自己門派估計都會混不下去了。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的無比的難看,他們已經感覺到體內空蕩蕩的,是的,那就是因爲法力被劉致澤吸走的原因,這才導致他們的身體變的這麼虛弱。

而劉致澤卻是不管他們這麼多,反而是伸出了手,那八陣圖就緩緩的落了下來,再次被他抓在了手中。

“主公,開了,開了,恭喜主公,成功開啓了心塔第九層,獲得廖化將軍以及兩萬陰兵。” 婚癮 孫乾激動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

劉致澤一愣,沒想到自己竟然獲得了廖化將軍的魂魄,這位可是赫赫有名的,相信大家對“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的這句話不陌生吧,而這句話說的就是這位廖化。

其實劉致澤也知道,這所謂的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一事,不是說廖化的本事低微,而是在蜀國後期實在是沒有將軍可用了,所以只能用廖化這位老將軍了。

廖化當時已經是高齡了,但是爲了蜀國卻依然作先鋒,不說其他的,就衝他這份情懷,劉致澤都對他佩服的五體投地。

第九層心塔開啓,廖化以及兩萬陰兵都只是最主要的,其實還有着不少另外的好處,只不過孫乾沒有彙報,劉致澤現在也沒有心情去聽。

“劉致澤,你……你這個異教徒,你會死的,你會死的很慘的。”躺在地上的數百人紛紛大罵了起來。

他們現在已經徹底的變成廢人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這個劉致澤搗出來的,他們也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本事去對付劉致澤了,所以只能逞點口舌去罵劉致澤了。

只是劉致澤現在都還沉寂在第九層心塔開啓的喜悅中,就算是被罵了又如何?他們已經變成廢人了,只要自己想,一劍斬下去,他們就會全沒命了。

當然了,劉致澤也不想殺他們,要是真想殺他們,就憑他們的本事,還不夠自己看的。

“你們還要躲在後面多久?”劉致澤淡淡的開口說道。

衆人一驚,還沒搞清楚劉致澤這話是什麼意思,然而,就見三道黑影從黑暗中跑了出來,爲首的正是楊月初。

“見過劉總顧問。”楊月初齊兆藝以及陳沿吾三人對着劉致澤行禮。

雖然說劉致澤的年紀比他們的小,但是不可否認,劉致澤的實力比他們高太多了,不說別的,就是那個斬殺鬼聖,就已經讓他們望塵莫及了。

所以,在他們聽到劉致澤的話後就立刻走了出來,並且對劉致澤行禮,這種禮就是屬於晚輩與前輩之間見面的禮。

雖然齊兆藝和陳沿吾很不爽,但是卻也容不得他們多想了,因爲楊月初已經行禮了,他們也不得不行禮。

“你們看了這麼久,如果澤哥不喊你們的話,估計你們打算在這過夜了吧!”劉致澤揹着手,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說道。

“劉大師,今天我們只不過路過並且給您送一份禮物的。”楊月初苦笑一聲遞出了手中的紅本本。

劉致澤伸出了手,接過了那紅本本打開一看,頓時一愣,因爲上面赫然寫有了劉致澤三個大字,這麼說來的話,這個總顧問是第七科頒給自己的了。

與此同時,地上那些道門弟子看到這一幕臉色都是一變,有些人曾經在門派內見到過這個紅本本,這是代表了第七科至高無上的地位。

難道說連第七科也要拉攏劉致澤了嗎?竟然給劉致澤一個總顧問的名頭?

不過想想也是,要是自己能夠斬殺鬼聖,或許第七科也能給自己發這麼一個玩意了。

“這是給我的?”劉致澤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楊月初點了點頭,沒有否認。

“行,那我就收下了,你們來的正好,這些人都是對澤哥有想法的人,如今澤哥貴爲第七科的總顧問,收拾了他們想必也沒有什麼問題的吧?那這裏就交給你們了,澤哥先走了。”

劉致澤嘿嘿一笑,把那紅本本放進了口袋內,就直接向着下山的路走去了。

他沒有任何的停頓,周復生等人也是緊跟在其後,直接下山了。

而此刻在山頂上,楊月初望着地上躺着一堆堆的人,他也很是苦惱,這個劉致澤還真做的出來啊,這數百個道門弟子的法力竟然全部被他給吸走了。

一胞雙胎:總裁,別太霸道! 雖然說法力可以重新修煉,可像南山道子這類的人,重新修煉的話,再過二十幾年,他都老了。

但是他們卻又一點辦法都沒有,因爲那個人是劉致澤,斬殺了鬼聖強者的劉致澤,別說是他楊月初了,就算是道門的長老親臨也不能拿劉致澤怎麼樣。

楊月初此刻都在慶幸了,還好當初沒有和劉致澤鬧的太僵,否則的話,現在他也必然是地上的其中一個了。

“楊大師,我們怎麼辦?”齊兆藝和陳沿吾在楊月初的身後問道。

“還能怎麼辦啊,趕緊聯繫他們的門派來拿人吧。”楊月初苦笑一聲,這個劉致澤真是被他坑死了,他最後面那句話很明顯是說給自己聽的,就是要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這些人。

因爲他是第七科的總顧問,這些人是冒犯了他,所有才被吸走了法力的,這也是劉致澤在幫楊月初想理由。

此刻,在山腳下,劉致澤等人來到了車旁,就在劉致澤剛剛打開車門的那一霎那,一道黑影飛了出來,直接向着劉致澤的鼻子而去。

劉致澤一驚,下意識的拍出一掌,頓時就聽見一聲慘叫聲響起,低頭看去,不是那隻龍蝦大王又是誰呢?

之前因爲劉致澤怕這貨搗亂,所以就直接把他關在了車內,沒想到這貨一出來就直接對自己出手。

“你個混蛋人寵,竟然敢把本王所在車內,還敢對本王出手,你死定了。”龍蝦大王怒視着劉致澤,正打算繼續說話,忽然,它好奇的打量着劉致澤,道“你又變強了?” “什麼叫又?你這隻寵物會不會說話?難道澤哥以前不強嗎?”劉致澤鄙夷的看着龍蝦大王,這死龍蝦每次都說自己是它的人寵也就算了,結果還這麼的不會說話。

“哇呀呀,混小子,就算你變強了,本王也要夾死你。”龍蝦大王聽見寵物兩個字立刻暴走,身體直接蹦上了劉致澤的肩膀,劉致澤伸出手拍去,龍蝦的大鉗子與之相互碰撞。

一人一蝦就這麼鬧了起來。

一旁的周復生關瞳張伊趙龍秦昊和南宮劍見此紛紛搖了搖頭,這一人一蝦還真是搞笑,無時無刻不在鬥嘴,無時不刻不在打架。

幾人都懶得看下去了,索性先上車再說了。

大概過了五六分鐘左右,那龍蝦大王有點累了,這才停止了繼續和劉致澤糾纏,它跳上了車內,對着劉致澤哼了一聲,道“你坐後面的車子去。”

“真當澤哥稀罕和你這隻死龍蝦一起坐啊。”劉致澤笑了笑,當即上了張伊的車子。

兩輛車子就這麼浩浩蕩蕩的離開了。

今天晚上註定是個不眠之夜,因爲白天離開的人都差不多陸陸續續的回到了門派,特別是那些沒有法力的,更是引起了軒然大波。

在經過了師門的仔細盤問後,各大門派統一向道門彙報了劉致澤是異教徒的情況,劉致澤學習異教徒的法術,吸取道門弟子的法力,這是天理不容的。

各大門派都懇求道門處理劉致澤,要求把劉致澤打下十八層地獄,與永生永世的受苦。

而道門中也是一團糟,就因爲這各大門派的請求,讓好幾位道門至高無上的存在出面了。

其中就有着靈亮道人,這個道門的開創者之一,他爲劉致澤辯解,這原本就是正常的鬥法,各大門派的弟子鬥不過劉致澤,這才讓劉致澤把法力都吸走了,所以直接賞了各大門派一巴掌。

強勢要求他們閉嘴,而且放話說,一旦有門派私自對劉致澤下手,將會引來靈亮道人的怒火。

在道門中,靈亮道人的話就如同聖旨一般,絕對沒有人敢反抗的,當然了,這是靈亮道人的想法,但卻不是所有道門高層的想法。

於是乎在商量了一系列的對策後,總算是有結果了。

年輕一代對劉致澤下手,靈亮道人可以選擇無視,但若是有倚老賣老之輩出手,那麼靈亮道人將會重新讓各大門派見識一下他的能力。

這樣一來的話,對於劉致澤處決的方法也就不了了之了。

茅山正殿內,此刻也是坐滿了人,他們一個個身上都散發着強大的氣息,都是掌教長老之類的人。

“掌教,南山道子的法力也被劉致澤所吸走,難道我們就真的任由那個小混蛋逍遙法外嗎?”有長老開口說道。

坐在最上方的中年男子無奈的搖了搖頭,南山道子是他的弟子,他又何嘗不心痛,可是……這件事情畢竟是靈亮道人插手了,他也不好說話啊。

“就是,掌教,南山師侄可是你的第十弟子,難道我們茅山就任由一個少年欺負嗎?還有那個靈亮道人,他算個什麼東西,他說我們不準動手就不準動手嗎?”

“放肆……”那位長老的話一出口,茅山掌教的臉色立刻拉了下來,就見他站起來,冷冷的開口道“怎麼說的話?靈亮道人是你等能夠侮辱的嗎?”

“掌教,我不明白,爲什麼你們都如此懼怕靈亮道人?”又有長老開口問道。

很顯然,這些長老都對靈亮道人不是很熟悉,否則的話,也就不會問出這樣的話了。

“唉~”這時,一個年老的長老站了起來,就聽他嘆息一聲,開口道“你們就不要在逼迫掌教了,靈亮道人確實不是我們能夠對抗的。”

“爲什麼?”好幾個長老紛紛問了起來,在他們不知道具體的情況之前,他們是不可能罷手的。

“還記得,數千年前的道君嗎?”茅山掌教緩緩的開口問道。

在場的所有長老都是一愣,他們不明白爲什麼茅山掌教會把數千年前的道君扯出來。

那位道君的確夠強大,竟然強闖冥界,硬生生把冥帝給打入了輪迴,也正是因爲道君的存在,纔會導致那個時代變成了全民修道的時代,道教是最鼎盛的。

“雖然道君仙逝了,但是他害怕冥界會報復道教,所以留下一尊分身護衛我道教。”茅山掌教沒有繼續開口了,反而是那位年長的長老開口說了起來。

“什麼?”這一刻,坐在正殿內的所有長老都是臉色大變,雖然說這位大長老沒有把話說明白,但是他們也不是傻子,也可以想象的到了。

這麼說起來的話,這位靈亮道人就是道君所留下來的分身了。

“天吶……”正殿內死一般的寂靜,過了兩分鐘後,纔有一位長老驚叫了起來。

不僅僅是他,就連其餘的長老都叫了。

現在他們總算是明白爲什麼掌教會如此懼怕靈亮道人了,因爲這是應該的,而且以靈亮道人的本事也完全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裏。

“好了,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到時候我會安排其他弟子去報仇的,你們記住,千萬不要插手此事,否則,給茅山帶來了災禍,這個責任你們承擔不起的。”茅山掌教的眼睛在衆位長老身上一一掃過。

他嘆息一聲後,就直接離開了。

而那些個長老們,到現在爲止,都還處於滿臉震驚中。

當然了,今天晚上開門派大會的,豈止茅山一家,同時龍虎山武當以及各大門派都開了門派大會。

其中各大掌門把最重要的事情說了一遍,那就是不要倚老賣老的去找劉致澤的麻煩,否則只會惹來更大麻煩的,當然,他們也不會就此放棄,所以也都開始商量着如何讓小輩們去找劉致澤報仇。

而此刻,作爲當事人的劉致澤,則是躺在牀上呼呼大睡,在他的身旁還跟着一隻龍蝦,這龍蝦大王時不時的夾一下劉致澤,就是要打擾劉致澤睡覺。

直到兩個小時後,劉致澤實在是忍不住了,把龍蝦大王從窗口丟了出去。

一夜無語,一大清早的,南宮劍就來叫劉致澤了,因爲今天是期末考試了,只要考完了,就可以徹底的玩耍了。 劉致澤很不情願的被南宮劍從牀上扯了起來,雖然說,這成績原本就是可有可無的,但爲了回家有個交代,劉致澤也不得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