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

長戈穿透咽喉,然後飛出,金猿龐大的身軀一下子傾倒!

到此,實力逼近四星大成的荒獸金猿身死!

金猿身死,下一時刻也就意味着重傷在一旁的天族戰師死期到了!

“呼……”

一陣風嘯,張瓊虎從洞窟之中飛掠而出,隨後霸羽的影子也出現。雲清戈見到霸羽追着張瓊虎出現,感覺非常驚喜和奇怪。

驚喜的是,霸羽沒有受傷,奇怪的是,以霸羽的實力怎麼可能追殺張瓊虎。

“哈哈……好兄弟你沒事就好,哥哥還以爲你……”雲清戈朗聲笑道,“不過你怎麼把他給搞成個樣子,而且還追殺他?”

“憑這個了!”霸羽伸出手掌,晶瑩的水珠熠熠生輝。說完,霸羽擡起手掌將水珠放入嘴中,看這張瓊虎戲謔地說:“這個真是美味,忘了告訴你,這是我一不小心帶起的水柱。”

張瓊虎臉色這時候已經無法形容了,心中怒火鬱積而且無處可發,“噗……”

“哈哈……”

看着張瓊虎被氣得吐血,雲清三傑等人仰天大笑,好像很久沒有這麼爽了!

隨後,雲清劍臉色一寒,冰冷的殺機從青雲劍上散發,怒呵:“動手,一個不要放過!”

以五對四,而且對方四人都是身受重傷,當然是勝券在握。

短短几個回合,除了更加狼狽的張瓊虎之外,其他三人已經被斬下了頭顱。

“張瓊虎,以五對一,你覺得你還能活?!”雲清戈呵道。張瓊虎心知自己在劫難逃,便決定孤注一擲,死也要拉一個墊背的。

“不活也要拉上你們幾個!”張瓊虎視死如歸地說。

“哈哈……不愧爲我天族獵天榜第十的存在,佩服,佩服!”豪壯的聲音乍起! 破空風聲降臨,五道凌厲的身影瞬間出現,仙衣靚麗熠熠生輝,一種聖潔的光芒讓他們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可是在他們背後卻揹着一柄血色大刀,看起來極爲不協調。而且霸羽從血色大刀之上感覺出濃烈的怨氣,那是人族英靈在身死之後所產生的怨念。


“這些人都該死!”霸羽攥着拳頭,在心底咆哮。

雲清戈五人面色微微一變,看着仙光聖潔的五人,呼吸開始變得凝重起來。

“修羅無血刀!”雲清劍沉重地說。

“不錯正是我們無兄弟,雲清三傑泉老大沒有取你們性命,那是你們命大,不蜷縮老窩之中,想不到今天還敢來搶我們天族的東西。”

“今天我們就送你歸西,讓你們雲清三傑在人族獵人榜上除名!”

修羅無血刀一起說道,聲音一起升起一起落下,彷彿一個人在說話一般。

而後,修羅無血刀對張瓊虎說道:“張將軍辛苦了,你爲我族大事做出如此之大的貢獻,族老一定會論功行賞!”

“現在就把靈胎交給我們,我們一定保你安然無事!”

張瓊虎怎麼會聽不出他們話中的意味,族老論功行賞只是一張空頭支票,而他們還在威脅自己若不交出靈胎,他們就會親自來取!

張瓊虎面色的變化在三彩之光的遮掩之下並未被發現,隨後說:“修羅刀你們來晚了,靈胎已經被那個小畜生給搶走了,而且我也身中他的劇毒。”

順間,十二道目光都聚集在霸羽的身上,霸羽迎目相對,全身都散發一種霸氣,在漠視他們的威脅。

“你倒真是出息,真給天族長臉,竟然敗在這樣的一個人族小子手中。”修羅無血刀戲謔地說。

“修羅無血刀任你們兇名蓋世,我雲清三傑悍然不懼,想要動我雲清戈的兄弟那看看我手中長戈答不答應!”雲清戈傲然地說。

瞬時,劍拔弩張,一種凝重壓抑的氛圍開始在四周凝聚,雙方眼睛之中都是在閃耀着戰意。

“桀桀……好一個重情重義,你們都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還想保下其他人,真是可笑。”修羅無血刀戲謔的笑聲發出,怒視雲清三傑。

“我們不是軟柿子,不死你麼能夠隨便拿捏的,動手吧。想要我們眼睜睜看着自己兄弟死在你們手中,絕無可能!”雲清劍面色一冷,平靜地說。

他們五人的突破,也給了雲清劍極大的信心,若是放在之前他們五人絕沒有與修羅無血刀叫板的實力!然而,改變這一切的都是現在的焦點,霸羽!

這一次鹿死誰手還是未知。

“那就陪他們玩玩,看看他們能夠出息到什麼程度。”修羅無血刀目光冰冷地說。

“錚……”

五柄血色長刀劃出一道血色光弧,出現在空中,濃烈的煞氣形成一股淡淡的黑氣瀰漫而起。

“嗖嗖……”

五道身影翩躚起伏,仙衣搖擺,加上他們俊秀的面孔定是無數懷春女子的夢中情人,只是他們兇狠的目光破壞了一切美感!


冰寒的目光瞬間轉變爲血色,恐怖的氣勢掀起一道道狂風,從他們踏出的步伐霸羽就感覺到一股兵陣的波動,而且級別不低!

凌空踏起,悍然的兵陣,一動一行之間就能夠引動天地元氣。

“小心他們這是合擊兵陣,要把他們給分開!”霸羽急匆匆的呵道。

“見識到不少,不過晚了?!”修羅無血刀說道。

突然之間,霸羽轉身來到金猿身旁,一手拔出麟龍戟,霸氣揚聲道:“晚了?我可不這麼認爲!”

“麟龍破滅戟法,一擊百獸震!”霸羽凝聚全身魔霸之氣匯聚麟龍戟之上,直接破滅而出!

這不是隨便一擊,而是正對他們修羅無血刀陣法樞紐的一擊,這一擊必定會影響他們陣法啓動的速度!

“竟然被他看出來了!”修羅無血刀在心底驚歎地說,“怪不得,張瓊虎敗於他手,竟有如此眼力。”

“嘭!”

霸羽的力量對他們來說,說強不強,平時不用費太多力氣就能湮滅。但是此時若出手,必定會被雲清三傑有機可乘,若不出手必定會被穿胸而亡!

“劈刀訣!”

修羅無血刀一人突然發力,恐怖一個劈刀直接斬向霸羽的麟龍戟,力量恐怖足以媲美他全力一擊!

“轟!”

力量對碰,麟龍戟瞬間被擊飛,但是無一點事。此刻,修羅無血刀怒道:“竟然沒斷!”

若是一般兵刃,這一刀之下,必定會被斬成兩截,甚至粉碎!不過霸羽麟龍戟乃是霸羽親自冶煉,甚至有古印之力印入其中,註定不凡。

這時候,雲清三傑、鴻儒和葛雲飛五人一同凌空而起,狂瀑的血氣涌現,手中兵刃也散發着道道寒芒。

此刻,原本佔就先機的修羅無血刀已經失去了先機,被雲清戈五人迎了上來,將他們的陣法給分隔開!

修羅無血刀在天族獵天榜排名比張瓊虎還要靠前一位,合擊之力恐怖,但是分開之後依舊戰力驚人!


雄渾的力量形成道道匹練,匯聚於空,將整個天空都給渲染的無比璀璨,一道道亮光猶如星矢墜落,將地面都給轟出一個個大坑。

修羅無血刀心意相通,戰鬥經驗豐富,當然知曉他們被分割之後戰力下降,所以還在尋找機會形成兵陣。

“還是不死心?”霸羽也看出了他們的目的,但是怎麼會讓他們如願以償。

“大哥佔據左位,鴻儒大哥隔離天地,將他們的感應給斬斷,他們的陣法不攻自破!”霸羽大聲喊道。

旋即,雲清戈和鴻儒各自佔據位置,一道雄渾的力量劈出,他們五人的感應順間就被斬斷。

霸羽這一方,在他的指揮之下,雖然實力稍弱於對方,但是絲毫不落下風,而且還有一種佔據上風的趨勢!

“張瓊虎把那個多嘴的王八蛋,給我把頭擰下來!”修羅無血刀怒道。

張瓊虎對霸羽有深仇大恨,現在毒傷已經被他壓制,實力也恢復不少,當然非常樂意做此事。

霸羽見到張瓊虎向自己碾壓而來,心中一驚,隨後對着雲清戈喊道:“大哥小弟先行一步,這靈胎小弟我要了,你們自求多福!”

估計不再會有愛了,這周裸奔,大家幫忙,給力點啊 說完之後,霸羽直接對着一個方向狂掠而去,掀起一股股勁風,飛沙走石。

聽起來霸羽這句話沒心沒肺,像是臨陣脫逃,但是實際上霸羽知道一旦他離開修羅無血刀一定會佔就先機,他們必定會險象環生!

霸羽此話一出,也可以說是引火燒身,把修羅無血刀的注意力完全引到自己的身上來。

“知人知面不知心,雲清三傑看來你們在識人方面敗得一敗塗地,你們口中的兄弟明哲保身,帶着寶物逃跑了。”修羅無血刀戲謔地說。

雲清三傑當然也知道霸羽的爲人,只需細細一品味就能夠明白他的意圖,旋即相互傳音來提醒對方一定要爲霸羽贏取充足的逃跑時間!

“哼,我的兄弟怎麼樣,還輪不到一些鳥人評頭論足,想要擺脫我們奪取靈胎那就拿出讓人信服的本領來!”雲清戈怒目一瞪,罵道!

“殺!”

“殺……”

十人又是亂戰在了一起,刀光劍影,四下亂飛,血氣震盪,堪比之前天族形成的血色湖泊!強大戰力所形成的威壓,幾乎毀滅了整個絕劍谷!

話說,霸羽在前狂飛,張瓊虎身如餓虎緊追不捨,驚人的血氣展現在他的周身猶如一層甲衣。

“人族小子你不是想和我堂堂正正一戰嗎?爲何還要逃跑?!”張瓊虎在身後激將。

霸羽回道:“剛纔爺爺心情好,想要**一下孫子,只是孫子不聽話。現在爺爺生氣了,沒了心情,當然不會**你了!”

其實,霸羽也在尋找機會,他體內那恐怖一箭必須要一擊即中,面對張瓊虎除非用毒不然他一點勝算都沒有!

說完之後,霸羽腳力再進一步,浩淼煙波步徹底爆發,一道道殘影在空中留下,而且古印之力發動,爲他源源不斷攫取天地之力。

“小畜生你就儘管跑吧,我就不信老子靈兵階的底蘊耗不過你這個東西!”這張瓊虎在身後罵道。

就在霸羽逃跑之際,有幾處地方在發生着與他息息相關的事情。

那是一處蠻荒之地,大地山野都充斥着蠻荒之氣,莫說這裏的荒獸甚至這裏的一草一木都要比其他地方兇悍。

“嘭!”

一道巨響發出,山體突然裂開,天地元氣驟然凝聚,形成一柄恐怖長劍。在這股天地元氣的勁頭,一個帶着猙獰面具的男子正伸出一根手指在控制着那恐怖的天地元氣。

突然,這個男子身體一動,那長劍對着身前一座百丈大山斬去。

“轟!”

劍鋒所至,一切都被削斷。也就在瞬間,那座大山就被攔腰切斷。

男子沒說任何話,只是身體之中散發着一股蒼涼與落寞,一道殘陽鋪下,更顯他的孤寂。

他又開始在這蠻荒之地尋找他的獵物了!引動天地元氣,化爲己用,這是融合靈胎靈兵階的標誌!

這一處是一處仙境,瀑布成簾,小潭靜水,四周滿布璀璨的紅衣花,天地元氣粘稠,霧氣瀰漫,在峭壁山崖之中長出幾朵紅蓮,晶瑩的花瓣散發着點點熒光。

“嘩啦……”

鏡面一樣的水面一下子炸開,一個身披紅色紗衣的女子瞬間飛掠而出,身姿妙曼,渾圓的肉體若隱若現,風韻之處勾勒出一條完美弧線,堅挺處峯巒如聚,渾圓雪白,甚至雙腿之間的黑色風光都在時隱時現。

水珠凝成絲線從女子秀髮之上落下,突然天地元氣都像是靜止一般,女子劍訣一起,一道天地元氣元氣凝結的劍芒便出現。

女子一指,劍芒飛天,直接洞穿一座山體!很顯然,這個女子也是融合靈胎的靈兵階高手!

這是一座山谷,裏面一個青衣羅衫女子坐在夕陽下,黑幽幽的眼睛看着一個方向,三分病容掛在臉上我見猶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