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蘊昭木着臉:“謝謝,請不要追我,我有道侶,情深意篤。”

“哎呀,那可真遺憾。”

話雖如此,他悠然帶笑的樣子卻瞧不出任何一點失望,反而很有些欣慰似地。

九千公子來得快,走得也快。洛園花會請柬散到每一個人手上時,他的車駕已然消失在碧海藍天之間。

燕微站在她身旁,望着那茫茫的天海,不覺低聲道:“九千家終於要往平京伸手了麼……”

她皺着眉,臉色有些白,似乎在擔心自家。何燕微出身南部世家,而南部世家以九千家爲首。她或陳楚楚、顧思齊說起九千家時,哪怕修仙已有四年,都會下意識帶上一絲畏懼。

謝蘊昭安慰她:“修仙斷塵緣,九千家如何都不關我們的事。”

何燕微默然點頭,卻仍神思不屬。她怔怔想了一會兒,忽地說:“阿昭,我總覺得九千公子眉目有些熟悉……似乎和你有些像。”

“嗯?巧合吧。”謝蘊昭一聲乾笑,“總不能說我還有個什麼私生女的狗血劇情……”

“狗血?”

“沒什麼。總之,我家人姓謝,我也姓謝,九千家和我們距離很遠,一點關係沒有。”

何燕微點點頭:“應該是了。”

她們聽海浪拍擊海岸,碧濤中有壽命悠長不知幾何的烏龜起起伏伏。

“我突然……”何燕微有些不好意思,“我突然有些想家。”

“那就回去看看嘛。入門三年不得出島,這都第四年了。”

何燕微想了想:“嗯,等洛園花會後我就回去。楚楚和思齊也許也會回去……不若阿昭也同我們一起?南部也有迤邐風光,可資遊歷。”

“好,我能帶上師兄麼?”

“衛師兄驚才絕豔,家父母必然欣悅相待。”

“那就說定了。”

“嗯。” 藺同知見馮睿不悅,只得苦笑道:「府尊大人有所不知,這酒樓的新酒分為三中,如今這桌上的乃是中等的永糧春,售價三兩一斤,若是最上等的永糧液則要售價三十兩,而且每日只在店內限量供應,根本不對外出售。」

馮睿聞言,滿眼都是不信,商人嘛,誰不逐利?

這新酒甘醇爽口,濃香如怡,飲之如喝甘霖,就連他這等飲宴不絕的官員都讚不絕口,可見新酒品質確實不俗。

有了這酒,財源滾滾那是一定的,做新酒生意日進斗金也是肯定的,身為新任的湖州父母,馮睿如果不是因為剛上任不想吃相太難看的話,他要酒樓獻上新酒秘方都是板上釘釘的事,當然,這也僅僅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馮睿哪裡能想到,這麼一隻會下金蛋的老母雞,竟然還能自斷財路,還每日限量,限的量那可是白花花的銀子啊。

而且他身為湖州知府,衙門屬官為他接風,竟然上的還不是最好的酒,簡直豈有此理,一念及此,馮睿的臉色頓時變的有些難看。

「馮大人有所不知,下官本讓人來酒樓定下永糧液,可酒樓回復,今日的三斤永糧液已被預定,若不是下官訂的早,只怕連這永糧春都要售光了去……」

馮睿可不是笨蛋,聽了這話不禁陷入沉思,藺志可是湖州府同知,在這湖州府就算做不到隻手遮天,可也是位高權重,湖州地界上的商賈誰敢不給他面子!

除非,這王府酒樓的背景根本就是藺志得罪不起的存在!

王府酒樓……王府?

永糧春……永?永王!

馮睿立即明白了些什麼,臉色一變道:「這王府酒樓的東家是誰?」

「任興。」

「任興是誰?」

藺志對於馮睿這麼快就反應過來,似乎也有些無奈,他本來還想著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坑馮睿一把,最後能讓馮睿徹底得罪永王,最後被攆出湖州,那他這個同知就有機會把這『同』字給徹底扔掉了去。

如今看來,這如意算盤是徹底打不轉了。

「任興是永王身邊的貼身太監。」

馮睿如果這個時候還不知道藺志是想要坑他,那這麼多年的官場也算是白混了。

不過在官場上就算暗地裡面斗的你死我活,可只要還沒拿到檯面上徹底撕破臉,那也只會在背地裡面捅刀子,所以馮睿倒還忍的住。

「藺同知的意思是這王府酒樓是永王的產業,這永糧春的永字也是永王的封號?」馮睿的語氣中帶起三分冷意。

藺志也知道自己已經得罪了上官,乾脆笑而不答。

「堂堂親王,怎可操持賤業,簡直有辱斯文,更是落了皇家臉面,本官定要為此事上本參奏一二!」

湖州通判紀瀾笑道:「府尊大人此言差矣,這王府酒樓乃是任興名下,與永王可沒有直接的關係,另外這新酒雖然掛著永字名號,可誰敢說就是永王的永?」

馮睿頓時一窒,怒道:「簡直是睜著眼睛說瞎話,掩耳盜鈴,莫此為甚!」

紀瀾也不太想說話了,湖州人都知道這王府酒樓是永王府的產業,都知道新酒掛的是永王的名頭,那又能怎樣?

參奏?

難道王爺從商事,王府的長史會不彙報?今上會不知道永王在湖州的一舉一動?

區區一個酒樓算個屁啊,永王在城外厲兵秣馬,還派重兵把守作坊,這樣的事都沒見今上下旨申飭,參永王開酒樓?

沒吃著魚倒是要惹一身的腥!

當然你府尊大人要是頭鐵非要和永王府過不去,這湖州地界上願意看你笑話的肯定也不在少數。

馮睿被落了面子,也沒臉繼續待下去,起身怒氣沖沖便往外走,剛打開包廂門,便見到衣著華貴,身後還跟著唐寅和任興的朱厚煒。

「聽說馮知府要參本王?」朱厚煒笑眯眯的問道。

原本怒氣沖沖的馮睿,一聽這話,知道眼前的少年便是當今聖上的親弟弟,就藩於湖州府的永王,當即怒氣消融,躬身施禮道:「不知是大王當面,恕罪恕罪。」

「下官拜見大王。」藺志二人也連忙施禮。

「不必多禮。」朱厚煒施施然邁入包廂,徑直坐下笑道:「諸位大人請坐,這頓本王請客,就當本王是替馮大人接風洗塵了。」

「不敢,不敢。」馮睿態度已是一千八百度大轉彎,連聲陪笑。

「大伴,去讓掌柜的拿幾斤永糧液來,再讓廚里換上一桌席面,既是接風洗塵,這酒水菜肴豈能隨意。」

馮睿三人無奈坐下,三人雖治政湖州,可湖州更是永王的封地,說永王是湖州府的土皇帝都一點不算過,三人哪裡敢炸刺或者不給永王的面子。

「藺同知也是酒樓常客,不知對這王府酒樓觀感如何?」

「下官不敢妄言……」

朱厚煒笑道:「酒樓是開門做生意的,自然要接受來自各方的意見才能做的長久,藺同知有何不能說的,難道是顧忌本王的身份?不過這酒樓的東家可是任興,和本王沒什麼關係。」

三人無語,睜著眼睛說瞎話說到這麼理直氣壯,也真是沒誰了。

「大王說的是。」藺志無奈道:「這酒樓新開業之時下官也來過幾次,酒水普通,口味一般,生意自是尋常,可如今酒樓推出的新菜,色香味俱全,令人胃口大開不說,光是這新酒就如甘霖,酒樓生意一日千里,成為湖州地界上首屈一指的大酒樓,自然也是尋常之事。」

藺志說的是心裡話,開酒樓生意好不好,全憑食客喜好,你做的好自然食客滿堂,做的不好自是冷冷清清。

當然,若是永王親自來酒樓鎮場子,那這湖州地面上不管是官場還是商賈誰敢不給面子。

可永王呢?太低調了,似乎從來不過問酒樓,也很少出現在酒樓,這說明什麼?

說明永王壓根就沒想過用自己的權勢來為酒樓招攬客源,這一點屬實難能可貴。

酒樓能有如今的爆火生意,哪怕火到讓人眼紅的地步,那憑的也是真本事!劉文忠之流的宦官,最善察言觀色,所謂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他看得出秦川是個說一不二的人,跟這種人打交道容易,對方想要什麼,給什麼就是了。

但,他覺得一百真奴首級少了。

這點首級賣不了幾個錢,沒多少賺頭。

他沒急著討價還價,而是先問秦川,為什麼要薛東亭和董

《大明最狠一個山賊》第一百三十三章人生苦短,吃好喝好黃魚右手持著火把,站在我身側,見狀奇道,

「張司令,我估計那隻老蛤蟆已經清醒地認識到了它站在了廣大人民群眾的對立面上,已然畏罪潛逃了。」

我嘬了嘬牙花子,搖了搖頭反駁,

「我覺得這事兒有點懸,它要是當真有這個覺悟,也不至於把咱們倆勒得連親媽都不認識。你看到地上那一灘灘血跡了沒有,我估計那老東西是讓什麼東西傷到了要害,迫不得已之下才會倉皇逃走,要不然怎麼著也不會善罷甘休。」

「你這麼說還真是,剛才黑燈瞎火的,我明明聽見有打鬥的聲音,怎麼火光一亮的功夫就凈

《四海藏靈》第一一四章黑石 第十五章為愛逃離

「大丈夫活於天地間,難免會遇到妻不賢子不孝!路還長,曲折和磨難都是要經歷的,沒事孩子!一切都會過去的。」

其實爸媽說了些什麼不重要,對著親人說出了事情的原委、道出了委屈,浩南心裡一下子輕鬆了好多。

接下來的兩天,浩南給周濤打了電話,讓他算下帳,把應得的那份給他,以後再不往來。

浩南也知道周濤沒有多少現金可以拿的出來,因為錢不是壓在貨上就是打給了廠家做了預付款,這也是當初浩南的主意。

又過了幾天,周濤打電話告訴浩南湊了十萬匯到了存摺上了,說等年底結賬再把剩下的給,浩南冷冷地說了句:「算了!」就掛了電話。

看多了愛情小說,以為戀愛男女卿卿我我,思念和牽挂是種怎樣的享受和幸福。現在浩南同樣在牽挂和思念慕瑤,可心裡滋生出來的卻是咬牙切齒的恨。

列車上纖塵不染的美女、海邊的促膝長談;小羅鍋的水餃和醬油炒蛋;從單車逛影院到送貨遇險,無數的場景回放在心頭,浩南黯然淚落,心痛的感覺瞬間充滿胸腔。

相愛六年,曾無數次承諾今生今世長相廝守,可如今,勞燕分飛,各自與孤獨相伴。雖然夢裡笑顏依舊,可醒來只有一牙清月懸在夜空!浩南躺在床上,遙望著窗外明月,感受著凄涼的秋風在肆虐呼嘯,浩南心中感嘆,早知相思如此之苦,當初就不應該去和慕瑤相識,相識也就罷了,可為什又要相愛呢?

時間並沒有因為兩人的痛苦而有絲毫猶豫停頓,一晃就進入了深秋季節,浩南爸爸的腳也好的差不多了,杵著拐杖就可以下樓,天氣已經轉涼,媽媽把全家的換季的衣服都找了出來,催促著趕緊添加衣服,其中一條白色的毛線圍脖又勾起了浩南對慕瑤的思念。

那是慕瑤去年秋天連續趕了三個晚上給織好的,睹物思人,也不知慕瑤現在什麼情況,分手之後浩南沒聽到過她的任何消息。

自從那件事發生后,浩南斷絕了和同學的來往。總覺得所有的人都在背後議論紛紛,他也知道這樣做有些極端,但就是拗不過自己的思維,在心理上特別抵觸原來和慕瑤一起交往過的人。

正當浩南看著那條白圍巾發獃的時候,腰間BB機響了起來:「浩南,我要回內蒙了,想在臨走前和你告個別,明天早上八點在長途站見。」

是慕瑤!浩南的頭一下子大了:回內蒙?她的家人全在林海,她一個人回內蒙幹嘛?

晚上和爸媽說了明天要和慕瑤見面的事,爸爸嘆了口氣:「其實慕瑤這孩子不錯,一時糊塗啊!」

四個多月未見,無語哽喉!慕瑤瘦了。

「我爸讓我回內蒙,臨走前只想和你當面道個別,以後也不知能不能再見面,謝謝你!六年和你在一起很快樂、很幸福……浩南,對不起!」慕瑤掩面而泣,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你,什麼時間走?」

「今天。」慕瑤慢慢轉身離開。

浩南的身體又像被抽去了筋一樣,渾身癱軟無力,和四個月前慕瑤離開時的感覺一模一樣。

「慕瑤!」

浩南大聲呼喊著:「慕瑤!」

聽到浩南撕心累肺的呼喊,慕瑤停下了腳步扭轉回身:「浩南,爸爸要和我斷絕關係,從此之後我就沒有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