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魔殿主放心,末將定然會在今日拿下地指城。」

撿個校花做老婆 飛天鷹魔當即恭聲一拜,當即召集天地玄黃四位執事,開始跟在狄國大軍的後面,對地指城發起瘋狂的衝鋒。

嗚!嗚嗚!

在戰鼓號角聲里,凶戾公子鳴金收兵,他的三萬殘軍在潮水般的退去,然而換上前的卻正是吞靈殿的魔甲軍。

雖說莫問天可以藉助傳送陣,以及還陽殿的建築功能,可以保證無極門弟子的持續作戰能力,奈何那魔甲兵悍不畏死,根本不給他們任何喘息的機會。

如此一來,無極門最大的優勢反倒是喪失,已經開始出現傷亡,好在的是謝天領著靈獸堂弟子,帶來無極門的上百隻五六階的靈獸,以及八千三階虎獅獸加入戰場。

這虎獅獸本來就是得自虎豹騎,鄭國諸派修士早已殺的精疲力竭,倒是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反而以為是無極門的伏兵,俱都精神振奮起來,但他們實在是無力再戰。

這八千虎豹獸遍布在城牆上,只要有魔甲軍沖在城牆上,它們便就拚命的撲上撕咬,倒是保住城牆暫時未失,可是畢竟敵軍數倍於己,暫時贏取喘息的時間倒是可以,但若想靠此三階靈獸守住城牆,根本就是絕無可能的事。

這三階靈獸,對於還陽殿而言,破費一塊極品靈石去療傷,根本就是得不償失的事,只能任由自生自滅,傷亡在持續的增加。

莫問天不覺有些可惜,那七階的碧火烈天獅,以及即將八階的蛇尾饕餮,畢竟是得到沒有多久,尚且在靈獸園沒有馴化,否則作為強悍的戰力投入戰場,必然不會這般的被動。

而且那八千虎豹獸的出現,讓本來有些神識恍惚的獸魔真君,此時突然的驚怒暴躁起來,萬獸谷乃是以御獸擅長,他作為谷主自不用說,門下虎豹騎的坐騎,不出幾日的時間,居然被無極門全然馴化。

獸魔真君實在不知這是何等手段?在心中震驚駭然的同時,只覺得乃是自己的恥辱,晚了一輩子的鷹,卻反過來被鷹啄傷眼睛,簡直是豈有此理?當即忍不住便就動手。

雖然在施展千幻萬獸大法時,獸魔真君已經是在元氣上有些創傷,十成的本事只能發揮不到七成,可是即便如此,依舊都是擋者披靡,立即打破戰場的平衡。

這時候,雷萬山正在大戰飛天鷹魔,而谷傲雪卻是同銀弓金剛殺在一起,若是不擋住獸魔真君的話,岌岌可危的城牆怕是很快失手,萬勝侯和升仙侯對視一眼,兩人當即是撲身上前,將他攔在城牆下面。

但即便如此,局勢依舊在持續惡化,魔甲兵根本就是殺之不絕,前仆後繼源源不斷,那虎豹獸根本就是擋不住,被屠戮的七零八落的,其餘靈獸也俱都負有不同程度的傷。

無極門弟子節節敗退,似乎是馬上都要敗下陣,不但魔甲軍尚且有二萬,在騰雲駕霧兩位金剛的整動下,尚且還有兩三萬的狄國大軍緊跟的殺上前來,讓諸派修士尤其絕望的是,那凶戾公子和人魔真君始終沒有出手。

這時候,有人已經萌生退意,不過傳送陣被散華真君等人守住,而且城外都是狄國大軍,他們想逃也是沒有那麼容易的。

「問天,要不我們動用靈器吧!」

鄭羽兒神色有些踟躕,不過稍有猶豫,便就發出一道傳音過去。

靈器在邊荒靈域異常稀有,即便元嬰真王都未必人人都有,倘若是元嬰境界以下的戰鬥,那絕對可算得上逆天的存在。

可現在問題是,若是莫問天在眾目睽睽下動用靈器,或許地指城的危機可以化解,但是鄭國立即會成為眾矢之的,甚至可能引起一些元嬰真王的覬覦,若是那樣的話,將會勢必難以對付的。

這時候,一個艱難的選擇,便就擺在莫問天面前,是立即取出靈器逆轉乾坤,繼而承受更加難以想象的風險,還是繼續的等下去,坐看更大的傷亡出現。

「莫大掌門,奉勸你不要擅動靈器,邊荒靈域並沒有你想的那般簡單,此事若是傳揚出去的話,屆時無極門只怕難以應付。」

正在莫問天難以下定決定時,一道悅耳的女聲在識海里響起,當即是讓他大吃一驚,不過在看到不遠處蒙著白紗的羞花公時,當即是恍然大悟起來。

「居然將羞花公神通給忘記,她定然是截取過傳音。「

莫問天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是此事卻給他敲響一個警鐘,讓他意識到修真界是強者如雲,自己擁有洞察先機的神通法術,但是難保其他人不會有類似的本領,若是其他別有用心的那便大為不妥。

「若是不使用靈器,當該如何取勝?「

莫問天卻是不由皺起眉頭,臉上的神色有些疑惑。

叩天門 「莫大掌門!」

羞花公微微一笑,傳音說道:「不知你親自對上獸魔真君、人魔真君和凶戾公子,能有幾成的把握「

「獸魔真君和人魔真君都天魔教十大魔君,凶戾公子則是公子榜上的天榜高手,他們三人俱都是假嬰境界,而本座只是金丹大圓滿而已。」

莫問天微微的嘆一口氣,繼續說道:「若是對上其中一人,勝者不足三成,若是兩人聯手的話,逃命的機會怕是有一成,若是他們三人聯手的話,怕是連逃都是逃不走的。「

「你說的沒錯,本來你是難逃一劫的。」

羞花公微微一笑,卻說道:「不過你若是隕落於此,那本真王的一千塊極品靈石找誰去還,說不得只好指點你一條活路。「

「什麼?「

莫問天神色當即激動起來,剛剛他倒是忘記羞花公,這怕是此戰最大的變數。

羞花公微微一笑,輕聲說道:「莫大掌門,不知你可聽過瘋魔減壽丹?「

「這可是九階的靈丹,只在傳說中聽過,你莫非是……?」

莫問天渾身一震,他望向羞花公的目光已是駭然,九階靈丹在邊荒靈域是不可能出現,元嬰真王也是未必會有,這羞花公莫不是有此靈丹?

「好!「

羞花公若有所思的含笑點頭,繼續說道:「既然莫大掌門聽說過瘋魔減壽丹,那麼此丹的功效想必是極為清楚。」

「倒是略有了解!」

莫問天明白當下局勢不能再等下去,當即說道:「聽說此丹可以極大激發修士潛能,讓修士在短時間內大幅度提升修為,不過此丹的副作用極大,服用以後幾乎都是元氣大傷,短時間以內根本別想恢復,而且更加可怕的是,一旦服用此丹就會大幅度減少壽元。「

「沒錯!「

羞花公微微點頭,目光凌厲的往著他,沉聲說道:「莫大掌門,既然你知道此丹的厲害,那麼還敢服用么?「

瘋魔減壽丹固然是好,可以化解當前的危機,但是問題是修士最重要的便是壽元,所謂是逆天改命,就是在有限時間裡不斷提升修鍊境界,這一枚瘋魔減壽丹要減去五甲子的壽元,對於一位金丹真君而言,實在是太過的難以抉擇。

不過連羞花公都是沒有想到的是,莫問天連想都沒有想,滿臉傲然的說道:「有何不敢?「

「這一枚靈丹雖然可能提升你的修為,但是卻會讓你戰後極為的虛弱,而且削減三百年的壽元,你當真不考慮一下?「

羞花公神色有些愕然起來,滿臉不可思議的往著他。

「沒有什麼可考慮的?「

莫問天斬釘截鐵的聲音說道:「若是羞花公願意奉上此丹,算是本座欠你一個人情,來日是定當相還。「

這瘋魔減壽丹對旁人而言,怕是當真要考慮再三,但莫問天有還陽殿在,根本不怕戰後虛弱的問題,而且他的壽元極為的悠長,三百年的壽元雖然不小,但是對於他而言卻頗為划算。

因為,他自信可以踏足在元嬰境界,若是一旦晉陞壽元大幅度提高,此時用三百年的壽元,換回無極門甚至鄭國的安定,卻是極為的值得的。

「好!「

羞花公輕輕的嘆出一口氣,便就在納寶囊里摸出一個瓶子,神色凝重的伸手交給他。

這瓶子裡面,只裝著一枚靈丹,普普通通看不出什麼,應當便就是那傳說當中的瘋魔減壽丹。

在羞花公灼灼的目光里,莫問天伸手將此瘋魔減壽丹倒在手心,當即一股火熱的感覺似是透體而進,立即瀰漫在四肢百骸里,血液很快便就沸騰起來,似乎渾身充滿無限的力量,恨不得立即的大戰一場。

此丹尚且沒有服用,都已經讓他血脈賁張,莫問天立即不再猶豫,當即將這一枚瘋魔減壽丹服用下去,入口即化似是點燃熱血。

轟的一聲,在他體內生出澎湃的靈氣,瘋狂的湧進丹田當中,彷彿是怒海狂濤湧向江堤,丹田四壁傳齣劇烈晃動。

骨骼在震動,血肉在抖動,渾身經脈被靈氣沖刷,渾身的氣勢在節節攀升,達到突破桎梏的臨界點,渾身猛然間的一震,全身的竅穴陡然大開,磅礴的靈氣在體內生出,丹田似乎在驟然間擴大一倍,金丹已經耀眼奪目到極點,宛如黑暗裡升起的烈日。

這一枚金丹上面十六道符籙閃爍不定,模模糊糊似是生出人的面目,五官若因若無的閃現而出,顯然已是假嬰的境界。

前所未有的力量,讓莫問天不由的大喜,當即用洞察先機進行查看,發現在壽元上減少三百年以外,法力和神識都是大幅度的攀升,在此短短的時間裡,他的實力已經幾乎相當元嬰真王。

當然,並不是說莫問天就真的打得過真王,畢竟元嬰真王已經是破丹成嬰,在本質上同金丹真君不可同日而語,不過至少在元嬰以下的修士當中,沒有人可以同他相提並論。

「好一個封魔減壽丹,居然是如此的厲害?」

莫問天當即是大喜過望,當他轉頭往向城牆下尚且有兩萬的魔甲軍,眸子里已經是森然一片。

這一次,狄國二十萬大軍發兵地指城,若非是凶戾公子等人太過輕敵,而且有無極門的提前籌備,那麼地指城早已不復存在,但是現在依舊有四五萬狄軍。

「鄭國都給老子聽好,限你們半柱香內打開城門,否則待狄國大軍踏平地指城,定然讓你們都不得好死。」

在此同時,那玄龜真君得意洋洋的聲音在下面飄來,城牆上已經是節節敗退,在他看來顯然是勝局在握。

「狄國鼠輩,今日有本座在此,你們休想破城。」

莫問天放聲的狂笑起來,此時他丹田裡力量陡生,正好恨不得立即廝殺一場,玄龜真君找死卻是怨不得別人。

話音一落,他揚天的發出一聲長嘯,將在城牆上的魔甲軍震的俱都渾身炸裂,縱身往著城牆下的狄國大軍撲去。

豪門之盛世薔薇 見此一幕,諸派修士都是滿臉的黯然,此時在他們的眼裡,這隻不過是莫問天垂死掙扎,因為他即便在數萬大軍里所向披靡,但卻不可能逃得出人魔真君,以及作為震懾的凶戾公子,這時候即便是出手也不過是尋思。

「掌門,弟子前來祝你!」

唐景香和孫世雄當即撲下去,顯然準備跟著掌門殺敵。

「諸位師兄弟,今日縱然一死,也要死的其所。」

石震風哈哈大笑,當即緊跟著掠下城牆。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同狄國拼了!」

葉寒庭仗劍而下,似是準備同生赴死。

在他們後面的,卻是四五百位無極門弟子,紛紛的御劍撲向城下,雖然在敵軍當中更是兇險,但他們已經別無選擇,因為門派的還陽殿,已經沒有靈石可以支撐得住,失去這座特殊建築源源不斷的力量,他們只有以死相拼。 這一幕看在眼裡,鄭國諸派修士全然沉默,雖說他們很佩服無極門弟子捨生忘死,不過俱都明白今日一戰,鄭國已失去勝利的契機,除非是援軍立即的趕到,否則是必敗無疑的。

守護國家自然是眾人的願望,可一想到跳下城池以後,便就會淪為一具冰冷的屍體,諸派修士還沒有這等勇氣!

然而,讓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是,鄭羽兒發出一道長嘯聲,便在納寶囊里拍出九霄風雷琴,便是緊跟著追下城牆去。

「國君,不可?」

這一幕,幾乎讓所有人都動容,花槍老祖和彭刀老祖對視一眼,都是看到對方眼裡決然神色,當下縱身而起掠下城牆。

「國破山河在,只要保住地指城,我花槍老祖即便是拼掉性命,卻是何妨?」

「我彭刀老祖生平從未服過人,不過無極真君和國君,老夫卻是心服口服,肝腦塗地在所不辭。」

他們兩人的聲音悲壯,似乎是已經做好誓死守城的決心。

「諸位,覆巢之下豈有完卵?縱然是龜縮的地指城,但是城破以後,豈有安身立命的地方?」

「是啊!我等雖然實力不濟,但是卻不信蒼天無道,會讓鄭國落到邪魔手裡。」

這時候,諸派修士心中蟄伏的熱血,似乎是被點燃一般,雖然是不免其中有些畏懼不前的,但是絕大部分卻是掠下城牆。

在片刻時間,城牆上宛若下餃子一般,諸派修士紛紛在城牆上掠下,簇擁在鄭羽兒的左右,顯然準備拚死一戰。

豈料,在前面的莫問天卻是轉過身來,朗聲笑道:「諸位心意心領,不過對付這些狄國魔道,本座一人足矣。」

話音一落,當即是大袖一甩,平地生起一股清風,包括鄭羽兒在內,諸派修士都是渾身一輕,似是往高空飛起來,等到他們都反應過來時候,卻發現人都已經站立在城牆上。

這一手堪稱化腐朽為神奇,讓所有人心裡都是驚駭莫名,雖然是沒有出聲說什麼,可是諸人卻都已經看出,莫問天實力已經高深莫測的地步,若非如此的話,豈能輕描淡寫將二三十位金丹真君連同數百位築基弟子送回城牆。

在此其中,卻以鄭羽兒的感觸最深,雖說她並沒有聽到羞花公和莫問天的對話,但是卻明銳的察覺到,此事應當是同羞花公有關。

「鄭國得無極真君,乃是千年難修的造化,假日時日定可晉陞真王境界。」

「花槍老祖說的不錯,莫盟主真王境界應當絕無問題,不過對於鄭國而言,是福是禍卻是尚且未知?」

在聽到那花槍老祖和彭刀老祖的對話,鄭羽兒的素手不有的緊緊握緊,美眸里流露出一縷堅定之色。

「莫問天,你當真好大的膽子,難不成真的以為一己之力可以對抗狄國數萬大軍不成?」

這時候,玄龜真君的怒斥聲傳來,他雖然是在疾聲的厲斥,但是人卻在悄然後退,顯然是知道莫問天的厲害。

「你試試不就知道?」

莫問天的語氣平淡,神色不喜不怒。

「桀桀,老夫早就聽說過無極真君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老夫願領兩一魔甲軍同你一戰,不知道敢不敢應戰?」

在一聲陰沉的冷笑當中,一位拄著鬼面拐杖,批頭散發的老者在魔甲軍里走出,一臉挑釁的神色。

此言一出眾人嘩然,顯然沒有想到狄國無恥到如斯程度,這鬼面老頭居然厚顏無恥,要領一萬魔甲兵圍攻莫盟主?

「好,我答應你便是!」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莫問天卻並不以為意,而是微微的點頭,神色似是不屑到極點。

「好小子,今日能將你斬殺於此,便就是我天魔的生平幸事。」

鬼面老頭哈哈大笑起來,望向莫問天的目光充滿憐憫。

總裁的新鮮小妻子 倘若是論到單打獨鬥的話,他自忖不可能是莫問天的對手,但是加上上萬魔甲兵,卻是有八成把握可斬殺此人。

「原來你便是吞靈殿八大執事的天魔,昨夜殺掉鬼魅魍魎四隻螻蟻,今日便就送你在地下去見他們。」

莫問天微微的一笑,語氣雖是風輕雲淡,但卻是充滿凜然的殺機。

「殺!」

天魔當真是氣的七竅生煙,他不是沒有見過囂張的人,可類似莫問天如此這樣的,還是頭一次見到,當即傳令三軍準備進行圍攻。

轟隆隆!

一萬魔甲軍宛若黑雲一般撲上前,他們轟然的踏足地上,連大地都是似乎顫抖起來,這讓城牆上的諸派修士俱都動容,無不為莫問天暗捏一把冷汗。

任憑是誰都可以看得出來,這一萬魔甲兵不知道施展什麼法術,居然將渾身氣勢凝結在一起,氣勢驚駭到極點,即便是一座萬丈山脈,都要被硬生生的碾壓,這時候莫要說是金丹真君,即便是假嬰境界的修士都要退避三舍。

「一群跳樑小丑,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肆。」

莫問天冷哼一聲,渾身開始劇烈的膨脹起來,很快便就化身十丈,變成一位三頭六臂的巨人。

此時在他的六隻手裡,卻都各自握著一把寶劍,這些劍居然都是極品法器,其樣式製作居然全然一樣,顯然都是出自於門派的藏劍冢。

「無極真君,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別人。」

天魔陰聲放笑起來,在懷裡摸出一面小旗子,上面光芒耀眼,充斥著恐怖的力量,這居是一面陣旗,作用便就是變化軍隊的戰陣,使得大軍更增數籌的威力。

「天魔亂舞陣?」

此時在城牆上,鄭羽兒望向那魔焰高漲的魔甲兵,不有的倒吸一口冷氣,眸子里掠過一抹擔憂的神色。

這天魔亂舞陣乃是天魔教的不傳陣法,曾經在上古時期邊疆大戰,創下一萬破十萬的戰績,雖然隨著時間的推移已不完整,此陣法已經是有些殘缺,但是卻沒有任何人懷疑此陣的威力。

然而,就在這時候,天魔手裡連連的掐出法決,並且快速的打出陣旗,已經開始發起攻擊的命令。

在剎那間,魔氣立即的衝天而去,化為一陣陰冷的狂風,似刀一般的凌厲掠過,讓人脊骨都生出莫名的寒意。

「不錯,倒是有些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