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極端,一個默默接受現實。

唯一不變的是兩個男人對妻子都是一樣的疼愛,這份愛不會因為她是活著還是死去而變化。

「伯父,你身體不好,咱們還是回房,你現在就好好休息,把一切交給小樞樞。」

蕭瑟的小徑上,穆南樞和阿才兩人站在路的盡頭。

「先生,似乎你不用擔心,顧小姐和那人相處得很好。」

顧柒推著穆子期,穆子期咳血的畫面穆南樞也看在眼裡。

那個人居然病到了這個地步,前些天他就發現了穆子期身體不太對。

也不難想象,這些年來穆子期長期處於壓抑的狀態,從來就不在乎自己的身體,晝夜顛倒的工作,鐵打的身體也受不住。

看著顧柒和他離開的畫面,一時間穆南樞的心情複雜。

恨他么?似乎恨意早就在當年他一次又一次讓自己痛苦不堪的時候用光了恨意。

這些年來,穆南樞無悲無喜,自然也無愛無恨,如果不是顧柒將他的情緒換了回來,他依然不會有任何感覺。

「先生……」

「走吧。」穆南樞轉身離開。

顧柒暫時是安全的,他知道顧柒是自己的命根子,所以不會動顧柒。

在穆南樞想象中他們應該是掣肘關係,沒想到顧柒主動來找穆子期,兩人相處得很融洽。

當穆南樞聽到顧柒要在院子里種梨樹,穆子期沒有反對的時候,他就知道不用擔心了。

冷酷殿下拽拽愛 很多年前,穆南樞一直都很喜歡梨花,白色的很漂亮。

他央求管家在空蕩蕩的院子種幾棵梨樹,管家死活不答應。

那一天他畫了一樹梨花,沒想到被穆子期看到。

別說是誇獎了,被穆子期撕得粉碎。

後來穆南樞才知道,梨花是媽媽最喜歡的花,穆子期看到會觸景傷情,所以他不允許視野範圍內有任何媽媽喜歡的東西。

如今顧柒犯了他的禁忌,他卻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說明他的心境有些變化了。

顧柒推著穆子期回到房間,將他扶上床躺著。

千赫過來給他喂葯,顧柒看著他熟練吃藥也有些心疼。

「伯父,你要不要去醫院看看,我看你傷得不輕。」

「不必,我心裡有數。」

他是透支過度,藥石無靈。

這些年來一直支撐著他活下去的動力就是研究藥物,可越到後面他越發懷疑自己會失敗,他也越發沒有了信心。

「伯父,那你好好休息。」

穆子期確實太累了,他挨著枕頭就睡了過去。

千赫見顧柒叫到一邊,「多謝你顧小姐,要不是你在,主子一定不會吃早餐的。」

「伯父的病都這麼嚴重了,為什麼不採取治療?」

「他自己就是醫生,他的身體也不是其它什麼絕症,而是長久以來不按時吃飯,不休息導致。」

「那要怎麼醫治?」

「他的底子已經被透支過度,如今也只有好好休息一個辦法而已。」

千赫嘆了口氣,「主子似乎很喜歡顧小姐,你要是多陪陪主子,說不定他心情好一點。」

「我知道了,伯父和小樞樞之間的關係很差嗎?」

「也不能說關係差,準確的說兩人就像是互不相識的陌生人一樣。

父子倆不會置對方於死地,用最熟悉的陌生人來形容最貼切。」

這才是最可怕的,兩人都一樣的冷漠。

「你去準備一些伯父平時喜歡吃的菜。」

「好的顧小姐。」

一個上午顧柒忙進忙出,穆子期緩緩睜開眼睛,發現窗檯前有個小身影,定睛一看是顧柒。

「你……還沒走?」

「伯父,我要往哪走啊,小樞樞在忙,我又無聊,就只能在你這陪你解解悶唄。

睡醒了嗎?我扶你起來吃飯,今天中午千赫哥讓人準備了你最喜歡吃的。」

穆子期看著桌子上的花,「這些……」

「我無聊的時候買的一些花,想著放在你的房間會更清新自然一點,伯父可以好好的看看這些美麗的花。」

除此之外,她還加了一些漂亮的蕾絲花邊桌布等布置,讓房間里不再這麼單調和枯燥。

「抱歉伯父,沒經過你的同意就換了,我希望你心情好一點,人也充滿活力。」

軍婚盛寵:老公,太悶騷 「沒事,我很喜歡。」

他已經很久都沒有看到這麼多明朗的色彩了。

「主子,開飯了。」

「千赫哥,我來吧。」顧柒正要上前去接盤子,豈料眼睛一黑,毫無預兆的摔倒在地。

穆南樞不放心顧柒呆在這邊太久,剛剛進來就看到這一幕。「你對她做了什麼!」 西方國家結婚年齡大多比較早,並不像是中國的法定年齡較晚。

南宮家和顧家的老爺子還是按照中國的風俗習慣來。

馬上顧柒就要滿十九歲,十九歲訂婚,兩人相處一年,如果沒有什麼太大問題,二十歲就可以結婚。

在沒有遇上穆南樞之前,顧柒每天遊走於女人堆里玩得不亦悅乎。

用洛的話來說她天生就是沒心沒肺,他實在很難想象顧柒這樣貪圖玩樂的女人會喜歡什麼樣的男人。

她的天性就像是蒲公英,隨風飄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投胎的時候投錯了性別。

本該是個男兒身,誰知變成了一個女人!

她這樣的女人不會為了任何一個男人停留,自由對她來說高過一切。

哪怕是表面上她在顧家裝乖,其實背地裡不知道幹了多少膽大妄為的事情。

地下錢莊哪個不認識柒爺?夜店酒吧她可是女人的夢想情人。

正是因為一開始就看穿了顧柒,所以洛才不會對她動心。

追不上她不說,就算是追上了,這女人怕是比自己還要絕情的。

所以顧柒對他來說不太適合做女朋友,更適合當兄弟。

洛的判斷沒錯,但他沒有想到會有穆南樞這個意外出現。

如果沒有穆南樞,顧柒頂多只是有點反對,要實在不行,那就先處處看,讓顧家人放心。

到時候自己再找個機會甩掉南宮離就行了,如果實在不行,她也不介意和他結婚。

反正婚姻這東西對她來說也沒太大的意義,她的心還是屬於自己的。

就算和南宮離結了婚,她該浪還是得浪,可不能因為一個南宮離浪費了她的大好前程。

但現在顧老爺子一提到訂婚,顧柒心中就很排斥。

腦海中第一件事不是想得她的自由,而是穆南樞。

「爸爸,爺爺,我還小呢,我不想這麼早就訂婚。」

「小?你馬上就滿十九歲,愛達荷、密西西比、新澤西那些地方年滿12歲的女孩就可以結婚了。

和她們一比,你簡直就是一個老姑娘,每天頑皮,我生怕你嫁不出去,你還不想結婚。」

「爸爸,好歹你姑娘也是盤靚條順的大家閨秀,不帶你這麼咒我的,你是不知道我的魅力。

要是我想結婚,保證我家排到自由女神像的人想要和我結婚。」顧柒氣鼓鼓道。

哼,老頭子怕是不知道柒爺的威力,哪個姑娘見了她不懷春?哪個少年見了她不多情的?

這樣一個男女老少通吃的絕世美女,他敢說自己嫁不出去!

南宮離看著小丫頭和父親爭辯的樣子,也就不奇怪她在船上打自己的事情了。

她的渾身上下,哪有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

顧老爺子最喜歡和顧柒鬥嘴,家裡人人都怕他,尤其是顧柒那兩個哥哥,怕他怕得要死。

平時見到他皺著眉頭就快嚇破膽了,也就這個小柒丫頭從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老是和他頂嘴。

不說顧家的來歷,就憑這一點,顧老爺子也想將大權交給顧柒,而不是她那兩個哥哥。

顧老爺子沉著聲音:「胡言亂語,一個女孩子家不端莊大方,竟說這樣的話,南宮小子,你可不要見怪。」

「沒關係,顧爺爺,我倒是覺得柒妹妹和常人不同,說不出的可愛呢。」

「說不出那就別說了。」顧柒忍不住懟了他一句。

「顧爺爺,前些日子我在船上……」

他剛想要開口,顧柒趕緊討饒,「南宮哥哥,我也覺得我特別可愛呢,你說是不是?」

她吊著南宮離的胳膊,這樣頑皮的小傢伙讓他從小到大從未忘記過。

「當然。」南宮離被她觸碰心裡倒是甜甜的。

「本來我和南宮老哥還擔心你們二人看不上對方,見你們初次見面就相處得這麼愉快,我們也就欣慰了。

就這樣定了,我生日那天宴請各位賓客,就宣布你們訂婚的消息,沒問題吧?」

「有問題!」顧柒連忙鬆開了手,「爺爺,我和南宮哥哥沒有一點感情基礎,我們怕是不合適……」

南宮離聽她拒絕的話語心中一沉,從顧柒第一時間拒絕就可以感覺到她對自己很排斥。

在船上她分明知道自己是誰,卻並不告訴他,這個女人不簡單。

「沒有感情基礎那就慢慢培養。」

「培養也是需要時間的,爸爸,爺爺,我還不想這麼早就嫁人,我想多陪陪你們。

媽媽和奶奶都去的早,我可是你們的貼心小棉襖,難道你們就不想讓小棉襖多陪陪你們嘛?」

顧爸爸一口咬定:「不想,你這丫頭平時連個影子都看不到,現在說要陪我們,真當我們是傻子呢?」

顧柒有些無語:「爸,你要是傻子,怎麼可能生得出來這麼漂亮可愛的我?」

「既然柒妹妹覺得沒有感情基礎,不如將時間往後推一推,這段時間我們先培養。

要是相處得不錯,你生日那天再宣布也不遲。」

南宮離也是驕傲之人,說實話在沒有見到顧柒之前,他並不認為自己喜歡顧柒。

只是因為小傢伙小時候剪了他孔雀的毛,讓他怨念了這麼多年。

他很好奇那個頑皮的小女孩長大了是什麼樣子,直到顧柒很排斥和他訂婚,他才意識到心裡的不舒服。

但他南宮離也不需要來強迫一個女人,要一點時間給彼此,這是最好的辦法。

他不確定自己喜不喜歡顧柒,他可以肯定的是他對她不反感。

「南宮小子說得也不錯,那我就多給你們一點時間相處,從現在開始,小丫頭你就和南宮相處好了。」

「爺爺,有你這麼急著把我往外推的嘛?」

「我就是怕你野慣了,以後沒人要你,南宮小子剛剛回國不久,這幾天你就陪著他四處轉一轉,先從我們家開始吧。」

顧柒嘟著嘴:「這個破宅子有什麼好看的。」

老爺子揚起手就要敲顧柒,「你這個混蛋丫頭胡說八道些什麼?

什麼叫破宅子?你知不知道當年顧家先祖是怎樣一磚一瓦……」

「爺爺,我知道了,你別念了,這段歷史我都聽了一百八十遍,行,我這就帶著南宮哥哥去培養感情。」

顧柒最害怕爺爺的嘮叨,這一嘮叨長達十分鐘以上都不帶喘氣的。

她抓著南宮離的手急急忙忙離開,省得兩個老爺子喋喋不休。

老爺子看著顧爸爸,「你覺得這兩孩子能成嗎?」

顧爸爸看著她們落荒而逃的背影,「從我的資料來看,南宮小子向來不讓女人近身,十有八九他對咱們丫頭有意。」

「當真?」

「應該不會錯,他從歐洲過來第一件事就是到咱們家拜訪你,提前送了你生日禮物,這還不能說明什麼?

說不定這些年他沒有搭理其她女人,就是一直在等我們家閨女長大。」

「要真是這樣就好了,南宮家家風向來嚴苛,各個優秀,沒有出半個敗家子。

我看南宮小子是不錯,有他帶著我們柒丫頭,也順便讓柒丫頭收收心。」

「希望他們能成,早點開枝散葉。」

顧爸爸和顧老爺子都對兩人給予無限厚望,此刻背負著兩個家族使命的人。

顧柒一到門外就鬆開了南宮離的手,「那邊是花園,那邊是廚房,你喜歡去哪就去哪。」

這丫頭前後變臉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南宮離在別處都是被女人追捧的對象。

唯獨這個丫頭都不正眼看看他,可惡!

「那你呢?」

「我好睏,要回房睡個覺。」

「行,那我就參觀參觀你的閨房好了。」「靠,你變態啊!」 穆南樞抱起顧柒,懷中的顧柒只是睡著了,臉上並無痛苦的神色。

「這次我什麼都沒做。」穆子期冷靜的回答,「這要問問你對她做了什麼。」

穆南樞給顧柒把脈,發現她的脈搏很穩定,不像出問題。

「小柒兒。」他搖晃著顧柒,卻發現顧柒根本就沒有意識。

她陷入了深度睡眠階段,而且是沒有意識的。

這下穆南樞再也無法告訴自己這只是巧合,他眼睜睜看到顧柒毫無預兆就這麼倒了下去。

他抬頭看向穆子期,「你什麼意思?」

穆子期讓他將顧柒放到躺椅上好好休息,說真的他也是真喜歡這個小丫頭。

「你和她是否已經同房?」

要不是喜歡顧柒,他也不會告訴穆南樞真相。

穆南樞也覺得奇怪,分明是在說顧柒,怎麼又突然問到這個話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