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雋若有所思的,「你叔叔呢?」

他說的自然是秦修塵。

程雋同秦修塵秦管家來交流不多,整個秦家人,也就秦漢秋秦陵他比較熟。

「演戲,」電梯到了,兩人走進去,秦苒漫不經心的回了一句,才偏頭看他,「你問這些幹嘛?」

「夫人,」程雋瞥了她一眼,慢悠悠的回,「你是不是忘了後天要回秦家?」

秦苒擰眉,結個婚這麼麻煩的?

六學要眇 **

兩日後。

秦家。

唐均這兩天一直呆在秦家沒走,他要走也是要同秦陵一起離開。

「漢秋呢?」唐均同秦修塵等人坐在大廳內,不時的看著門外,等秦苒跟程雋。

唐均四處觀望一番,卻沒看到秦漢秋。

秦管家站在秦修塵身側,滿臉複雜:「……二爺他去買菜了。」

早上五點,秦漢秋就起來,讓傭人開車出去,據他自己說的要親自去菜市場,買最新鮮的食材回來。

秦家廚師、食材都有。

秦管家實際上是不贊同秦漢秋出去買菜。

「買菜?」唐均身側的老李愣住。

老李跟著唐均這麼多年,三天前的婚宴,他是第一次直面那麼多大佬,不說其他,光是馬修一個就足夠老李腿軟。

比知道秦苒是雲光財團內部人的時候更震驚。

這兩天剛回過神來,大概也知曉,秦家在京城的地位……

這會兒聽到秦家現任當家做主的秦漢秋買菜,老李確實覺得神奇。

「二哥他一直有這個愛好,」秦修塵無奈的笑笑,他看向秦管家,「管家,等二哥回來,你也別說他了,他現在都不說搬磚了,你再剝奪他這個愛好,就不仁義了。」

秦管家勉強點頭,「也有道理。」

一行人正說著,秦漢秋已經回來了。

他不是一個人回來的,身邊還有另外一個高大的人影,是個外國人,看起來跟上秦漢秋差不多大。

「肯兄弟,你先坐,對了,你有沒有什麼忌口的?」秦漢秋一邊招呼著,一邊讓人進來。

他先讓人把食材拿到廚房,又讓人拿了個圍裙過來。

秦修塵唐均等人都沒想到秦漢秋出去一趟還帶了個朋友過來,「二哥,這位……」

「修塵,這是婚宴上小程的朋友小肯,」秦漢秋笑著跟秦修塵、唐均這幾個人介紹,「我剛剛買菜,正好看到了他,他也想要在京城定居買房呢,我正邀請他來我們家吃飯。」

秦漢秋說著,這位肯兄弟抬了頭。

婚宴人多。

唐均秦修塵等人都在主坐席上,後面敬酒是秦漢程雋程溫如等人挨排敬的。

唐均沒有跟,百桌宴席,他不可能每個人都認識。

同老李一樣,他的目光主要在馬修巨鱷那幾個人身上,然後就是程雋秦苒。

這位肯兄弟估計當時坐的不是特別靠前,唐均注意力在程雋秦苒身上,沒看到。

對於秦漢秋的這位肯兄弟,唐均覺得他長得有點眼熟,但又不知道眼熟在哪裡。

「小肯,你先喝茶,小程跟苒苒他們馬上就到了。」問了肯兄弟的喜好,秦漢秋就興沖沖的去廚房了。

雖然沒想到秦漢秋半路帶了個肯兄弟回來,但秦修塵秦管家都十分有禮貌的打招呼。

「肯先生,我是苒苒的六叔,秦修塵,」秦修塵給肯兄弟介紹了大廳裡面的幾個人,「剛剛聽我二哥說,你想在京城定居?」

「是啊,」肯先生操著一口不太熟練的國語,「京城人傑地靈,適合居住。」

「肯先生您喜歡我們京城就好,」秦管家給肯先生端過來一杯茶,笑容滿面,「您若是不嫌棄,我帶您逛逛京城,幫您挑一個好地址。」

秦管家覺得秦苒程雋這兩人短期內是不會理會這位可憐的肯先生。

「如此,謝過秦管家了。」肯先生眼前一亮。

兩個人正說著,唐均身側的老李看著肯先生,他同唐均相互對視一眼,最後,還是唐均問,「肯先生,請問您本名……」

「肯尼斯。」小肯正眉飛色舞的跟秦管家說自己的需求,聽唐均問,他隨意的說了一句。

「砰——」

老李腳底下一滑。

他茫然的看向唐均——

您侄子一家都是一群什麼詭異品種,叫人家F洲黑手黨老大……小、小肯???

門外,程雋同秦苒攜一車禮物回來。 當彷彿地動山搖般的感覺突然出現之時,靈雪還在悠閒地翻看着來自族羣各省遞上來的報告,微弱的警惕感從腦海中產生的瞬間,整個小屋就開始咯吱咯吱地搖晃,而她卻很快被這種感覺給驚呆了。

對於現今的朋族族羣而言,地震這種東西,顯然是從來沒有遇到過的大型自然災害。

第一次遇到這種自然之威的人,會有什麼反應?恐懼、呆立、無所謂?

雖然實力上已經達到了幽神級,平時的威勢也極其強大,但靈雪這時候才認識到,8051所說的‘靈神級以前,都不過是力量的提升而已’這句話的真正含義。

很可笑,或者說很真實的,幽神級帶來實力激增的同時,也帶來了極其強大的感知。

但這是這種感知,讓靈雪居然在這個時候完全呆立,比當時楚玲兩人成爲主意識時,那種星球意志的壓力之下更加讓人無力,此刻的靈雪甚至連思考都有些困難。

沒有做出任何動作,甚至連念力保護層都沒有想到去開啓,靈雪就這樣坐在座位上,以至於身旁不時跌落的瓦片,偶爾還會在她的身上帶出幾絲灰塵,雖然不能傷到翼人堅韌的皮膚,但也足以讓靈雪變得灰頭土臉了。

不過幸運的是,這次震動的時間並不久,而且建築即便搖晃的嘎吱嘎吱不斷,卻只是瓦片跌落了不少,牆壁依然堅挺地矗立着。

當靈雪大致清醒過來時,地震已經結束了有一會兒了。

擡頭望向天空,阻擋視線的屋頂已經消失,只留下幾根房樑和蔚藍色的天空。

苦笑着搖了搖頭,靈雪有些後怕地看着那幾根岌岌可危的房樑,用念力將身體的灰塵推開,然後有些僵硬地起身向門外走去。

短短几吸時間過去了,當空幻帶着自己剛剛獲得的十名隊員,從屋子裏衝出來時,震動已經緩緩地停了下去。

一切都彷彿沒有發生過一般,除了那些四散跌落的瓦片,某些砸下來的房樑,和裂開的磚牆。

不過,空幻並不打算以眼前所見的東西爲判定標準。

閉上雙眼,精神力瞬間以極限範圍掃描而出,查看起整個朋城及其周邊的損失情況。

當掃描接近尾聲時,空幻終於感應到了無數反應過來的人的精神力,這應該是朋城的大量正神和靈魂級們發出的。

因爲大家都是出於擔心,相互之間沒有任何的敵意,不同的精神力接觸時,沒有產生任何干擾,順便相互交流了一下自己所在地的情況。

然後,衆人都稍稍舒了口氣。

至少,人都沒有出什麼大問題,至於房子倒塌了再建就是了,反正都是隻需要兩天時間就可以建立起來的平房。

“按人類時候的分級,這應該也有7級左右了吧。”

雖然初步看來人員傷亡不大,但還是感到頭痛地收回感應,人類時體驗過地震的空幻很快反應過來,吩咐周圍的人們先不要進入房子,因爲餘震也不是那麼簡單的東西。

同時,空幻讓自己的十位心理素質還算不錯的研究員們,負責維持周邊人員秩序,告訴人們待在開闊地帶不要亂跑,隨即,他展開四翼向中央行政院飛去。

現在的族羣,其實有個很詭異的現象。

論心理素質,最好的應該是準祭司;其次纔是大祭司;再次纔是祭司和幽神級;最後當然就是普通人。

這讓人感到有些無奈,因爲準祭司很多時候需要獨自在野外生存,面對各種危機,而幽神級因爲數量缺乏,大多時候都是作爲戰略力量呆在固定地點,有固定的工作,比如幾位正神,比如靈雪和楚霞兩位統領。

“靈雪,你怎麼才走出來!沒事吧。”看着剛剛從院子裏走出來的靈雪,空幻有些後怕地埋怨道,但看着對方略顯僵硬的動作,他暗自嘆息一聲,迎了上去。

僵硬地露出一個笑臉,感受着空幻鎮定的情緒,靈雪疑惑地問道:“我沒事,不過剛剛怎麼回事,感覺整個世界好像都在震動一樣,是星球意志發怒了嗎?不是說她還沒有形成獨立意識麼?”

“不是,不用擔心,剛剛那只是自然現象而已。”

很自然地伸手抱住靈雪然後拍了拍她的後背,感受着居然還有些顫抖的身體,空幻有些好笑地輕輕撫了撫,然後精神平靜地解釋着:“就像下雨打雷一樣,這次不過是一種叫做地震的自然現象,只是不像下雨那麼頻繁罷了。”

(看來平時幽神級們的生活太過安逸了,也不是件絕對的好事啊。)心中思考了一下對幽神級的鍛鍊,空幻散發出全部精神力,連接上另外幾個管理者,讓大家到行政院集合之後,這才欣慰地拍了拍已經平靜下來的靈雪,然後放開對方坐到了地上。

擡頭看了看塵土亂飛的朋城,空幻發現銅器工廠方向似乎不對,立刻通過界面暫時停下了銅器研究,然後用精神力通知最近的大祭司過去看看。

他不知道冶煉研究會不會被地震所影響,雖然之前掃描時,研究小屋連快瓦片都沒有掉下一塊,但參與研究的幾人都是重要的人才,其中靈心還是一部之長,空幻覺得還是小心爲上,反正暫停也不會有事。

“……是嗎,好好安排他們的治療,讓其他人都呆在操場上不要亂跑。”將精神力從前往銅器工廠的大祭司處收回,在確定沒有太大的問題之後,他向剛剛趕到的暗血和白農點了點頭。

而確認空幻他們有應對地震的經驗之後,靈雪的情緒也完全平復了下來,並迅速恢復了作爲族長的幹練。

然後,注意到管理層都聚集過來的她,開始分配任務:“暗血,立刻安撫好戰隊的人,然後帶他們去朋城周邊查看情況,讓大家不要擔心,先待在開闊地等待進一步命令。”

“白農,你就負責統計朋城的損失,看看有多少人受傷,多少建築受損。”

“對於這個地震,既然空幻知道,想來你們應該也很清楚,我也不知道具體怎麼做,所以就交給你們安排吧,儘量做好。”

“楚霞、戰錘,行政院和律法院的人都組織起來,讓白農和暗血調遣吧。”

……

對於這次將自己和空幻聯繫起來,暗血並沒有進行任何的反駁,兩人對着衆人點了點頭,就神情嚴肅地轉身向各自的目的地飛去。

這時,行政院廣場上一陣光芒閃爍,四位反映過來的正神都匯聚到了行政院中,並看向空幻。

本打算先行解釋的空幻,擡頭看向四周,卻正好看見一片混亂的朋人們。

現在雖然有城務局,但城務局的人也是普通人,驟然遇到這種沒有任何經驗的自然災害,他們同樣處於混亂中。

有些不滿地皺起眉頭,空幻轉頭向四位正神說道:“具體的情況以後再說,先用精神力安撫好周邊的人羣吧,各自負責各自神殿領域內部的情況,中央區域就由我和靈雪負責。”

“……好吧。”雖然也很想從空幻這兒獲得地震的信息,但見此時情緒鎮定的空幻,幾人的本來有些激動的情緒,也稍稍平靜了下來。

幽神級以下,對幽神級說謊是沒有任何作用的,因爲幽神級的交流,雖然還帶着語言,實際上下意識也同時使用着精神層面的交流。

所以,任何語言藝術,在自己情緒被完全暴露的情況下,根本沒有絲毫的作用。

因此,當衆人認識到空幻並非強作的鎮定時,幾人很快想到,現在的情況應該並不嚴重。

於是,衆人漸漸平靜了下來,就像之前空幻安慰靈雪一樣。

四位正神各自點了點頭表示會按吩咐行事,然後又是一陣閃爍,四爲正神出現還沒到一分鐘就又一次離開。

而吩咐完這些的空幻,也沒去理會一旁的人,而是向靈雪和楚霞點了點頭,就放開精神力,開始一片一片的使用羣體精神力安撫,讓躁動的人羣都平靜下來。

這就是朋族與人族的一大差別。

即便到了初級文明後期,人族面對這種大面積騷動時,也只能依靠宣傳、壓迫或者民衆個體素質來穩定人羣;

但朋族現在還處於初級文明初期,卻因爲精通精神力的運用,而可以依靠幾個實力強悍的個體,用精神力短時間內安撫好躁動的人羣。

不過空幻也知道,凡事有利有弊。

因爲這種強大的能力的存在,朋族對管理層的要求就極高,實力、能力缺一不可,但最重要的,在空幻看來還要有德,或者說是對族羣成員的關愛。

否則,如果高層是一羣唯利是圖,欺壓民衆的小人,在這種強大的實力之下,民衆也很難在出現新的強者之前,獲得好的生活。

甚至有可能導致普通人產生依賴強者的心理,而不知道自強。

這就使得空幻在設定高層選拔之時,要求極其嚴格。

但是人就會有錯漏,所以空幻也只能在享受着美好現實的同時,在心中卻做着最壞的打算。

當然,誰也不希望事情向最壞的方向發展。

小半天時間就這麼過去了,整個朋城躁動的人羣已經在幽神級、朋城戰隊、以及陸續清醒過來的人們相互安撫之下,漸漸平靜了下來。

而和空幻一樣有過受災經驗的白農與暗血,也開始組織人手安排救援,並統計情況。

期間雖然又發生了兩次小的餘震,但在六位幽神級和十幾位靈魂級的安撫下,沒有再引起進一步的騷動。

這時,空幻眼前一閃,一個七彩的身影出現在他的面前。

※※※

“這次是怎麼回事8051?正常情況還是星球意志的問題?震心在哪兒?”

雖然之前8051有說過會給予朋族氣象資料支持,但這次的地震屬於自然災難,所以8051沒有及時前來預警,空幻也沒有過於介懷。

但現在既然8051能夠這麼快就出現,就說明她已經有了什麼有用的,可以告訴自己的信息。

“對不起,這次沒有提前注意到。8051很是歉意地看着受災的朋城說道。”

“沒什麼,之前我們用精神力掃描過,沒有太大的損失,應該只是些房子需要重建而已,所以不用擔心。”

沒有讓8051繼續感嘆下去,空幻此時顯得有些急切,因爲突然遭遇地震,他內心還是有些擔憂:“有這次地震的具體情況麼?”

“有,在地震產生的時候,我就在星球意志內部,感應到了整個過程。”說着說着,又是一次不大的餘震產生,不過此時衆人早已經平靜了下來,就這樣坐在廣場上,空幻等待着被餘震打斷的8051的說明。

“震心離地面較遠,主要是在嘎山北部,離朋城十公里左右的位置,威力不大。”

“所以,周邊受災最重的應該就是朋城,如果朋城沒什麼大問題,那周邊的村莊應該也沒什麼麻煩的,空幻你不用擔心。8051略顯欣慰的說道。”

稍稍舒了口氣,這時,前去查看朋城整體情況的靈雪也正好返回,看到8051的到來,她立刻飛了過來急急忙忙地問道:“8051,這次的情況和星球意志有關麼?雖然空幻說是自然現象,但星球意志不就是自然麼?”

“沒有關係,嗯?誰說星球意志就是自然呢?靈雪你想岔了哦。”

似乎對靈雪的看法有些意外,8051轉頭看向一旁滿臉疑惑的空幻,用古怪的語氣問道:“難道空幻你也認爲,星球意志就是自然?”

“難道不是嗎?星球意志不是代表星球自然的麼?”

“……”似是無奈地揉了揉額頭,8051攤了攤手說着。

“也怪之前我沒說清楚,星球意志的來源,是整個星球上所有有意識的生命體,由它們的遊離意識和生存意識集合而成,因爲強度很大,所以可以干涉影響到某些自然現象,但它並不是自然。”

“事實上,你們可以將星球看成祭壇,所有有意識的生物看成信民,而這個星球意志就是在無數信民祭祀之下,最終凝聚而成的一團,不過現在還沒有達到出現自我意識的程度,否者我也沒膽子偷吃了。”

“所以說,星球意志並不是這個星球,而是代表這個星球上所有的意識生命。”

“那你是說,這種自然現象,是星球的自然活動,而不是星球意志的情緒變動,或者說和星球意志沒關係麼?”

“這次的確沒有關係。8051對眼前造成的誤會有些無奈。”

然後,似乎對空幻兩人稍稍理解了感到滿意,8051點了點頭,然後閉上雙眼似乎在感受什麼。

但不一會兒,她的神情又開始嚴肅起來,並帶着一絲無奈。

“空幻,現在有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先聽哪個?8051無奈地確認之前已經知道的情況,最終還是覺得應該讓空幻知道。”

“……”

被8051這一弄,空幻頓時心中一緊。

本來這次地震威力並不大,那麼如果處理好了,以後即便再遇上威力更大的地震,人們也可以從容的應對,但8051的神情和故作輕鬆的語氣,卻讓空幻有些擔心。

“你還是先說壞消息吧。”

果然,8051說出來的話,讓空幻止不住好一口老血噴出,(玩我是吧!)

“這個壞消息是,整個雙月星,恐怕即將進入地質活躍期。”

“地質活躍期?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