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際上,如果不是秦旭顏值很能扛,這位小妹估計就要甩臉離開。

「這位先生,折耳貓確實是比較容易出現疾病,但折耳貓外形迷人,非常受歡迎,而且我們是正規的連鎖機構,證書是經過愛貓聯合會的認證,請放心購買。」

「呸!」老秦師父挽起長袍寬寬的袖子,指著寵物店小妹的臉大喊說道,「胡言亂語,惡毒至極。」

這可是秦旭第一次看到老秦師父如此生氣。

細想來,也確實如此。

純種培育,很大程度上會導致近親繁殖。

這樣總會比正常繁殖更容易出有先天遺傳問題的動物。

就像這隻標價近兩萬的奶白純種貓,按照老秦師父所說,目前剛出生不久,身體已經出現了許多毛病。

這些毛病,隨著貓咪長大,會越來越嚴重,這樣一隻漂亮可愛的生物,實際上生命里終日伴隨著疼痛折磨。

而秦旭的記憶里,仙獸門內飼養的動物,無論是弟子們的本命獸,還是普通飼養的獸類,都儘可能在保證其健康的情況下,再考慮天賦異能的因素。

寵物店小妹只看到這位身形高大的帥哥,嘴巴似乎動了動,然後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老秦師父,額,我知道你很生氣,不過,我查了一下,這樣的培育方式,已經形成了慣例,很難改變。」

「而且,越是純種的貓狗,價格越是昂貴。我的存款,買個一兩隻還行,如果把它們都弄回家,也就是一塊石頭扔進海里,水花都濺不起多少。」

離開了讓老秦師父怒火中燒的出售寵物貓的高檔店鋪,這一路上,這位來自異界的仙獸門老祖宗,怨念不僅沒有消停,反而不斷增加。

如果說之前是進了蜜罐的老鼠,現在就是發現原來蜜罐里只是甜蜜素,吃多了有害無益。

離開高檔寵物店,其他出售貓貓狗狗的店鋪,讓老秦師父也沒有一點兒好脾氣。

「真是糟糕透了,為什麼這裡的小獸們都要用鐵籠子關起來?!沒有任何生命,會喜歡天天看著鐵籠子,它們會非常難受的。」

「好像我腦子裡,仙獸門裡的動物,都沒有鐵籠和繩子。」秦旭問道。

到底並非自己的記憶,有一些細節,秦旭也不太清楚。

「入門修行了馭獸法訣,再去折騰束縛工具,豈不是多此一舉。」老秦師父並沒有因為秦旭在這方面常識上的無知而不耐,而是很細心的解釋說道:「仙獸門外門弟子,也有為普通人養育陪伴獸,但這些陪伴獸,都經過馴化,也不用鐵籠和繩索。」

絕代名師 他使勁抱著懷裡的雜毛胖兔子揉了揉,而那隻肥肉都能波盪起來的兔子,僅僅只是淡定的抬了抬一隻耳朵,繼續縮成一個毛糰子,眯著眼,彷彿在睡覺。

講解完這些,老秦師父又不禁感慨:

「唉,果然,沒有我們仙獸門的世界,你看看這些小傢伙都過著怎樣的日子!」

老秦師父在寵物市場大受震撼,但秦旭並沒有過多感同身受。

他今天來此的目的非常明確。

就是希望找到能幫助他找到被拐兒童的辦法。

所以,他只能不斷諮詢老秦師父,詢問他看到的每一隻動物,是否符合標準。

「這幾隻怎麼樣?我記得這種狗很聰明?」秦旭揪住老秦師父的衣角,指著幾隻擠在一個窩裡的拉布拉多幼犬問道。

「這隻天賦潛力在四肢,跳躍跑動好,這隻擅長游泳,這隻嗓音洪亮,這隻嗅覺能力比其他強,但尚未達到要求。」 總裁太冷漠【完結】 老秦師父瞥了一眼這些剛出生的小奶狗,搖搖頭說道。

「這幾隻呢?」雖然老秦師父說,選擇動物未必是狗類,但秦旭依然下意識覺得,寵物市場這些小動物里,還是狗狗的嗅覺最靠譜。

「比前面還不如。」

逛遍了貓狗,指完了魚鳥,就連兔子也無法通過老秦師父的考驗。秦旭很奇怪,不知道老秦師父到底通過什麼來判斷選擇。

「要不,我還是去警犬大隊找熟人好了。」正當秦旭站在花鳥市場的後門,準備放棄的時候。

老秦師父忽然跳到他的頭頂上,搖搖指著一個方向說道:「誒,等等,往那個方向走。」

「那邊好像不是花鳥市場。」而且秦旭目測,似乎那裡並沒有與寵物經營相關的店鋪。

老秦師父所指的位置,實際上已經離開春福花鳥市場的範圍。

按照指示,秦旭走了五十多米。

這是位於花鳥市場附近的一個小商場,五層樓高,裡面有超市,各類飲食餐廳,看外牆上的廣告牌,似乎還有一個兒童遊戲場。

不過,似乎沒有跡象表明,裡面有寵物商店存在。

「你確定?」秦旭猶疑問道。 神話版三國 這麼遠的距離,老秦靠不靠譜呀?

「往上,往上走,在很高的地方。」老秦師父在秦旭頭頂上踮起腳尖,似乎有點不滿秦旭硬直的頭髮,跺了跺腳,繼續說道,「走的越近,老朽的感覺越明顯。」

「我怎麼一點感覺也沒有?」秦旭小聲嘀咕著,走進升降電梯,直接按了最高層。

「那還用說!真是氣煞老朽!」老秦師父一提到這個,就覺的滿肚子氣無從發泄,只能在秦旭腦袋上憤憤跺腳,「你這連修鍊的門檻還未進來,就別扯其他。」

好氣哦,想一想曾經自己門裡那些每天不是在修鍊,就是在研讀典籍的弟子們,怎麼看怎麼可愛。

如今每天拿著小教鞭,擰耳垂,也沒法把這個修鍊打瞌睡的混小子掰回正道上,想想就覺得胸口疼。

「呵呵。」反正在頭頂上,秦旭眼不見為凈,裝作沒有聽到。

這項技能,從學生時代,他就非常熟練。

電梯一直往上開。

電梯里,有兩對父母,都帶著四五歲的小娃兒。

秦旭看到這兩個笑得像漂亮小花兒的小娃娃,突然想到頭頂上的老秦師父,莫名覺得有種自己當爹的錯覺。

當然,錯覺只能是錯覺。

老秦師父外表再怎麼年幼,內心還是一位活了五百歲的築基期老祖。

電梯一停,他便跳到秦旭肩膀旁,說道:「還要再往上走。」

秦旭沒明白,這已經是頂樓了,再往上,要去哪裡呢?

這時,電梯里的其他人,開開心心地走出去。

一個蹦蹦跳跳的小男孩,仰頭問身邊的父親:「爸爸,我想騎小馬,還要喂小兔子。」

「要不要摘草莓?」他身邊的爸爸微笑地詢問。

「要要要!」

秦旭有點明白了。

他跟著他們一路走,步行來到大樓天台。

綠植籬笆將整個天台圍起來,還有許多可愛的卡通動物,活潑的音樂響動,入口的位置,一位笑臉燦爛的小妹,正在給入園的家長和寶寶們買票。

他們頭頂上,幾個粉紅大字。

「開心空中農場」 「對,就在裡面,那個方向。」老秦為自己終於在這個世界發現一隻天賦不錯的小獸,而倍感欣慰。

看著別人都是一家子一家子進去玩,雖然肩膀上坐著一個長相跟小娃娃沒啥區別的老秦師父,但秦旭還是覺得獨自進門,有些尷尬。

好在秦旭從小臉皮厚,清咳了兩下,鎮定自若地排在一個五歲小女孩後面,等著買票。

等輪到他。

「買一張票。」秦旭微笑。

「呃,就你一個人嗎?」頭戴著趴趴熊的售票小妹,疑惑地問道。

「額,沒有,孩子他媽先帶孩子進去了,我去找他們。」秦旭露出整齊的牙齒,面不改色的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子呀。」售票小妹理解地點點頭,將票遞給秦旭。

「哇,你們這個世界的小娃娃,怎麼玩樂的東西怎麼奇怪?」老秦師父看著從秦旭身邊跑過的小孩子,驚嘆地問道。

看到一個男孩在玩騎馬項目。

老秦師父坐直了身子,笑眯了眼,說道:「你看,你看,我們仙獸門的小弟子們,第一次坐馭獸的時候,也是這個模樣。我在兩百四十六歲到三百一十歲這幾年,曾經在門派教導十歲前的小傢伙們騎行馭獸……」

看到一個小女孩,拎著一捆蔬菜,像釣魚一樣在餵鵝。

老秦師父搖搖頭,說道:「菜葉枯黃,品質下等,此白鵝吃得勉強,心情不佳。」

「……」

秦旭怕他再說下去,就沒完沒了,轉移話題說道:「老秦師父,我們要找的具有嗅覺天賦的動物在哪裡?」

「哦,那處!」老秦師父目光從一隻小羊身上收回,抬手直指一個被人群圍起來,熱熱鬧鬧的地方。

「那是……」

「媽媽!我要玩趕小豬!我要玩趕小豬遊戲!」一個小男孩扯著他媽媽的手,從秦旭身邊飛奔往老秦師父所指的方向。

透過外圍的人群,秦旭看到,那個地方用厚實的塑料泡沫圍成很多圈回字形的跑道。

兩個小三四歲的小男孩,手裡拿著細細的鞭子,抽打著他們面前的小豬,身上黑一塊,粉一塊的小奶豬,在他們面前蹬腿狂奔,時不時沒頭沒腦地撞到塑料泡沫上,有時還會往回跑。

遊戲的氣氛非常熱烈。

秦旭對這個娛樂項目頗有印象,他記得很多農家樂的宣傳單上,都有這個項目。放兩隻小香豬在設置的封閉跑道里,讓孩子驅趕,據說讓現代都市的孩子們親近動物。

小香豬性情溫和,被驅趕也不會傷人,

「老秦師父,你說,那隻嗅覺天賦符合要求的動物是一隻豬?」秦旭看到兩隻被趕來趕去的小豬,不太敢相信的問道。

「一隻天賦不錯的小傢伙。」老秦師父指著那隻落後的小豬,說道。

「……」真是顛覆秦旭的常識。

也怪秦旭打小就是不愛看書的性格,要不然多讀幾本課外書,就會知道,在生物界中,他所謂以為的狗,並不是嗅覺最靈敏的動物。

在各類研究中表明,家鼠,老鼠,豬,大象等動物,嗅覺的靈敏度都在狗之上。

此時,秦旭橫看豎看,左看右看,都沒覺得這隻黑腦袋,粉紅肚子,背上還有一大塊黑皮膚,鼻子拱來拱去,在小男孩小鞭子下,慌張亂竄的小香豬,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不過,既然老秦師父選定,秦旭就不再質疑。

人家才是跟仙獸打交道數百年的專業人士。

秦旭環顧四周,找了一位空中農場的服務小哥,笑眯眯地指著場上又開始新一輪賽跑的小香豬,說道:「誒,小弟,你們這些小香豬實在太可愛了,我忍不住想養一隻,能不能賣給我?」

正當秦旭以為還需多費一番口舌時,這位開心農場的職工半點猶豫也無,乾脆地點點頭,說道:「沒問題,一隻六百。」

「我要那隻,能掃碼嗎?」秦旭果斷說道。

「不要我到後面給你找一隻新的嗎?這隻這幾天一直在比賽,拿回去養可能狀態不太好。」

「不用,我就要那隻,其他都不要。」

「行,你等會兒,等這一輪跑完,我把它帶過來。你要買個籠子嗎?一個五十。」這位個頭不高的服務小哥貼心地問道。

「要。」

「不要!」

秦旭和老秦師父同時回答。

「要什麼籠子!」老秦師父一蹦到秦旭面前,激動揮舞飄逸長袖,說道:「身為仙獸門弟子,竟然要以鐵籠困獸,絕對不可以!」

服務小哥做完一單生意,很高興地去幫秦旭取貨。

「老秦師父,總不能讓我抱著一隻小豬回家吧?」秦旭絲毫沒有將買籠子的決定收回來。

開玩笑,買只豬拎回家,已經是秦旭的底線。

大仙救命啊 而抱著回家,或者牽著回家,這是他萬萬玩不來的。

任老秦師父如何跳腳,秦旭死守底線,堅決地將小香豬關在寵物籠里,拎著回家了。

「嗷嗷哼唧,嗷嗷哼唧……」

在離開空中農場的路上,秦旭一路接到了各個年齡層小朋友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在他們的念頭裡,能把這裡的寵物帶回家,實在是太幸福了。

從正門離開,售票小妹顯然還記得秦旭,她看到秦旭手裡拎著的小傢伙,忍不住吃了一驚,說道:「你買了小豬?」

「是的,小香豬很可愛,想養養看。」秦旭有點違心的說道。

「哦,」售票小妹欲言又止,似乎用一種同情的目光,看著秦旭,然後說道:「你,你如果不想養了,我們這裡可以退貨的,按斤收購。」

「噢!謝謝,放心吧,不會的。」急著回家,希望小香豬能幫助他找到丟失孩子的秦旭,完全沒理解售票小妹的潛台詞,應了一句,就直奔電梯。

「老秦師父,你要找到動物我們買到了,現在咱們要怎麼做?」秦旭迫不及待問道。

秦旭這兩天,已經完全熟練運用極低聲音,呼氣吐氣的方式,不動聲色與老秦師父交流。

就算身側站著他人,也完全不會覺得異樣,聽到他在說什麼,除非特別留心地盯著他的嘴巴,才會覺察他的嘴巴微動。

「若你此時修鍊入門,稍用靈力,就可激發這隻小傢伙的天賦。」老秦師父盯著一家冰淇淋店的宣傳照片,下意識舔了舔嘴唇,說道。

「額,還是說點實際的吧。」秦旭磕磕碰碰,用盡全力,大腿都掐青了,但依然沒有找到修鍊的訣竅。

別說匯聚靈力,就連修鍊的姿勢,都因為腿腳筋骨太硬,擺得七零八落。

按照老秦嘀咕,當年他三歲修行基礎法訣,資質下等,三日才感應靈氣,一月有餘,才引氣入體。

而地球世界,靈氣比仙獸門老家那兒,稀薄數倍,也意味著入門困難程度也超過數倍,這樣情況,秦旭完全不看好自己的修鍊之路。

「既然自身不行,那就需要藉助外力幫助。」老秦師父一錘定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