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曉走上前,用手鉗住程家輝抓住瞿萱頭髮手的手腕,輕輕一掰!

「啊!」

程家輝痛呼了一聲,抓住瞿萱頭髮的手也瞬間鬆開!

「滾!」狄曉鄙薄地斜睨了程家輝一眼:「再不滾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說完,狄曉抓著程家輝的手往前一送,程家輝受力後退了數步,腳下一趔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在場的眾人都愣住了,特別是瞿萱,一臉的不可思議,看了看坐在那裡還沒有爬起來的程家輝,又看了看站在自己一側的狄曉。

這是一張堅毅的臉龐,兩道劍眉微微揚起,神色冷峻,冷峻中又帶著憂鬱,甚至還有一絲感傷,但卻很迷人。

這一刻,瞿萱的心裡像是闖入了一隻活蹦亂跳的小鹿。

「這是英雄救美嗎?」瞿萱心想。

程家輝神色有些木然地爬起身,片刻之後才憤怒地大吼一聲:「你想死!」

說著,程家輝向前助跑了兩步,當距離狄曉還有一丈遠的時候突然飛起一腳,直踢狄曉的面部。

「啊!」

看著沖向狄曉的程家輝,瞿萱就感覺一股森森的寒氣從心底湧出來。她了解程家輝,說的好聽的,程家輝是一個紈絝子弟,說的不好聽,就是一個地痞流氓,而且程家輝學過武術,身手不錯,所以瞿萱此時為狄曉擔心起來。

她期待狄曉會像武俠中的任務那樣,和程家輝大戰多少多少回合。但又擔心狄曉不是會武功的程家輝的對手,受到傷害。

瞿萱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還好,狄曉沒有讓她失望,雖然狄曉並沒有和程家輝大戰多少回合,但卻一把抓住了程家輝的腳踝,制止住了程家輝前進的身體,然後對著還懸在半空的程家輝的小腹就踢出了一腳。

現在的狄曉思維還是正常人的思維,但身體卻是經過改造的,無論是反應力還是強度都不是一個普通人能比的,即便是學過武術的程家輝,也不行!

程家輝的身體受力倒飛了出去,躺在地上雙手捂著肚子痛苦地哀嚎,不停地打滾。

狄曉走出去,蹲在程家輝的身前,抓住程家輝的頭髮竟然把程家輝給提了起來。

狄曉:「是男人的話,就請尊重另一半的選擇,畢竟你們曾經彼此深愛過!」

這句話,狄曉也不知道是說給程家輝聽的,還是說給自己聽的,但卻是他此時最想說的話。

程家輝不敢去看狄曉,不知道為什麼,他從狄曉的身上感受到一股特別的氣勢,他猜測,如果這個時候自己敢反駁的話,狄曉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

回到了咖啡廳,狄曉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回到二樓繼續翻看關於人體學的書籍和研究狄博士留下的資料。

瞿萱的情緒平復下來以後來到二樓,給狄曉端上來一杯摩卡和一盤點心。

「先生,謝謝你剛剛幫了我!」瞿萱說:「這杯咖啡算是我請你的,希望先生不要嫌棄。」

狄曉沒有回答,甚至連頭也沒有抬,依舊翻看著手中的資料。

見狄曉根本不搭理自己,瞿萱怔了怔,但卻沒有覺著狄曉不禮貌,反而被狄曉認真的模樣吸引住了。

這段時間狄曉幾乎每天都要來這裡,有的時候一坐就會坐一天,並且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學習上,浪漫之都的眾人都已經習慣了,所以瞿萱才不會認為狄曉這是對自己冷漠。

放下咖啡和點心,瞿萱說:「那我就不打擾先生了,先生慢用!」

瞿萱走後,狄曉斜睨了一眼桌子上的摩卡,下意識的搖了搖頭,然後拿起一旁的拿鐵…….

轉眼間已是黃昏,狄曉伸了個懶腰,把書和資料都收了起來,下樓把那杯摩卡和點心的錢結算了以後就離開了浪漫之都。

這個村長有點兒彪 吧台的女孩好奇的看了一眼狄曉的背影,然後趕忙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萱萱,二樓的那位先生已經離開了,並且你送他的咖啡和點心錢給結了!」

「我沒想收呀!是他非要給的!」

狄曉剛走出浪漫之都沒多久,就聽到背後傳來一陣跑步聲。

「先生,等一下!」

狄曉回過頭,就見瞿萱氣喘吁吁地跑向了自己,狄曉一臉的好奇。

來到狄曉面年前,瞿萱說:「先生走的好快!」

「有事?」狄曉面無表情的問。

瞿萱羞澀的低下頭,說:「先生,我可以請你吃個飯么?」 對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上的人已經徹底絕望的狄曉不想和任何人有任何的接觸。即便面前這個女孩很單純,想要請自己吃飯也只是為了感謝自己,但狄曉卻沒有任何的心思。

「對不起,我還有事!」狄曉面無表情。

「不會耽誤先生太多時間的!」瞿萱堅持,「只是簡單的請先生吃個飯而已,不然我這心裡過意不去。」

狄曉沒有回應,轉身離開。

看著在夕陽中狄曉被拉長的身影,瞿萱咬了咬嘴唇。

「真是個冷漠的傢伙!」

狄曉沒有回家,而是來到一間酒吧。不過狄曉並不是來消遣的,而是來工作的。

在這裡做小時工,每個小時有二十塊錢,每天工作五個小時,從晚七點一直工作到十二點,如果運氣好有顧客打賞小費,狄曉一天甚至能賺到二百塊錢,這些錢,對於現在的狄曉來說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工作結束后,狄曉拖著疲憊的身體在路燈下走著,腦海里一直在思考狄博士留下的那些資料。

狄曉對於醫學方面的事情一竅不通,所以對於狄博士留下的資料中記錄的一些公式狄曉很費解,有些知識甚至連教材中都查不到。

狄曉又不能找別人諮詢,畢竟這件事正如狄博士所說的那樣,是醫學界的奇迹,若是被外人知道,並且傳了出去,那麼自己的想法可就泡湯了。

狄曉一邊走一邊思考,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狄曉突然聽到前面的拐角處傳來一陣怒罵聲和哭泣聲。

「嗯?」

聽到這個聲音以後,狄曉一怔,自語道:「怎麼又遇到他們了?」

拐角處,瞿萱背對著牆壁不停地抽泣著,臉上布滿了淚痕。

在她的對面,程家輝一隻手杵在牆壁上,另一隻手托著瞿萱的下巴,露出陰邪的笑容。

「瞿萱,你的那個白馬王子呢?」程家輝用近乎森冷的聲音問:「你怎麼沒和他在一起?」

瞿萱抬起頭,嘴唇顫抖著看著程家輝,說:「程家輝,我現在正在努力賺錢,等我賺夠了錢一定會還給你的,你就放過我好不好!」

「哼哼!」程家輝冷笑一聲,托著瞿萱下巴的手挪移到瞿萱的臉蛋上,輕輕地捏了捏,說:「錢我可以不要,但是你得陪我睡,只要把我伺候好了,錢不錢的都好說!」

「程家輝,你無恥!」瞿萱被程家輝的話激怒,嬌喝一聲:「我又沒說不還你錢,你這樣做是在犯罪!」

「少拿犯罪嚇唬我?」聽到瞿萱的話程家輝表情彷彿布滿了一層冰霜,全身都散發著戾氣,惡狠狠地說:「信不信我現在就在這裡把你給辦了!」

話音還沒落,程家輝放在瞿萱臉上的手直接移到瞿萱的衣領的一側,用力一扯,瞿萱的衣服便被扯爛,露出了白色蕾絲花邊的胸衣,豐滿的胸部在撕扯的震動中不停地顫抖著。

「啊!」

瞿萱驚呼一聲,開始推搡程家輝。

程家輝的雙眼都直了,緊緊地盯著眼前那一片春光。任憑瞿萱怎麼推搡,程家輝都沒有後退一步。

他就如同一隻飢腸轆轆的餓狼,看到了美食的瞬間,想著的就是儘快吃掉,哪裡還會顧及其他!

用力一拽,程家輝把瞿萱摟在了懷中,就想要去親吻瞿萱的嘴唇。

瞿萱不停地掙扎著,哀求著,拚命想要推開程家輝,可程家輝的雙手就像是兩把索命的鐵鉗,死死地遏制住她。

程家輝早已經失去了理智,就想著把面前的這個尤物佔為己有。

「啊!」

就在瞿萱近乎絕望的時候,程家輝發出一聲慘叫,瞿萱先是一怔,然後就看到程家輝的身後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來人正是路過這裡的狄曉,當他聽到兩人的談話后就向這邊走來,剛好看到程家輝正在對瞿萱施暴,所以二話不說,直接上手擒住了程家輝的一隻胳膊。

「是你!」因為疼痛已經恢復理智的程家輝扭頭看到狄曉以後先是驚呼一聲,然後惡狠狠地說:「他媽的,怎麼哪都有你?」

「啪!」 程家輝的話音還未落,狄曉就掄圓了巴掌狠狠地扇了程家輝一記耳光,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

狄曉的這一巴掌直接把程家輝打懵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狄曉。

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打架的時候你可以打我的臉,可前提是用拳頭,但被另一個男人扇耳光卻是極大的侮辱!

並不理會程家輝的目光,狄曉面無表情地說:「以後嘴巴放乾淨點兒,不然我不介意打爛你的嘴!」

聽著狄曉冰冷的聲音,程家輝沒敢再說什麼,只是怒視著狄曉。

鄙夷的看了程家輝一眼,狄曉目光轉向正在整理衣服的瞿萱,問:「你欠他多少錢?」

余驚未消的瞿萱怔了怔,雖然不明白狄曉為什麼要這麼問,但還是低聲回答道:「三萬!」

狄曉沒有再問什麼,目光回到程家輝的身上,說:「如果這錢還給了你,你還會找她麻煩嗎?」

「啊!」

程家輝以為狄曉是在用話點撥自己,雖然他並不服氣,但想著好漢不吃眼前虧,所以很識趣地說:「不…不用還了,這錢我不要了!」

「少廢話!」狄曉輕喝了一聲:「認真回答我的問題!」

程家輝:「錢若是還上了,我自然不會再找她的麻煩。」

狄曉:「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說著,狄曉放開了程家輝的胳膊,然後接著說道:「把你的銀行卡號給我!」

「先生,你…..」

聽到狄曉的話,瞿萱瞬間就明白了狄曉是要替自己還錢,所以想要出言制止,但話剛說到一半,就被狄曉瞪了回去。

程家輝老老實實的把卡號給了狄曉,然後狄曉走到一旁,拿出手機,長吸了一口氣后撥通了一個號碼。

「九哥,我是狄曉!」

「呵呵,我現在在老家了!」

「嗯,沒錯,我把公司轉讓給她了。」

「多謝九哥挂念了,我這麼晚給九哥打電話是有事情要求九哥,我現在資金有些周轉不開,所以…….」

「呃…..三萬!」

「謝謝九哥,等我手頭寬裕了一定把錢還你。」

「九哥別這麼說,以前是以前,這樣吧!我現在給九哥一個卡號…..算了,九哥就打在我原來的卡號上吧!」

「謝謝九哥!」

掛斷電話以後,狄曉長出了一口氣,這個九哥,是曾經的一個合作夥伴。狄曉幫過他一次,所以狄曉現在有困難,就想到了他,還好,九哥答應了幫助自己。

至於卡號的事情,狄曉本想讓九哥直接轉給程家輝的,可是後來一想,自己怎麼也要留下些證據,所以就讓九哥把錢轉到自己的卡里。

只是不久,水澤便收到銀行發來的轉賬成功的簡訊,九哥給狄曉轉了五萬。

再次和九哥通電話感謝了一番,狄曉才回到瞿萱和程家輝的身邊,當著程家輝的面把錢轉給了程家輝以後,又讓程家輝寫了一個還款條后這才放程家輝離開。

程家輝走後,狄曉問瞿萱:「你家在哪? 麟嘉元寧 我送你回去!」

「我……」

瞿萱一陣恍惚,剛剛發生的一切令她覺得茫然,她沒想到狄曉這麼輕易的就幫自己把錢還上了,這是什麼意思?是不是對自己有所企圖?怔怔地看著面無表情的狄曉,瞿萱心中卻是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趕忙別過頭,不敢再去看。

看著神色膽怯、倉皇的瞿萱,狄曉一臉的疑惑,問:「你在想什麼?」

「啊!」瞿萱這才想起來自己還沒有回答狄曉的問題,所以一臉委屈的說道:「我沒有家了!」

瞿萱接著說:「我一直住在程家輝的家……」話說到一半,瞿萱突然覺得自己說錯了話,趕忙解釋道:「先生不要誤會,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

「你不需要跟我解釋!」狄曉說:「你說你現在的打算就可以了。」

瞿萱:「我…我可以先住在你那裡嗎?」 當瞿萱說要住在自己那裡的時候,狄曉直接就拒絕了,可當瞿萱說剛剛因為受驚不敢一個人住的時候,狄曉心軟了。

——————

這座城市雖然是狄曉的家鄉,是狄曉出生的地方,但在這裡狄曉沒有親人,一直以來他都是一個人。

曾經的狄曉在這座城市受了太多的委屈,所以他才選擇了遠離這座城市,獨自去遠方闖蕩,機緣巧合下,狄曉認識了和自己來自同一座城市的孟涵。

兩人相戀了,並且準備步入新婚的殿堂,可是天不遂人願,因為種種原因,狄曉不得不和孟涵分手。

所以對於這座城市狄曉沒有任何的感情,也沒有家,所以他回來以後就在一個老舊小區租了一間二十多平米的小屋。

來到狄曉的住處后瞿萱就是一愣,因為無論是從穿著打扮還是言談舉止上來看,狄曉都是一名成功人士,瞿萱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狄曉會住在這樣一個簡陋的地方。

當然,瞿萱並沒有瞧不起狄曉的意思,只是覺得不可思議。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狄曉租住的房子里設施到也齊全,只不過要比正常人家小一些而已。屋子裡也收拾的很規整,很乾凈,雖然小,但卻很溫馨。

回來的路上,瞿萱再三詢問,狄曉才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了瞿萱,瞿萱本想叫狄曉狄大哥的,可狄曉卻讓瞿萱叫他狄先生,看著狄曉認真的表情,瞿萱也就答應了。

簡單的打量了一番,瞿萱問狄曉:「狄先生,我住在這裡合適嗎?」

她倒不是怕狄曉會對她怎樣,只是這間屋子簡直是太小了,而且就只有一張單人床,兩個人應該怎麼住?

她決定到狄曉這裡住的時候本以為狄曉應該住在一間很大的房子里,給自己騰出一間客房或者自己睡在客廳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可看現在的這個場景,瞿萱卻是有些不好意思再打擾狄曉了。

狄曉沒有理會瞿萱,而是從衣櫃頂拿下了一個行軍床,然後回到只能睡得下一個人的單人床上把被褥收到了行軍床上,又從衣櫃里拿出了一套新的被褥給瞿萱鋪上。

收拾的差不多了,狄曉拉過一個衣架擺放在單人床和行軍床的中間,又在衣架上搭了一張床單,然後就躺在了行軍床上用被子把頭一蒙,自始至終都沒有和瞿萱說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