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今這人竟然敢直接闖到隱門來?

大殿內,隱門門主原本正在安排找林楠麻煩的事情,突然間聽到這話,臉上頓時怪異不少。

而後,直接嘴角露出冷意與殺意。

當真直接送上門找死來了?

這一刻,他並沒有感覺到凰炳與那頭猛獸的氣息,二者刻意收斂了一些。

只是感覺到在林楠身邊還有三位修士存在。

一位高品,兩位中品!

這就是林楠肝膽闖自己隱門的依仗?

隱門門主冷笑,隨即直接怒斥一聲。

「擅闖隱門者,殺無赦!」

這一刻,這位隱門門主沒有半點猶豫。

殺了再說!

哪怕是稍後國安局的人趕過來,那又如何?

擅闖隱門,殺無赦!

這是傳承了多少年的規矩!

門主發話,再加上這少主之仇,頓時就有一群高手沖了出來。

隱門之強,並非虛言。

片刻的功夫,七八位低品修士,四位中品修士,外加兩位高品這般陣容出現在林楠幾人身前。

「我再說一次,隱門少主之死,純屬咎由自取,隱門再敢找麻煩,別怪我掀翻你們隱門!」林楠環顧一周,寒聲說道。

威脅之意,毫不掩飾。

這也是今日他來的目的。

「哼,你找死!」隱門門主未出,一位高品修士怒斥一聲。

「殺!」一瞬間,率先一掌直奔林楠而去,身後諸多修士高手也齊齊朝林楠身邊之人打去,毫不留守。

直接下殺手!

哪怕是在二十一世紀的朗朗乾坤之下,他們也無視,要殺人!

「哼!」一聲冷哼,直接從凰炳口中傳出,這些都是他凰氏一族之人,豈能讓這隱門之人動手。

一句冷哼,頓時在隱門一眾高手耳邊炸開。

尤其是為首的兩位高品修士耳邊,一瞬間猶如天雷炸響,讓耳膜鳴鳴作響。

同時也是臉色驟變!

大修士!

一瞬間的功夫,二人便有了察覺,心中駭然,連忙想要抽身爆退。

然而,為時已晚!

「蓬!」

「蓬!」

…………

凰炳接連出手,速度極快。

當大殿中隱門門主發現不對勁,帶著兩位大修士高手衝出來的時候,兩位隱門高品修士已然倒地慘叫著。

重生嫡妃:農女有點田 大修士之力,根本不是普通修士所能抵擋!

若非凰炳留守,只怕此刻在場其他一眾隱門高手也難逃被重創的下場。

這一刻,隱門門主臉色難看之極。

林楠竟然帶著不知名的大修士高手趕來!

大修士,在當世絕對是鳳毛麟角般存在,一個個蟄伏不出,但隱門基本上都知道。

而眼前這位,他不知道。

但這一出手,直接擊傷兩位高品修士,讓他駭然。

「好膽,敢在我隱門出手傷人!」 一念成婚 開口的是一名老者,冷冷的打量著凰炳與林楠。

此人,正是隱門的一位大長老,也正是之前被林楠雷劈死的那位隱門少主的爺爺,大修士級別的高手。

唯一的孫子被林楠殺了,可想老人的怒意,絲毫不比隱門門主的怨氣重,只不過礙於國安局,不好動手。

而今,這人竟然敢殺到隱門,直接出言威脅!

即便是大修士又如何?

「一起動手,一個不留!」老人怒喝一聲,渾身氣息爆發,直奔而去。

與此同時,另一位大修士老者也直接動手,兩位大修士聯手,要殺凰炳。

然而就在這時,陡然間一直跟隨在林楠身邊的那頭不知名的小獸怒吼一聲。

「吼……」

一聲吼叫,傳動周圍數里遠,極其響亮。

而同一時間,也從它身上傳出極其兇悍的氣息。

再然後一個閃爍,這頭小獸動了,直撲其中一位大修士高手而去。

凰炳也猛然間動手,一掌打向其中一人。

這一變故,著實讓隱門高手一驚,而後是色變。

「這頭小獸?」

不過,根本沒有思索的機會,神秘小獸殺到,直接一爪。

快,准,狠!

「噗嗤!」一位大修士老者胸口出現一道血痕,一臉駭然的倒退。

「蓬!」凰炳出手,也同樣不可小覷,一掌擊退一人。

一瞬間,場中諸多隱門高手微楞傻眼,林楠倒是滿臉的喜色。

這頭神秘小獸,果然很強!

凰炳的實力,也比一般的大修士要強上不少!

可喜可賀!

「堂堂隱門,也不過如此,真若是在這點實力,還敢再找我麻煩的話,信不信我直接滅了你們?」看到一群隱門高手的臉色,陳凡直接開口威脅道。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不讓這群人害怕,還不知道以後怎麼煩自己呢!

一時間,隱門上下之人臉色更為難看了。

尤其是隱門門主,一臉的鐵青!

這個該死的殺死兒子的兇手,竟然有著如此強大的助力!

強大的大修士高手,他不認識!

還有這強橫的神秘小獸,怎麼可能存在?

這讓他一時間難以接受。 這一刻震驚的,又何止隱門這群高手!

距離此地不遠位置,兩名陳聽雨派遣而來的大修士高手遠遠的關注著這一幕,臉色也是格外的精彩。

之前得到情報,知道這頭神秘小獸不簡單。

也知道凰炳這位大修士的身份。

但真正動手,還是讓他們咋舌!

真的很強!

不是普通大修士高手!

「呵呵,這下有好戲看了!」兩人暗自輕笑。

正如林楠猜測那般,隱門的存在,始終是一個隱患,而且頗為隱秘,傳承時間太久,各種底蘊不少。

極可能還有其他大修士高手隱藏,還有這石膏山也極可能有什麼特殊的布置。

而今林楠突然間殺來,甚至兩位大修士都不是高手,他們也該展露一些隱藏的底蘊了。

這一刻,隱門上下臉色難看不已。

凰炳和神秘小獸一左一右守護在林楠身邊,其他三位修士也拱衛著林楠。

看到他們的臉色,林楠感覺很過癮。

叫你特么的找麻煩,真以為老子收拾不了你們了,現在好了。

非要逼老子上門,現在好了?

「看什麼看,你們不是在省城一直逼我發火,逼我上門,然後好動手嗎?」林楠不屑冷笑嘲諷。

「還要動手嗎?」

聽到林楠嘲諷的話語,一群人臉色更是難看了。

多少年了,還沒有什麼人敢在隱門撒野,林楠這算是絕無僅有了。

即便是國安局的大修士來這裡,也要客客氣氣的。

「你當真罪該萬死!」隱門門主寒聲,臉色陰沉到了極限。

「今日,誰都擋不住殺你!」

一聽這話,林楠當即心中一緊,知道所謂的底蘊來了。

不過,那又如何!

林楠敢如此招搖殺上門來,又豈能沒點真正的依仗。

真以為他這位鳳凰在世間的代言人是白給的?

「你儘管放馬過來,我倒要看看是你們能留下我,還是我拆了這裡!」林楠寒聲。

而後,毫不廢話,心中一動一張符咒出現在手中。

正是那種一萬靈氣值一張的雷電符咒。

之前,隱門那位少主就是沖著林楠的雷電事件而來的,也是死在這上面的。

「去!」

林楠冷笑,直接對著那座大殿丟了過去。

惡魔總裁:借腹生子 「轟隆!」一瞬間的功夫,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間爆發出雷電之力,在山巔閃耀。

磅礴的閃電之力,就在眾人上空,讓不少人心中駭然。

雷電之力,代表著一種毀滅之力,破壞性太強。

而且,即便是眼下隱門門主這種高品修士,也覺得難以抵擋!

「蓬!」一道閃電,沒有對著人轟擊,但卻直接轟擊在那座大殿上。

一瞬間的功夫,整個大殿正被洞穿,出現一個丈許大小的口中,一片狼藉。

這是隱門的一座古老主殿!

但是,就這般突然間被林楠給搞成了破爛!

如此一幕,隱門上下再度臉色難看幾分。

林楠這是赤裸裸的打臉,赤裸裸的宣戰!

「這小子,說不得還真要搞大的!」暗中關注的兩人暗自交流著,同時也第一時間傳訊陳聽雨。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天知道隱門內隱藏著什麼。

與此同時,燕京陳聽雨的辦公室內,當看到傳訊后,頓時讓他臉色微變。

雖然猜測林楠有一些依仗,但這種也太強勢了。

「務必保護他周全,我再派人趕往!」陳聽雨連忙安排道。

夫命難爲:嬌妻不二嫁 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把人家主殿都給毀了,根本無法善了了。

「混賬!」

果不其然,就在主殿被劈的瞬間,兩道怒吼聲從山巔深處位置傳了過來。

而後,強大的氣息展露無疑!

「果然,又是兩位大修士!」

遠處,兩人微驚,再度將消息傳出去。

一門四位大修士,這個實力,太強了!

即便是國安局,也拿不出這個實力!

場中,林楠雖然意外,但也覺得正常,傳承了數千年的古老宗派,有點老傢伙隱藏也正常。

但還是那句話,那又如何!

今日,他就是要捅破天,除非他們自己低頭道歉認錯,否則這件事絕對不會善了!

要殺自己,特么的被自己反殺了,結果就不行了?

還敢到處給自己使絆子,故意噁心自己。

這些,都是需要代價的!

很快,兩道人影出現在林楠之前,都是老者,一個個看上去老態龍鍾,但卻怒髮衝冠!

原本的兩位大修士,以及隱門門主見到二人,也是一個個躬身行禮,足見輩分之高。

兩位老者一出現,就表現出極大的不滿,看向顯得殘破的主殿,臉色那叫一個陰沉,他們都是隱門的老人。

此刻竟然被人打上門來了,想想都讓他們不滿。

「年輕人,毀我主殿,當誅!」一位老者寒聲。

「別那麼多廢話,是你們先對我動手的,若是你們覺得能殺了我,儘管動手就是,否則就給我老老實實!」林楠不屑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