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瑤漫不經心的仰頭靠在沙發上,那不屑的笑容似在說一個微不足道的事,「恭喜你,找到討厭自己的答案了!」

水月搖搖晃晃地再次依牆癱在地上,不知所措,本以為自己只是個不喜歡社交,不喜歡戀愛,偶爾有點厭世的宅女而已,卻不曾想有這麼一段不堪的記憶,「你是…惡魔嗎?」

「這樣…不是挺好的嗎?一個夢想着幼稚園的孩子,是沒有決心走向殘酷地獄的!」雲瑤起身負手而立,笑得一臉溫柔看着水月,「在這座不斷變化的城市中,就連陽光都在不停地翻新,這就是所謂的和平和安寧!然而你卻成長在一個時間已經凋零的空間里,外界是好是壞都與你無關,即便是走出了那個地方,你依然逃脫不掉宿命的枷鎖,會不會不甘心?是不是很難過?沒關係哦,只要想辦法打破這層枷鎖就好了,就和當年我一樣!」

水月精神恍惚地抬頭看向雲瑤,在見到那抹邪笑時,腦海里滲人的場景再次出現,直接導致她胃部不適,不由捂緊嘴巴趴在地上狂吐不止,「你,你再說什麼,我怎麼…一句都聽不懂!」

雲瑤走到水月跟前蹲下,一臉欣慰的說道,「知道真相的你,還有多少勇氣留戀這世間?」

「夠了,別說了!」

「持刃者會為刃所傷,擁魔者會為魔所蝕,宿火者也終為火所灼,人吶~終會命喪於自己,所以…放棄吧!」

水月雙手緊緊捂住耳朵趴在地上,那頭疼欲裂的感覺不禁讓她眼淚奪眶而出,苦不堪言,「求你了,別說了!真的…別說了!」

下午六點,水月彷彿被抽盡了力氣般側躺在地上,那雙渙散的瞳眸一直緊盯陽台,因為長時間滴水未進,那微白的薄唇已經乾裂,待屋內的光線逐漸暗淡下后,她才艱難地起身,朝冰箱走去。在拿起一瓶水時,那擺放在深處的啤酒便顯露了出來,猶豫中,她將水放下,伸手拿了一聽啤酒,之後關上了冰箱門。

雲瑤側靠在一旁,笑得一臉嫵媚,「想清楚了嗎?」

水月沒有理會她,自顧自走到沙發上坐下,然後將打開的啤酒一飲而盡,此時,她不在感覺到酒的苦澀,反而還有種說不出的愉悅和舒適感,「不知他人苦,怎懂酒中意,就是這個意思嗎?呵呵~!」說完義無反顧地起身朝陽台走去,一臉釋然。

「叮鈴鈴~!叮鈴鈴~!」在水月剛走出兩步,客廳里的座機響了,她稍微頓了一會便又繼續朝前走去。

電話的另一頭,夜辰拿着手機焦急地看着視頻中的水月,在發現她沒有接聽的意願后,急忙打開事先安裝在客廳里的喇叭說道,「水月~你聽我說,你所看到的和猜想到的一切,都是錯的!」

水月停下腳步,好奇地回頭尋找聲源,客廳里除了傢具,看不到一個人影,「幻覺…嗎?」搜尋無果的她繼續朝陽台走去,在走出門簾時,夜辰急了,直接起身對着麥喊道,「水月,你和那個所謂的雲瑤沒有一點關係,別胡思亂想了好嗎?拜託了,別這樣!」

一隻腳已經跨在護欄上的水月立馬停了下來,她吃驚地回身看向屋內,只見牆角上方有一個小紅點,在其旁邊還有一個小盒子,平時因為開燈的緣故,她根本沒有注意到家裏還裝了這些東西,「是夜辰…老師嗎?」

「對,是我!」水月的回屋,讓他顫顫巍巍地癱在椅子上,大鬆一口氣,「你換身衣服,老師讓人去接你,你想知道的答案,我都會告訴你!」

水月眼神凝重地看向一臉平靜的雲瑤,她跳上置物架,雙手撐著身子側目回看水月,笑得十分親切,「孰真孰假,去了自見分曉!」

水月深吸一口氣,沉悶應了一聲,「嗯!」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咯咯咯……」夢媛長公主一陣輕笑,笑的花枝招展,一陣亂顫。

雖然現在小逸辰氣勢沖沖的,但姜逸辰還是忍住了,再做下去,他就要死了。

兩人簡單的沐浴了一下,就叫丫鬟將飯菜端了上來,畢竟兩人都將近一整天沒吃東西了,而且昨晚的消耗還這般大,所以現在肚子都是咕咕叫的。

長公主的貼身丫鬟眼觀鼻、鼻觀心,彷彿像是沒有看到這一幕一般,將飯菜端上來,擺放好后,就退了出去。

枸杞燉雞湯,韭菜炒蛋,蒜蒸生蚝……

姜逸辰看着這一桌壯陽補腎的菜,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

「快吃啊,怎麼在這看着。」夢媛長公主像是個小女孩一般夾了一個生蚝遞了過來,「啊~」示意著姜逸辰張嘴。

姜逸辰看着小女孩般的長公主,一時間有些出神的看着她,乖乖的張嘴吃了下去。

沒想到成熟嫵媚的長公主竟會作出這般小女孩的舉動。

「噗呲~」看着傻傻照做的姜逸辰,夢媛忍不住笑出聲來。

姜逸辰尷尬的撓了撓頭,道:「長公主……」

還沒說出口,就被夢媛打斷道:「你還是叫我夢媛吧。」

姜逸辰猶豫了一下,說道:「夢……夢媛,為什麼?明明我們才見了兩面。」

姜逸辰很是疑惑,她和自己只見過兩次,然後兩人就……就搞到床上了?按理說不應該啊,畢竟夢媛長公主這些年可是一點緋聞都沒有,難道是自己太帥了?

夢媛淡然的笑道:

「沒有為什麼,就是因為我喜歡你。但你不要以為我對誰都這樣,這麼多年來,你是第一個讓我動心的人,就連以前的丈夫也不過是順從父皇的賜婚罷了,既然好不容易遇到了自己喜歡的人,那就不要猶豫。」

「可你守了這麼多年的貞潔不是沒了嗎?你不怕別人在背後風言風語嗎?」

「我都三十幾的人了,還怕這些?而且我也不在乎別人說什麼,這些年我一直守寡只是因為沒有遇到心動的人。倒是你年紀還小,和我一個三十幾歲的寡婦搞在一起,會被他人說閑話,后不後悔?」

姜逸辰搖了搖頭。

「真的?」

“真的!”姜逸辰直視夢媛的雙眼正色道。

既然做了,就不會後悔,畢竟也是自己抵擋不住誘惑,沒什麼好後悔的。

夢媛看到姜逸辰一臉認真,那雙大眼睛頓時眯了起來,嘴角輕輕上揚,看得出她很開心。

由於兩人都一天沒吃東西了,一大桌子的菜很快就被兩人吃完了,夢媛的飯量不大,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姜逸辰吃完的。

絕對不是因為他需要補補哦。

兩人又溫存了會,姜逸辰就告別了,畢竟一天都沒回家,家裏人應該挺擔心的。

只是姜逸辰沒走幾步,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你沒事吧?」夢媛急忙上前扶住姜逸辰。

姜逸辰擺擺手,說道:「沒事。」接着就扶著牆走了出去。

夢媛看着腳步虛浮、雙腿打顫的姜逸辰,一陣擔心,並下定決心下次一定要節制,不然會嚇跑姜逸辰的。

姜逸辰可算是知道什麼是『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田』了,他是一路扶著牆走回家的。

一路上不斷有人指指點點。

對此,姜逸辰完全沒有理會。

無他。

實在是太累了!

姜府。

又是熟悉的一幕:

姜逸辰一回到府里,就被庄秋瑾擰住耳朵問道:「一整天都沒回來,又去哪裏鬼混了!」

「娘,疼疼疼,快放手。」姜逸辰低着頭,捂住耳朵求饒道。

「沒有去哪,就是昨晚被同窗拉去喝酒了,因為太晚,索性就在醉仙居歇了下來。」

「真的?」接着庄秋瑾抽了抽鼻子,頓時聞到一陣女子的香味,「又去紅袖招了吧,還敢騙我說是被同窗拉去喝酒了。而且……而且眼睛浮腫,精神萎縮,還不是去紅袖招?」

「嘻嘻……」就在姜逸辰怎麼脫身時,只見本坐在外廳外面台階上逗螞蟻的姜凌凌被這一幕弄得笑了出聲。

姜逸辰見狀,心頭一動。

小丫頭敢笑你哥是吧,讓你知道什麼叫來自哥哥的愛。

姜逸辰掙脫庄秋瑾的手,快速走向姜凌凌,說道:「凌凌不要整天在這玩,做完先生佈置的作業沒?」

「做完了!」姜凌凌一臉警惕地看着自己的大哥,她覺得大哥現在對自己不懷好意。

「做完了,就能玩了嗎,大哥再給你佈置點作業,看你整天閑的。」

姜凌凌:「???」

幾天後。

醉香居一樓大廳。

「你們聽說沒有,最近又有一首好詩在京城流傳起來了。」

「當然聽說過,《夢媛殿贈長公主》嘛,而且我還知道這是京城四少之一的姜逸辰去參加夢媛長公主的生辰宴會,贈與長公主的。而且……」那人將聲音拉長,瞬間讓得周圍的人都感到好奇,俯身認真傾聽。

「我還聽說當時的姜逸辰只是走了幾步,略微沉吟就將詩給作出來了,這是何等詩才。」

其中穿着綠色長袍的青年眼中滿是痴迷,憧憬的說道:「千秋無絕色,悅目是佳人。傾國傾城貌,驚為天下人。夢媛長公主這是有多麼美啊,這輩子要是能一睹長公主的芳容,我就死而無憾了。」

這話一出,周圍的人紛紛附和。

這幾天裏,傾國傾城的夢媛長公主傳遍了整個京城,姜逸辰也因為接二連三作出絕世名詩,而被稱為『詩鬼』。

藉此,姜逸辰的敗家子名頭漸漸地轉向驚才絕艷的『詩鬼』、武科狀元、文武雙全的大才子等名頭。

姜逸辰聽到這個稱號時,滿臉的問號,「什麼鬼,『詩鬼』?哪個王八蛋起的稱號。」

這幾天姜逸辰都在休息,躺了幾天,喝了幾天庄秋瑾叫下人準備的補湯,才感覺稍微活了過來,那天晚上的運動實在是太過劇烈,透支的太厲害了,雖然他年輕氣盛,但也頂不住這樣造法啊。

不過一想起夢媛那豐腴的嬌軀,還是忍不住……

沒辦法,實在是夢媛那成熟嫵媚的氣息太令人着迷了。

晚上躺在床上準備睡覺的姜逸辰的腦海里,又忍不住浮現夢媛那成熟誘人的嬌軀,姜逸辰趕緊甩掉那令人燥熱的身影,他是真的有點害怕了。

雖然他很迷戀長公主的身體。

姜逸辰強行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明天就是放榜的時候了,想想還有點小激動。 這突如其來的異變讓蘇御眉頭一皺。周圍的人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誰也想不到這兩位來勢洶洶的鬼神,竟然突然間就服軟了。

而當黑白無常的聲音響起的時候,蘇御便是收住了手中的攝魂鎖鏈。

攝魂鎖鏈甩過之處,就連空間都有微微的扭曲。

可見攝魂鎖鏈在被猛烈的業火加持之下的威力,究竟有多麼恐怖!

此時身穿這套業火鬼面戰甲的蘇御,對於業火的操控已經達到了很高的地步。

有了這套戰甲的幫助,蘇御操控起業火以及攝魂鎖鏈來,都是得心應手。

假如憑藉這套業火鬼面戰甲來應對兩隻半步六階的妖王的話,蘇御定然不會打的那麼艱難。

此時的蘇御已經明白了,托尼斯塔克研製出的戰甲擁有可以根據環境和特殊力量改造或者進化的特性。

換句話說也就是敵越強我越強。

明白了這一點蘇御便開始期待起來。因為蘇御現在心中好奇,當遇到那些真正掌控元素之力的強者:

比如說簽訂了雷神托爾契約的使用超強雷霆的強者,或者簽訂了斗破蒼穹里蕭炎契約的能夠使用滅世異火的強者。又或者簽訂了火影世界須佐能乎的強者……

遇到那種層面的超級強者,說不定會激發出創造出更加強大的戰甲。

比如至尊雷神戰甲,滅世異火戰甲,須佐能乎戰甲……

想到這裏蘇御不由得心馳神往,但還是開口對着面前的黑白無常淡然的說道:

「二位到我魔都來,二話不說就要帶走我魔都的數千英靈。想必不是帶去輪迴吧!」此時的蘇御將射出去的攝魂鎖鏈收回,語氣帶着冰冷。

因為蘇御本能的覺得眼前的這黑白無常顯得有些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