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自己開着的一個B級飛船,自然在這裏頭,都顯得十分“寒酸”。

最重要的是,南天沒有帶一個侍衛隨從。

就自己一個人,穿着,普普通通的休閒裝。

南天走下飛船,自然沒有引起接待人員的重視。

別人的豪貴,都是乘坐高等級飛船而來,身後,跟着一大羣侍從警衛。

那排場,不是一般的大氣。

機場附近,早就入駐了,許多專門的接待團隊。

他們都是山北將軍府上的人。

只要,豪貴們,出示一下請帖。

那些接待人員,就會恭恭敬敬地將這些豪貴們,給引入府邸當中。

南天氣定神閒地走向接待團那邊。

南天正想要出示一下請帖,想要這些接待人員,將自己給引入府邸裏頭。

不料,遽然間,跑過來一個風風火火的豐-腴的中年女子。

中年美婦,快步而來。

額頭上面,都是汗珠。

美婦人,瞥了一眼南天。

當即,美婦人拉住南天。

“走,走!小夥子,快點跟我走,我們後勤那邊,缺人,你去那邊,打掃一下衛生,順便,給顧客們,端一些茶水!”

美婦人對着南天連珠炮似地說着。

南天一愣,感情這個美婦人,還把自己,當成一個小服務員了?

“對了,對了!還有,你們幾個,都跟我走。後勤缺人,跟我走!”

美婦人,風風火火地說道。

看樣子,這個美婦人的地位不低,起碼是一個主管級的。

那些被點到名字的人,全部都是二話沒說,就出來了。

他們跟着美婦人後頭,朝着,山北將軍府走去。

南天本想出示一下請帖。

不過,忽然間,南天改變了注意。

明朝大紈絝 出不出示請帖,暫時都無關係。

反正,山北將軍的壽宴,離正式開始,還有一段時間。

神級美食家 跟着這個美婦人,看樣子,也可以進入府邸。

南天莞爾一笑,心中想着:“罷了,罷了,我就當一回服務員。”

若是,熟悉黑如風在這裏,定然會被驚訝到。

我滴個天吶!

南天現在,可是青印紫淵衛呀!

按照,現如今地身份南天可是:銀河聯盟一等公爵,青印紫淵衛,銀河軍內部編制銀河軍內部編制四星上將軍銜!

山北將軍,活了一百歲,也不過是五星上將!

南天只是比山北將軍,名義上,要低了一級。

更何況,尉遲夷將紫色印章,交給了南天。

願她餘生漫長 南天可以代掌紫印,就算是山北將軍,又如何?

他也無權,對南天,喝五吆六地。

南天此次能來,全部是看在,尉遲夷的面子上。

可就是南天,這麼牛-逼的一個將軍,竟然委身,去當一個小小的服務員。

知道了真實情況,何人不驚訝?

武道之路,有些時候,就要平易近人。

有些時候,莫不可,孤傲無比。

紅塵滾滾,凡世萬千。

磨礪人心,最是重要。

從底層來,回底層去,再由底層起,邁入高層去!

返璞歸真,方爲武之大道。

隨着,美婦人一起,南天等人,進入了山北將軍府地廚房裏頭。

美婦人,對着南天等人命令着:“先簡單地跟你們說一下,別人都叫我瑩姐,我是將軍府後勤部二十二主管之一。這一次,將軍大擺宴席,過得可是百歲壽宴,重要無比,宴請的都是一流豪貴!你們可要多長點心,事情務必要乾的仔細,莫要惹惱了大人物,最後,死都不知道,怎麼死地!” “你們都不要怪瑩姐話說的,比較重。因爲,我們都是平凡的人,無官無爵,那些豪貴大佬,一聲令下,都可以捲起血雨腥風,令無數人死無葬生之地。我們在這個世道上,必須要再三小心!”

瑩姐叮囑道。

“是,請瑩姐放心!”

衆人答道。

“好了,你們趕快乾活吧。廚房裏頭,有不少菜餚,還有一些美酒。你們趕快,拿過去,給那些大佬們!”

瑩姐吩咐道。

呼啦啦,一羣人,開始忙活起來了。

其實,端茶遞水,這種活兒。

南天無論在前世古武時代,還是現如今,南天都沒幹過。

不過,雖然沒幹過。

南天觀察力和領悟力,都是驚人的。

看着其他人服務員地動作,南天幾乎是秒懂。

別看,端盤子這種東西簡單。

其實,在大宴會上,是有許多禮儀和規矩要講究的。

南天是經過大場面的,對這個方面,還略微有些瞭解。

南天學得是像模像樣,端着兩瓶名貴地紅酒,走了出去。

將軍府地大廳當中,此刻已經是觥籌交錯,好不熱鬧!

一些個身穿名貴西裝,打着領帶的商業巨擘和同道們談笑風生。

亦然有一些,面容肅穆,身着軍裝,肩膀扛着幾個紅星的軍旅將軍。

還有一些人,是各地的世家貴胄,傳承悠久,在枯山主星上是霸王級的存在。

他們則是趾高氣揚,眉宇間,則是鋒芒畢露!

忽然間,異變突生。

一個西裝男子,衝撞了一個女服務員。

女服務員,也是端着酒水過來的。

眼看,酒瓶就要跌落。

就在一旁的南天,眼疾手快,輕鬆地,接住了酒瓶。

南天將酒瓶重新放回女服務員的盤子上。

“小心一點!”

南天朝着,那個女服務員,微微一笑。

女服務員羞紅了臉,剛纔,真是又害怕極了。

這裏的酒水,都很珍貴。

聽人說,一瓶酒的價格在好幾萬銀河貢獻點呢!

這個女服務員知道,就算是把自己賣掉,也不值這麼多錢。

若是,酒水真的打爛了一瓶,還是,因爲自己的原因。

女服務員清楚,自己一定會被打死掉。

女服務員很感激南天。

南天呵呵一笑,並不爲意,轉身就要走。

可是,南天是救了這個女服務員。

那邊的西裝男子,卻是不樂意了。

西裝男子,色-眯-眯地盯上了,那個女服務員。

見到,這個女服務員,長得不錯,挺水靈靈的。

西裝男子,一把抓住了女服務員的柔夷。

“小姑娘,長得不錯呀!今天,晚上,陪陪我吧。”

西裝男子,色-眯-眯地說道。

女服務員,驚恐萬分,拼了命地掙扎。

“不,不要!”

“不要啊!”

“先生,你不要這樣。”

女服務驚恐地說道。

可是,這個西裝男子,一看就是一個修爲高深地機甲高手。

一個柔弱地女服務員,哪裏能夠掙脫得開。

“哼,臭-婊-子!”

“本少爺,能夠看上你,是你莫大的福氣,你竟然還敢不從!真是,找死!”

西裝男子,直接是一巴掌,扇在了女服務員的臉上。

“啪!”的一聲,清脆而響亮。

女服務員的臉色羞紅,痛苦無比。

她的嘴角,都流出了一絲鮮血。

剛走不遠的南天,發現,這情況,也是勃然一怒。

南天用武神系統一掃,發現,這個西裝男子,不過是一個七品機甲戰尊罷了。

南天怎能容他在此處,猖狂跋扈。

南天上前一步,一腳踏出。

南天擡腳一踢,踹在了西裝男子地肚子上。

“砰!”

西裝男子,一下子就被踢飛了出去。

“噗通!”

西裝男子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西裝男子跌倒的一刻,連帶着,撞到了許多餐桌。

一時間,驚動了整個大廳!

“打人啦!”

“打人啦!”

有人喊着!

“怎麼回事?”

大廳當中,亦然有人,憤怒而起。

西裝男子的身份,也不低。

畢竟,能夠被請到大廳裏頭來,想必,也是一個牛-逼-哄-哄的大人物。

“雀老闆!”

“誰打的你!”

當即,有一衆人圍了上來。

這個西裝男子,名爲雀老闆,雖然,修爲不是很高,但是,他可是枯山主星裏頭,有名地商業大亨。

雀老闆的旗下,可是有着好幾個上市大公司。

雀老闆的所有資產,可是在百萬億銀河貢獻點以上,是名副其實的百萬億級富翁!

這一次,銀河軍大戰黑暗種族,雀老闆,也沒少捐錢。

這不,這一次,山北將軍過壽宴,還特意給雀老闆送了一張請帖。

雀老闆被打了,許多人,都是大怒。

他們有的是雀老闆的商業夥伴,有的是受過雀老闆恩惠的人。

“膽敢毆打雀老闆,小子你的膽子,太大了!”

“你真的是罪該萬死!”

有人,冷眼瞪着南天。

更有一些保鏢,就要上前,將南天給制-服住。

雀老闆本人,也是踉踉蹌蹌地爬了起來。

“麻蛋的!狗-日-子的!無知地臭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誰?”

“我可是堂堂的數家上市公司地董事長,你敢打我?一個服務員,還敢無法無天?”

“來人,將他給我拖下去,直接打死!”

雀老闆一聲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