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上古裝的司厲霆也十分英俊瀟洒,兩人都很滿意對方的裝扮。

司厲霆走到她身邊挑眉一笑,「準備好了么?」

顧錦好不容易才緩和的緊張心情又一次被他給挑起來。

「時刻準備著!」明知道這是司厲霆的戲謔,這樣的司厲霆又回到了過去那個壞壞三叔的樣子。

「聽說上一次整場戲你都在顫抖,這一次可不要再抖了。」

「該擔心的還是你自己,你今天第一次上戲。」顧錦反唇相譏。「沒關係,這場戲我負責躺,你負責動。」 兩百億不是兩百萬,這可是一筆天文數字,任何公司也不可能留有這麼多的現金。

顧南滄大掌放到顧錦頭上,猶如安撫孩子一般。

「傻瓜,這是司厲霆給你準備的,還記得第一次他來顧家嘛?那時候他就給了我們兩百億。」

「是他的?」顧錦有些驚愕,他從來沒有給自己說過這筆錢的事情。

顧錦本以為他給老爺子送的那個見面禮就足夠好,沒想到他竟然拿了兩百億的見面禮。

「是的,當初他為了取得老爺子的信任,直接拿了兩百億的支票給外公。

對於經商之人來說,兩百億的現金是個什麼概念?他竟然直接給了你,足矣證明對你的真心。

外公讓我給你好好收著,等你困難的時候再拿出來,那個男人又一次保護了你。」

本來才止住的淚水再一次流了出來,即便是他不在的時候仍舊對自己這般好。

「哥……」

「傻丫頭,我知道你心中的想法,別哭了,你這麼愛他,他不會捨得離開你的,說不定明天你就能看到他了。」

「嗯。」

「時間不早,快去洗個熱水澡好好睡一覺,你不睡孩子也要睡呢?

我聽說你這段時間十分操勞,丫頭,你別忘記了你肚子里還有一個孩子。

這次我過來也是為了替你分擔一些,明天我陪你去分公司。」

「謝謝哥。」

「和我之間還謝什麼?誰讓你是我唯一的妹妹。」

安撫好了顧錦,顧南滄並沒有入睡,而是連夜趕到了公司。

如果真的是顧明珠她們動的手,那麼她們一定會有后招。

顧錦第二天起來的很早,畢竟公司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她又如何能夠安睡?

「哥?」

顧南滄的房間之中並沒有睡,被子還疊得整整齊齊的,不知道是一早起來,還是一夜未睡。

門推開,顧南滄走了進來,手上還提著精緻的食盒。

「錦兒,我買了你喜歡吃的。」

「哥,你起得這麼早就是為了給我買早餐?」

「我怕你忙起來又忘記了吃早餐,對了錦兒,你先轉四十億到賬上。」

「好。」

顧錦沒有多想什麼,將錢轉到了顧南滄給的賬號上。

雖然有了錢,但公司的事情還沒有處理,顧錦很快就吃完了早餐。

「哥,我們去公司吧。」

「好。」

本以為公司已經亂成一團,當顧錦到的時候公司井然有序,和她離開之時一樣。

「顧總,集團總部來人了。」顧南滄身邊的特級助理朝著他走來。

顧錦心驚,「竟然來得這麼快。」

「來就來,讓人好好接代。」

「是,顧總。」

顧錦臉色有些慌,「哥,時間不多,我們要趕緊彌補小桃她們留下的漏洞,不能被總公司的人發現。」

「來不及了,他們已經到公司。」

「顧苒她們果然夠狠,恐怕是昨天發生了這件事,她就透風讓人過來了。」

「知道你在悲傷之中無暇顧忌公司,特地挑這個時候下手,敵人故意設下陷阱哪是你能防備的?

TFboys戀愛養成計劃 別擔心,所有事情我已經處理好,就算他們想在雞蛋裡挑骨頭也挑不出來。」

顧錦看到顧南滄眼下的烏黑心疼道:「哥,昨晚你沒睡?你怎麼不叫我?」

「傻丫頭,你哥還沒那麼廢,需要半夜將一個孕婦給挖起來,有哥哥在,你就安心養胎。」

顧錦心中流過一陣暖意,雖然她失去了司厲霆,除開司厲霆之外她身邊還有其他親人和朋友一直關心著她。

「他們快來了。」

電梯門打開,顧明珠、顧苒以及其他幾個集團總部的人緩緩走出。

顧錦已經收斂好之前在顧南滄面前的溫柔,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嚴肅的表情。

「兩位表姐怎麼都來分公司了?」

「我們還不是擔心妹妹沒有經驗,將分公司弄得一塌糊塗,特地帶集團總部的人過來查查賬,看看有沒有什麼虧損。」

賊喊捉賊,這兩人一早就設計好了,現在就是要一個證據置她於死地。

「表妹,現在方便讓我們查嗎?」顧苒笑得很開心。

有顧南滄坐鎮顧錦知道事情已經都處理完善,不過這兩位表姐好不容易來一趟,自己怎麼能不給她們一點收穫呢。

她故意裝作心虛的樣子,「幾位辛苦趕來,先休息一下吧,我讓人給你們安排一下早餐。」

看見她這麼慌張,兩人哪裡會放過這大好的機會,「不必,我們已經休息過了,現在就開始吧。」

「表妹,看你的表情有些蒼白,你該不會是不敢吧?」

「是不是公司的賬目出了什麼問題?」顧苒也趁勝追擊。

「沒有,一切如常。」

「要是如常的話表妹怎麼會是這樣的表情呢?二伯,你還是代替我們顧家好好查一下賬目吧,免得某些人虧得一塌糊塗。」

邀請來的這兩人也是她們的人,不顧顧錦的阻攔就去了財務部。

兩人十分得意,「表妹,我可是聽說分公司出了大事,你說這次要是失敗的話,你還能坐穩這個家主之位嗎?」

「哎,我早就勸過你了,家主之位哪是那麼好坐的?一會兒我看你怎麼收場。」

顧錦和顧南滄也並沒有爭論什麼,任由著這兩人奚落嘲笑,因為很快她們就笑不出來了。

半天過去了,二伯和助手黑著一張臉出來。

顧明珠趕緊迎了上去,「二伯,你說吧,該怎麼處置她?」

「她虧空了這麼多錢,這次一定不能饒了她!」

二伯將賬本一甩,「分明公司是盈利狀態,你們胡說八道些什麼?」

之前小桃沒有動手之前對公司還是盡心儘力,分公司雖沒有做出特別好的成績,總體算下來也並不差。

連虧空都沒有,更不要說虧上幾十億。

「沒有虧空?不可能!新項目她不是虧空了四十個億?」

「你們是覺得我人老眼瞎?睜大你們的狗眼好好看看,哪裡差了四十個億?」

「不會的,她明明……」

「明明什麼?」顧錦冷冷朝著兩人看來。

顧明珠表情難看至極,「一天之中你怎麼可能找到這麼多錢,一定是從本家拿錢了。」

「從本家拿錢?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懷疑我中飽私囊?」顧南滄表情不善的看著兩人。

「南滄,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

「你們兩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蠢東西,明知道我身體不好,還騙我坐了這麼久的飛機,簡直該死。」

二伯也是被兩人所蒙蔽,本以為真的出事,他也好趁機分一杯羹,誰知道人家分公司好好的,讓他在晚輩面前丟了臉。

「二伯,我們真的沒有騙你,一定是她挪用了集團的錢來填補虧空。」

顧南滄冷哼一聲,「如果沒有呢?你們血口噴人又該如何?」

「沒有我就辭去職務。」

「那好,你現在就去總部查證,如果沒有你就滾出公司。」

兩人本以為自己設下了一個完美的計劃,誰知道早就被人破了,偷雞不成蝕把米。

顧南滄和幾人回美國,顧錦吃了這麼大的虧,也開始重新整頓分公司。

她看著司厲霆的照片,口中喃喃道:「你又保護了我一次。」

顧明珠和顧南滄去集團對峙,誰知顧錦真的沒有挪用公款,她被趕出公司的那一刻都沒有想通她究竟是哪裡來的這麼多錢?

項目順利進行,時間一天天度過,那個人卻像是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一樣,再沒有任何消息。

……

墜海那日,一輛豪華游輪緩緩朝著海島靠近。

一人屹立在甲板上,他轉動著手上的戒指,一雙深藍色雙瞳看著海島。

今天是那個人的訂婚宴,他真的會是自己的孩子么?想得正入神,船員大聲道:「有人落海了。」 司厲霆邪氣森森的說出這句讓人覺得曖昧不明的話,顧錦撫額。

三叔骨子裡的邪氣出來了,絲毫不像是在私下的樣子。

他的話讓一旁的趙粒都臉紅心跳,什麼叫他負責躺她負責動,也太讓人想歪了。

「看到你們相處和諧我就放心了,趁著現在還沒有開始你們好好溝通溝通感情,一會兒可要深入溝通交流。」

南宮墨笑眯眯的出現在兩人身後,看到他這個樣子,顧錦不由得懷疑自己之前在片場看到的那個人根本就不是南宮墨。

面前這個一臉微笑猶如看著金主爸爸一樣的南宮墨她還認識么?

「放心,一會兒我一定好好和艾琳娜小姐好好交流的。」

這兩隻黃鼠狼,簡直就是一肚子的壞水。

「你們準備好了就過來,早點拍完早點收工。」南宮墨作為導演來說倒是很希望一次就過的。

司厲霆含笑的看著顧錦,「準備好了我們就過去。」

「過去就過去,誰怕誰。」顧錦提著裙擺跟著司厲霆去了片場。

華晴幾次都想要叫住司厲霆,然而司厲霆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便轉身離開。

這場床戲備受人矚目,還沒有開始顧錦就看到了一堆的人,里三層和外三層都是腦袋。

她不由得撫額,不過就是一場床戲而已,大家至於這麼激動?

床戲大家倒是不激動,激動的是司厲霆要當簡昀替身演床戲,這才是大家激動的點。

顧錦皺了皺眉,「南宮,這麼多人我怎麼演?」

司厲霆知道顧錦臉皮薄,直接吩咐南宮墨:「清場。」

隨著他這道聲音落下,南宮墨直接吩咐了場工清場。

大家唉聲嘆氣,「哎,本來還想要見識一下司少的肌肉呢,說不定會露點。」

重生嫡女亂君心:天價世子妃 「你就別想了,司少的身體哪有那麼容易看到的?」

「這可是大好的機會,要是錯過這輩子怕都看不到了,進了電影院也看不到司少的臉。」

「導演都叫清場了你還在執著什麼,走了走了!」

很快烏泱泱的一堆人就被清走,場中只剩下幾個必要的人。

「司少,你看這樣行了吧?」

「嗯。」

每到這個時候顧錦就好想提醒南宮墨一聲,大哥,你可是南宮家的小少爺!

不過就是聽司厲霆口中說了那個合作的計劃,南宮墨都恨不得將導演給司厲霆了。

「先拍替身和女主的戲,男一一會兒再補鏡頭,你們可要好好拍。」南宮墨提醒道。

看這架勢,替身成了男主,男主成了替身。

不過誰讓對方是司先生呢,為了追女人竟然紆尊降貴到來拍戲的地步。

被清場之後場中安靜了很多,南宮墨也收起來嬉鬧的表情,走到了幕後。

「你們準備好了就給我一個手勢。」

司厲霆挑眉道:「我隨時可以開始。」

顧錦深深吸了一口氣,「可以開始了。」

「action!」

夜已深,皇上卻不知在想些什麼,眉頭緊皺,顧錦朝著他緩緩走去。

「皇上,天寒露重,小心傷了風寒。」她手中拿起一件披風批在了男人身上。

司厲霆抓住了她的小手放到胸前,顧錦小臉一紅,「皇上……」

這個動作她並不陌生,平時在家裡偶爾司厲霆在書房工作,她就會繞到他的背後。

要麼給他遞上一杯牛奶,要麼給他蓋一層薄毯。

司厲霆偶爾會抓住她的手將他拉到自己懷中,但那個時候都是情侶之間的親呢。

現在要她將自己的日常擺到所有人面前,顧錦是十分不習慣的。

司厲霆抓住她手的那一瞬間她的心跳加快,有那麼多攝像機對著她,還在拍她的特寫。

司厲霆第一次演戲倒是很穩,他將顧錦帶到了懷中。

按照劇本的發展現在就該是顧錦主動,顧錦卻遲遲沒有動作。

「卡!」

「導演對不起,我有些緊張。」顧錦連忙低下頭。

南宮墨哪裡敢責備她,「再來一條。」

這一拍就連著拍了五六條,南宮墨實在忍不住將顧錦拉到無人的地方。

「我的小祖宗,要是你想要多和你男人膩歪回酒店有的是時間,再不成我給你們開一間情趣主題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