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眉頭緊皺了起來,隨後一把從牀上下來,直接衝出了宿舍。

“真是奇怪,老大最近是怎麼了。”小張看着我衝出了宿舍,搖了搖頭,臉上滿是不解。

“誰知道呢。”小劉說道。

“咦,老大燒了什麼東西?”小張看着地上那一團灰燼。

“難不成是感情受挫了?”小劉壞笑着說道。

“不像,這上面還有一個死字。”

對於宿舍裏面,小劉和小張的談話我已經不知道了。

我現在心中所想的就是找到葉欣,而要找到葉欣,便只能去找安倩或者陳天華了。

離開宿舍樓,直接打了輛車,便朝市公安局而去。

這個時候,陳天華和安倩應該在局裏面,找到他們應該不難。

半個小時候,我來到了公安局,直接衝了進去,這時候,我幾乎都要忘記自己是在做什麼了,直至被一名警察攔住,我纔回過神來。

“什麼人!要做什麼?”那名警察看着我,一臉的警惕。

畢竟我就這樣如同一個瘋子衝了進來,任誰見到,都會在第一時間把我列爲危險人物。

“我要找安倩。”我停下了腳步,看着他說道。

“安警官不在!”那名警察說道。

“那就找你們局長。”我又說道。

“我們局長是你想見就見的麼?”那名警察又說道,眼中多了幾分不屑。

“擦!”我忍不住罵道,現在我根本懶得跟他們廢話,直接喊道:“陳天華,陳大哥!我是張凡!”

“這個瘋子,你是當我們這裏是什麼地方?拿下他!”那名警察見狀,臉色也沉了下來了,喊了一聲,隨後直接朝我撲了過來。

要是在平時,我根本就不敢跟這些警察動手,但是現在,我哪裏還顧得了那麼多,葉欣也許是我最後的救命稻草了,要是找不到她,那我沒準就真的要完了。

“拿你妹啊!”我吼道,一拳直接砸了過去,隨後瘋了似的朝局長辦公室跑去。

“陳大哥!”我一把推開門,喊道。

陳天華看到我,眼中閃過幾分驚訝,“張凡,你怎麼來了。”

“我想……”我話剛說一半,那警察又衝進來,直接將我推倒,“公然襲警,看你往哪跑。”

“幹什麼呢,當我這裏是什麼地方了?”陳天華見狀,猛地一拍桌子,吼道。

那名警察被嚇了一跳,愣愣的看着陳天華,臉色瞬間苦了下來,“局長,那個,是我衝動了,是這小子公然襲警,還擅闖咱們警局,如果不抓住他的話,那咱們警局的面子往哪擱啊?”

“我只看到我在跟他談話,你跑進來打擾了。給我出去,沒我的命令,誰都不準進來。”陳天華冷着臉說道。

那名警察臉色很是難看,但還是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陳天華這才又看向我說道:“你說你要見葉欣前輩?”

“是!”我點頭說道。

“發生什麼事情了?”陳天華問道。

“這關係到我的性命安全,陳大哥,幫我!”我說道。

總裁專屬:豪娶冷情妻 “你等一下。”陳天華猶豫了一下,點頭說道,而後便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等了沒多久,辦公室的門又打開了,葉欣走了進來,看着我,眼中多了幾分訝異。

“葉欣前輩!”我喊道。

“別說話!”葉欣看着我,搖頭說道:“你現在很浮躁,很不安,這不是你的本意。”

我一愣,很想問是什麼意思,但葉欣又搖了搖頭,示意我不要說話。

“看來我想的沒錯,事情還沒結束,他們已經準備要對你下手了。”葉欣又說道,同時從手上的跨包裏面掏出了一張符篆貼在了我的胸口。

“天地五行,逆轉陰陽,小鬼,還不現形!”葉欣臉色在瞬間凝重了下來。

符篆在瞬間燃燒起來。

我只感覺胸口突然如同撕裂了一般,一陣痛苦襲來,緊接着,我便看到,一團黑氣從我的胸口出現,漸漸的,黑氣竟然變成了一個小鬼的模樣。

“怎麼可能。”我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個小鬼,那個小鬼,竟然是英嫂的孫子。

“爲什麼會這樣?”我愣愣的看着小鬼。

“桀桀。”小鬼衝着我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而後再次化作了黑氣,消散在了四周。

“這小鬼能夠影響你的心智,讓你不斷的煩躁恐懼,到最後,會慢慢的控制你的心神,看來對方很厲害,能夠悄無聲息的對你用出這樣的手段,絕對不是等閒之輩。”葉欣說道。

“那我該怎麼辦?”我問道,這個時候我也感覺到,原本心中那股煩悶,煩躁不安的感覺,已經沒有了,要比之前平靜了很多。也難怪我之前會那麼衝動。

“將你遇到的事情告訴你,你竟然來找我了,應該是張千給你出的主意,你說出來,沒準我能夠幫你。”葉欣又說道。 因爲在我身體裏的那個附身的小鬼已經消散了,此刻的我沒有了之前那種焦慮的感覺,這讓我整個人感覺好了許多。

理了一下思緒,我便將遇到的事情都說了出來,當然,重點便是那個倒計時,還有那幾封信息,以及天機道人告訴我的話。

“你認識天機道人?”葉欣聽了我的話,有點意外的看着我。

“不算認識,就是找他請教過一些事,怎麼了?”我疑惑的問道。

“沒事。”葉欣搖了搖頭,不過我卻從她眼中看出了幾分意外。

只是我沒有多問,葉欣則又說道:“按理說,那幾封信息是不會有問題的纔對,陰魂鬼物還做不到給你弄那樣的東西出來,畢竟不屬於同一個次元的,如果真要說有問題的話,那就只有一個可能了。給你發那幾封信息的是一個人。”

“難不成真是惡作劇?”我問道。

“惡作劇應該不是,如你所說的,天機道人知道你會收到那幾封信息,所以來提醒來,如果那些信息沒有問題的話,那就沒必要這麼做了。”葉欣搖了搖頭。

“對了!晚上十二點,那個女孩,回到店裏找我!”我又說道。

這麼重要的事情,我竟然差點就忘記了。

“她跟你說的?”葉欣皺着眉頭。

“是的,她說如果想要知道答案,晚上十二點就在店裏等她。”我點頭說道。

“今晚十二點,倒計時。”葉欣皺着眉頭,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咚咚。”敲門聲傳來,陳天華走了過去,將門打開。

安倩從外面走了進來,看起來臉色很不好看。

她看到我的時候有點意外,不過還是朝我點了點頭。

“查清楚了?”陳天華看着安倩。

“是的,徐英華的別墅,並沒有賣掉。而且,物業那邊說,並沒有人去徐英華的別墅住過,也就是說,那個女孩,是在騙我們!”安倩說道,臉色有點難看,“不僅如此,我問過附近其他幾棟別墅的人,他們都說沒有看到過那個女孩。”

“你確定!”陳天華瞪大了雙眼,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確定,我當時也不相信,但是事實卻是如此。”安倩點頭肯定的說道。

然而葉欣對此卻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微微點了點頭,似是早就知道了一眼。

我心中卻是五味具雜,難不成那個叫思思的女孩,真的是鬼不成?

或者說,她就是一切幕後的主使者。

只是好像也不對啊。如果幕後主使是那個女孩,那張千,豈不是一開始就知道了。

不然的話,張千又怎麼會知道那個女孩很可怕,還讓我不要去接近。

“這麼說,那個女孩有問題,這樣,安倩,你馬上下令,搜捕那個女孩,務必抓住她。”陳天華說道。

“不用!”沉默的葉欣卻是說道:“那個女孩,不要去管她,也不是你們能管的。”

“什麼意思?”陳天華看着葉欣,有點不明白。

“總之晚上很麻煩,如果可以的話,你們最好佈置點警力,到百宴飯店,不要讓任何人靠近,否則的話,保不準會有什麼生命危險。”葉欣說道,眼中滿是凝重之色。

葉欣的話讓我心中咯噔了一下,路過的都會有生命危險,豈不是說,如果我去了,那不就更危險了?

馬勒戈壁的,要命的節奏啊。

我的臉色有點不好看了,這一會兒,我的心就跟吃了什麼似的,撲通撲通的,讓我幾乎要崩潰。

似是看到了我的變化,葉欣又說道:“張凡,晚上你就去吧,我到時候也會去,我倒想看看,今晚到底要做什麼。”

“真要去?”我有點猶豫了。

“不想死就去。”葉欣瞪了我一眼,說道:“好歹你也成爲引魂師一脈的傳人了,這點事情就讓你這樣,以後還怎麼成大事?”

我撇了撇嘴,屁個引魂師傳人啊,我現在還壓根什麼都不懂好麼?就在之前,想要學學引魂術,還把手抄本給燒了,我容易嗎我?

我心中鬱悶,但也不好說什麼,葉欣是前輩,要是把她也惹到了,晚上不幫我了,那我該咋辦。

不情願的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別婆婆媽媽的。”葉欣又說道。

“行!我拼了,大不了一條命送了。”我咬了咬牙說道。

“這還差不多。”葉欣聞言,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我會盡量保住你的。”

我有點無語了。

這話怎麼怎麼聽怎麼不靠譜。

萬一保不住了,那豈不是真要把命給交代了。

不過我還是說道:“行,都聽前輩你的。”

“既然這樣,那就走吧。”葉欣說道。

“去哪?”我疑惑的問道。

“還不去上班,我可不想讓張千說我留着他的員工不還他。”葉欣瞪了我一眼。

我嘴角微微抽搐了起來,但還是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吧,我就先走了。”

“小心點。”安倩看着我說道。

我心中微暖,點了點頭,看來安倩還是關心我的,這也許也算是我這個也許就要死了的人,這段時間以來,唯一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吧。

當然,也有點悲劇就是了。難得走一次桃花運,卻遇到這些保不準就要喪命的破事,真的是有夠操蛋的。

離開了陳天華的辦公室,我的心情是好了許多,不過依然有點煩悶,只是現在的煩悶,沒有了那小鬼的折騰,我還能夠控制得了。

不過在我剛出辦公室的時候,我便感覺到了一股目光,冰冷,讓我有種十分不舒服的感覺。

我看了過去,正是之前那名警察,此時他正看着我,眼中的殺意絲毫沒有掩飾,就好像如果現在不是在警局裏面,他會立馬朝我衝來一眼。

我收回目光,搖了搖頭,警局裏面有這樣的警察, 也算是毒瘤了,不過這跟我也沒關係,我就不信他真敢來對我動手,畢竟我和陳天華也算是熟識了。

離開警局,看看時間,不知不覺已經三點了,我坐在的士上,讓司機帶我回到百宴飯店。

“小夥子,現在幾點,你知道麼?”走了一半,司機突然問道。

“怎麼了?”我不由得疑惑了起來,看了看司機,沒帶手錶,但是的士上應該都有時間表的纔對,就算沒有還有手機,爲何會問我時間?

“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時間都亂了,你看看那計時錶上面的時間,根本就對不上,我手機也沒電了,所以連現在是什麼時候都不知道,我等下還有一個預約好的客人要去載,這要是遲到了,可怎麼好。”司機說道。

我聞言,看向了計時錶,剛纔沒多大注意,然而此刻,我整個人卻懵了。

八時五十四分……

現在是下午三點零六分纔對。

這個時間,確實錯了,但是如果只是這樣,那還好說,把我搞蒙了的是,這明明就是那個跟催命一樣的零點倒計時!

現在距離晚上十二點,確實只有八小時五十四分鐘。

這絕對不會是巧合,天底下哪裏會有那麼巧的事情?

我又看了看那司機,一股寒意油然而生,如果不是確定這司機確實是人的話,我都想直接跳車了。

“那個,現在是下午三點零六分。”我嚥了嘔口水說道。

“那還好,離約好的時間還有近一個小時。”司機明顯的鬆了口氣。

半個小時之後,我回到了百宴飯店,下了車的時候,我整個人都要虛脫了,就是這短短的半小時,卻讓我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

因爲我的眼前始終都是那個倒計時,我想要不去看,腦海中都會不由自主的想到。

就好像催命一樣,它的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的流逝,都讓我有種距離死亡又近了一步的感覺。

我深吸了口氣,看着那輛的士遠去,久久無法平靜下來。

只剩下了八個多小時了,或者說,還有八個多小時吧。

因爲,接下來,我該怎麼度過這段時間,我都不知道,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我回到了飯店裏面,直接進了廚房,靠在了牆上,長長的吐了口氣。

“凡子,你來了啊,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說。”二胖看到我來了,笑着走了過來。

“什麼事?”我問道,有點無精打采的。

“明天我就要回老家了,事情就都麻煩你了。”二胖說道。

“我知道了,你放心去吧,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晚上下班就去。”我看着說道。

“這倒不用,還沒那麼急。”二胖笑了笑,“等我回來,我給你們帶我老家的土特產,保證讓你們吃得麻麻香。”

“好。”我點了點頭,微微笑了笑。

走了也好,晚上還不指定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只是,如果我真的出事了,那店裏該怎麼辦?

小劉和小張他們還有二胖帶的那幾個,能行麼?

張千呢?又會怎樣?

我看了看廚房四周,心中多了幾分酸澀的感覺。

這八個多小時,也許就是最後的時間了吧。

如果還活下來的話,那以後,我絕對不翹班了。

我心中自語着。

又看了一眼二胖幾人,不由自主的將二胖給抱住了,“你丫的早點回來,不然的話,小心你回來看不到我了。”

“去去去,這又不是什麼生離死別,我老家的事情處理好了,就回來了。”二胖笑罵道。 下班之後,二胖直接回去了,小劉和小張我也讓他們先走了,就留下我一個人,呆在飯店裏面。

我也想走,只是答應了葉欣晚上一定要來這裏,與其再折騰,還不如直接不回去,在這裏等着。

說實在的,這對我來說給我的感覺就跟等死沒有多大區別。

因爲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自己又會怎麼樣,可以說,很迷茫,又很不安。

我並沒有去找張千,雖然張千這個時候應該還在辦公室中,但是我心中卻是有點排擠張千了,通過今天跟他的對話,我知道了太多的東西,這也讓我心中對他多了幾分鬱悶。

如果不是因爲他,也許,我就不會遇到這麼多事情,如果不是他讓我去做那喪宴,沒準我現在還高高興興的做着我的崗位,哪裏會面臨現在這種可能會死的局面。

這讓我如何不鬱悶,如何能夠不排擠張千。

我就這樣靜靜的坐在大廳裏面,此時還有客人,不過已經慢慢的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