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兩女看來,宋陽真是賤到無法形容了,之前的疑惑也是一下子全沒了,她們一開始還爲宋陽擔心,一方面不希望宋陽離去,那時候自己二人就要面對李雷了,同時又生怕惹惱了李雷,到時候對宋陽不利。

現在倒好,完全不用擔心了,因爲……李雷已經被宋陽徹底的激怒了!

李雷現在已經被氣瘋了,原本還打算在夏瑤瑤跟顧茜面前一展雄風,將一切宵小之輩都嚇走,顯示自己男人的風采,結果卻被宋陽這個無恥的傢伙戲耍了一番,打臉,這讓他惱羞成怒。

“狗雜種,你找死!”李雷面目猙獰,露出兇殘之色,朝着顧茜和夏瑤瑤道:“瑤瑤、茜茜,你們可都看見了,是這小子騷擾你們在先,戲耍本少爺在後,根本就是在找死,怨不得我!”

“李雷,宋陽是我們的朋友,根本沒有騷擾我們,你不要胡說!”顧茜不樂意了,雖然宋陽有點無恥,但是比起李雷這種小人實在好太多了,而且,宋陽這個無恥又帶點賤的傢伙還是有點幼稚可愛的……

如果宋陽知道顧茜眼中他是“可愛”的一類,估計會直接被氣的吐血身亡,臨死之前也要高喊一句:“蒼天啊,大地啊,我這麼帥這麼高大威猛器宇不凡,竟然用幼稚可愛來形容我,死不瞑目啊……”

聽到顧茜的辯解,李雷一揮手直接打斷,冷冷道:“我知道,這小子一定是脅迫你們這麼說的,放心,我李雷這就幫你們解決這個垃圾!”

“放屁,你纔是垃圾,李雷,請你走,這裏不歡迎你!”夏瑤瑤面色一沉,不滿道,對李雷這個傢伙她心裏也是有點打鼓,看到對方就覺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聽到二人的話,李雷面色一沉卻不加理會,而是說的冠冕堂皇,好像騷擾兩女的不是他李雷,而是宋陽一樣。

李雷不理會夏瑤瑤兩女,而是目光怨毒的看着宋陽,冷笑道:“很好,很久沒人挑戰我李雷的威信了,很刺激,已經很久沒有你這種不知死活的人了!”

將軍夫人在線直播忙 “咦,你是在誇我麼?”宋陽停下動作,詫異的看着他,若有所思,然後點點頭,自言自語道:“嗯,對,你是在誇我,哎,太不好意思了……”

宋陽一臉賤笑,還帶着一點羞澀看向李雷,好像對方剛纔對他的“誇獎”讓他受之有愧一樣,對此,他很是無語。

“宋陽,你小心點,他是西海四少李悠然的弟弟,雖然在西海李家地位不及李悠然,但也不可小覷!”這時,夏瑤瑤有點抱歉的看了他一眼,提醒道,雖然李雷在西海不怎麼出名,但是李悠然卻是出了名的紈絝,被人戲稱爲西海四少,其實也就是四大垃圾罷了!

這西海四少之中,李悠然最爲出名,玩弄的少女沒有一千也有八百,是公認的第一垃圾,人人唾棄的存在。四少之中韓易最爲神祕,據說連李悠然都忌憚他,但是此人並沒有李悠然那麼紈絝,但也不可小覷,其餘兩人一個名爲

王博,一個名爲慕容逍遙,據說目前都離開了西海。

如今西海可以說是李悠然一人獨大,惡名遠播,如今李雷跟李悠然竟然是兄弟關係,這也是夏瑤瑤一直忌憚李雷的原因。

聽了夏瑤瑤的提醒,宋陽一呆,很詫異,真的很詫異!

借我愛一生 他玩玩沒想到,這個李雷竟然跟李悠然這種人渣有關係,怎麼能不詫異呢,他白天剛剛將韓易和李悠然兩個紈絝給揍了一頓,晚上就碰到這個傢伙的弟弟了,還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來啊!

聽到夏瑤瑤的話,李雷腰板也一下子挺直了,臉上閃過得意之色,不錯,他是西海李家的人,正是因爲這樣,他在天威科技裏面可以說是一事無成卻還扶搖直上升官發財的。

“西海……李家,李悠然的弟弟?”宋陽一愣,隨即臉上陡然露出震驚之色,目光變得極其熾熱起來,看的李雷都是一愣,這目光……尼瑪怎麼像自己看美女時候的樣子啊!

想到這裏,李雷本能的身體一寒,有種不祥的預感……

“媽的,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啊,雷少,我恨哪,之前竟然沒認出來!”宋陽兩眼汪汪,就像是在國外遇見了老鄉一樣,激動地無以復加,直接把夏瑤瑤丟到一邊,在兩女呆滯的目光中激動的走到李雷面前,痛哭流涕,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將李雷抱住。

“雷少,原來你就是李少的弟弟啊,我恨哪,之前竟然沒認出來,哎,真是天意弄人啊,早知道雷少是李少的弟弟,哪還用這樣啊,不就是兩個女人嘛,只要雷少你一句話不就行了!”宋陽不管李雷的錯愕,一把將其抱住,痛哭流涕啊,那叫一個悲慘,激動地無以復加。

李雷傻住了,顧茜和夏瑤瑤也傻住了!

“你……你他媽誰啊?”過了半晌,李雷反應過來,一把想要推開宋陽,卻發現宋陽這個傢伙就跟狗皮膏藥一樣黏着自己不放,推也推不開。

李雷這一下慌了,尋常都是他對女孩子死纏爛打,用盡下流手段,現在遇上宋陽這個沒節操的,一下子就手足無措了,被這麼一個大男人抱着,這感覺能爽麼?

“哎呀,雷少,你不知道我啊,我就是李少的好朋友啊,我早就聽說過李家有二少,皆爲人中龍鳳,一直沒有機會見見李家二少爺,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哎,太冒失了!”宋陽一副會悔恨的樣子,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搞得李雷都有些暈了,狐疑的看了一眼宋陽,不確定道:“你是大哥的朋友?”

“可不是麼,關係賊鐵了!”宋陽一拍大腿,信誓旦旦道。

聞言,李雷心裏一陣鬱悶,剛剛升起的怒火一下子就被大水給澆滅了,只留下一縷青煙……

“怎麼,李少從來沒提起過我?那真是太讓我上心了!”宋陽詫異的看了一眼莫名其妙的李雷,隨即露出一副悲傷的樣子,作勢又要抹鼻涕在李雷的身上,後者嚇了一跳,趕忙補充道:“記得,我記得,那個……我大哥經常提起你,宋陽是吧!”

李雷心裏很鬱悶,想來想去都沒想到宋陽是哪號人物,這名字還是剛纔他聽兩女稱呼宋陽時候知道的。

“真的?那太好了,來來來,雷少你請坐,咱倆喝一杯!”宋陽笑眯眯的將酒

瓶遞了過來,給李雷倒了一杯酒,李雷頓時眉開眼笑,心裏一陣好笑,媽的,大哥的名號還有這種好處?

不過他心裏可不打算放過宋陽,畢竟他之前弱了自己的威風,所以他打算先得到兩個女人,然後再好好收拾宋陽,但是現在絕對不能露出絲毫馬腳!

“宋陽,你!”見到宋陽一副點頭哈腰的阿諛奉承樣子,顧茜賭氣的撅着小嘴,不滿的看着他。夏瑤瑤也是一愣,沉默不語。

“喝酒不急,今天我可是爲了她們來的,我說的對麼,瑤瑤、茜茜?”李雷看向兩女,舔了舔嘴脣,目光露出熾熱之色。

原本他還以爲要大打出手呢,現在看來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宋陽一下子就從敵對的成了小弟了,這樣子,他感到自己倍有面子!

兩女沒有理他,而是目光直視宋陽,後者一臉無恥的笑着,略帶點猥瑣,露出一副無辜的樣子,自顧自的喝了一口。

“宋陽啊,這樣吧,今天你幫我看着這兩個女人,免得她們跑了,回頭我到大哥面前美言幾句,以後你就跟着我李雷混了,等我回頭玩膩了,這兩個女人都送你玩幾天,怎麼樣?”李雷肆無忌憚的說道,一副盡在掌握中的樣子,此話一出,兩女頓時色變,這傢伙也太無恥了吧,竟然將自己當做他的私人物品!

“李雷,你不要太過分了!”顧茜面色嗔怒,不喜的看了一眼宋陽,又看了看李雷。

“當然,當然,雷少說的自然沒問題!”宋陽嘿嘿一笑,一副點頭哈腰的樣子,說的好像對李雷多麼的尊敬崇拜一樣,如果李雷知道白天這個傢伙才走了李悠然一頓,一定早就氣的吐血了吧。

“不錯,很好!”李雷滿意的點頭,說着將面前的酒杯端起來喝了一口,但是那酒還沒下到肚子裏,整個人就是一愣,感覺一股粘稠的**從自己頭頂落下,灑落全身……

李雷整個人懵了,模糊中看到宋陽站起身,提着一瓶紅酒朝着自己頭上澆下來……

“哎,說你聰明絕頂你還真是聰明絕頂啊,擺明了耍你你都信,哎,魯迅先生教育我們不要在同一個地方跌倒,你怎麼就不聽呢,摔屎坑裏都還滿足的擦擦嘴,悲哀啊悲哀,李悠然怎麼有你這麼個智商發育不全的弟弟啊,路邊撿來的吧?”宋陽戲謔的聲音傳來,李雷差點氣得吐血,大腦一片轟鳴,眼前一黑,胸口一陣發悶。

賤!

宋陽這個傢伙就是個賤人!

形勢變化的太快了,宋陽這傢伙前一刻還跟李雷稱兄道弟,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後一刻就將李雷給戲耍了一遍!

不過李雷也是可悲啊,竟然被宋陽這個沒節操的連續戲耍了兩次,兩次還都成功了,不得不說智商真的有問題了!

兩女陡然睜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宋陽,這傢伙把她們也給繞暈了……

“你……找死!”李雷黑着臉,低吼道,聲音之大,一下子就吸引了一大片的目光,整個舞廳都安靜下來,燈光一下子打開,音樂也停了下來,預示着有事情要發生了!

聽着李雷的怒吼,宋陽再一次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很沒節操的在衆人面前扭來扭去,無恥的笑道:“是不是很氣憤,是不是很憤怒,你來打我呀,來呀來呀……”

(本章完) 因爲有人鬧事,整個夜殤酒吧的音樂一下子停了,燈光也全部打開,所有人都停下來,看向聲音傳來的地方,這一看頓時傻眼了,只見一個很沒節操的傢伙一臉賤笑,提着一個空酒瓶在哪裏扭來扭去,跟做美臀操一樣,嘴裏還一邊喊着:“是不是很氣憤,是不是很憤怒,你來打我呀,來呀來呀……”

再看看他對面,李雷原本倒是西裝革履,現在卻狼狽不堪,打理的好好的髮型已經被紅酒給侵泡了,黏糊糊的,紅酒順着頭髮流到臉上,再流到衣服裏面,整個人跟演貞子一樣。

衆人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宋陽下的手了,而且這貨還在那裏幸災樂禍的扭來扭去,已經有不少人想要衝出去揍這個影響市容的傢伙一頓了……

但是他們卻沒有動手,因爲他們知道,夜殤酒吧不是別的地方,只要是敢在這裏動手的,無一不被狠狠的修理一頓,甚至直接丟到監獄裏面去,可以說,這裏是一個不能打架鬧事的禁地!

想到這裏,已經有不少人用憐憫的目光看了宋陽一眼,雖然此時李雷看起來比較悲哀,但是他們知道,一旦夜殤酒吧開燈處理事情,那麼肇事者就不僅僅是悲哀這麼簡單了!

“宋……陽!”

李雷咬牙切齒,他何曾受到過這種侮辱,就算是他的哥哥李悠然都沒有這樣對待過他,然而現在卻在衆目睽睽之下被宋陽給羞辱,讓他羞憤的恨不得將這個傢伙殺了!

“叫你爹幹嘛?”宋陽停下動作,歪着腦袋斜視着李雷,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氣焰囂張。

“你找死……”李雷暴怒,一下子跳了起來,目光怨毒的看着宋陽,渾身上下溼漉漉的,還散發着酒香,狼狽不堪。

李雷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宋陽打斷,後者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搖頭感嘆道:“哎,你就不能換個臺詞麼,總用一個臺詞跟你那不成器的大哥一樣,可悲可悲啊!”

“你在這裏動手,本來就是找死,可怨不得我!”李雷冷笑,目光看到領班已經走了過來,身後跟着四個魁梧的大漢,一臉凶神惡煞,這這些人是夜殤酒吧的保鏢,平時見不到他們,但要是有人鬧事,這些人也就出來了,而且手段很是暴力。

見到這些大漢走來,已經有不少人開始爲宋陽默唸悼詞了,在這裏鬧事,就算不死也得半身不遂啊,想要安然無恙的走出這裏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李雷更是目光怨毒,冷笑連連,雖然他也不敢在這麼多人的眼下動手,但是宋陽的命運已經決定,他李雷自然樂意見到,心中不經有些快意!

我真的不想當醫生啊 “在這裏動手又怎麼了,我還怕你不成,有種你來打我呀!”宋陽咧嘴一笑,還故意扭了扭屁股,完全沒有害怕的樣子。

“不知死活!”李雷冷笑,他纔不會中宋陽的計,如果自己在這裏動手,而且這麼明目張膽的,到時候自己也沒什麼好下場,反正只要等着,宋陽一定會被狠狠的修理一番!

“葉經理……”李雷瞥了一眼宋陽,冷笑一聲,朝着領班走去,恭敬道,在夜殤酒吧,

領班就是大堂經理,可以說是除了老闆就是領班最大,而他李雷卻與這領班關係還不錯。

“葉經理,宋陽這傢伙企圖調戲我女朋友,我剛纔還勸說過他,結果他不僅不聽還膽敢動手,簡直就是沒有將夜殤酒吧放在眼裏!”李雷惡人先告狀,此話一落葉經理便是眉頭微皺,見狀,李雷心中更是得意!

你拽啊,我讓你丫的拽啊,待會看你怎麼死!

“李雷,你放屁,你別自作多情了,我們什麼時候跟你有關係了?”夏瑤瑤冷笑,站出來說道,跟李雷撇清了關係,顧茜也是第一時間站了出來。

李雷頓時面色有點難看,但很快恢復正常,笑着說道:“瑤瑤,我對你可是真心的,天地可鑑,就算你有什麼不滿,咱們回家商量不就行了?”

李雷也是厚顏無恥,竟然顛倒黑白,將夏瑤瑤說成了是自己的女人,讓後者一陣咬牙切齒,旁觀的衆人也是一陣無語,有點看不懂。

“發生什麼事了?”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充滿了磁性,光是聽到便覺得此人長得很帥,回首看去,只見小七緩緩從樓上走了下來,面無表情,淡淡的看了一眼衆人,最終將視線定格在宋陽身上。

“靠,這傢伙真會耍帥……”宋陽撇撇嘴,小七本身就長得很帥,還這麼萬衆矚目的出場,想不吸引視線都難!

當小七從樓上緩緩走下,整個酒吧都陷入了一片寂靜,女性的眼中都不由自主的閃出了小星星,就連夏瑤瑤和顧茜都是一臉詫異,震驚的看着小七,早就聽說這家酒吧的老闆很帥,但是沒想到帥成這樣!

“老闆,有人鬧事!”葉經理恭敬的說了一句,然後上前恭恭敬敬的將事情說給小七聽,衆人只看見二人在交談,卻不知道說了什麼,只看見他在聽了葉經理訴說之後變得目光冰冷起來!

“有人要倒黴了,在這裏鬧事,估計會死的很慘!”人羣之中有人冷笑。

“總算沒白來,不僅看到有人在酒吧鬧事,連傳說中的老闆都出現了,真是太帥了!”

“你這死丫頭沒事發什麼春,人家看都不看你一眼!”

“切,你怎麼知道沒看我一眼,說不定正在悄悄的觀察我呢!”

“嘿嘿,宋陽,你死定了,我看你還怎麼跟我鬥!”李雷冷笑,腰板一下子挺直了,雖然身上依舊粘稠不堪,但心理上的興奮讓他忘記了自己纔是被宋陽欺負的傢伙!

“打斷腿,丟出去!”小七頭也不擡,直接對葉經理髮出了命令,後者點頭,聲音一出一片譁然,打斷腿,丟出去,果然簡單粗暴!

李雷此時簡直想要大笑出來,目光一寒,心裏已經打算了等到宋陽被人打斷了腿丟出去之後,自己再出去好好羞辱一番,將先前所受的羞辱十倍百倍的還回來!

看到李雷得意忘形的樣子,宋陽微微搖搖頭,面色不變,自顧自的坐下來開了一瓶百加得喝了一大口,咧嘴一笑。

“死到臨頭還不知道!”李雷冷笑,腰桿都挺直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但是很快,

他的面色陡然一變,十分難看起來,因爲他發現那四個高大魁梧的傢伙已經將自己團團圍住,面色不善。

“葉經理,這是什麼意思?”李雷嘴角一抽,面色難看起來,看着葉經理問道。

“老闆說了,打斷腿,丟出去!”葉經理淡淡的開口,冷笑的看着李雷,連老闆的老大都敢惹,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的!

“你……”李雷剛要開口,就發現自己已經完全動不了了,因爲四個大漢已經將他擡起來了,以他平時花天酒地紙醉金迷的行爲,早就被掏空了,跟李悠然一樣弱不禁風,哪裏抵抗的住,直接被四個大漢擡到了外面,接着傳來一聲殺豬般的哀嚎……

“關燈,音樂,一切照舊,今晚酒水暢飲,老闆免單!”葉經理看向酒吧中的衆人,說了一句話便轉身離去,頓時整個酒吧發出一陣歡呼,至於李雷……早就被忘得一乾二淨了!

宋陽悠然的坐在沙發上,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他的面前,顧茜跟夏瑤瑤像是看熊貓一樣盯着他。

“看着我幹嘛,你們也喝啊,酒水暢飲,這酒吧老闆不錯,不喝白不喝!”宋陽裂開嘴笑道,眉毛動了動,向兩女拋個媚眼。

“看來你也不是那麼無趣,至少現在有點神祕了,我開始有興趣了!”夏瑤瑤目光死死地盯着宋陽,朱脣微啓。

“嘿嘿,你不會被帥氣迷人的我給迷住了吧,你可不要太崇拜哥哦,哥只是個傳說……”宋陽衝着她露出自戀的笑容,頓時遭到了白眼。

“這裏的老闆怎麼不收拾你?”顧茜盯着宋陽,半晌才說了這一句,要知道剛纔受害者明明就是李雷啊,但是這裏的老闆處理起來卻讓她大跌眼鏡!

“哎,可能是哥長得太帥了吧,像我這麼帥的,來到夜殤酒吧都已經讓這裏蓬蓽生輝了,這老闆也不是傻子不是,所以嘛,要修理當然修理李雷那種長得醜又不要臉的傢伙了!”宋陽無恥道,兩女面面相覷,怎麼聽起來總覺得有點怪怪的……難道還有比你更無恥更不要臉的?

跟宋陽喝了一會兒,宋陽三人又閒聊了兩個小時,直到夜深了方纔停下,見到美女要走,宋陽獻殷勤的要送兩女回家,二人也沒有拒絕。

“這是你的車?” 重生之軍婚進行時 當看到宋陽開着一輛嶄新的奧迪A6,夏瑤瑤還是情不自禁的問了一句,雖然她猜測宋陽絕不簡單,否則也不會跟夜殤酒吧的老闆都有關係了,但還是被震驚了一下,要知道在西海這個繁華的城市,能夠在這個年紀擁有這幾的座駕的人,非富即貴,她還真不知道宋陽是哪一家的公子哥了。

“哎,要是我的就好了,我就一勞碌命,替人打工的命啊,老闆的車,我就一司機!”宋陽露出一副怨天尤人的樣子感嘆道。

“呵呵,你這人越來越有趣了!”夏瑤瑤笑道,對宋陽嬌媚一笑。

將兩女送回去,宋陽開着車回到自己的家裏,按照明天的計劃,劉叔應該已經打點好西海藝術大學的高層了,自己就要去上學了。

想到上學,宋陽就是一陣頭大……

(本章完) 拖着一身的疲憊,宋陽回到家倒在牀上就睡着了,睡夢中還不停的咧嘴笑着,口水直流,看樣子一定又是夢到美女了……

第二天一早,宋陽就被電話鈴聲吵醒了,一接聽,電話裏傳來劉叔的聲音:“宋小友,老闆交代的事情我已經辦好了,今天就可以去辦理入學手續了,你大概幾點能夠到公司?”

“入學……啊?哦,那個……我剛起牀,半個小時就到!”宋陽原本還在迷迷糊糊的,一聽入學頓時想起來自己今天還要去學校報到,然後坐在課堂上悲催的聽着老師的受教,想想都頭大。

掛掉電話,宋陽一個鯉魚打挺從牀上跳起來,扭了扭腰,拿着一身新的內衣褲就來到浴室,簡單的沖洗了一下換上一身新的衣服,上身一件黃色T恤,下身還是花花綠綠的沙灘褲,腳下又不知道從哪翻出來一雙落了灰的白色大頭鞋,穿上這身,宋陽自戀的照了照,得出一個“帥到爆”的結論,然後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來到客廳,師穎睡眼惺忪的走了出來,一身白色絲綢睡袍敞開一大半,露出大片雪白的春光,胸部的輪廓都整個映在睡袍上,還有一小個突起,下身兩條修長的雙腿微微張開,坐在了沙發上,慵懶的打個哈欠,絲毫沒注意到自己的對面站着一個男人……

“沒穿胸罩,沒……沒穿小內內……”宋陽咕嚕嚥了一口口水,嘴角一抽,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師穎那張開的白皙雙腿之間,因爲睡袍底部是鏤空的,所以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裏面的景色,竟是一片茂密的黑森林,當然還有粉色的花瓣……

慵懶的打個哈欠,可愛的揉了揉眼睛,師穎方纔看清楚自己面前的景象,發現宋陽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下面,一副色眯眯的樣子,連口水都快流出來了,頓時一驚,感受着下面一陣涼颼颼的,意識到自己昨晚可是**了,頓時羞得夾緊了雙腿,慌亂無措起來。

上一次宋陽看光了自己的上半身,這一次更好,連下半身都看光了,心裏祈禱宋陽眼神不好,什麼都沒看見。但是她恐怕要失望了,如果是讀書的話,宋陽眼神絕對不好,但要是看美女的話……如果他的眼神都不好,估計着天下人都是瞎子了!

“穎姐,我去上班了,要不要我送你?”宋陽見到對方夾緊了雙腿,意識到自己已經暴露了,頓時要逃離。

“不用了,今天我放假……”師穎害羞的看了一眼宋陽,臉蛋紅撲撲的,柔弱純潔,標準的軟妹子。

宋陽哦了一聲,朝着師穎打個招呼就直接走了出去,一路上都是心驚肉跳的,腦子裏滿是那片茂密的黑森林以及一朵粉色的花瓣,隱約間還看到了一絲晶瑩……

“靠,太給力了,粉色的,比島國那些蒼老師、吉澤老師的給力多了,不行了不行了,說什麼也要將這妞弄到手,好歹也做了二十多年的處男了,再不做點什麼簡直對不起二哥啊!”宋陽心裏激動,一陣胡思亂想,心想着今天真是一個不錯的早上……

輝煌天朝,西海一家極其高檔的休閒中心,裏面設施高檔,服務細緻,能夠堪比古代皇帝的享受,所以這裏在整個西海的上層圈子中都是十分出名的,西海大半的公子哥都會來這裏消遣。

不僅如此,輝煌天朝還屬於一個西海的大家族——李家!

此時,一間總統包房中,李悠然一臉陰沉的看着自己對面的李雷,此時的李雷渾身至少有七處骨折,而且鼻青臉腫,被打的差點連他都沒認出來,可謂悽慘至極。

“哥,你一定要爲我報仇啊!”李雷此時已經成了豬頭,被揍得面目全非,整張臉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說話的時候都帶着一陣痛楚,口齒不清道。

“啪”,李悠然一拍桌子,憤怒的站起身,屁股上感到一陣疼痛,那是昨天在富豪商場被宋陽給踹的,這傢伙不打別的地方,專門對着難以啓齒的地方一頓狂踹,下手之狠讓他恨得牙癢癢!

忍住疼痛,李悠然目光冰冷的看着李雷,開口道:“是誰對你動的手,哼,敢如此無視我李家,我一定讓他生不如死!”

一聽李悠然的話,李雷頓時感激涕零,激動的無以復加,抱着李悠然的胳膊流着淚,咬牙切齒道:“是宋陽,昨天我在酒吧……”

接下來,李雷花了十分鐘左右的時間添油加醋的將這件事情說了一遍,聽的李悠然倒吸着氣,目光冰冷,充斥着怨毒,他知道自己這個弟弟的性格,雖然事情一定不像他說的那樣,但是絕對差不了太多了,宋陽、宋陽又是宋陽!

李悠然面色陰沉,啪的一聲拍了一下桌子,目光閃爍,這個宋陽到底是什麼來頭,竟敢三番五次針對李家,完全不怕的樣子,而且此人與夜殤酒吧的老闆關係匪淺,一下子就有些神祕了。

難道是燕京下來的公子哥?李悠然心裏猜測到,也只有燕京下來的公子哥纔敢如此無視他們李家了,但是一想又覺得不對了,如果是燕京下來的怎麼會連韓易一起打了,畢竟韓家在燕京都有着實權的!

“放心吧,這個宋陽已經必死無疑了,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我西海李家的威嚴,這是在摸老虎屁股!”李悠然冷笑道,心裏對宋陽的怨恨已經到了極點,因爲他,自己沒能得到林萱萱的這個小尤物,而且在韓少面前顏面掃地,連帶着韓少也一起被揍了一頓,這個場子要是不找回來,他李悠然一輩子都心裏有疙瘩!

“大哥,那我們怎麼對付這個傢伙,我一定要他生不如死,跪在我面前磕頭求饒,然後我要凌辱他的女人,當着他的面讓他眼睜睜的看着!”李雷舔了舔嘴脣,目光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