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鄭樂樂也只是驚訝了一下,並沒有太當回事。

「你好,薛紹。」

因為兩個人都參與到了這場事件中,所以都被帶到了警局。

等鄭樂樂和薛紹到警局的時候,鄭燕燕已經在那了。

她情緒明顯還有些萎靡,蔫蔫的,在聽到聲音抬了抬頭,看到是鄭樂樂的時候她又立刻低下頭。

她剛才只是嚇壞了,只是想下意識的保護自己,她是討厭這個處處搶走風頭的堂妹,但是,她也沒有惡毒到要她死的地步。

尤其是在反應過來自己這個小命都是她救回來的時候,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從心底滋生了上來。

她還是討厭這鄭樂樂,但是這份討厭在這份救命之恩之下又有著白眼狼的嫌疑。

她乾脆低下頭,當做沒看到鄭樂樂,這樣就能安心一點似的。

鄭樂樂也沒有多看鄭燕燕,當時那個情況,就算對方不是鄭燕燕她也會選擇站出來。

而且,更何況鄭燕燕還是她堂姐呢,打斷骨頭連著筋的。

鄭樂樂筆錄坐到一半的時候蕭言趕了來。

他渾身撒發著冷氣,怎麼都想不到自己只是離開她那麼一會,她就能搞出這麼大的事情。

鄭樂樂看到蕭言的表情,原本還理直氣壯的氣焰瞬間消下去了不少。

剩下的筆錄,做的她戰戰兢兢,總覺得什麼時候蕭言就會衝進來,把她提溜起來好好揍一頓。

薛紹比鄭樂樂做完筆錄的早,等出來便打算站在一旁等鄭樂樂,等看到蕭言的時候有些詫異。

薛紹:「蕭學長怎麼在這?」薛紹和蕭言雖然不算數,但同樣是在學生會裡,也不算是陌生。

「來帶家裡不聽話的小東西回家。」。 龍傲天有所察覺?

紅大石第一個便以為季柚有所警覺,於是,它的背部一下子弓起來,做出隨時防守的準備。

然而,下一秒,它就聽到季柚笑着說:「原來魂池大廳這麼大呀,咱們走了這久才出來呢。要不是跟着你,我還以為魂池大廳很小呢。」

紅大石綳著臉,攥緊的拳頭,稍稍鬆了些,道:「能夠容納幾百萬人的大廳,怎麼會小?」

季柚道:「看起來就是很小啊。」

紅大石綳著臉,道:「這只是因為龍傲天閣下以為而已。我倒是認為很廣闊了。」

季柚笑了笑,忽然說:「大石兄,剛才咱們一起打牌,你輸了那麼多,難道就甘心嗎?」

紅大石嘴角一抽,道:「有何甘心不甘心?願賭服輸罷了。」

你少挑撥離間,我是不會上當的。

此時此刻,為了紅族的穩定,為了大局着想,我吃一點小虧,之後,首領肯定會補償我。

我絕對不受你挑撥離間。

……

季柚走在後面,沒法看清楚它的正臉表情,但想一想,也能摸清楚對方的心裏狀態。

紅大石這傢伙,性格本來就不是穩重型的,反而是那種衝動、暴躁的人,結果,現在一直在做維穩的事情,這麼反人性的狀態,絕對不同尋常。

顯然,一定是有什麼事情,逼得對方不得不壓抑住本性,做出不符合性格的事情來。

這件事,還能是什麼呢?

季柚眸光微閃。

是首領合成命線?暫時無人可用,於是它必須站出來,主動承擔維持整個紅族秩序的事情?

不不不……

不可能那麼簡單。

紅紅石已經前往魂池中心良久,紅大石也沒有馬上變得穩重啊。

那麼

季柚心下一動,接着,隨口道:「說起來,已經好久沒有跟老紅聯繫了,也不知道老紅現在好不好呢。」

話一出,紅大石心中警鈴大作!

那一瞬間,紅大石攥緊的拳頭一攤,便要將空間匣裏面的武器取出來之際,就聽季柚又道:「不過也沒有辦法,老紅肯定在緊要關頭,沒空管我們,所以才不理我們的。」

說着。

季柚嘆口氣,道:「天大地大,合成最大。」

紅大石將手指重新攥緊,說:「當然,此時此刻,首領當然要以合成命線為重,任何人,任何事,都要靠邊站。」

至於你?

區區一介源星人,待首領成功之際,揮揮手,彈指尖,便可以輕而易舉的解決。

為什麼要理你?

紅大石心中冷笑。

可,下一秒,紅大石心卻一沉。

有一點,龍傲天無意間說對了。現在,沉入魂池中心的首領,與外部的這些人失去了聯繫。

完全失去了聯繫。

紅大石無法聯繫上首領,首領也無法聯繫上它。這也導致紅大石無法知道首領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

紅大石心中略有些焦躁,按理,首領一個人呆在魂池中心,且四周都有重兵把持,絕對不會出現意外的。紅大石告訴自己一定不要焦慮,一定要對首領有信心。

首領絕對沒事。

然而

紅大石的心裏,依舊忍不住升起了一絲慌亂。這絲絲的慌亂,就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轉瞬間,便入侵了它整個心臟,佔據着它的心神。它之所以還可以保持着鎮定,是因為除了努力保持鎮定,它已經沒有辦法了。

此時

等。

只能等。

等待首領的好消息。

所以,它必須要維持住整個紅族的大局,不要讓內部出現撕裂、混亂。唯有如此,才能保證首領成功之際,整個紅族都一起跟着首領順利晉陞。

這是首領需要它做的,也是首領希望看到的。

紅大石悄然握緊手心。

不僅僅是為了首領,為了整個部族,亦是為了它自己。

……

龍傲天,以及可能隨時都會出現的那些龍傲天的同夥,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情,紅大石原本要跟首領商量,然而,因為聯繫不上首領,導致它現在有點焦頭爛額。

無法。

紅大石決定逐一擊破。

先把龍傲天殺了,即便殺不了,也要將人徹底捆住,阻止這些人匯合。

季柚不動聲色的觀察著紅大石的反應,從它微微繃緊的背脊上,季柚立馬懂了。

紅族的首領紅紅石是真的徹底失聯了。

這個消息,目前應該只有紅大石一個人知道,或者只有它與它的心腹知道。那麼,有沒有其他人、其他的勢力知道呢?

季柚想到了二長老對於自己沒法繼續打牌略寫遺憾的樣子,顯然,二長老是不知道的。

這樣說起來,二長老這種在部落中具有一定實權的人物,都被排除在消息之外,顯然,紅大石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頭腦簡單,它能在不動聲色之間,就控制了整個紅族的場面,豈會真正的愚蠢?

……

季柚繼續跟着紅大石,沒有繼續剛才那個話題,而是笑着道:「大石兄弟,要不然咱們私底下來做個小交易好了,你手裏有二長老那種10級以上的晶核嗎?有的話,我用魂器跟你交換呀。」

紅大石一愣。

都這種關頭了,龍傲天竟然還想着從自己手上搞好處。這樣說起來,龍傲天果然對前方的危險,無知無覺呀。

也好。

紅大石道:「龍傲天閣下想怎麼交易?」

季柚挑着眉,問:「你手裏有多少顆10級晶核。」打牌這麼久,這傢伙就沒有拿出一顆10級的,顯然是個老摳門了。

紅大石板着臉,道:「這得看龍傲天閣下手裏有多少魂器了。」

季柚道:「無窮無盡。」

紅大石:「……」

吹牛!

它一點也不喜歡龍傲天這種張口就是屁話的人。

禮尚往來。

紅大石張口道:「那我手裏的10級晶核,也無窮無盡。」

季柚:「……」

季柚抬手,揉揉眉心,說:「兄弟,我真都沒有開玩笑,我說的是真的,你怎麼就以為我在吹牛呢?」

她真的沒吹牛啊。

低級魂器而已,只要給她時間,給她適當的休息,給她增強精神力的物品,給她材料……她確實可以一直製造出來的嘛。 金殿中,因為發掘兵團的到來,整個大殿中空氣里充滿了噬神的殺氣,發掘兵團的強者都已經動了殺機。

此時。

在他們眼中斬殺楚非梵三人完全沒有任何的難得,領頭的黑衣使者抬手示意,只見其身後的發掘兵團成員手執大刀長劍,飛身向楚非梵他們襲殺了過去。

「殺!」

「殺,將他給本使碎屍萬段!」

領頭的發掘兵團使者神情陰狠冰冷,陰鷙邪惡的眸子中迸發出讓人心驚膽寒的殺氣,森寒刺骨的聲音猶如地獄幽靈的嘶吼。

見狀。

楚非梵知道一場惡戰是在所難免,周身上強悍的帝王龍氣之力綻放,抬手腰間湛盧長劍出鞘,劍鋒直指襲殺而來的發掘武者。

「奪下龍威城不費吹灰之力,難道今天朕還會在你等手中陰溝翻船不成!」

「唰!」

楚非梵喃喃自語了一句,抬手間一道劍光掠出,浮光掠影的身形向發掘武者沖了過去,刀光劍影在大殿中縱橫肆虐,一道道激烈的碰撞聲震耳發聵。

羅世信見楚非梵一馬當先殺入發掘兵團,他抬手將楚炎龍攙扶到一旁,緊握著雙拳大步跨出,飛身而起向楚非梵身邊沖了過去。

「敢傷吾皇者,死!」

「今天俺就要將爾等全部撕碎,讓你們形神俱滅!」

羅世信狂怒的厲喝一聲,虎虎生風的巨塔身形向前衝去,地面在他的鞭撻下發出一陣輕顫。

「唰!」

一道裂空斬落的刀鋒攔下了羅世信前行的腳步,只見其身影驟然停留向一旁掠去躲開了致命的刀鋒,緊握的雙拳反身轟殺在來人的後背上。

「轟!」

被擊中的發掘兵團武者感覺後背上宛若被巨型炮彈轟撞了一樣,一股撕心裂肺的劇痛瞬間襲遍全身,體內的骨骼好像在一擊之下都開始寸寸斷裂。

「噗!」

一道血柱飆飛而出噴洒在宮殿的牆壁上,羅世信高舉而起的拳頭再一次轟殺在他的胸口,人影飛出手中跌落的兵刃向地面落下去。

羅世信眼疾手快彎腰一把將大刀緊握在手中,聽到身後勁風呼嘯,他驟然轉身,怒目大睜凝視著向他衝過來的發掘兵團武者。

發掘兵團只有數十名武者前來,現在一人已經在羅世信的手下失去了戰鬥力,剩下的武者分為兩隊分別攻擊楚非梵和羅世信兩人、

宮殿中的大戰在繼續,楚炎龍手掌抵在胸口上,眸光掃視而過,臉頰上浮現出濃郁的擔憂之色,起身向大殿後撤去。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和心思全部停留在楚非梵的身影上,就連發掘兵團的使者也被楚非梵的強悍震驚,身為一國之君其修為竟強悍如斯,一柄長劍揮舞的出神入化,鋒芒四射的劍光讓人心生恐懼。

突然。